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16 有没有野男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16 有没有野男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在说什么?什么杀人邮件?我不过是让裴伊月出过一场车祸,我根本没有做过你说的那些。”

    见她这时候还不承认,白洛言失望的摇头。

    “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狡辩,警察已经查到邮件的ip地址,就是从山腰别墅发出来的,整个白家除了你,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匿名隐藏ip?”

    “不可能!”白洛莹惊喝。

    “大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

    她伸手拉住白洛言的手,尽量表现出最大的真诚。

    可是她越是否认,白洛言就越是对她失望。

    他甩开她的手,失望的眼早已失去了温度。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证据。”

    ——

    京都,酒店。

    这次的任务对裴伊月来说并没有特别的难度。

    所以,也不需要做太多的准备。

    淡金色的长款礼服是杭子速特意为她准备的。

    不论款式还是颜色,都特别适合她。

    时隔两年,这小子的眼光倒是比以前好了不止一点点。

    长袖的礼服倒也是裴伊月中意的。

    只不过这颜色,在她看来稍微淡了点。

    镜子前,她在唇上涂了一层淡淡的唇彩。

    透亮的晶莹显得她整个人神采奕奕。

    看了一下时间,大概还有两个小时。

    手机响了一下。

    是杭子速发来的一条信息。

    ——“师傅,一会我去找你。”

    来找她?

    裴伊月想了一下。

    她现在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太招摇。

    他现在是备受瞩目的大明星,要是跟她一起出现,他是不怕闹出什么新闻,可是她回北城之后,恐怕某人就要把她栓起来了。

    她回复道:“各自行动。”

    对方收到信息,很快发过来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裴伊月轻笑,关掉手机。

    突然一阵敲门声……

    裴伊月拧了下眉。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打开门,她蓦地一愣。

    看着眼前的人,她一脸错愕……

    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他不是应该在统训吗?

    明天才结束……

    “不是说好了在家等我吗?”

    含笑的人突然开口,打断了裴伊月心中的疑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看着她惊讶的脸,白洛庭忍不住失笑。

    他上前,勾住她的腰。

    “你的小秘书很尽责,回去之后可以考虑给她加工资。”

    裴伊月脚下的裙摆作祟,被他这么一搂,寸步难行。

    白洛庭长臂横在她的腰间,稍稍用力,直接把她提起。

    一步进门,另一只闲暇的手很随意的把门关上。

    他转身将她抵在墙上,俯首,噙住她晶莹的唇瓣。

    她的唇今天带着一种不一样的香甜。

    也许是几天未见,他的吻很是火热。

    裴伊月好奇他的出现,然而,他的吻却让她失去的询问的能力,更丢失了理智。

    她伸手攀上他的脖颈,生涩的回应却让白洛庭愈演愈烈。

    刺啦一声……

    礼服背后的拉链被拉开。

    裴伊月回过神,迷离的眼微张。

    她伸手抵了一下他的肩头,稍稍离开他的唇。

    微弱的喘息带着羞赧。

    她柔声道:“我一会还要参加一个晚宴。”

    她的拒绝不在是生硬的。

    白洛庭勾起嘴角,再次在她的唇上轻啄。

    “味道很好。”

    裴伊月抿了下嘴。

    “唇彩都被你吃了,你也不怕中毒?”

    “那以后别涂了,我更喜欢原滋原味。”

    他这荤话说的还真是手到擒来。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挣脱他放在她腰间的手。

    心中的疑惑始终存在,得了空闲,她还是忍不住好奇。

    “你不是在统训吗?”

    白洛庭扬眉,深邃的眸略带狐疑。

    “所以你趁我不在溜了?”

    裴伊月抬手摆弄着他的领带,咕哝着说:“我哪里溜了?我本想来这也就两天,你训练回来,我刚好也能回去,所以……”

    话没说完,抓在他领带上的手突然顿住,连带着口中的话也停了下来。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带领带了?”

    他不是从不带这东西的吗?

    说完,裴伊月突然发现,他不止打了领带,而且还穿了西装。

    没有外套,也没有行李。

    蓦地,裴伊月眉心一拧。

    “你是从哪来的?”

    白洛庭朝着门外轻轻扬了一下头。

    “从你隔壁。”

    “……”

    他明知道她住在这,居然还在隔壁开了个房间?

    “你为什么不直接来这?”

    “想看看你有没有背着我找什么野男人。”

    白洛庭一点都不藏着掖着,当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裴伊月嘴角微抽。

    心里却暗自庆幸没有让杭子速来找她。

    她伸手一推,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沉下脸。

    “那你找到了野男人了吗?”

    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白洛庭得意的勾唇。

    他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

    “表现不错,没见到野男人。”

    “神经病!”

    白洛庭出现在这,裴伊月亦喜亦忧。

    惊喜这样的事,在她的生命力很少出现。

    但是在认识白洛庭之后,她的惊喜却频频出现。

    可是这次,除了惊喜之外,她还有一丝忧心。

    她来京都是有任务在身,现在他也来了。

    以他粘人的程度,裴伊月真的不知道她的任务能不能正常进行。

    “你该不会是从训练营偷跑出来的吧?”

    白洛庭揉着眉心,忍不住想笑。

    “想什么呢?你老公会是那么丢人的人吗?”

    裴伊月狐疑的看着他。

    鬼知道他是不是那样的人。

    “阿杰受伤了,他又不肯提前离队,所以只能让训练提前结束。”

    “哦!”

    “你哦什么哦啊?”白洛庭好笑的捏了捏她的下巴。

    裴伊月伸手扯了一下他的领带。

    有点嫌弃。

    “你干嘛穿成这样?”

    白洛庭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这样不好吗?”

    裴伊月摇头,脸上的嫌弃加重。

    这么整整齐齐的样子,真的很不适合他。

    而且,她也不喜欢。

    “那,我不打领带,能跟你一起去晚上的宴会吗?”

    “……”

    她就知道,这家伙来了一定会给她捣乱。

    扯着领带的手稍微一用力。

    白洛庭身子微倾,顺着她的力道凑向她。

    “我说不行你就会不去?”

    白洛庭撩着半边嘴角,坏笑摇头。

    裴伊月哼了他一声。

    “那你还问什么?”

    “我媳妇儿真可爱。”

    看着她那想生气却又不得不忍着的表情,白洛庭是在忍不住想要撩她。

    要不是现在时间不允许,他早就把她拆之入腹。

    “白洛庭,你这勾搭妹子的功夫还真是与日俱增啊!”

    白洛庭两手在她肩头一搭。

    无赖似的说:“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只勾搭我媳妇儿。”

    裴伊月肩头一耸,转身。

    “我给拉上。”

    白洛庭单手勾住拉链,动作却顿了一下。

    “这衣服以前没见你穿过。”

    闻言,裴伊月动了下眸子。

    她侧首,露出半张坦荡的脸。

    “新买的,好看吗?初来乍到,总不好给你丢人吧?”

    这话白洛庭爱听。

    只不过,她小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

    大手顺着敞开的地方伸进,抚着她的背,爬上她的肩……

    他上前,低头凑近她的耳边。

    “宝贝儿,如果你说的是实话,我会更高兴。”

    拉链重新被拉上。

    裴伊月转身瞪了他一眼。

    “爱信不信!我去补妆。”

    走进洗手间,裴伊月拿出手机,编辑一条信息发给了杭子速。

    ——“改变计划,今晚我掩护,通知齐安和齐心,白洛庭来了,让他们不要出现。”

    半分钟后。

    裴伊月收到杭子速的回复。

    ——“他来干嘛?”

    这嫌弃的语气,隔着手机屏幕裴伊月都感觉到了。

    裴伊月警惕的朝外看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晚上的任务交给你,别让我失望。”

    房间里,白洛庭四处看了看。

    她没什么行李。

    想必是真的没打算在这长住。

    床上,一个精致的手包。

    他拿起来摆弄了一下。

    这女人的玩应儿还真是奇怪,他弄了半天都打不开。

    咔哒一声。

    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手包一下子弹开。

    然而,在手包打开之后,白洛庭眼眸却是狠狠一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