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中,裴雨菲目光在人群中乱扫。

    蓦地,人群中的一道人影,让她的视线定在了一处。

    距离有点远,而且那人还是侧身站在那,裴雨菲有些不敢相信。

    她动了一下脚步,钱多多一把拉住她。

    “你还生气啊?你这是要去哪啊?”

    裴雨菲目光盯着远处,她推开钱多多的手。

    “没生气,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你等我一会。”

    看到她跑开,另外几个人终于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丁克看着裴雨菲跑掉的方向问:“她去哪了?”

    钱多多头疼的叹了口气,转身看向丁克。

    “我说丁克,你是不是有病?我帮你追她,可不是想给她再找个爸,你怎么就跟个老妈子似的,连她吃不吃青菜你都要管?”

    旁边的几个人偷笑。

    丁克面无表情,也不吱声,只是一直看着裴雨菲走掉的方向。

    一颗圣诞树前,这里人不多。

    可能是因为这是最小的一棵树,所以引不起别人的注意。

    裴雨菲捏着斜跨在胸前的背包带子,一路小跑过来。

    跑到男人身后,她歪头看了看。

    “叶彦杰?”

    叶彦杰回头,就见一坨小小的人影,整个人近乎倾斜。

    那一脸的诧异的表情,就好像见了鬼似的。

    “真的是你?”裴雨菲身子一正,“你不是说你要训练吗?你骗我?”

    叶彦杰抬手捏了捏脖子,看起来像是很累。

    他嘴角上扬,却故意不去看她那张小脸。

    “我才懒得骗一个小不点。是老白说他新婚,非要回来陪媳妇儿过节,我们整队都跟他沾了个光,放一晚上假,明天早上再回去报道。”

    裴雨菲眼睛一亮。

    “真的?那你怎么会在这?你该不会是故意来……的吧!”

    好险!

    差点说成故意来找我……

    裴雨菲为那差一点脱口而出的话,吓的吞了口口水。

    叶彦杰低眸睨了她一眼。

    虽然她没说出来,但他好像还是听出了她原本想说的话。

    叶彦杰伸手在她圣诞帽的球球上弹了一下。

    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是你说今天这里会很热闹嘛,我反正闲着没事干,就过来看看了。”

    叶彦杰这谎话说的,还好不是当着白洛庭的面,不然白洛庭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军营那些人谁都不知道今天是圣诞节。

    他们那些当兵的,一年到头也就知道个国庆节和春节。

    至于其他那些节日,俨然跟他们无缘。

    然而,打从今天大早,叶彦杰这家伙就在每个人的耳边念叨着圣诞节怎样怎样。

    白洛庭的确是被他撩拨了。

    而其他那些人都是长期当兵的,即便是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

    叶彦杰串唆白洛庭,一起跟白洛言请假。

    白洛言倒也没生气,只是让他们进行了力度加大一倍的实战演习。

    只要他们赢了,今天就放假让他们回来过节。

    那些当兵的一听这话,各个卯足了劲。

    原本是一晚上的任务,最后七点不到就成功的完成了。

    裴雨菲扶了一下被他打歪的帽子。

    也没恼。

    只是有些楞。

    “那这么说,你是一个人来的了?”

    叶彦杰没回答她,但答案却很明显。

    因为他身边并没有别人。

    她问了这么多,现在换成叶彦杰好奇了。

    他看着她,狐疑的眯起眼。

    “你不是被你爸关起来了吗?怎么出来的?”

    “我跟我爸请假了。”

    “裴雨菲。”

    一群人走过来,有男有女,年纪看上去都跟裴雨菲差不多大。

    然而开口叫她名字的那个男生,叶彦杰却有点印象。

    “啊!”

    钱多多一声尖叫,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叶彦杰。

    “大仙,他不是……不是你男……”

    裴雨菲眼眸一怔,突然扑过去一把捂住她的嘴。

    男毛线啊!

    说出来她就死定了!

    钱多多差点被她手上的棉手套捂死。

    她推开裴雨菲的手,大口喘着气。

    “裴大仙,咳,你这是想谋杀我吗?”

    丁克一瞬不瞬的盯着叶彦杰。

    叶彦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突然没了兴致。

    “小不点,我走了,你好好玩。”

    裴雨菲回头,就见叶彦杰已经转身走开。

    她一个大步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

    急道:“你不是刚来吗,还没逛逛吧?我陪你吧,我也没逛呢!”

    她身后的那些同学相互看了看。

    没逛?

    他们都在这待了快三个小时了……

    叶彦杰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拉住的手。

    她的手套是半截的,指尖全都露在外面,只有掌心的部分被厚厚的棉布料遮了起来。

    她的指尖热乎乎的,跟他的冰冷相比,顿时形成了一种温差。

    “你不是跟同学一起来的吗?”

    裴雨菲溜圆的眼睛一弯,笑嘻嘻的说:“他们每年都来,不需要我陪。”

    说着,滚圆的眼睛阴森森的一侧,咬牙切齿的样子更刚才一比,就像被鬼附身了似的。

    “再说,还有我讨厌的人在。”

    她说这句话的声音不低,刚好能让丁克清清楚楚的听见。

    叶彦杰似乎知道她说的是谁,下意识的看了那个男生一眼。

    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喜欢这个小不点的。

    上次在他们教室的时候,他就用防范的眼光看着他。

    现在又是。

    这个年纪,听到这样的话还能这么淡定,他也算是个人才了。

    “裴雨菲,你知不知道学生是禁止早恋的。”

    叶彦杰眉梢一挑。

    这孩子,老气横秋的口气还真的跟他们班主任挺像的。

    裴雨菲身上穿着套头的斗篷,两手在腰上一叉,她扬头上前。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早恋的?嗯?我恋了吗?恋了吗?你少在这乱说话,别以为我不知道老班耳朵里听去的那些话都是谁说的,诋毁我是你的兴趣吗?你的兴趣还真是独特,我警告你,以后离我远点,我最烦的就是你。”

    向来毫无表情的丁克,在裴雨菲的咄咄相逼之下终于露出一丝不耐烦。

    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瞬,他突然伸手,猛地推了她一把。

    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他会动手。

    裴雨菲更是一个趔趄,直接朝后面跌了过去。

    叶彦杰站在她身后,倏然一把扶住她的腰。

    丁克眉头一拧,“不要脸。”

    众所周知,裴雨菲就是个暴脾气。

    被当众骂不要脸,而且还是被她最讨厌的人,她当即就不干了。

    她身子一耸,甩开叶彦杰的手。

    抓起跨在身上的小包,直接砸了过去。

    “你他妈说谁呢!丁克,我告诉你,你就是我裴雨菲这辈子见过的最贱的男人。”

    叶彦杰原本还拧着眉,见她这么一咋呼,反倒松了口气。

    还真是个利爪的小奶猫!

    钱多多是裴雨菲的死党,她虽然说是帮着丁克追她,但也不能任由自己的好朋友被欺负。

    她站在裴雨菲身边,伸手指着他。

    “丁克,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是脑子没长开,还是还开水喝多了上涌?我真是瞎了眼了,居然还帮你。”

    另外两个女同学跟裴雨菲的关系说不上好,但是同为女生,听到男生用“不要脸”的字眼,她们也是觉得厌恶的。

    更重要的是,当着叶彦杰这么帅的男人的面,她们也想为自己留下个好印象。

    其中一个女生捡起裴雨菲的白色小包,拍了拍,走向裴雨菲的时候还不忘瞪丁克一眼。

    “就你这样的还当班长呢,别带坏我们班的风气。”

    女生把包递给裴雨菲,“好了雨菲,别跟他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我们今天就散了吧,你也早点回家。”

    一小群人熙熙攘攘的散去,但丁克没走,钱多多也没走。

    裴雨菲转身,刚想说走。

    叶彦杰突然抓住她的手腕。

    “等会再走。”

    裴雨菲一愣,看了他一眼。

    钱多多怯怯的看向叶彦杰。

    这个男人帅是帅,但是从刚才开始,她就发现他的眼神变得有点恐怖。

    叶彦杰拉着裴雨菲上前一步。

    两人站的方向是反的,裴雨菲被他扯的有些不稳,后退一步。

    “道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