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

    白洛庭磨牙声响起,手却是搂紧了身前的人。

    电梯急速下降。

    刚刚还在十五楼,以这样的速度,用不到二十秒就会落到底。

    “白洛庭!”

    裴伊月大喝。

    “我在。”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裴伊月有点想要打人。

    她当然知道他在。

    裴伊月一手抓着他身后的扶手,另一只手用力的想要把他的手掰开。

    “你管好你自己,这样你会受伤的。”

    “我不会让你有事。”

    言外之意,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受伤。

    裴伊月推不开他的手,有没办法在这时候跟他争辩什么。

    脚下的高跟鞋一踢。

    两只手全都抓向白洛庭身后靠着的扶手,将她固定在身体和墙壁之间。

    一片漆黑中,她抬起头。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她却可以感觉到他的喘息,正朝着她。

    “谁都不许有事,你要是敢受伤,我就跟你离婚!”

    ……

    杭子速身为公众人物,警察多少还是要顾忌一下的。

    毕竟这里这么多人,惹出了麻烦对广大民众也不好交代。

    经纪人跟带队的警官交涉了几句之后,警官也同意让他们去楼下开个房间暂时休息。

    原本还心不在焉的人,见到电梯突然急速下降,猛地一惊。

    他刚刚明明看见黛上了这部电梯……

    “来人,快点救人!”……

    机房。

    齐安破门而入,看着站在闸门前的人,他一怔。

    “你疯了!”

    看着电梯表马上降到最后一层,齐安一个箭步上前,蓦地拉住手闸……

    电梯从那么高急速下降,如果落地,里面的人不死也得残疾。

    电梯停了。

    齐安额头上泛着青筋。

    他转身怒视齐心。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齐心低垂着眼睫,两只握成拳的手隐隐发抖。

    她不说话,但是齐安却缓解不了心中的恼怒。

    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捏着。

    “你是不是疯了,要是让k知道你做这样的事,你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吗?”

    闻言,齐心嘴角苦涩一扯。

    “下场?你觉得我现在的下场就很好吗?”

    她慢慢抬起头,看着齐安,干枯的眼底似乎带着一抹讽刺。

    “哥,该清醒的人是你,她的心里有杭子速,有白洛庭,却唯独没有你。你跟k一样可怜,你们到底为什么还要这么执着?”

    齐安拧着眉,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你到底在说什么?黛跟我们一样,她嫁给白洛庭是为了任务,你就算跟她不合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如果让k知道,他会杀了你的。”

    齐心扬起嘴角轻笑。

    “杀了我?呵呵。”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齐安和齐心两人穿着深蓝色的机房服,齐安拿起帽子扣在她的头上。

    门被推开,几个警察看了一眼齐安兄妹。

    “电梯是怎么回事?”

    齐安转过身,假装擦了一下额头上的虚汗。

    “机器老化,我这边还需要手动控制,麻烦你们先去把人救出来,我已经叫了电梯维修,可能要等一会才能到。”

    齐安的话并没有引起警察的怀疑。

    警察前脚走,齐安带着齐心随后离开。

    电梯已经恢复了正常。

    电梯里的灯重新亮了起来。

    裴伊月满头细汗,握在扶手上的两只手紧到发抖。

    白洛庭低头看着身前的人。

    看着她低垂的脑顶,心中感慨万千……

    遇到这样的危险,他以为是他在保护她。

    可是现在看来,她也不差。

    大手扣住她的脑后,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

    “我们谁都没事,可以不用离婚了。”

    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裴伊月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白洛庭,救人之前,要先保全自己,这还用我教吗?”

    白洛庭低头在她发间轻吻。

    淡淡应道:“嗯,下次不会了。”

    叮——!

    电梯门开了。

    电梯停在一楼,刚好面对酒店正门。

    裴伊月倏然转身。

    眼中含着一股冷冽。

    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去哪?”

    裴伊月没有回答,只是推开他的手。

    “在这等我。”

    门前,两道身影急匆匆的往外走。

    跟守门的警察交代了几句之后,警察居然放行了。

    裴伊月脚下的鞋子来不及穿,裙摆一提,光着脚就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大门前,冷风吹过。

    裴伊月一脸怒色,却被拿着枪的特种兵给拦下。

    “对不起小姐,你不能出去。”

    目送齐安兄妹上了车,裴伊月也知道自己现在就算出去也晚了。

    她放下裙摆,看了那两个特种兵一眼。

    凌厉的目光似乎跟她这张脸很不协调。

    “谁说我要出去了,我只是出来透透气,不行吗?”

    特种兵端着枪,低头看了一眼她光着的脚……

    透气?

    裴伊月转身正要往回走,脚步倏然一顿。

    白洛庭从电梯里走出。

    经过刚刚一场动荡,他的身姿依然挺拔。

    他手里拿着她的高跟鞋,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身后不远处,杭子速一脸惊色未缓。

    看到白洛庭走去,他停下脚步,站在远处看着。

    白洛庭走到裴伊月面前,高大的身子毫不拘泥的蹲了下去。

    “地上凉。”

    他抬起她的脚。

    众目睽睽之下,仔细的帮她穿上鞋。

    裴伊月愣了一下。

    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情绪。

    有些激动,又有些感动。

    她抬头看向杭子速,摇了下头,示意他不要过来。

    杭子速看懂了,在经纪人的催促下离开。

    两只鞋全都穿好,白洛庭起身,淡淡勾了一下嘴角。

    “走吧。”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

    第一次主动挽上他的手臂……

    “嗯。”

    回到房间。

    裴伊月站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身后,白洛庭始终看着她。

    她垂眸,捏着发尾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

    “觉不觉得我这个人很倒霉?好像走到哪都会死人。”

    轻飘飘的话从裴伊月嘴里说出来,白洛庭心头一梗。

    他上前,两手扶住她的肩头,透过镜子看向她那微垂的脸。

    “跟你无关。”

    裴伊月梳头的手顿住。

    她抬起头,在镜子中跟他的视线会和。

    “如果……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白洛庭硬生生的打断她的话。

    就连搭在她肩膀上的手,都顺带着捏紧。

    他的紧张是无意识的。

    可是对裴伊月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她起身,面对着他。

    审视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

    “白洛庭,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的过去吗?”

    “现在不想知道了。”

    温热的掌心覆在她的脸上。

    那种专属她的温柔,就跟这段时间以来一样。

    让她暖心,又不带任何威胁。

    裴伊月感觉得到他的细腻,也知道他待她是真心的好。

    对于他的心,她没有怀疑过。

    可是在这一刻,她却对他有所抵触。

    “为什么?”

    不再柔和的目光下,仿佛泛着一抹杀机。

    那黯淡的视线是专属于黛的。

    她从没想过对他下手,但如果……如果他真的知道了什么的话……

    “因为已经不重要了。”

    她眼中的危险白洛庭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但他却一点都不想躲。

    他要她,要她的全部。

    她的过去他没有办法插手,但是她的未来,他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不再让她行差踏错……

    在这一刻,裴伊月已经几乎肯定了他知道什么。

    她并不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暴露过什么破绽。

    他的怀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想要确认他的想法,但是这件事对她来说太严重,她没有办法开口。

    “还记得结婚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吗?”

    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你会后悔跟我结婚吗?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裴伊月就已经在对他做暗示了。

    只不过,他没有听懂。

    现在回想起来他才明白,她的心,也许在那一刻早已投向了他。

    白洛庭两手在她纤腰上一握,轻轻一提,直接把她抱到身后的化妆台上。

    他凑近,轻含她的唇。

    “你不会这么做,我更不会后悔。”

    ------题外话------

    二爷打算无声无息的保护小月月了。

    真爱大过一切伦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