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18 别老盯着我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18 别老盯着我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这么大阵仗,不用想,一定是大明星来了。

    裴伊月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她没有跟那小子一起来,就这阵仗,还不得活埋了她?

    白洛庭好奇谁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直到看清那人是谁,他的脸色倏然暗了下去。

    他看向裴伊月。

    却见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人群中笑得一脸灿烂的人。

    搂在她腰上的手一紧。

    紧到令人吃疼的程度。

    裴伊月拧眉,抬起头。

    “你干嘛掐我?”

    白洛庭沉着脸,不满的瞪她,“你还说来这不是为了野男人?那不就是你天天念叨的小白脸吗?”

    裴伊月:“……”

    小白脸?

    这俩人,都没见过面,怎么谁看谁都不顺眼?

    “什么小白脸,说话真难听。”

    白洛庭磨牙嚯嚯。

    她居然还敢嫌他说话难听?

    “你敢说你来不是为了他?”

    裴伊月动了动眼珠,抬头,微微一笑。

    “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去给我要签名?”

    “……”

    有一种找死叫得寸进尺。

    白洛庭牙根咬的嘎吱嘎吱响。

    “我会让他的签名永久的刻在墓碑上!”

    裴伊月撇了撇嘴,似乎有点不屑。

    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就算有,她亲手教出来的徒弟,又岂会上了墓碑那么高档的地方?

    看着她满脸的不在乎,白洛庭就是想气也都气不出来了。

    他勒紧了她的腰,咬牙。

    “签名你就别想了,给我离他远点。”

    杭子速刚走进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他一边应付着记者,一边却不忘透过人群,寻找他在意的人。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远处动作亲昵的两人。

    他几乎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见到过这样的笑容。

    以前的她,即便是笑,也是那种浅淡到肉眼几乎看不出的程度。

    可是现在……

    “不好意思各位,我今天是这场晚宴的特别来宾,暂时不接受采访,请各位让让。”

    不让裴伊月接触小白脸最好的办法,就是带她远离这里。

    顺着楼梯来到二楼。

    这里的视野更好了。

    白洛庭不阻止她看小白脸,只要她能离远点就行。

    楼下,一道视线始终锁着他们。

    裴伊月动了动手肘,推了他一下。

    “那人是不是找你有事?”

    白洛庭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刚刚跟他打过招呼的人客气的跟他点了下头。

    白洛庭敛回视线,伸手在裴伊月脑袋上揉了一下。

    “等我一下,不许乱跑。”

    看着白洛庭下楼,楼下的那个男人也跟着离开了。

    裴伊月并非不谙世事,说这人只是因为白洛言所以才对他这么客气,这话她压根就不信。

    只不过,她今天来这的目的不是他,就随他去吧!

    走出宴会大厅,白洛庭站在楼梯旁。

    没过一会,刚刚那个中年男人也跟了出来。

    “少爷,您怎么来京都了?”

    白洛庭懒散的靠在楼梯扶手上,点了支烟。

    抬眸,睨了那人一眼。

    “我不能来?”

    “不是,您当然可以来,只不过您出现在这太危险,您是一个人来的吗?”

    白洛庭抽了口烟,烟雾一圈圈的吐出。

    “跟我太太一起来的。”

    闻言,那人一怔。

    “少爷,您太冒险了,万一要是出什么事可怎么办?”

    白洛庭不耐烦的皱眉。

    他每次来听到的都是这些话。

    他们说的不烦,他听的都烦了。

    “行了,别墨迹了,只要你装作不认识我就不会出事,别老盯着我看,离我远点。”

    说完,手中只抽了两口的烟往地上一扔,脚尖狠狠的碾了两下。

    看着他离开,中年男人忧心的叹了口气。

    他捡起地上的烟头,小心翼翼的用餐巾纸包好,塞进了口袋。……

    宴会厅二楼。

    裴伊月单手拿着手包,靠着围栏,另一只手在围栏上轻点。

    她盯着楼下的刘海,深邃的眸透着冷意。

    杭子速在台上侃侃而谈。

    隐形耳机嗡的一声。

    裴伊月不适的皱了下眉。

    “要不要现在动手?”

    耳机里传来的是齐安的声音。

    然而在他说完之后,楼下的杭子速抬头看了她一眼。

    裴伊月轻跳在栏杆上的手移开,搭在手包纽扣上……

    突然,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臂一扯。

    裴伊月一怔。

    “亲爱的,还在看小白脸?”

    白洛庭脸上的笑很违心。

    天知道他看到她准备打开那个小包的时候,心里有多恐惧。

    他不过才离开这么一会。

    她居然……

    “啊!”

    “怎么回事?”

    一阵动乱。

    整个宴会大厅的灯全都灭了。

    楼下吵闹声一片。

    白洛庭一惊。

    蓦地把她拉进怀里。

    “小月。”

    他的反应太过激烈。

    就算现在看不见他的表情,裴伊月也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她轻轻环住他的腰。

    “我在这,好黑。”

    听到她回应,白洛庭把她搂的更紧。

    今天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她做出什么。

    不管她今天是为了谁来,这个人,都不能死……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哒哒的开关声,宴会厅里的灯一盏接着一盏的亮了起来。

    二楼角落,两个身影相互依偎,似乎比这倏然亮起的灯光还要刺眼。

    齐安躲在对面的控灯室,透过门缝看着。

    握紧的手骨不由得发出几声清脆。

    “我们该撤了。”

    齐心站在他身后说道。

    “好。”

    楼下。

    “啊——”

    “啊——死人了——”

    灯灭了几分钟,已经让大家人心惶惶,然而当他们看见倒在血泊当中的人时,整个会场顿时乱了套。

    闻声,白洛庭不敢相信的走去扶手边朝下看去。

    果然,今天举办宴会的主人……死了。

    他看向怀里的人。

    他确定,她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他。

    而且在刚刚那么黑的情况下,她也没办法用枪。

    裴伊月抬着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即便是两人视线相撞,她也没有移开。

    从刚刚那一瞬,裴伊月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而他现在的眼神,更是充满了疑惑。

    “干嘛这么看着我?”

    白洛庭眉心一颤。

    抚住她的头,把她按在怀里。

    “没事。”

    这话听起来像是安慰。

    可是裴伊月靠着他的胸口,明显的感觉到他松了口气。

    死了人,他却松了口气……

    楼下动乱一片,而楼上的两人却各怀心思。

    杭子速被他的经纪人保护着带到一边。

    刚刚跟白洛庭碰面的中年男人匆匆上楼。

    “白二少,您没事吧?”

    闻声,白洛庭蹙了下眉心。

    回头,警告的目光明显。

    “我没事,你还是去下面看看吧。”

    中年男人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被白洛庭搂在怀里的人,也在看着他。

    他话一顿,点了下头。

    “哦,好,您没事就好。”

    看着那人离开,裴伊月狐疑道:“这个人为什么对你这样?”

    “哪样?”

    “很客气。”

    “有吗?”

    两句反问,裴伊月不在说话。

    他在故意逃避她的话。

    她听出来了。

    今天晚宴在裴伊月的意料之中终结。

    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死掉的又是新政府的人。

    十分钟后,警察收到消息,带了一只特种部队过来,把酒店里里外外全都围了起来。

    ——

    北城,训练营。

    白洛莹的训练比前几天的集体训练的力度增加了一倍不止。

    她吃晚饭的时候,已经快到九点了。

    以前顾忌着她是女兵,又是敲电脑的技术兵,白洛言从不对她严苛。

    可是这一天下来,白洛莹却是累的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

    “我要回家。”

    白洛言头不抬,不疾不徐的往嘴里送着饭菜。

    “擅自离队,军法处置。”

    白洛莹眼眸一抬,眼底泛红。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没有擅自离队,现在这只有我一个人。”

    白洛言不理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白洛莹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扔。

    “大哥你喜欢她对吗?”

    闻言,白洛言终于顿住了夹菜的手。

    另一只手里的碗轻轻放在桌上。

    他提起眼睫,看向白洛莹。

    “这不关你的事。”

    “呵,不关我的事?”

    白洛莹讽刺一笑。

    “你难道就不怕我告诉二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