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珏琴稍稍欠了欠身子,拉住裴伊月的手。

    温柔的动作带着满脸的祈求。

    “小月,你要是对家里有什么不满,就跟妈说,要是下人哪里伺候的不好,妈就给你换人,一直以来小庭都是一个人住在外面,现在你们结婚了,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在家住,你也知道,家里一向冷清,妈也是想有个伴。”

    说到这,裴伊月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

    她解释道:“妈您误会了,我们并没有想搬出来的意思,我住在这因为白洛庭……”

    话没说完,陈珏琴突然紧了一下她的手。

    “那你现在就跟我回去吧!”

    裴伊月话一顿。

    微微蹙了下眉。

    她的紧张有些不寻常,而她手上的力气,似乎也比正常妇人大了很多。

    丁芳华也经常握她的手,但是这种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不知怎么,她体内危险的信号在那一瞬几乎崩开。

    但,仅仅只是一瞬……

    她敛去心中的愕然,平静道:“我明天要去出差,一早的飞机,现在已经不早了,家里离机场又比较远。”

    再多的解释听在陈珏琴耳朵里都变成了拒绝。

    她慢慢松开手。

    裴伊月尴尬一瞬。

    “我出差只要两三天的时间,我回来白洛庭也应该训练结束了,到时候我们一定回去。”

    闻言,陈珏琴抬眸看向她,确认似的问:“真的?你们真的会搬回去?”

    “真的,”裴伊月认真的点了下头,“我只是暂时住在这,连衣服都只带了几件,没想过从家里搬出来的。”

    裴伊月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耐心的去哄一个人。

    然而她的耐心,终于得到了陈珏琴的一丝笑意。

    “好,你这么说妈就放心了,一直以来小庭都不喜欢在家住,可他毕竟是我的孩子,当妈的哪里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苦?家里在不好也是家,我只希望一家人能全都在一起。”

    陈珏琴的话让裴伊月很感慨。

    曾几何时,她的希望也是如此的简单。

    可是现在……

    她的家人对她来说,只能是一种抹不去的痛……

    “我知道,我们会回去的。”

    陈珏琴欣慰的离开。

    裴伊月却疲惫的叹了口气。

    她知道白洛庭让她住到这来是因为不放心,可是,她不懂,以前白洛庭为什么不回家住。

    他妈这么担心他,而他却身在福中不知福。

    ……

    白家别墅。

    陈珏琴刚进门,陈华赶忙迎了过来。

    “夫人,怎么样,二少奶奶不肯跟您回来吗?”

    陈珏琴脱去外套,递给她。

    高昂的头。

    微笑的脸。

    不论怎么看,都跟刚刚在大院时判若两人。

    “不回来?”

    她斜眸一笑,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我之所以不阻止她嫁进门,就是看在她能留住小庭的份上,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答应小庭娶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闻言,陈华惊了一下。

    “来历不明?可是,可是她不是裴家大小姐吗?”

    陈珏琴冷哼。

    走到桌边,倒了一杯之前没有喝完的红酒。

    摇晃着杯子里血色的液体,她不屑的笑了一下。

    “什么大小姐?丢了那么多年,谁知道她是真是假,裴森明对她的态度,只要是没瞎的人全都看的出来,如果她没问题,那就是裴家有问题。”

    ——

    第二天。

    裴伊月高调出行,是以裴氏公司的名义去京都参加商业年会。

    机票是她让秦落帮她买的。

    而k的交代却是让她跟齐安一起回来。

    飞机上,两个相互交错的位子各坐两人。

    齐安一直看着坐在窗边闭眸小息的人,直到飞机落地。

    两个小时后,裴伊月下机。

    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不到,她居然又回来了。

    然而这次,却是她生平第一次不是以黛的身份,站在这片土地上。

    走出机场,裴伊月正准备上一辆出租车。

    身后,一阵急速的脚步……

    “等一下。”

    裴伊月不打算理会,打开车门,手腕突然被身后的人拉住。

    齐安伸手一推,把车门关上。

    对着司机说:“不好意思,我们有车来接。”

    裴伊月没有阻止他把出租车司机赶走。

    她挣出自己的手腕,厌恶的撇开视线。

    “老大交代,你身份特殊,不去总部,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他。”

    说话时,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停在了他们面前。

    裴伊月没说话,打开后座的车门,自己坐了进去。

    齐安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忍受她这冷冰冰的态度。

    可实际上,看她这样,他真的很难受。

    隔着车窗,他看了里面的人半晌。

    紧握的拳隐隐发抖。

    后座的车窗突然降了下来。

    裴伊月冷眸一侧。

    “你要在这站到什么时候?”

    齐安轻轻动了下嘴角。

    像是在笑。

    他现在的奢望已经浅到这种地步了,只要她肯跟他说话,他就满足。

    上了车,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清隽的侧脸看着窗外,似乎没有在跟他对视的打算。

    说不上失望,因为齐安早已习惯她的冷淡。

    他看向司机。

    “走吧。”

    ……

    酒店楼下,裴伊月顿了一下脚步。

    在京都,这算不上最豪华的酒店,但却是商业年会定下的地点。

    秦落帮她定的房间就在这。

    因为这里是市中心,比较方便,而且环境也不差。

    可是裴伊月没想到,k跟她见面的地点居然也在这。

    这么明目张胆,他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这么短的时间,你到是把我调查的清楚。”

    嘲讽的话是对着身边的人说的。

    然而齐安却无话反驳。

    看着她清隽的侧脸,齐安只能深感抱歉。

    “老大只是不想让你有麻烦。”

    裴伊月嘴角淡淡一扯。

    仿佛听了一个讽刺的笑话。

    他们找到她入住的酒店来跟她见面,叫做不想给她惹麻烦?

    看着她走进,齐安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已经快要想不起来上次跟她谈心说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她的眼神,从冷漠变成了厌恶。

    而这一切,仿佛全都是因为那个人的计划。

    他,不过是一颗任人摆布,最后到令她憎恶的棋子罢了。

    ……

    秦落给裴伊月订的房间在三楼,而k所在的房间是六楼。

    门前,裴伊月站的笔直,轻敲了两下门。

    没一会,房间的门被打开。

    看到开门的人,裴伊月晦暗的动了一下眸子。

    齐心手搭着门把,仍是一脸娇媚。

    深v的领口波涛涟漪,红艳的唇勾出一道邪肆的弧度。

    狭长的丹凤眼中含笑,但却更像是某种毫无意义的挑衅。

    “k。”

    裴伊月越过她,看向房间里背对着门坐在沙发上的人。

    没有理会堵在门前的齐心,她提步走进,更是不善的撞了一下她的肩头。

    齐心嘴角的笑意在那一瞬僵持,继而见到走来的齐安。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哥,眼中似乎带着一种怨气。

    没错,就是怨气。

    因为上次那二十鞭罚。

    短鞭在她身上抽打了足足二十下,打的她皮开肉绽。

    下手的人是他,但是他却没有看在她是他妹妹的份上,留情一分。

    “还好吗?”

    齐安开口。

    问的是她身上的伤。

    齐心侧身,不看他。

    “关你什么事。”

    k还在里面,齐安也不能跟她多说什么。

    拍了拍齐心的肩头。

    他表示他也很无奈。

    他的无奈太多了,不管是对她,还是对黛,每一件事他都是无奈的。

    k坐在沙发上,身子微倾,敲打的面前的电脑。

    棱角分明的脸廓仍旧是那般冷肃。

    柔顺的发丝轻垂,遮住了那双时常犯冷的眼。

    裴伊月站在他面前,尽管他没有看她,她仍旧站的挺拔。

    半晌,k敲打电脑的动作停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来了?”

    裴伊月轻轻点头。

    k侧首看了一眼站在门前的齐心,“冲杯咖啡给她。”

    闻言,齐心眉一皱。

    让她给她冲咖啡?

    “不用了。”

    裴伊月开口。

    低垂的眸看向眼前的人,淡漠的眼中满满都是陌生。

    “我不喝咖啡。”

    ------题外话------

    大家期盼已久的k出场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