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第一次觉得叶彦杰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但是,这并不能作为裴雨菲跟他接触的条件。

    毕竟这件事说起来还是他引起的,要不是他带裴雨菲去见那些人,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叶彦杰跟白洛言走了。

    裴雨菲却红着眼,一直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雨菲,我们该走了。”

    裴伊月知道,她是在担心叶彦杰的伤。

    但是现在人也看过了,他们也都知道他受伤,所以,她们也没有在留在这的必要。

    尤其是裴雨菲。

    “伊月姐……”

    “走了。”

    裴雨菲想开口多留一会,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无情的打断。

    白洛庭知道她介意叶彦杰和裴雨菲接触。

    虽然裴雨菲之前求他帮过忙,但他也坦诚了自己做不到。

    大手覆在裴伊月的头顶,轻揉了一下。

    “开车小心。”

    裴雨菲不满的皱眉。

    什么开车小心。

    分明就是在赶她们走嘛!

    白洛庭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脸上的怨气,白洛庭自动忽略。

    “回去吧,阿杰我们会照顾的。”

    这话是对裴雨菲说的。

    但是,他为什么要对她说?

    裴伊月狐疑的看了白洛庭一眼。

    这两个家伙,明明就是有事瞒她。

    她拉住裴雨菲的手,再次看了白洛庭一眼。

    “跟叶彦杰说,这次的事我替雨菲谢谢他。”

    她替?

    白洛庭似乎听出了什么。

    毕竟瞒着裴雨菲的事,白洛庭有点心虚。

    “好,我会转告的。”

    ——

    把裴雨菲送回学校,裴伊月没再去公司,而是来了临水公寓。

    看到她突然来了,蒙小妖嘴角一扯,怪腔怪调的打趣道:“哟,我们的天使小姐,这是送走了白二爷,有空来了?”

    裴伊月没工夫搭理她,瞥了她一眼。

    “帮我查个人,叫张强,跟叶彦杰认识,应该是跟他鬼混过的。”

    进门就让她查人?

    蒙小妖也没问为什么,晃荡着走到电脑前。

    拉过滑轮椅,嘴里嘟囔的说:“张强?这名字还真是随便。”

    一阵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声音。

    半分钟不到,她就调出了一个人的资料。

    “是他吗?”

    裴伊月站在她身后,抱着胳膊,面色微冷的看着电脑。

    “不知道。”

    “……”

    蒙小妖回头,“不知道?那你让我查?”

    裴伊月盯着电脑上的人,“你确定叶彦杰认识的人当中就只有这一个叫张强的?”

    “基本上可以确定。”

    裴伊月冷眸微微一缩。

    “好,叫青雷社的人动手,把他给我废了。”

    闻言,蒙小妖大骇。

    身下的椅子一转,愕然的看着她。

    “我没听错吧?这人何方神圣?怎么得罪你了?”

    裴伊月眸光含冰,浓厚的阴霾仿佛侵蚀着她的全身。

    “他找雨菲麻烦。”

    淡淡一句,裴伊月并没有做太多解释和说明。

    裴伊月是个没有底线的人。

    她唯一的逆鳞,就只有她身边的人。

    这一点没人比蒙小妖更清楚。

    整个裴家,裴雨菲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温暖的存在。

    这人活的不耐烦,也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

    蒙小妖拿起手机,一边拨通张长的电话,一边问:“什么程度?”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

    平静如墨的眼,没有半分波澜。

    “留口气就够了。”

    ——

    训练营。

    叶彦杰伤得很重,这是军医在检查之后下的结论。

    正赶上休息时间,白洛庭从外走进,看了一眼靠在床上的人。

    “说吧!”

    叶彦杰挪了挪身子,找个舒服的方式继续靠着。

    “哎哟,这么丢人的事你就别问了。”

    “不问?”

    白洛言哼笑,“昨天死活要出去的人是你,回来带一身伤的人是你,被裴雨菲那丫头打断了训练的也是你,就算我不问,你以为这事就能这么过去?”

    叶彦杰不说话。

    这事说起来实在是丢人。

    昨天吵着闹着要出去的人的确是他,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过,他幸好去了。

    不然的话,天知道现在回发生什么。

    见叶彦杰不想说,白洛庭换了个问法。

    “这伤,你就打算这么受着了?”

    就这么受着?

    让他吃哑巴亏?

    叶彦杰撇了他一眼。

    “你觉得我是有仇不报的人?还是觉得我长得天性善良?”

    白洛庭端了端肩,鄙视的冷嗤。

    看他满脸鄙夷,叶彦杰呲牙。

    “你放心好了,等老子出去,一定亲手解决了这孙子。”

    闻言,白洛庭扬眉。

    “你知道是谁?”

    “废话,不然你以为老子挨了打,连打我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吗?”

    看他这样,俨然是有了打算。

    白洛庭腿一翘,左腿搭右膝,身子轻俯,嘴角露出一丝狐疑。

    “你昨天晚上怎么会跟裴雨菲那小丫头在一起?”

    叶彦杰视线躲避的瞟向一边。

    “偶,偶然遇上的。”

    “偶然?”

    白洛庭嗤笑。

    “是不是偶然你自己心里清楚,每年的统训基本都在这个时间段,这些年我甚至都不知道圣诞节是几号,你又怎么知道的?”

    叶彦杰闭紧了嘴,不说话。

    但是看他这样,白洛庭也能猜个**不离十了。

    “你们约好的?”白洛庭继续问。

    叶彦杰觉得他是三八附体了,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

    “都说了不是,她是跟同学去的,再说我怎么知道昨天一定出的去。”

    白洛庭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是因为你知道她会去,所以特意去跟她偶遇!”

    “……”

    叶彦杰嘴角抽了抽。

    “随便你怎么说吧!”

    白洛庭敛了敛嘴角的笑意,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认真。

    “阿杰,你该不会真的对裴雨菲有什么想法吧?”

    他昨天晚上遇见裴雨菲,也许可以说成是偶然。

    那么,他救了裴雨菲又要怎么算?

    他这个人,一向不会让自己吃亏,现在却为了裴雨菲伤成这样。

    白洛庭不相信他只是单纯的见义勇为。

    因为,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沉默半晌,叶彦杰抬眸看向白洛庭。

    “如果我说有,你会怎样?”

    白洛庭顿了顿。

    突然笑了一下。

    “我倒是不会怎样,不过我媳妇儿那关,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她霸道起来我可没信心拦得住她。”

    叶彦杰稍显正色的视线一敛,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我只是随便说说,我可还没活够呢,不想招惹你媳妇儿,我这一身伤,要是再被她收拾一顿,估计我这后半辈子都要在床上躺着了。”

    ——

    咖啡厅。

    这会儿正是上午上班的时间,人不多,只有零星的几桌,看上去像是再谈业务。

    “您好,请问几位?”

    “两位,已经有人先到了。”

    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人,裴伊月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桌边,宋思瑶有些失神。

    “宋小姐。”

    裴伊月站定脚步,轻唤。

    宋思瑶回神,看到她来了,站了起来,不自然的笑了笑。

    “裴小姐你来了,快坐。”

    裴伊月在去公司的路上接到宋思瑶的电话,说是想要跟她见一面。

    虽然她并不觉得她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但她还是来了。

    也许是因为好奇,也许是因为她大概猜到了宋思瑶找她的目的。

    “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裴伊月坐下,对宋思瑶,她并不存在着什么敌意。

    宋思瑶没有直入主题,而是给裴伊月叫了一杯咖啡。

    “不好意思裴小姐,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还好。”

    裴伊月淡淡一声,没什么情绪。

    宋思瑶垂眸苦涩的笑了一下,“抱歉,我今天找你,是想问一些关于小蒙的事,你们认识很久了,你应该挺了解她的吧。”

    “宋小姐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小蒙跟傅里……”话说一半,宋思瑶含笑的嘴角微微发抖,看上去有些可怜,“裴小姐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