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白洛庭?

    他怕吗?

    他不是一直都知道吗?

    虽然他从没承认过。 ..

    白洛言看了她许久,直到看着她不自在,他才淡淡的垂下眸子,继续刚才吃饭的动作。

    “如果你有那胆子尽管去说,可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把你带到这,是为了保住你这条命,如果让你二哥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后果,你自己心里清楚。”

    白洛莹一噎。

    马上又反口道:“我说了,这件事跟我无关!”

    “你觉得你二哥会信?”

    “……”

    他会信吗?

    不,他肯定不会信。

    这次就连白洛言都不信了,他更不可能会信。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冤枉我?整个华夏会电脑的人不止我一个,你为什么一定要说是我做的?”

    白洛言轻轻蹙了一下眉心。

    他再次抬头,眼中多了一抹失望。

    “整个华夏会电脑的人的确很多,但整个白家,就只有你会。”

    手机在白洛言的口袋里震动有一会了。

    他拿出电话,接起。

    “什么事?”

    “老大,京都出现杀人案了,手法很像黛,老鬼打电话说让您过去确认,另外,您家二少和裴小姐也在现场。”

    闻言,白洛言眉心一紧,蹭的站起。

    “机场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好。”

    “等一下。”

    刑天柯正准备挂断电话,白洛言再次开口。

    “跟老鬼说,帮忙照看一下。”

    “明白。”

    他口中的照看指的是谁,刑天柯心里清楚。

    不过这次,他所说的照看,应该指的不只是白洛庭一个人了。

    看着白洛言转身就走,白洛莹倏然跟上。

    “大哥你要去哪?”

    白洛言脚步一顿,回头。

    “你去爷爷那住段时间,记得不要在你二哥面前出现,还有,以后这种事我不想在看见,你要是想死就直说,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

    说完,白洛言大步一提,直接离开。

    白洛莹站在门前,手里抓着饭堂的棉门帘。

    看着白洛言的车开走,她的手越抓越紧……

    为什么要冤枉她?

    她明明,就没有做过这些事……

    ——

    京都酒店。

    “楼上那位是白军长的二公子,他们就住在这个酒店,这里现场这么乱,让他们先回房间等,你看可以吗?”

    说话的人就是之前几次跟白洛庭照过面的中年男人。

    这个人叫周全。

    他虽然不是出自军区,但跟白立成却有几分交情。

    跟他交涉的警官抬头看了一眼,而后又冷漠的收回视线。

    “抱歉,他们不能离开,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可能是杀人凶手,今天死的人是新政要员,就算他是白军长的公子,也不能离开。”

    闻言,周全为难的拧了下眉。

    他回头看向二楼的人。

    他倒是不怕白洛庭是杀人犯,但是,让他在这逗留太久,这实在太危险了。

    警察和特种部队来了之后,又来了几个第一小组的人。

    第一小组的人不穿军服,在京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他们名声不高,接触他们的只有局长以上的高官。

    老鬼带着几个手下,先是被特种兵拦住,进门之后又被警察拦在的宴会厅门外。

    老鬼是粗人一个,一嚷嚷起来,嗓门比谁都大。

    “瞎了你的狗眼是不是,你再拦我一个试试!”

    这么大的动静,引去了不少的视线。

    裴伊月和白洛庭站在二楼,很自然的朝着门口看去。

    这个人白洛庭认识,当然,裴伊月也认识。

    白洛庭下意识的皱眉,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人。

    如果她真的是他大哥要找的杀手,那么,她一定认识老鬼。

    可是,当他看向她时,她脸上的淡然与平静,却有些令他意外。

    跟周全讲话的人,是这次带队的头头。

    给第一小组打电话的人也是他。

    看到老鬼被烂在门前,他急忙走了过去。

    “让他们进来。”

    京都新政旧政分成两派,他们这些当警察的,不过是最底层的存在。

    表面上他们不愿意得罪任何一方,但暗地里,心中还是有偏帮的方向。

    这个警长给老鬼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白洛庭在这。

    他不答应周全放人,是因为周全是白立成的人。

    但老鬼不一样。

    老鬼是第一小组的人,而第一小组的长官是白洛言。

    白洛言的特别小组不属于任何一方,在华夏,他们是中立的。

    即便他也姓白,即便他也是白立成的儿子,但是从关系上来说,他的偏帮,帮的是第一小组,而不是属于旧政的军门。

    老鬼带着几个手下走进,第一时间就是寻找白洛庭。

    警长示意看了一眼二楼。

    老鬼马上抬头看了过去。

    “赶紧把人给我放了,我们老大已经往这边赶了,有什么事我担着。”

    老鬼的大嗓门不避讳任何人,就连站在楼上的白洛庭和裴伊月也听的清清楚楚。

    两人从楼上走来。

    白洛庭心里却惴惴不安。

    裴伊月的泰然自若他不知道她是装出来的,还是她根本就不认识老鬼。

    但,如果老鬼认出她了呢?

    老鬼看到白洛庭,无奈的哎哟了一声。

    “我的二少爷,您怎么又来了?老大不是说了这地儿太危险,让您少来吗!”

    老鬼一脸的大胡子,看起来像是几天没有整理过。

    五大三粗的一个人,看到白洛庭却露出一脸的无可奈何。

    白洛庭缓缓走来。

    不疾不徐的脚步表明了他的不在乎。

    “这里这么危险,还有人挤破头都想要上京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老鬼撇了撇嘴。

    他是说不过这位白二少。

    他看了一眼站在白洛庭身边的裴伊月。

    眼一弯,笑了笑。

    “这位就是二少爷的新媳妇儿吧,我在新闻里看过你,不过现在这么一看,你本人可是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裴伊月淡淡弯了一下嘴角。

    “谢谢。”

    老鬼嘴一咧,像见到家人似的,热络道:“谢什么呀,你们这些千金小姐还真是会嘴上客套,我叫老鬼,你既然是我老大的弟妹,那咱们就是一家人,要是有时间,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裴伊月轻轻扬眉,点了下头。

    “好啊。”

    老鬼。

    她怎么可能不认识。

    如果他知道,三年前让他断了腿的人是她的话,想必他是不会请她吃这顿饭了吧!

    见她答应的这么痛快,老鬼大声笑了笑。

    “二少爷,您媳妇儿还真是敞亮,一点都不像那些京都的小姐扭扭捏捏的。”

    说着,老鬼再次打量裴伊月。

    嘴角的笑意不减,但他却眯了下眼睛。

    “嘶,之前看新闻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点眼熟,现在这么一看……”

    “我们能先回房间吗?”

    老鬼的话还没说完,白洛庭突然打断。

    眼熟,这就是白洛庭最怕听到的话。

    老鬼收回打量的视线,也没发现他的不对劲。

    他连忙说:“可以,当然可以,不过酒店楼下有警察守着,你们最好不要离开,老大已经往这赶了,估计三个小时之后就能到,你们先回去休息,等老大来了我再带他去找你们。”

    闻言,白洛庭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下头,拥着裴伊月转身就走。

    走出宴会厅,两人上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门上的反光映出了白洛庭异常严谨的脸。

    他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裴伊月的腰,像是怕她随时会逃跑。

    然而在进了电梯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白洛庭今天的反应有点反常。

    裴伊月心里莫名的不安。

    宴会大厅在十八楼。

    看着电梯楼层不断变换,裴伊月并没有开口打探心中的好奇。

    电梯下到十三楼,突然,灯光一闪,电梯停住了。

    裴伊月皱了下眉。

    而后,眼前倏然一黑……

    电梯里漆黑一片,白洛庭下意识的把裴伊月拽到身边。

    一阵机械的摩擦声……

    刺耳的声音伴随着急速下降的电梯,裴伊月身子一晃,立马抓住扶手。

    这是……电梯故障?

    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酒店居然会出这样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