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02 白洛庭回来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02 白洛庭回来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楼下。

    一片黑暗中,开门的那一瞬透进了一丝光亮。

    整个一楼只有厨房的灯是亮着的。

    一双染了泥土的军靴走近,脚步不重,但军靴落地时还是会发出不小的声音。

    厨房的桌子上,一碗几乎没有吃过的泡面已经完全冷掉了。

    军靴的主人没有在这多留,转身上了楼……

    这栋老房子比不上山腰别墅的隔音。

    裴伊月躺在床上,隐约听见脚步声传来。

    她皱了下眉,蓦地坐起。

    这步伐,很慢。

    听起来不像是老爷子的脚步声。

    声音越来越近,并且越来越轻。

    像是故意放缓脚步。

    裴伊月眉心紧了紧,一对厉眸像是等待捕食的豹子。

    这可是军区大院,普通小贼料他也没胆子上这偷东西。

    敢来这的,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咔哒……

    该死,她忘了锁门!

    门把被压下,随后慢慢推开。

    一双风干了泥浆的军靴率先进入裴伊月的视线。

    紧接着是一双被脏兮兮的迷彩包裹的长腿……

    裴伊月一怔。

    下一秒,一张满事油彩的脸,落入她的眼帘。

    那张脸,已经脏的难以辨认,但那嘴角肆意张扬的弧度,却跟她此刻脑海中浮出的人重叠。

    “你……”

    看着她惊讶的神情,那张脏兮兮的脸上笑意加深。

    裴伊月甩掉手里的ipad,跳下床,动作快的连她自己都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

    白洛庭身上脏的不像话,但他还是忍不住揽过了她的腰。

    “想你了,所以回来了。”

    他笑的很轻,就连说出的话都像是过度思念之后转变成的温柔。

    那一瞬,裴伊月的心里悸动不止一下。

    那不停的心跳带着她前所未有的开心,她似乎现在才知道,这几天,她有多想他。

    “胡说。你该不会是被撵回来的吧?”

    被撵回来?

    他?

    白洛庭伸手在她鼻尖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亏你想的出来。”

    裴伊月看着他,有点不相信。

    然而之前心里的那抹空虚,却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今天是圣诞节,是我们结婚之后第一个节日,我当然要回来陪你。阿杰念叨了一天,军营里成家的人也不少,上头决定给大家放个假,明天早上再回去。”

    明早?

    回来一个晚上,就为了一个圣诞节?

    裴伊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他一下。

    “你怎么弄的这么脏?”

    连头发丝都是脏的。

    天!

    这还是她认识的白洛庭吗?

    “刚参加完实地演习,就急忙赶回来了。”

    急忙?

    的确是够急的。

    裴伊月轻笑,垂下的眼睫似乎想要遮挡眼底的喜悦。

    “你可以收拾干净再回来的。”

    “等不及了。”

    腰间的手一紧。

    裴伊月被迫抬头。

    看着就要落下的唇,裴伊月忍不住噗呲一笑。

    “噗,你的脸……”

    白洛庭无奈,但还是在她唇上轻嘬了一下。

    “去给我找件换洗的衣服,我洗个澡,一会出去吃饭。”

    “你还没吃饭啊?”

    裴伊月笑意敛了敛。

    他这是回来的多着急啊,来不及收拾也就算了,居然连饭都来不及吃。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是你没吃。”

    “……”

    见她发愣,白洛庭再次勾紧她的腰,暧昧凑近。

    “要不……跟我一起洗?”

    脏兮兮的脸却遮挡不住那双邪肆的眸。

    裴伊月耳根一热,蓦地推他。

    “你疯了吗?”

    白洛庭笑声连连。

    他就喜欢看她羞到连耳根子都红的样子。

    “你身上那个地方我没看过?你还害羞?”

    裴伊月咬着唇,使劲把他推进浴室。

    “害羞你个头,我洗过了,你自己洗。”

    砰的,关上门。

    裴伊月听到里面的人发出一声愉悦的笑声。

    她背靠着门,笑意不自觉的浮上嘴角。

    这样的夜晚,她不是一个人,真好。

    白洛庭放在这里的衣服不多,有的也都是几年前的旧衣服。

    一件白色的毛绒衫,这已经是裴伊月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唯一一件厚一点的衣服。

    流水声从浴室里传出。

    裴伊月敲了敲门。

    “衣服给你。”

    “拿进来。”

    “……”

    裴伊月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洛庭是个会享受的主,不论是别墅还是这,浴室里又有个按摩浴缸。

    此刻的他正靠在浴缸里,歪着头,隔着氤氲的雾气看着低头走进的裴伊月。

    “过来。”

    裴伊月放下衣服,转身要走,却听这么一声。

    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你快点洗,我出去等你。”

    她说走就走,对于他的勾引,一点都不上当。

    白洛庭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本想在这撩拨她一下的,可是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这丫头,还真是不上道。

    哗啦一声,他从浴缸里倏然站起。

    他没有去穿裴伊月拿进来的衣服,而是拎起浴袍套在身上。

    腰带简单的在腰上扎了一下,带着一身的水直接走了出去。

    裴伊月前脚出来,白洛庭随后就跟出来了。

    她吓了一跳。

    刚想问他为什么没穿衣服,柔嫩的唇瓣就被措不及防的堵住。

    潮湿的大手仿佛要将她身上的睡衣浸湿。

    灼热的温度,隔着层单薄一寸一寸的燃烧着她的肌肤。

    喉咙一度干涩。

    她想拒绝,却浑身无力。

    只能任由他托着自己无度索取。

    指尖因这几天的训练而变得有些粗糙,划在她的小腹,更是带着一种摩挲感。

    大手从她的长裤滑进,裴伊月身子一绷,漆黑的眼磨迷离中透着无尽的愕然。

    “唔……”

    羞涩袭来,带着一种快感与难堪。

    松开她的唇,本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可是下一瞬,白洛庭只觉得胸口一疼。

    他的小狼狗又咬人了……

    “白洛庭……混蛋!”

    没错,就是混蛋。

    可是她却因为这个混蛋,失守了身心。

    她那颗顽强,甚至堪称顽固的心,此刻仿佛已经化成了一滩水,任由他肆虐,她都不会徒增一丁点的恨意。

    ……

    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十点半了。

    这还是白洛庭收敛之后的结果。

    “乖,快起来,你不是饿了吗?”

    裴伊月累得要死,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瞥了他一眼。

    他却精神抖擞。

    还是不是人?

    不是刚训练完吗?

    他们那训练就这么轻松?

    “现在不饿了。”

    闻言,白洛庭俯下身子,贴近她的耳侧。

    “我原以为这种事只有男的会吃饱,原来你也会。”

    说话间,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来回游走。

    “既然你不想出去,那咱们……”

    裴伊月蹭的坐起。

    鬼才跟他咱们!

    她顾不得累的要死的身子,抓起床上的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

    白洛庭轻笑,摸了摸她的头。

    他的衣服早就穿好了,裴伊月的衣服他也都给放在了床上。

    看着她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好,白洛庭突然觉得,这也是一种幸福。

    只要有她在,不管做什么他都开心。

    两人出门没有开车,而是叫了大院的司机,坐的也是军用车。

    车虽然没有他们的车豪华,但却格外的拉风。

    防弹铁皮车,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坐的。

    车里,两人坐在后座,一黑一白。

    不知道是不是白洛庭故意的,裴伊月来大院住的这几天,衣服都是他提前帮她选好的。

    选的全都是一些浅色。

    甜甜腻腻的。

    不过还好外衣不是什么花枝招展的颜色,不然裴伊月肯定不同意。

    白洛庭拥着她的肩头,让她靠在怀里。

    裴伊月实在是有些累,倒也就这么靠着。

    “白洛庭,我们小时候为什么吵架?”

    闻言,白洛庭一怔。

    看向她,目光有些愕然。

    裴伊月看不懂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她说:“爷爷把小时候的事都跟我说了,可是他说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吵架,也不知道那辆模型车为什么会烧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知道。”

    听了白晋鹏说起她小时候的事,裴伊月还挺感兴趣的。

    尤其是听到一半,却没了下文。

    这么尴尬的卡顿,实在是让她觉得难受。

    搂在她肩头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白洛庭的话像是说给自己听。

    “是我不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