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选择动手的地方刚好是没有路灯的。

    很暗。

    但叶彦杰还是看出了什么,或者说是听出了什么。

    他咬牙,声音低沉而虚弱。

    “张强!”

    “快,快走。”

    张强。

    的确是张强。

    张强怎么都没想到,叶彦杰会出现在这。

    自从上次在火锅店的事之后,他越想越窝火。

    他认识裴雨菲那天穿的校服,他带着人到她学校门口堵了她好几天。

    可是很不巧,这几天裴雨菲被禁足,哪里都不能去。

    上学放学都有司机接送。

    张强找不到机会下手,索性就找人一直盯着。

    直到今天,他终于有了机会。

    刚刚他叫人下手之前,已经看到叶彦杰了。

    但是这里太暗,他并不知道他是谁。

    本想着难得的机会,即便是打错人,吓唬吓唬这丫头也好。

    可是谁曾想,他居然听到那丫头嘴里喊着叶彦杰的名字。

    张强吓傻了……

    那些人跑掉,叶彦杰始终没有松开搂着裴雨菲的手。

    裴雨菲哭到抽搐。

    嗓子喊到嘶哑。

    这会儿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没事吧?”

    叶彦杰虚弱的问。

    裴雨菲哭的一抽一抽的,“我,我快吓死了。”

    叶彦杰放在她头上的手轻柔了两下。

    低沉的笑声伴随着隐隐的痛苦。

    “放心,我死不了,只是挨了几下而已。”

    他的头抵在她的脑后。

    裴雨菲没办法回头去看他的表情。

    但是就算不看她也知道,他伤的一定不轻。

    “我送你,送你去医院吧!”裴雨菲哽咽个不停。

    “不用。”

    叶彦杰大喘气,像是在缓解。

    “我没事,你回去吧。”

    松开手的那一瞬间,裴雨菲倏然转身。

    她想看看他的脸,即便在这黑暗中她不一定能看得清,但她还是想要看看。

    “叶彦杰,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你万一很严重怎么办?我害怕。”

    冷风中,她的泪从未间断。

    她真的是害怕。

    从来都没有这么怕过。

    叶彦杰左手按着右边的肩膀,右手摸了摸她的头。

    “赶紧回去,我没事,我明天还要回训练营报道,不能去医院。”

    “报道?你都受伤了,怎么可以再训练?”

    裴雨菲急的一把拉住他的手。

    叶彦杰抽回手,扶着她的肩膀轻轻推了她一下。

    “我说了我没事,你听话,快点回去,我走了。”

    他这声走了不是客套,而是在说完之后真的走了。

    张强带着人发泄也发泄完了,他相信他绝不会再掉头回来对付裴雨菲。

    他走的安心,但裴雨菲却不放心。

    她跟在他身后,脚步很轻。

    叶彦杰知道她在跟着他,但却没有理会。

    他的确伤的很重,右边的肩膀感觉像是裂开了。

    他坐进车里,车灯一闪,看清了站在小区门口的人。

    他皱了下眉,却没有多留。

    单手扶着方向盘,一转。

    车掉了个头,直接开了出去。

    ——

    发一晚上的信息却没有一条回复。

    裴雨菲不安的一夜没睡。

    第二天去学校,忍了一个上午,最终还是没忍住。

    电话拨出去,对方却已经关机。

    蹭的一下,裴雨菲从座位上窜了起来,也顾不得正在讲课的老师,直接跑了出去。

    “裴大仙……”

    钱多多懵了。

    看着被推开带晃的教室门,她也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

    班主任拧眉,“又是这个裴雨菲,让她回来之后去我办公室!”

    ……

    接到裴雨菲的电话,裴伊月被吓到了。

    “雨菲,你怎么了,别哭了,慢慢说。”

    电话里的人哭的语不成调。

    裴伊月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她只知道她在说叶彦杰。

    可是叶彦杰又怎么了?

    “姐,你在哪啊,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叶彦杰,我害怕。”

    听着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裴伊月也没多问什么。

    “好,你在哪,我现在去接你。”

    ……

    军营。

    做为昨晚放假的代价,今天集体训练加倍。

    白洛言平时看上去好说话,但是在军队,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

    俯卧撑加负重跑。

    全部都是耗费体力的。

    叶彦杰从一早来脸色就不是很好,做起训练动作更是偏离要求。

    北城到训练基地大概两个半小时的路程。

    裴雨菲哭了一路。

    裴伊月只知道她说叶彦杰受伤了,而是还是因为她。

    至于其他,裴伊月也没多问。

    因为她实在是哭的太厉害了,就算问了恐怕她也说不清楚。

    军营一般不允许外人进。

    但裴伊月是谁?

    那可是白家二少奶奶,更是北城响当当的黑暗天使。

    守门的小兵看到她真人,眼睛都直了。

    “我们可以进去吗?”

    裴伊月拉住想要直接往里冲的裴雨菲,很客气的看着那守门的人。

    守门的小兵赶紧点头。

    “能能能,不过他们现在还在训练,要不我带你们去休息室吧?”

    裴雨菲抓着裴伊月的手,使劲摇了摇头。

    “姐……”

    “去训练场吧,我想看看。”

    男兵三十公斤负重十里,只剩下叶彦杰一个人没有完成。

    六个军用车的轮胎拖在身后,肩上的绳子被他拉在手里紧紧的攥着。

    裴伊月站在远处,但还是可以看出他脚步的踉跄和右边肩膀的不适。

    裴雨菲没有说谎。

    他的确受伤了!

    “他是怎么受伤的?”

    裴雨菲红着眼,眼睛始终盯着正在固执前行奔跑的人。

    “被人,被人打的,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他们在我家楼下,叶彦杰送我回去的时候,那些人突然跳出来,他为了保护我,所以才被打,那么粗的棍子呢,呜呜!”

    裴雨菲一抽一抽的,可算是完整的说出了一句话。

    裴伊月隐隐皱眉,看向她。

    “冲你来的?”

    裴雨菲点头,看叶彦杰还在跑,咽呜的更大声了。

    “知不知道是谁?”

    裴伊月缩了缩眸子,眼中划过一抹危险。

    裴雨菲摇了摇头,而后又顿了一下。

    她抬起头,红肿的眼看向裴伊月。

    “我没看见,太黑了,但是我听到叶彦杰叫了个名字,好像是叫张强。”

    “张强?”

    这么普通的一个名字,北城就算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吧!

    正想着,裴雨菲又说。

    “如果真的是这个人的话,那我就知道他为什么要打我,因为上次在火锅店,我吓唬他来着,他估计是报复。”

    “你见过这个人?”

    这话越说裴伊月越听不懂了。

    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就是叶彦杰帮我去学校见老师那天,他带我去吃火锅,然后见到的这个人,他们好像认识。”

    认识?

    这就好办了!

    裴伊月摸了摸她的头。

    “好了,别哭了,你要不要过去?”

    闻言,裴雨菲一怔。

    本想问可以过去吗,但她却连问的时间都等不及。

    硕大的脚步仿佛在裴伊月问她之后得到了支持,直接朝着那边的人就跑了过去……

    看着倏然出现在视野中的人,一群男兵全都愣了。

    这是打哪冒出来的小姑娘?

    白洛庭看到裴雨菲,眯了眯眸子。

    奇怪之余,他转头看向她跑来的方向。

    果然,她不是一个人来的。

    冰天雪地之中,一抹身影静静的矗立在那。

    本该是一抹娇柔,但却带着一种不可忽视凌厉和傲然。

    裴雨菲的出现让叶彦杰一愣,踉跄的脚步突然顿住。

    他的胸腔剧烈起伏。

    是因为累的,也是因为疼的。

    “裴雨菲?”

    叶彦杰喘着大气,满是冷汗的脸上尽是愕然。

    她的眼睛肿的很厉害。

    一双晶亮的眼已经红的不行。

    眼泪再次落下,裴雨菲伸手就去解挂在他身上的绳子。

    “裴雨菲你干什么?”

    叶彦杰试图推开她。

    “你放手!”裴雨菲一声尖叫。

    叫声刺耳又急切。

    所有人都被她吓到了。

    军用的装备她根本打不开,她急的直跺脚,哭声连连。

    “姐夫……呜呜……”

    她实在是找不到人求救了,哭到放声的她模糊着视线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有点郁闷。

    他不知道这些小家伙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这。

    早上他离开的时候也,没听裴伊月说会来,现在她怎么把她带过来了?

    白洛庭看了白洛言一眼,见白洛言点头,他才出列。

    “你们在干什么?”

    他走过去,却看不懂这两个人的表情。

    他早上就发现叶彦杰有点不对劲,问了他,他又说自己没事。

    刚刚的训练根本就不是他的成绩,而且现在还……

    叶彦杰右边肩膀因为长时间拖着重物,早就已经疼的不行。

    白洛庭见按着自己右边的肩,拧了下眉,一把按了上去。

    叶彦杰闷哼一声,咬着牙,隐隐发抖。

    “姐夫,他受伤了,能不能不让他练了,他真的受伤了。”

    “怎么回事?”

    听到裴雨菲说他受伤,白洛言从后走来。

    “我没事。”叶彦杰硬抗。

    “你有事!”裴雨菲大叫,“你明明就有事,你明明就被打了,为什么说自己没事?”

    因为面子啊丫头!

    叶彦杰被她打败了。

    可是看着她哭花的脸,他又不能说她什么。

    毕竟,她也是担心他。

    毕竟,她一整晚都在给他发信息。

    虽然,他是早上才看到的……

    “跟我去休息室。”

    白洛言沉寂的面上比平时要冷上几分。

    正准备走,脚步稍稍顿了一下。

    看着走来的裴伊月,他没说话。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训练了。”

    白洛言微冷的面色稍缓,他动了动嘴角,“没事。”

    裴雨菲不动,始终拉着叶彦杰身上的绳子。

    那东西,任由她怎么拽都打不开。

    叶彦杰在腰间的绳子打结的地方一扯,绳子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光绳子就这么沉,这是裴雨菲没想到的。

    抓着绳子的手一压,整个人朝前晃了一下。

    “回去吧,我没事了。”

    叶彦杰和白洛庭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对于每年的统训,他们从不怠慢。

    他们不是兵,但却生在兵家,知道当兵的一切准则,也知道什么是坚持和服从。

    叶彦杰转身跟上白洛言,按在右肩上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那些当兵的常年无聊惯了,见到一点八卦,顿时兴奋的不得了。

    叶彦杰的事他们自然不敢多说,但是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姑娘,哭的泪眼婆娑的阻止他训练,要说他们之间没什么,这也不太可能吧!

    再看看那位裴大小姐。

    自从上次黑暗天使的视频一出,别人不敢说,军队的人可是各个对她另眼相待。

    以前他们总觉得一个商家的柔弱女儿嫁进军门,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合适。

    虽然白洛庭不是军人,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根本没有差别。

    现在他们才知道,这白二少的眼光是有预知功能的。

    这被外界传言为温婉贤淑的大小姐,打起人来还真叫一个帅气!

    白洛庭一身迷彩格外精神。

    只是当他抓向裴伊月的手的时候,那股冰凉的感觉才裴伊月知道他此刻是冷的。

    “怎么回事?”白洛庭问。

    裴伊月覆上另一只手,将他的手包裹在还算温热的掌心。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昨天晚上雨菲遇上了什么人,还好叶彦杰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