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快就看够了?”

    裴伊月转过身,试图离开他的圈固。

    突然,揽在她腰间的手臂一紧,把她重新捞进了怀里。

    耳边一声淡淡的喘息,下巴在她脑后蹭了蹭。

    说出的话不但不带倦意,反而带着一丝遗憾。

    裴伊月一愣。

    回头,却见他仍是闭着眼。

    “你……你装睡?”

    白洛庭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我只是闭目养神,谁说我睡了?”

    “……”

    大早上的养毛神啊?

    真丢人!

    亏她刚刚还摸了他那么久。

    见她不说话,白洛庭睁开眼,含笑的眸看着那气鼓鼓的小脸。

    蓦地,他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眼中的邪肆更加深邃。

    “我和那个小白脸,你更喜欢看谁?”

    裴伊月愣了半天。

    小白脸?

    杭子速?

    她嘴角微抽。

    这男人,是有多小心眼啊?

    裴伊月动了动眸子,故意的说:“为了不显得我眼光差,我当然是跟广大网友一样,喜欢……”

    袭来的唇,堵住了她后面的话。

    裴伊月瞪大了眼,看着他眼中的阴森。

    她再次被他的小气打败了……

    在白洛庭离开她唇的那一瞬,裴伊月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

    潋滟的笑意从眼底迸发,粉嫩的唇勾勒出一道深遂的弧度。

    “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也没有多难。

    不管他们之间还有多少时间,但最起码,现在让她暂时喜欢他吧。

    告白来的太突然,白洛庭没有一点准备。

    他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

    裴伊月勾着他的脖颈,稍稍用力。

    欠起身子,在他嘴角淡淡一吻。

    “我说我喜欢你。”

    天知道她的这句喜欢让白洛庭有多满足。

    小时候她的喜欢是那么容易说出口,可是现在,他居然等了这么久才等来她的一句喜欢。

    他轻抚着她的头,满足的笑着。

    “不要再跟小时候一样,要一直喜欢下去,知道吗?”

    一直喜欢下去吗?

    裴伊月不敢回答。

    她的将来他无法预知,就算她会一直喜欢下去,她也注定会让他失望……

    ——

    “出事的时候我和小月一直都在二楼,当时宴会厅里一片漆黑,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是等到灯亮了之后才知道的。”

    两个警察来做口供。

    白洛言带着刑天柯和老鬼也来了。

    然而,警察问的所有的问题,全都是白洛庭在回答。

    裴伊月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在别人看来,可能是这个柔弱的大小姐被吓傻了。

    但是只有裴伊月自己知道,他是故意不让她开口。

    他回答了所有的问题,而且每一句都抛清了事情跟她的关系。

    他甚至不惜夸大其词,说她当时多么多么害怕。

    实在是好笑。

    “裴小姐,当时情况是像白先生说的这样吗?”

    两个人的口供变成了一个人的,警察不死心,看向裴伊月问。

    裴伊月低垂的眸子轻提。

    微弱的目光似乎还带着一种惊吓之后的恐慌。

    “差不多,我记不太清了。”

    装娇弱这件事裴伊月几乎是手到擒来。

    这两年来的伪装,可不是白练的。

    白洛庭的话,在白洛言那是得到百分百信任的。

    而裴伊月的反应在他看来,更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接连两次参加宴会都遇上杀人现场,白洛言有些心疼她。

    “事情已经过去了,别想太多,你要是还觉得害怕,就让小庭带你换一个酒店。”

    “换酒店就不用了,我们准备今天就回去了。”白洛庭说。

    闻言,白洛言皱了下眉。

    “不行,我还会在这待两天,你们跟我一起走。”

    短短一场晚宴的时间,就能让人对电梯做了手脚。

    白洛言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们自己离开。

    白洛庭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是裴伊月不知道。

    他只知道,能留两天,她求之不得。

    毕竟,昨天晚上的那场事故,她早晚都要去解决。

    一旁,老鬼附和道:“就是啊白二少,这么急着回去干吗,我还打算请你们吃饭呢。”

    白洛庭无动于衷,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轻轻搭了一下他的手。

    她的目光是疑问。

    但白洛庭知道,她只是在等他点头。

    昨天电梯停稳的那一瞬,她冲了出去。

    很明显,她知道是谁对电梯做了手脚。

    动了电梯的人针对的不是他,但是这一点他没有办法跟白洛言说明。

    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白洛言却不打算给他否决的机会。

    “好了,就这么定了,我会给你们重新订个酒店,晚一点直接搬过去。”

    ——

    老鬼是个热情的人,说了请吃饭,当机立断,说走就走。

    一家酒楼,外观看上去倒是别致,里面也是相当雅致。

    包厢和包厢之间是用镂空的红木隔断,透过缝隙,能看到隔壁的人,也能听到隔壁的声音。

    这里的生意很好,几乎每个包厢都坐了人。

    看了菜单之后裴伊月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家狗肉馆。

    她这辈子只有两种东西不吃。

    一个是蛇,一个是狗。

    狗,是因为天狼。

    而蛇,是因为她的代号。

    实际上“黛”这个称呼,只是她从小到大的名字。

    因为叫久了,所以很多人都不习惯叫她的代号。

    她真正的代号是“银蛇”。

    因为她像蛇一样狡猾,而且,她手里的银魂,比黑乌刀还要令人恐惧。

    她的代号是根据她的性格而来,试问,她怎么可能会吃自己的同类?

    老鬼招呼着点了一锅狗肉汤,还显摆道:“这天儿就适合吃狗肉,那叫一个暖和。”

    裴伊月不做声,但白洛庭知道她一定不会吃这些。

    翻了翻菜单,他随意选了几个平时她还比较喜欢的菜。

    两人算是心照不宣,谁都没有驳了老鬼的热情。

    “小月应该不吃狗肉吧?”

    闻言,裴伊月看向白洛言。

    上次死猫的事,经过叶彦杰这个大嘴巴一宣传,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害怕的原因。

    白洛言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

    以前裴伊月觉得,只有白洛庭这样的人才会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开口就说一些随意的话。

    可是跟他在一起之后她慢慢了解到,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不懂世俗。

    反而是白洛言,太耿直了。

    “阿庭已经帮我点了别的菜,你们不用顾忌我。”

    老鬼愣了愣,有些尴尬。

    “呃,你不吃狗肉啊,那要不,咱们换地方?”

    裴伊月很少尝试这种被人顾忌的感觉。

    看着他们为难,她更觉得不自在。

    “不用了。”白洛庭接过话,“这里也不全是狗肉,我点了几个她能吃的,你们这么客气,她会不好意思的。”

    听白洛庭这么说,老鬼点头笑了笑。

    “这样啊,那,那咱们就不换了,裴小姐喜欢吃什么自己点,不用跟我客气。”

    不得不说,裴伊月在人情世故方面真的处理的很差。

    她看了白洛庭一眼,含笑的眼却在那一瞬倏然顿住……

    透过镂空的红木,裴伊月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有那么一瞬,她的目光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寒光乍现。

    她视线一敛,脸色有些泛白。

    白洛庭看到她不对劲,顺着她刚刚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

    隔壁包厢一桌子男人,有说有笑,声音很大。

    白洛庭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是看她的反应……

    “就这狗肉你们也能说好吃?真是笑死人了,你们听没听说过有一种狗,叫雪狼犬,那狗可是稀有物种,野性大得很,跟这些死狗肉比起来,那才叫做美味。”

    那人说的酣畅淋漓,就差咂起嘴来回味了。

    “雪狼犬?听说过呀,可是谁敢吃这种狗啊,先不说能不能遇上,就算是遇上了,那狗那么凶,它会乖乖给你吃?”

    “我就吃过。”说话的人扬声一笑。

    “那狗是凶,但也不是无敌的,就前几年,我们就打死过一只,你不知道,我们五六个人打死那狗,可是费了半天的功夫,后来觉得就这么把它扔了可惜,我们就拿回去炖了。”……

    ------题外话------

    吃天狼还敢嘚瑟,想尝尝人肉锅吗?

    宝贝们进群来玩啊~群里的小妖精们说她们空虚寂寞冷~

    每天抢沙发,尾数23的宝宝,有人要向你挑战,说要跟你比抢沙发,哈哈哈哈~

    君心殿群号:“556123441”来勾搭来勾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