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23 我媳妇脾气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23 我媳妇脾气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雪狼犬?

    他们说的,该不会是……天狼?

    白洛庭心头一惊,看向裴伊月。

    听着隔壁包厢的阵阵嬉笑,裴伊月搭在桌面上的手越攥越紧。

    唇角被她抿的泛白。

    低垂的眼泛着猩红。

    当年,打死天狼的是五个人。

    而她只杀了四个就被k阻止了。

    留下了一个,她以为他会自己反省,可是没想到,他最该死!

    白洛庭拧紧了眉心,心里一阵不安。

    裴伊月对天狼的感情他知道。

    虽然过了这么久,但这并不能让她忘却这一切。

    他现在害怕的是她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她不能在这出事,眼下不管是他大哥还是这一桌子的人,她都不能在他们面前暴露身份。

    他看着裴伊月,忧心的同时又不免心疼。

    裴伊月头微垂,清冷的侧脸紧绷。

    紧握的手,青筋尽显,甚至在发抖。

    白洛庭第一次手足无措,他伸手覆上她的拳。

    “小月……”

    蓦地,裴伊月手一抽,蹭的站起。

    她的躲避是那么的疏远。

    仿佛带着一种决绝。

    冷漠的视线似乎都没有给过他一个。

    “别管我。”

    一桌子的人全都被她的反应惊的愣住。

    看着她转身走掉,他们仍旧是回不过神。

    白洛庭来不及解释,起身跟上。

    老鬼愣愣的看了看其他人,“这,这是咋了?”

    白洛言疑惑的皱了下眉。

    “你们先吃,我去看看。”

    白洛言走了,另外几个兄弟看着老鬼唏嘘道:“头,你也太不会办事了,人家是大小姐,你请客居然来狗肉馆,你也不怕吓着人家。”

    老鬼一脸懵逼。

    他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

    “这不是说没事吗,要不我们就换地儿了,这突然间的……”

    刑天柯看了老鬼一眼。

    “不是你的问题,吃吧。”……

    洗手间里,裴伊月把门反锁,一捧一捧的冷水在那素净的脸上来回拍打。

    冰凉的水可以掩藏脸上的泪痕,但却掩盖不住眼底的赤红。

    她低着头,两手紧握水池边缘。

    细弱的指尖隐隐泛白,像是随时都能折断。

    也许是她这辈子伤害的人太多,所以才会让天狼替她承受这些。

    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想放过这些人。

    她已经给了他机会,但他却觉得那是自己的幸运。

    这样的人,不配继续活着。

    洗手间门前,白洛庭静静的站着。

    听着不断传来的流水声,他并没有开口打扰里面的人。

    他拿出手机,拨通叶彦杰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被接起。

    “老白,你人在哪,这两天也没见你来看我。”

    “我在京都,给我找几个会办事的人,我现在就要。”

    挂断电话,洗手间的门突然开了。

    裴伊月低着头从里面走出。

    额前的发被水蕴湿,贴着那稍显苍白的小脸,看上去让人心疼。

    她抬起头,眼眶微微泛红。

    “我没事。”

    白洛庭伸手拉过面前的人,小心翼翼的拥在怀里。

    大手在她脑后轻抚,无声的安慰着。

    “没事就好。”

    刚刚止住的难过被他这么一安慰,突然又有些心酸。

    她咬着唇,两手环上他的腰。

    湿润的眼贴在他的胸口。

    她不想在他面前太狼狈,更不想让她接二连三的看到她软弱的落泪。

    走廊的拐角处,白洛言站在那看着相拥的两个人。

    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刑天柯。

    淡漠的眸微微一缩。

    他没有说话,提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回到包厢,老鬼不安的问:“老大,弟妹没事吧?”

    “没事,小两口闹别扭,一会就好了。”

    门外,裴伊月拉了白洛庭一下。

    “刚刚我就这么跑出来,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闻言,白洛庭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

    “没事,就说是我惹你生气了,他们不会多说什么的。”

    推门走进。

    果然。

    那一簇簇的目光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上一勾。

    “我媳妇儿脾气大,各位担待着点。”

    裴伊月脾气大?

    的确,众所周知。

    上次那个视频,不止在北城火了,就连京都都热闹了好一阵子。

    尤其是他们这些跟白洛言有交情的人,更是对这件事感兴趣。

    一群大老爷们也不是什么细心的人。

    白洛庭这么说,他们也就信了。

    “老大,你这一走都两三个月了,咱们这帮兄弟你也不说回来瞧瞧,要不是出了昨天这档子事,你恐怕还不来呢,你得自罚一杯,这还没娶媳妇儿呢就忘了我们这帮兄弟,要是以后你成了家,咱们这帮兄弟可是彻底不在你心里了。”

    老鬼一下子把矛头杵到了白洛言那,身旁的几个人跟着附和。

    “就是,这个得罚。”

    “我替老大喝。”

    刑天柯伸手接过递过来的酒。

    白洛言看了她一眼。

    “不用,我自己喝。”

    他拿过刑天柯手里的酒,一口喝下。

    本打算唏嘘的几个人一瞬间安静了。

    看着白洛言喝下那杯酒,老鬼和几个兄弟相互看了看。

    “阿珂,你是不是惹咱们老大不高兴了?老大的酒向来是你挡的,今儿……今儿怎么……”

    刑天柯站在那,看着白洛言面前空掉的酒杯,有些尴尬。

    白洛言看了老鬼几个人一眼。

    “不是你们说要罚我的吗?她喝了,怎么能算罚我?”

    老鬼几个人没了声。

    但气氛明显变得有些不对。

    裴伊月看了看站在那的刑天柯,又看了看一脸淡漠的白洛言。

    尴尬!

    “那个,刚刚不好意思,我敬你们一杯。”

    裴伊月开口,打破了此时诡异的气氛。

    大小姐敬酒,多么难得啊!

    老鬼来了兴趣,转而又犹豫了一下。

    “弟妹啊,你这喝了酒之后,该不会对我们抡酒瓶子吧?”

    裴伊月:“……”

    喝完酒抡酒瓶子……

    这话是玩笑,但裴伊月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白洛庭轻笑一声,拿过她手里的酒。

    “这个可不好说,这酒还是我替她敬吧,最起码我喝多了不会打人。”

    一阵哄笑,气氛俨然重新被带起。

    白洛言在队里很少会喝酒,这次被逮个正着,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不肯放过他。

    裴伊月本是想借酒消愁,可身旁的那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我出去接个电话。”

    白洛庭手机响了,他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走出门,裴伊月忍不住奇怪。

    她倒是不知道,这家伙酒量这么好,喝了这么多,居然还跟没事人似的。

    “裴小姐,你该不会真的喝了酒就打人吧?”

    裴伊月看向跟她说话的人,摇头笑了一下。

    “不会,那次是我喝多了,不过你们怎么都知道了?”

    “当然知道,你可是我们老大家属,你的事整个部队的人都关心着呢。”

    家属?

    裴伊月看了白洛言一眼,然而却发现白洛言也在看她。

    他的脸很红,眼睛里也泛着酒气。

    他淡淡一笑,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大哥你没事吧?”

    白洛言摇了摇头。

    “没事”

    小邹的位子离裴伊月最近,他到了杯酒,递过去。

    “裴小姐来一杯吧,光坐着看我们喝多无聊。”

    是挺无聊的。

    裴伊月接过酒。

    却听身边的白洛言开口说:“我替你喝。”

    这句话说出之后,一桌子人再次安静了。

    刑天柯看了裴伊月一眼,而后敛回视线,一口喝掉面前的酒。

    裴伊月含了下唇,摇头。

    “不用了,一杯而已,我可以的。”

    看着她把酒喝掉,白洛言伸出的手始终没有收回。

    也许,这就是他跟白洛庭的差别吧……

    白洛庭回来后,看了一眼裴伊月面前的酒杯。

    他坐下,拉过她的手。

    “喝酒了?”

    裴伊月乖巧的点头。

    “就一杯。”

    白洛庭轻笑,拉着她的手却没有再松开。

    酒足饭饱,一行人纷纷往外走。

    楼下结账时,刚好隔壁包厢的人也出来了。

    裴伊月手一紧,被白洛庭一把拉住。

    长臂在她身前一折。

    他从后将她拥住,靠在她的脑袋上。

    “我醉了,你扶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