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回头,看了白洛言一眼。

    她知道他在军队的官职很大。

    但是回到家,他向来是亲切的。

    像现在这样的表情,陈华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

    “大少爷……”

    陈华的话还没出口,白洛言打断道:“我妈回来跟她说一声,小莹年后要入队,她各项不达标,我带她继续回去训练。”

    陈华闻言一怔。

    “这……这眼看着就过年了,怎么还要训练啊?”

    紧抿的唇溢出一股冷冽,白洛言再次开口,声音更是低沉到了极致。

    “军人的天职只有训练,没有过年。”

    ——

    白洛言和白洛莹走了,陈华有些不放心。

    她急的在门前打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白洛言说是训练,可是看他的表情,哪里只是训练这么简单?

    没过多久,陈珏琴从外面回来了。

    陈华急忙上前,“夫人,您可回来了,刚刚大少爷把小姐带走了,说是去军营继续训练,可是我看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您说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陈珏琴不疾不徐的脱下外套递给她,而后满不在意的看了她一眼。

    “随他去吧。”

    闻言,陈华一愣。

    “可是夫人,这统训不是才结束吗,这连着训练,小姐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放心吧,小言有分寸的。”

    陈珏琴的不在意已经明白的写在了脸上。

    她转身走进,眸光却不由的暗了一下。

    在这个家里,陈珏琴向来是最宠着白洛莹。

    不管她要什么,或是想做什么,她全都尽力满足。

    陈华在白家做事这么多年,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陈珏琴不在乎的样子。

    “夫人,您就真的放心啊?”

    陈珏琴没有回答,她坐在沙发上,双腿悠然的叠起。

    她拿起一本杂志随意的翻了翻说:“去准备午饭吧,这几天都只用准备我一个人的。”

    ——

    一路上,白洛莹赌气的坐在车里一言不发。

    车后座,白洛言昨天带回来的行囊还没来得及处理。

    离训练营大概还有三公里,车突然停了。

    白洛莹朝外看了一眼。

    外面冰天雪地的,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她转头看向白洛言,刚要开口……

    “下车。”

    白洛言冷冷一声,堵回了她的话。

    白洛莹一愣。

    下车?

    在这?

    “不是说去训练营吗?为什么让我在这下车?”

    白洛言脸上的神情不对,白洛莹早就感觉到了。

    可是她做错什么了?

    “我让你下车!”

    白洛言冷喝一声。

    白洛莹不敢在顶嘴。

    她不情愿的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去。

    外面真的很冷。

    她只穿了一件迷彩服,连外套都没拿。

    一阵寒风吹过,她不禁缩了一下脖子。

    车门没关,白洛言侧目看了她一眼。

    “把车后的行李拿出来。”

    白洛莹嘟着嘴,却不得不听话。

    男兵的行囊大概比女兵的重上一倍。

    白洛莹费力的拿出,直接把背包支在地上。

    “背上。”

    白洛莹终于受不了了,她手一松,走到敞开的车门前。

    “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这行囊是你的,很重,我背不动。”

    白洛言冷眼看着她。

    “背不动就拖着走,半个小时之内给我到达训练营,晚一分钟,多加一公里,晚十分钟,多加一天!”

    说完,白洛言身子一侧,伸手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任由白洛莹一脸错愕,他却没有理会。

    脚下油门一踩。

    轰隆一声。

    车尾消失在白洛莹眼前……

    ——

    一辆车横冲直撞的开进大院,差一点撞到一个正要出门的小兵。

    胡乱停下车,白曼冬急切的从车里走出。

    进门,还没等见到人,叫声就已经从口中溢出。

    “爸,是真的吗?”

    闻声,白晋鹏看了她一眼,而后打发了几个正在跟他商讨事情的军官。

    “都多大的人了,说话还火急火燎的。”

    白晋鹏抱怨着,走到沙发前坐下,端起还算温热的茶杯,喝了一口。

    白曼冬一脸严谨,眉心颦蹙。

    她站在白晋鹏面前,急道:“爸,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是不是真的?月华的孩子真的在北城?”

    白晋鹏看着她犹豫了半晌,轻轻点了下头。

    “也许吧,他们也不确定,不知道他们从哪得到的消息,只说有可能在这,但具体的,谁都说不清楚。”

    闻言,白曼冬不敢相信的失笑。

    “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了,我居然一直不知道那个孩子就在北城。”

    “你小点声嚷嚷!”

    白晋鹏喝了她一声。

    “你是怎么知道的?”

    京都的人这次来很低调,而且这件事除了他,只有几个政府高层知道。

    这么秘密的事,她却突然得知了。

    白晋鹏就算想不好奇多做不到。

    白曼冬尴尬一瞬。

    “京都来人又不是什么秘密。”

    不是秘密?

    那还有什么事是秘密?

    见她不说实话,白晋鹏瞪她。

    “你现在还真是黑白通吃,越来越出息了。”

    以她的身份,想要买通谁打听消息,那是轻而易举的。

    白晋鹏早就习惯了她的这点手段。

    只不过这次的事,跟以往不太一样。

    “你想知道什么大可以回来问我,到处咋呼什么?那边既然秘密派人来查,就说明他们不想让太多人知道,那孩子的身份一旦暴露,是何等危险,你要是不想让她出事,就给我安分点。”

    这些道理白曼冬都懂。

    她也不希望月华的孩子有什么不测。

    她走过来,坐在白晋鹏身边。

    “爸,那现在有什么线索吗?月华如果早就知道孩子在这,她一定早就派人来找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消息,如今突然来找,一定是有原因的对吗?”

    这么些年,白晋鹏已经很少见她对什么事这么上心了。

    他看了她半晌,叹了口气。

    “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

    “我怎么能不管?当初那孩子是在我手里被人抢走的,这是我欠月华的,我一定要帮她把孩子找回来。”

    白晋鹏呲牙,瞥了她一眼。

    “找找找,你要怎么找?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知道那孩子长什么样?”

    白曼冬一噎,豁然站起。

    “不知道也要找,既然那孩子在这,我说什么都要把她找出来。”

    ——

    三公里,半个小时,而且是负重跑。

    白洛莹真的有点吃不消。

    她足足跑了五十分钟才到达营地。

    训练营门前,白洛言负手而立,挺拔的军姿仿佛感受不到户外的冷冽。

    白洛莹气喘吁吁的走来,背包拖了一路,有些磨损。

    “报告,归队。”

    白洛言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迟到二十分钟,俯卧撑两百。”

    闻言,白洛莹脑子嗡的一声。

    大小姐当惯了,她的体力向来比别人要差。

    跑了这么久,她已经快要虚脱了。

    现在居然还要让她做俯卧撑?

    “白洛言,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就直说好了,干嘛这么折磨我?你明知道我俯卧撑五十个都做不到,你居然让我做两百!”

    白洛莹气喘吁吁的,却不忘用吼的。

    白洛言阴沉着脸,看着她,眼中没有一点怜惜和同情。

    “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就一直练到知错为止,训练而已,死不了人!”

    “你……”

    白洛言转身要走,白洛莹大步上前,横出双手把他拦了下来。

    “你把话说清楚,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永远都不会有暴露了一天是吗?我们白家世代军阀,护国护民,你倒好,为了自己的小肚鸡肠居然买凶杀人!”

    空荡的训练营,充斥着白洛言的怒斥。

    白洛莹一怔,脚下不由踉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洛言狠狠拧眉,紧握的拳恨不得捏再她的脖子上。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当警察都是死的吗?你以为,全北城就你会摆弄电脑?难道不知道,你的那些杀人邮件,早就被送到警察手里了吗?”

    杀人邮件?

    白洛莹眼眸睁大,一脸愕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