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精致的银色短枪。 ..

    只有掌心那么大。

    上面的雕纹很细致,不同于军用枪械,而是特意定制的。

    整个华夏,敢私自定制枪械的人不多,更别说是定制这么特别的手枪。

    白洛庭拿出那把银色的短枪,一只手刚好握住。

    紧蹙的眉心频频发颤。

    不是因为她藏了枪。

    而是因为,他见过这把枪。

    就在上次的摄影展上……

    叶旭尧的照片当中……

    他当时只觉得照片里的背影眼熟,但是他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是她。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当时裴伊月会一个人去赴约,甚至连提都没有跟他提过一句。

    银色的手枪重新放回手包当中。

    轻轻一合,手包的扣发出咔哒一声。

    她的身份,白洛庭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

    他也知道,她这次来京都,绝对不只是参加年会这么简单。

    心中百味杂陈。

    他真的好想听她亲口说出这一切。

    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这个秘密的确该被当成一个永久的秘密。

    他不需要她说,他只需要她把这件事永远埋藏。

    他大哥追查她已经这么多年,他既然能查到北城,就说明早晚会查到她身上。

    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他不能让她出任何差错……

    今晚,她什么都不能做……

    她像隐瞒的事,就让他跟她一起隐瞒好了。

    白洛庭推门走进浴室,裴伊月正站在镜子前补妆。

    她看了他一眼,刚要说什么,白洛庭走进来从她身后将她拥住。

    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从镜子里看着对方的脸,他淡淡一笑。

    “如果当年你没丢,我们会不会早就在一起了?”

    裴伊月看着镜子里的人,从他的眼中,她感觉到一丝落寞。

    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

    但是她的心,却莫名的梗了一下。

    “现在也不晚啊。”

    是啊,现在也不晚。

    她才二十一岁。

    一个值得绽放的年纪。

    可是在她心里,她也许早就凋零了。

    “我爱你,你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吗,一步都不要再离开。”

    轻微的颤抖已经是在裴伊月的克制之下做出的最小的反应。

    但是白洛庭此刻把她搂的很紧,就算是再小的动作,他也感觉的到。

    “我……”

    犹豫的那一瞬间,白洛庭突然转过她的脸,含住她的唇。

    他害怕,怕她真的会说出什么。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想听她亲口对他说出那些关于她的事。

    可是这一刻,他却后悔了……

    裴伊月睁着眼,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惊恐一闪而逝。

    心里腾升一种不安。

    但她又不知道这种不安从何而来。

    ——

    总部。

    房间里只有齐心和k两个人。

    齐心脸色难得的差,而k,仍旧是一脸淡漠。

    “出去。”

    薄凉的一声,齐心身形微晃。

    她缓缓抬眸,看了他一眼。

    “k……”

    “我让你滚出去!”

    再开口,他的声音已经不再是冷,而是怒。

    齐心咬着唇,嘴角微颤。

    她小心翼翼的上前,跪坐在他脚边。

    “对不起k,我知道我不该擅自做决定,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我已经接受惩罚了,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本是坐在沙发上的人倏然起身。

    背对着她。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原谅?”

    对,她没资格,即便她爬上了他的床,她还是没有资格。

    因为那天晚上,他醉了。

    而她,却胆大的对他用了非常手段。

    “你以为,那天晚上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吗?”

    闻言,齐心一怔。

    惊恐之下,整个人开始发抖。

    高大的身形在灯光下如神一般耀眼。

    他微微侧身,灯光从他身旁溢出,映在他紧绷的侧脸上。

    冷冽的神情,不包含任何心软和仁慈。

    “你太妄为了,连我都敢算计,你就不怕我宰了你?”

    齐心紧紧的捏着两只手。

    指甲钳进肉里,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他的话,永远都不只是恐吓。

    只要是他想让谁死,这个人绝对活不过第二天。

    自从上次受了鞭罚之后,k再也没有见过她。

    昨天是因为黛要接受任务,而今天,是她自己找来的。

    求情的话卡在喉中。

    这个时候,她才真正认清自己和黛的区别。

    她会怕。

    而黛,从来不会怕任何人!

    即便这个人是他……

    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k冷冷的收回视线。

    “下次再去找黛的麻烦之前,先考虑清楚自己有几条命,我保你一次,却不一定会保你第二次,你在我这,从来都没有特权。”

    “那她呢,她就有特权吗?”

    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作为手下,她没想过顶嘴。

    但作为一个女人,她也不容许自己继续懦弱。

    她扬着头,狭长的凤眸中隐含伤痛。

    然而,那居高临下的人,仍旧是一副冰冷的面孔。

    薄凉的眼中,甚至不起一丝涟漪。

    他的眼里,终究是没有她。

    “等你什么时候有她一半的能力,你才有资格让我回答。”

    “在你的眼中,看到的难道真的只有能力吗?我喜欢你,你就看不到?”

    激动的泪光在齐心眼中闪缩。

    颤抖的唇瓣紧抿。

    她扬着头,看着那冷漠的人。

    最终,一滴泪从眼底流出,顺着她苍白的脸滑落。

    沉默良久。

    k缓步上前。

    他微微俯身,高贵的手轻轻拭去她脸上泪。

    在齐心的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这么温柔。

    微弯的身子不在让她触不可及。

    她抬起手,想要握住这难得的温柔。

    他的手却从她脸上一扫而逝,转而勾起她的下巴。

    她抬眸,对上他冰冷的眼。

    他开口,声音变得更加阴冷……

    “喜欢我……你不配。”

    ——

    宴会是晚上七点。

    虽然是商业宴会,但是在京都,博政的人从商也是很正常的。

    而且这次的年会,除了京都的一些商会代表之外,其他周边城市的上市公司也都受到了邀请。

    因此,今年的年会,比往年更加热闹。

    宴会大厅是吊顶双层,可以俯视楼下的一切。

    这也是为了今晚宾客过多,刻意选的这个酒店。

    裴伊月接管裴氏不久,商场上的人几乎没人认识她。

    不过这对裴伊月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的。

    她来这本也不是为了招摇。

    没人理她,更好!

    突然,腰间一紧。

    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人。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嘴角勾出一抹坏笑。

    “看不出来,你居然还喜欢参加这样的宴会,全都是老头。”

    裴伊月嘴角轻轻一抽。

    转而眼眸一撇,笑了一下。

    “谁说不是呢,我还以为这样的地方都是帅哥呢,真失望。”

    “……”

    臭丫头,这张嘴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裴伊月的视线在人群中搜寻。

    今晚的目标,刘海,新政副科长,山海集团副总。

    今晚的宴会就是他举办的,可是他应该想不到,今天他办的这场宴会,会让他送命吧。

    “你不是……”

    一声惊讶。

    后面的话却突然顿住。

    裴伊月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中年男人,一脸惊恐的看着白洛庭。

    白洛庭眼眸微缩,轻轻皱眉的动作像是提醒。

    那人看懂了他的眼神,缓了缓脸上的神色。

    “你不是白家少爷吗?”

    “您好。”

    白洛庭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裴伊月奇怪的看了白洛庭一眼。

    “你认识?”

    他一不博政,二部从商,居然会认识来这的人?

    白洛庭看着她,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

    “不熟,以前来找大哥的时候见过。”

    他说这样的话,那人也不反驳。

    只是端着一张稍显尴尬的笑脸,看着他们两人。

    裴伊月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要说白洛言认识这些人倒是情有可原,只不过,如果只是见过,这人刚刚的反应也太夸张了点吧!

    看了一眼站在那的人,白洛庭却没再跟他说什么。

    他搂着裴伊月的腰,直接朝会场走了进去。

    他这样目中无人也不是第一次了,裴伊月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堪。

    突然,一阵喧闹声响起。

    两人回头,就见一群记者全都围了上去……

    ------题外话------

    二少终于发现小月月的身份啦…

    可惜小月还什么都不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