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意外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即便裴伊月走之前算好了来去的日子,但还是算计不到意外的发生。

    她走的当天晚上,统训提前结束。

    因为叶彦杰的伤,也为这次统训比较晚,眼看着就新年了,所以提前两天结束,让大家各自回家。

    大院。

    白洛庭兴冲冲的回来,然而见到的确是黑漆漆的一片。

    心底一惊,他急忙上楼。

    房间里仍是黑漆马虎,不见人影。

    他拿出手机,拨通裴伊月的号码,结果对方确是关机。

    关机……

    人也不在……

    白洛庭心里咯噔一下。

    刚经历过一次她的失踪,现在人居然又不见了。

    他转身走出,正准备下楼,就见老爷子从外走了进来。

    “爷爷。”

    白洛庭急切一声。

    老爷子似乎吓了一跳,紧蹙的神情来不及敛起,一脸忧心被白洛庭看了个正着。

    白晋鹏慌乱的垂了下视线,再次抬起头时,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你小子怎么回来了?”

    白洛庭来不及回答。

    老爷子刚刚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异常。

    他怀疑是跟裴伊月不见有关。

    “爷爷,小月人呢?”

    “她出差了,今早走的,说是去京都参加什么商业年会。”

    闻言,白洛庭动了下眉心。

    商业年会?

    她一向不喜欢热闹,怎么可能突然去参加什么商业年会?

    一想到他大哥一直在追查那个杀手的下落,他忍不住去想她这次去京都的目的。

    见他走神,白晋鹏奇怪道:“你怎么会回来?统训不是还有两天才结束吗?”

    白洛庭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

    “大哥提前结束了训练,让大家早点回家过个新年。爷爷,小月这两天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我看你才不对劲。”

    老爷子嗤了他一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京都来人,我这几天都在忙着招呼,也没顾上那丫头,不过听看门的人说,那丫头每天朝九晚五,哪里会有什么不对劲?”

    话虽这么说,但白洛庭还是有点不放心。

    “可是她好端端的去京都干什么?”

    老爷子脱掉外套,不耐烦的瞪他。

    “不是说了去参加年会,你怎么磨磨唧唧的?怎么着,人家丫头嫁给你之后,就不能有点正事了?”

    有些事老爷子不知道,白洛庭也不敢跟他多说。

    他就是觉得裴伊月这次突然离开不是那么简单。

    “对了。”

    老爷子再次开口,敛回他的思绪。

    “你大哥也跟你一起回来了吗?”

    “回来了,不过他直接回家了,没过来。”

    老爷子点了点头,苍老的眼微垂,好像在琢磨什么。

    “爷爷,您没事吧?”

    从刚才开始,白洛庭就发现老爷子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他再次打量,却又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老爷子摇了摇头,“没事,很晚了,我要去睡了,你该干嘛干嘛吧。”

    老爷子转身上楼,临走,又停了一下。

    “你一会要是回家,看到你大哥记得让他明天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我不回去。”

    白洛庭回答的干脆。

    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呀,也就小丫头能管得住你了。”

    ……

    裴伊月不在,白洛庭也没有留在大院。

    第二天一早,白洛言赶来大院,就见老爷子早已正襟危坐的在等他。

    “爷爷。”

    白洛言带着一身寒气走进。

    来到老爷子面前,才发现他脸色不是很好。

    “爷爷,出什么事了?”

    老爷子深叹一口气,看了他一眼。

    “坐下说吧。”

    白洛言脸色微凝。

    他鲜少这么早接到老爷子的电话,而且在电话里,老爷子的声音就及其严肃。

    再看他现在的脸色。

    摆明了就是有大事。

    白洛言坐下后,看到茶几上有个文件袋。

    老爷子用下巴点了点。

    “你看看吧,这是我昨天晚上从警局拿回来的。”

    白洛言拿起面前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两页纸,上面是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

    报告是经过多重测试的,而内容,却让白洛言大吃一惊。

    “这……”

    “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

    关于那封针对裴伊月的杀人邮件,一直以来警方都在深入调查。

    可是没想到,他们查来查去,最后却查到了白家头上。

    隐匿的ip地址被查了出来,证实是从山腰别墅发出的。

    白洛言快速看完两页纸,毫无遗漏的调查报告,让他惊愕。

    他抬头看向老爷子。

    “这件事小庭知道吗?”

    擅长电脑,懂的隐藏ip,反侦察,不被发现。

    能做到这些,白洛言就算不问也能想到是谁。

    他惊恐。

    老爷子又何尝不觉得可怕?

    老爷子默默叹了口气。

    “这样的事我哪敢跟他说,月丫头是他的心头肉,要是让他知道这事,他还不得把小莹的脑袋揪下来?这丫头,做事怎么能这么没轻没重!”

    毕竟是自家孙女,他就算在生气,也不至于不管她的死活。

    白洛言拧眉,脸上阴郁明显。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白洛莹不过是闹闹小孩子脾气,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爷爷想让我怎么做?”

    老爷子把他叫来,很明显是有了想法。

    只不过这想法,恐怕不是他愿意听到的。

    老爷子垂下眼,再次叹气,“只好委屈月丫头了,先把这事瞒下来,这两天她出差去了京都,等她回来,你把小莹带到我这,暂时别让她们碰面。”

    老爷子护犊子是出了名的。

    可是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白洛莹是他妹妹,但不论是出于正义,还是因为对方是裴伊月,他都不觉得这个方法是最好的。

    “爷爷这么做,对小月太不公平了。”

    “难道你想让你妹妹去坐牢?”

    老爷子当然知道这么做对裴伊月来说不公平,可手心手背都是肉。

    白洛莹虽然做出这样的事,但好在没有成功,不然的话,他就算想保她,也是无能为力。

    白洛言怒气写在脸上。

    老爷子蹙眉看了他一眼。

    “行了,好在没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你回去提醒她几句,也好让她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白洛言没再说话,放下手里的资料,起身就走。

    老爷子没有叫他,看他离开,无奈的叹了口气。

    从小到大,他虽然嘴上从不要求什么,但是白晋鹏知道,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无欲无求。

    又是一声微弱的叹息。

    白晋鹏起身拿起桌上的资料袋。

    走出门,铁桶里的火烧的正旺。

    他走过去,把手里的资料直接丢进铁桶。

    火轰然烧起,短短一瞬,便燃成了灰烬。

    白家的孩子可以犯错,但却不能有任何差错。

    这件事,他只能让它这么过去。

    没有别的办法……

    ——

    白家别墅。

    结束了八天的统训,白洛莹终于可以穿回自己昂贵的定制套装。

    “小姐,您要出门吗?”

    陈华见她穿的漂亮,忍不住问了一句。

    白洛莹朝她笑了笑。

    “嗯,这几天训练我都快无聊死了,我出去溜达溜达。”

    正要出门,就见白洛言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哥,你去哪了?”

    与白洛莹脸上的笑容相比,白洛言的冰冷足以冻结一切。

    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白洛莹嘴角的笑意僵了僵。

    “大哥……”

    “回去把衣服换下来,跟我去营地。”

    闻言,白洛莹一怔,悠哉的神色瞬间不复存在。

    “去营地?我们不是刚回来吗,为什么又要去?”

    “哪这么多废话,回去换衣服!”

    白洛言冷冷一喝。

    他的话在白家就是军令。

    他只要厉色起来,就连白洛庭都不能违抗,更可况是她。

    白洛莹不情愿的转身,脚步缓慢。

    “给你两分钟。”

    闻言,白洛莹倏然加快脚步,直接朝楼上跑了去。

    “大哥你就知道欺负我。”

    一声满含怨气的吼声,人已经从楼下跑上了楼。

    陈华眼看着她穿着高跟鞋跑的飞快,真担心她一个不稳会摔倒。

    “大少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