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小妖从车里走出,嘴里骂骂咧咧的,一头绿毛更是显得她流里流气。

    她看了一眼撞坏的玛莎拉蒂。

    心想:这可不能怪她,她也是为了帮裴雨菲那小家伙出气。

    学校门口,这会儿来来往往的学生和家长甚多。

    如此激烈的撞击,引的大家全都停下脚步看着热闹。

    丁克妈妈一回头,看到自己的车被撞了,眼睛都绿了。

    “啊!我的车!”

    她大叫一声,也顾不得裴雨菲,转身朝着自己的车走了过去。

    裴雨菲好奇的回头。

    心里还在想是哪个好心人这么给力,却不小心看到一头绿油油的人,正朝着她飞眼。

    她一愣。

    “小妖姐?”

    “你这个人,眼睛瞎了是不是,你怎么开车的?你看你把我车撞的,你说怎么办?”

    丁克妈妈走过去,对着蒙小妖就是一顿吼。

    叫声响彻大街。

    浓妆艳抹的她,此刻就跟发了疯的泼妇似的,一点都不顾及形象。

    蒙小妖嘴角挑着笑。

    虽然她的车撞的比较严重,但是看上去却是一脸的不在乎。

    “这位大婶,麻烦你看清楚,你停车的地方是不允许停车的,这里是学校门前,不是你家大门口,要不把我警察叫来评评理?”

    丁克妈妈停车的地方,车尾压到线。

    而蒙小妖这么一撞,撞凹了车尾,更是把车撞出去了一顿距离。

    此刻玛莎拉蒂停下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完整的停车位。

    丁克妈妈支吾了一下。

    她虽然没理,但却仍旧不依不饶。

    “那你也不能撞我的车呀,你看你把我车撞的,你说,你要怎么赔?”

    赔?

    蒙小妖无语的笑了。

    “大婶,麻烦你弄清楚,是你违规,所以,你全责,你的车我不管,但是我的车,你要赔!”

    她赔?

    丁克妈妈傻眼了。

    她的车停的好好的被撞成这样,她居然还要陪给撞她车的人?

    “可,可是,可是是你撞的我的车,凭什么我赔?”

    偷偷看了一眼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

    丁克妈妈虽然不懂车,但光看也知道价格不菲。

    蒙小妖端了端肩,“交通法就是这么定的,谁违规谁全责,要不,咱们叫警察来处理?”

    什么狗屁交通法,蒙小妖根本就不懂。

    不过看着这位穿着艳俗还觉得自己挺美的大婶,好像更不懂。

    “别别别。”

    丁克妈妈不止不懂交通法,而且还很怕警察。

    她的制止让蒙小妖更加有底气了。

    蒙小妖朝着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裴雨菲招了招手。

    “那边那两个同学,你们过来一下。”

    同学?

    裴雨菲有点楞。

    她难道不认识她了吗?

    钱多多偷偷拉了一下她的手,小声提醒道:“咱们还是走吧。”

    “过去看看。”

    裴雨菲没听她的。

    勾了一下肩头的书包,朝着蒙小妖走了过去。

    钱多多踌躇了一下。

    丁克妈妈那么难缠,一会事情闹大了可怎么办?

    她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脚步还是不由得跟上裴雨菲。

    裴雨菲走到蒙小妖面前,没有开口。

    她刚刚明明跟她飞眼来着,为什么这会儿又装不认识?

    蒙小妖看了她一眼,仍是一副“咱俩是陌生人”的表情。

    “这位同学,刚刚好像看你跟这位大婶在说话,你认识她?”

    “她是我同学的妈妈。”

    配合她演戏嘛,这个裴雨菲最会了。

    “哦!”

    蒙小妖扬起眉梢,点了点头。

    “同学的妈妈,那正好,你是哪个班的,你同学叫什么名字?”

    见她问这么多跟撞车无关的事,丁克妈妈不淡定了。

    她拦住正要回答的裴雨菲,不满的看向蒙小妖。

    “你这是要干什么?”

    蒙小妖瞥了她一眼,一脸无辜的说:“备个案啊,免得你到时候人跑了不认账,看你这车也不值几个钱,我的车可是全球限量的,你跑了,我找谁陪去?”

    “你……”

    丁克妈妈再次伸出那只染着红色指甲的手。

    但是蒙小妖可不是裴雨菲。

    她手一挥。

    啪的一声扇了过去。

    穿着艳丽的妇女差一点疼的叫出声来。

    蒙小妖侧着眼眸,不冷不热的看着她说:“大婶,用手指人很不礼貌,尤其是陌生人。”

    看着丁克妈妈吃瘪,裴雨菲嘴角微微一抽。

    她忍着笑,心里给蒙小妖点了一百个赞。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小妖姐姐就是来找茬的。

    她看向蒙小妖,装出一副正义凛然。

    “我跟这位阿姨不熟,但我跟她儿子是同班同学,她儿子叫丁克,是二年三班的。”

    蒙小妖一边点头,一边认真的把裴雨菲的话记在手机里。

    丁克妈妈狠狠的剜了裴雨菲一眼。

    像是在埋怨她的多嘴。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

    都到这个份上了,丁克妈妈就是想赖也不行了。

    她总不可能让这样一个看起来不三不四的女人,去学校找她儿子吧!

    她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蒙小妖,“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随时打给我。”

    丁克妈妈吃了鳖,开着那辆车尾被撞烂的车走了。

    原本是来给自己的儿子讨说法,结果一点好处没捞着,却反而带了一身债回去。

    “雨菲,我们走吧。”

    钱多多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拽她了。

    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怪怪的,她总感觉不像好人。

    “裴雨菲,你姐要是知道你在学校就这么被人欺负,你觉得她会不会为了你买下这学校?”

    蒙小妖把手里的名片塞进兜里。

    慢悠悠的话若不是喊了裴雨菲的全名,当真没人知道她是在跟谁说。

    “我没被欺负,我就是懒得搭理她。”

    听到裴雨菲回应,钱多多一脸惊讶。

    “你,你们认识?”

    刚刚她不是还叫裴雨菲“这位同学”吗?

    这会儿怎么就认识了?

    裴雨菲看了钱多多一眼,心疼她的笨,摇了摇头。

    “小妖姐,她是我同学,叫钱多多,人有点傻,你别介意。”

    蒙小妖轻笑,看了钱多多一眼。

    这一脸愣怔,看起来是有点傻。

    裴雨菲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钱多多,手肘捅了她一下。

    “她是我姐的好朋友,小妖姐。”

    钱多多还没回过神。

    蒙小妖看着她笑了一下,“钱多多?你爸妈挺贪财啊!不过这个名字我喜欢。”

    钱多多:“……”

    钱多多反射弧比较长。

    回不过神裴雨菲也不怪她。

    “小妖姐,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蒙小妖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车,伸手指了一下。

    “这不是专程来接你的吗?”

    “接我?”

    裴雨菲有些愣。

    “可是我被我爸禁足了,哪都不能去。”

    “我知道,你姐已经跟你爸打过招呼了,今天给你放假一天,我陪你。”

    一旁,钱多多狐疑的看着蒙小妖。

    嘴里喃哝的问:“小妖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有么?”

    蒙小妖没太在意。

    钱多多想不起来,但又觉得她有点眼熟。

    她摇了摇头,“大概是我记错了吧。”

    ……

    钱多多要上补习班,没有跟裴雨菲一起出来。

    但临走时,她还是在想自己在那见过这位小妖姐姐。

    蒙小妖带裴雨菲来了一家川味鱼庄。

    裴雨菲吃的小脸通红,但却赞不绝口。

    “小妖姐你可真厉害,这么小的店面,你是怎么找到的?”

    见她辣的快要哭出来了,蒙小妖忍不住笑了笑。

    “对于吃货来说,还有什么是找不到的?”

    吃货?

    裴雨菲对这个称呼从来都是当仁不让的。

    她抬起头,吸了吸鼻子。

    “我也很喜欢吃,可是我从来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小妖姐,还有什么好地方,你介绍介绍呗。”

    “行啊,等你姐回来,你在跟她请个假,我带你去吃别的。”

    裴雨菲兴奋的点头。

    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一下。

    瞟了一眼,看到是钱多多打来的,她随手接起。

    “怎么了,是不是临时改变主意,不想去补习了?”

    不知道钱多多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裴雨菲脸色明显的变了。

    今天一整天,钱多多都在跟她说一些邪乎的事。

    说什么前天晚上补习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一群混混在打架,好像还打死人了。

    裴雨菲原本也没太在意,可是现在她打过来又说这事,裴雨菲有些不淡定了。

    她偷偷看了蒙小妖一眼。

    “你别胡说了,是不是补习补傻了?”

    “我没胡说,真的是她,我敢肯定。你那个小妖姐就是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人,她带着好几个人再打一个人,那人就算没死也一定残了,裴大仙,你赶紧回家吧,别跟她在一起了,你会有危险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去补习吧!”

    挂断电话,裴雨菲看了一眼面前认真吃鱼的人。

    打人……她会吗?

    “怎么了?”

    蒙小妖突然抬头。

    裴雨菲慌了一下。

    她摇头笑了笑,“没,没事。”

    “没事就吃吧,凉了改不好吃了。”

    蒙小妖没有逼人的习惯。

    但是她知道,这小家伙一定有事。

    刚刚那个钱多多说在哪见过她。

    虽然她当时表现的不太在意,但她还是想了一下。

    一般情况来说,能记住一个陌生人,一定是在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的情况下。

    虽然她自认长得也算是让人过目不忘的类型,但是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而且还是个女生,她并不觉得她是长相吸引了她。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会让一个女孩对她印象深刻?

    ——

    裴伊月回到军区大院的时候,老爷子还没回来,然而意外的却是,陈珏琴居然在这。

    “妈?”

    裴伊月走进,看样子陈珏琴应该在这等了有一会儿了。

    只不过,她一个人坐在那时的样子,让裴伊月有种落寞的感觉。

    听到叫声,陈珏琴敛回思绪看了过去。

    她笑了笑,笑容却有些生涩。

    “回来了?”

    一身素净的衣服,衬的裴伊月十分乖巧。

    她走过去,外套没脱,直接坐在陈珏琴面前。

    “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来了才知道你爷爷不在。”

    裴伊月观察能力不差。

    虽然她说没事,但裴伊月却不这么觉得。

    “爷爷这几天有些忙,一般都很晚回来。”

    陈珏琴轻轻点了点头。

    沉默,更是印证了裴伊月的感觉。

    她的落寞,不是她的错觉。

    “妈……”

    “小月啊!”

    裴伊月的话还没出口,陈珏琴忧郁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陈珏琴抬起头,看着她。

    “小月,你跟妈说,你是不是觉得在家住不适应?”

    “妈怎么会这么说,我没觉得哪里不适应。”

    陈珏琴动了动嘴角,淡淡一叹。

    裴伊月记得,上次在市长女儿的生日宴上,她还是个及其富丽美艳的贵妇,可是现在,满脸的失落竟是与那时有着天大的落差。

    “妈,您到底怎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