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一向是坚不可摧的。 ..

    但最近却总是因为他而频频颤动。

    也许对她来说,这世上最危险的,不是那些想要杀她或者抓她的人。

    而是他。

    这个总是会让她心不由己的男人……

    两人心中所有的疑惑和问题,全都埋葬在沉默当中。

    他们谁都不再去问。

    即便他们心里会怀疑自己猜忌的真实性,但却都不愿意再去证实。

    就这样吧。

    就算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和谐,也当做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

    凌晨一点,白洛言到了京都酒店。

    过了这么久,酒店里里外外仍是围满了人。

    老鬼接到了消息,赶紧下来接人。

    “老大,你可算来了。”

    白洛言一脸凝色,“人呢?”

    “楼上宴会厅。”

    闻言,白洛言脚步顿了一下。

    “我问你白洛庭在哪。”

    老鬼一愣。

    “哦,您说二少爷,他房间在三楼,要先去找他们吗?”

    白洛言看了一眼时间,犹豫一瞬,摇了下头。

    “太晚了,找两个人过去,今晚这边不安全,不能让他们出事。”

    “好的我明白了。”

    老鬼走了,白洛言和刑天柯直接上了十八楼的宴会厅。

    电梯里,刑天柯淡淡的说:“第二次了。”

    闻言,白洛言没说话。

    刑天柯看了他一眼。

    “老大……”

    “你想说什么?”

    白洛言冷冷打断。

    刑天柯视线不敛,却没有继续往下说。

    “没话说就做事,怀疑一个丫头,是你的本事?”

    电梯停了。

    白洛言大步走出。

    刑天柯在里面站了一会才跟出来。

    宴会大厅,刘海的尸体没人动过,仍是面朝下的倒在血泊当中。

    白洛言接过验尸人员递过来的一副手套,跟着验尸人员一起走了过去。

    这个验尸的人员是新来的,跟白洛言之前并没有合作过。

    “白长官,尸体我检查过了,是动脉受损,一刀毙命。”

    白洛言翻过刘海的尸体,摸了一下他脖子上的伤口。

    “凶器呢?”

    验尸人员从一旁拿来一个透明的密封袋,里面装了一把染血的匕首。

    白洛言看了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接。

    他起身,直接定论,“是模仿犯罪,杀人的人不是‘他’。”

    见他这么草率的就下定论,验尸人员似乎有些怀疑。

    “白长官就凭一把匕首?”

    “不。”

    白洛言不在乎他的怀疑。

    他转身往外走,脱下手套。

    “是手法,刀口不够深,而且并不是一刀毙命。”

    走出警戒线,手里染血的手套递给了一个警员。

    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出来的验尸人员,皱了下眉。

    “你的验尸执照是怎么考下来的?连流血过多还是一刀毙命都分不出来?”

    在场的人很多,而白洛言却不客气的指出了他的缺点。

    看着那么多目光向自己投来,验尸的人一脸难堪。

    “白长官。”

    验尸人员身旁都会跟着随笔,也就是记录验尸官检验结果的人。

    这次的随笔是个女人,也是老人,之前跟白洛言有过几次接触。

    见白洛言当众怼了新来的验尸官,她连忙走过来。

    “白长官,他是老师新收的徒弟,老师出国去开研讨会,我是临时才把他叫过来的。”

    白洛言平时对人和煦,可一旦牵扯到“黛”的事,他整个人都会变得很严肃。

    他看了一眼随笔的女人。

    “现在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是吗?人命关天,居然叫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京都除了他,再没有验尸官了是吗?”

    说完,并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直接走向了一旁的警官。

    “在场的人都清点了吗?”

    “都已经做了笔录,暂时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人,现在只有白二少和他太太没有做笔录,不过刚才他们的电梯出了事故,两人恐怕都受了不小的惊吓,我想,要不要让他们先休息,等明天天亮在找他们。”

    “电梯出了事?”

    白洛言一惊,脸色都跟着变了。

    “是的,不过好在及时处理了,不然的话恐怕两人都受伤了。”

    “那现在呢,他们还好吗?”

    警官点了点头,仍是有些后怕。

    “我跟白二少确认过,没有受伤,不过他太太应该被吓到了。”

    白洛言拧着眉。

    这里这么多人,也不乏一些高官。

    他居然敢胆子大到出现在这种场合,实在是太妄为了。

    电梯出事,白洛言下意识认为是冲着白洛庭去的。

    他本来就担心,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就更放心不下了。

    ……

    三楼房间,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白洛庭坐在床边,看了一眼刚刚睡着的人,起身,轻声走了出去。

    已经两点了,白洛庭衣服却没换,白色的衬衫稍显褶皱。

    打开门,白洛言看了他一眼。

    “还没睡?”

    “等你。”

    白洛庭声音很轻,但口气却显得十分沉稳。

    “听说刚刚电梯出事了,你们还好吧?”

    白洛庭的样子看起来就不像有什么事。

    白洛言这句话问的是谁,白洛庭心里不言而喻。

    两人站在门前,白洛庭并没有打算请他进来的意思。

    “没什么事,小月有些吓到,现在已经睡了。”

    白洛言轻轻点了下头,垂下的眼睫遮挡住了眼底的担忧。

    没有看到她安好,他没有办法放心。

    可是身为大哥,他又没办法坦诚出自己的关心。

    “没事就好。”

    有些事,白洛庭从以前开始就看的透彻。

    即便白洛言从不承认。

    和以前一样,他选择了无视他的情绪。

    “大哥连夜赶过来,是不是今天死掉的人跟你查的案子有关?”

    “嗯。”

    白洛言点了下头,没有多说。

    “是那个人又出手了?”

    白洛庭抱着侥幸的心理问出这个问题。

    他多么希望白洛言的回答是“是”。

    只要他说是那个杀手,那么他就能证明裴伊月的清白。

    “不是,是那个模仿者。”

    白洛庭沉默了一下,深邃的眸寂静了一瞬。

    模仿者……

    原来,今天她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早就应该想到她会有同伙。

    她是安排好了一切,所以才敢在他面前这般泰然自若。

    半晌,白洛庭轻轻点了一下头。

    “辛苦大哥了,小月刚睡着,我不想吵醒她,要是录口供的话可不可以明天再说。”

    “好,明天我再带人过来,还有,我已经找人暗中保护你们,你不要太任性,你这样会连累到小月。”

    白洛庭动了动嘴角,没做声。

    看着白洛言离开,白洛庭才关上门走回了房间。

    原本昏暗的房间,床头灯被打开。

    看着坐在床上的人,他顿了一下脚步。

    “吵醒你了?”

    裴伊月摇头。

    “没有,本来就没有睡的多沉。”

    看着白洛庭走来,裴伊月目光在门前停留了一会。

    “刚刚是你大哥来了吗?”

    “嗯。”

    白洛庭坐在床边,拉过她的手。

    “明天我们回去吧。”

    裴伊月沉默一瞬。

    她原本是可以走的,可是她现在却想处理完另外一件事。

    她不能确定白洛庭都知道了什么。

    但是她知道,以他现在的小心,是绝对不会让她单独行动的。

    她淡淡的弯了下嘴角,点了点头。

    “好。”

    ……

    第二天。

    从白洛庭的怀里醒来,对裴伊月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

    难得白洛庭在她之后醒来。

    看着他紧闭的眸,她莫名一笑。

    细弱的指尖轻轻拨开他垂在眉间的发。

    他的眉毛很浓。

    但她却只在结婚的那天清楚的看见过。

    她从来都不知道静谧也是一种幸福。

    然而此刻,她却期盼这样的生活会永远持续下去。

    她喜欢他。

    虽然她不敢坦诚,但是她心里早就已经确认了。

    指尖在他眉梢轻抚,嘴角的笑意却逐渐淡了下去……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如果是,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能维持多久?

    如果,她真的杀了他大哥,他还会像现在一样抱着一个杀了他大哥的凶手吗?

    停顿的手指慢慢蜷起。

    有那么一瞬,她的心,好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