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身上的那股子倔强,白曼冬真的很喜欢。

    犹像当年的她一样,一旦认定什么,就绝不回头。

    这世上想要找到一个跟她有同样脾气的人太难,如今遇上了,她们之间却不是那种可以谈心的关系。

    要怪只能怪她的命不好。

    天底下这么多男人,她却偏偏要选中白洛庭。

    白洛庭的一生早已被定下,即便他现在娶的人是她,以后,也不见得他们能走多远。

    “就算是为了你自己,听我一句劝,懂得独善其身的女人,是聪明的女人,不要让自己陷得太深,更不要让自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白曼冬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就走了。

    留下裴伊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

    独善其身。

    她何尝不想?

    可是到了现在,她又怎么能做到独善其身?

    白洛庭有婚约这件事,她不全信,但也不能不信。

    白洛庭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就连白晋鹏也从没提过。

    如果他真的另有婚约,白家老爷子又怎么会一个劲的撮合他们?

    但是,白曼冬的话听起来不像假话。

    她没必要骗她。

    白洛庭是她的亲侄子,即便她不喜欢自己,她也不会编出这样的谎话来逼她离开。

    ——

    裴氏。

    裴伊月刚进办公室没一会,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

    看到走进的人,裴伊月微微蹙了下眉。

    秦落带着一个男人走进。

    这个男人裴伊月认识,是安希颜身边的秘书。

    只是她奇怪,他为什么会在这,她可是有好几天没来了。

    “裴总,单秘书等您好几天了,他有事找您。”

    裴伊月点了下头,秦落转身走了出去。

    “单秘书是吗?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

    作为秘书,这个人倒也不算拘泥。

    他脸色不变,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我只是来贵公司碰碰运气,没想到您真的在。”

    碰碰运气,还是每天都来碰运气?

    安希颜这个家伙,走了也让人不安生。

    裴伊月从办公桌后走来,坐在会客的沙发上。

    她看了单秘书一眼。

    “坐吧!”

    单秘书没有坐,始终站在她身旁。

    他没忘记安希颜临走之前所说的话。

    能让安少上心的女人,绝对不只是一个公司的总裁这么简单。

    他的恭敬来的异常,裴伊月看出来了,却也没多说什么。

    他不做,她也没再招呼第二遍。

    “裴总,我们安少遇到了点麻烦,暂时走不开,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但是您放心,合作案的事安少已经交代好了,资金方面安总也已经叫人开始筹备,再过几天资金就会到账,至于合约,安少说了,您随便签签就行了,但必须是您本人签。”

    “……”

    随便签签?

    他当是过家家呢?

    那可是几个亿的资金啊!

    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

    “安希颜遇到什么麻烦了,该不会又被人追杀吧?”

    问这话时,裴伊月的语气不像是担心,反而似乎带着一种无奈。

    一个财阀家的儿子,居然频频惹事上身,也是没谁了!

    单秘书看着她,似乎有些惊讶她把“追杀”这两个字说的这么平淡无奇。

    他摇了下头,“不是。”

    “那他是有什么毛病?”

    单秘书嘴角几不可查的抽搐。

    “没有。”

    闻言,裴伊月狐疑的端起手臂。

    “他来北城一共还不到一个星期,他为什么就这么相信我们裴氏,他连考察都没有,难道就不怕我们裴氏是个空壳子,虚有其表,吞了他的几亿资金吗?”

    这话倒是没有难住单秘书。

    他站的笔直,神情也很认真。

    “裴总误会了,安少看中的并非是裴氏,而是您。安少说了,这份合约必须由您亲自签,往后的交涉问题也要由您亲自负责。”

    果然是个不正常的。

    裴伊月心里腹诽,面上仍旧淡淡。

    “他这算什么?收买我?”

    单秘书想了想。

    收买这个词好像不是很恰当。

    他说:“不算是收买,应该算是取悦。”

    “……”

    取悦……

    呵呵。

    就在前两天晚上,她好像也从白洛庭的嘴里听到过这个词。

    不过当时他做的事……不可描述!

    “几个亿拿出来,只为了取悦我,他就不觉得亏?”

    裴伊月抬头,颇为认真的看了一眼单秘书。

    这个单秘书,长得白白净净的,倒是秀气。

    只不过,他这一脸严肃的样子,差点让她以为那天在魅色跟安希颜嘴对嘴喂食的人不是他。

    他跟安希颜的关系很明确,无疑是他的秘密小"qing ren"。

    虽然她不知道安希颜那个家伙对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让他的小"qing ren"来做这样的事,裴伊月还是觉得有点残忍。

    单秘书仍是一脸的不卑不亢。

    “安少说了,区区几个亿对安氏来说只是小钱,不值一提,只要裴总高兴,这些都不算什么。”

    这话一出,裴伊月终于受不了了。

    白眼一翻。

    “财大气粗。”

    真是怪了,她身边什么时候多出这么多拿钱不当钱使的家伙?

    一个白洛庭还不够,现在居然还来个安希颜。

    这俩男人,都特么有病!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五天过去了。

    裴伊月每天忙着公司的事,也顾不得去无聊。

    老宅那边,老爷子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裴伊月不知道京都来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来这有什么目的。

    但是,连k都没有给她下达指令,想必应该不关她的事。

    自从公司上次大幅度调动人事之后,引起了一阵内乱,而那段时间,裴伊月又刚好没有再来公司。

    一众董事对这个年轻有没有经验的总裁始终怀有不满。

    各路纷纷去找过裴宗和裴森明,试图想要撤掉裴伊月总裁的位子。

    裴森明现在手上无权,那些人找他算是白找。

    裴宗一向事以公司为重,他虽然觉得亏欠裴伊月,但也不会任由她在公司胡作非为。

    本想调遣了她,却不曾想安氏和合作案下来了,而且指名要她签署。

    事情有些太过巧合,但裴宗却不得不妥协。

    安氏的合作案,六个亿的资金。

    裴氏虽然不差这六个亿,但没人会嫌自己公司的规模大,更没有人会拒绝一个像安氏这么有名气,又阔绰的合作商。

    自从裴伊月继承公司以来,她出现在公司的次数不过寥寥。

    明明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女孩,但奇怪的是,只要她出现,会议室的气氛马上就会变得有所不同。

    这是一种气场的镇压。

    可以压制住所有人。

    她不开口时,是冷漠的。

    而她开口,更是不容反驳。

    一众董事上诉无果,再加上安氏这事,自然也没人再敢往枪口上撞。

    一场会议,短短的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小月。”

    会议结束后,裴俊海叫住她。

    她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说过话了。

    裴伊月没有回应,只是停下脚步,把整理好的文件交给秦落,顺便交代了几句。

    会议室里的人渐渐离开。

    裴伊月转身看向裴俊海。

    “二叔是对我的提议有什么不满吗?”

    她的淡漠让裴俊海心疼。

    他隐隐的皱了下眉。

    “小月,我不是想跟你说公司的事。”

    裴伊月身形不动,却移开了视线。

    “我知道这件事跟二叔无关,您不用再说什么了。”

    “小月,我知道这件事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去问过你爷爷,他的确是隐瞒了当年的事,但他不是故意的,他一直都在寻找你的下落,只是……”

    “只是找不到。”

    裴伊月接口,声线凉凉。

    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那可是魔鬼校场。

    多么隐蔽的一个地方。

    在京都,那里甚至没有划分在任何一块地图上,甚至连政府都没有那块地的任何记录。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恨透了裴家,可这毕竟是你的家,不要太为难自己好吗?”

    裴俊海的话透着哀伤,更透着心疼。

    裴伊月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可是她却觉得这份关心好沉重。

    “二叔,我没有为难自己,我也没有恨任何人,家对我来说本来就是奢侈,十几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没有家的生活,现在,不过是让一切回归原位而已。”

    回归原位……

    意思就是,她最终还是后悔回来了……

    听着这样的话,裴俊海心头梗的有些透不过气。

    “对不起孩子,是裴家欠你的。”

    裴宗说,她这十几年的人生都是别人伪造的。

    那么她这十几年到底是怎么过的?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被人抹去了十几年的真实吗?

    如果知道,她又为什么会任由别人这么做?

    想到这些,裴俊海就连去问的勇气都没有了。

    “二叔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回了。”

    “小月。”

    人已经走开了,裴俊海再次叫住她。

    “晚上到家里来吃饭吧。”

    这是他的气祈求,也是他的奢望。

    他真的好希望她还能像以前一样,偶尔去吃个饭,跟他一起在厨房帮帮忙,聊聊自己的事。

    可结果却是……

    “不了。”

    她走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说。

    只留下裴俊海一个人。

    空荡的会议室静谧了令人窒息。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此刻的寂静。

    裴俊海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深叹了一口气,接起……

    “雨菲,放学了?”

    “还没有。”

    裴雨菲电话里顿了顿,诺诺道:“爸,今天是圣诞节,我之前就跟同学约好了出去玩,您能不能放我一天假,就一天。”

    “好,你去吧,早点回家。”

    裴雨菲没有听出自己老爸声音有什么不对,一声兴奋的尖叫,她对着电话猛亲了一口。

    “谢谢老爸,老爸最好了。”

    放下电话,裴俊海孤寂的笑了。

    他,真的好吗……

    ——

    裴伊月从公司回到大院已经是晚上七点。

    老爷子最近太忙,基本上跟她碰不到面。

    这里没有佣人,只有钟点工,可是看这时间,钟点工早就走了。

    她去厨房煮了一碗泡面,只吃了两口就没胃口了。

    热腾腾的面还冒着热气,她盖上盖子,想着一会饿了再来吃。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磨磨蹭蹭的出来后,她坐在床上拿起平板电脑划弄。

    “原来是圣诞节。”

    她喃哝一句。

    难怪回来的路上她觉得今天街上的人特别多。

    点开一个视频,的确是节日的气氛。

    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

    手机响了,看到是蒙小妖的电话。

    她接起,“有事?”

    那话那头很吵,听起来像是身在人群之中。

    “妞,今天是圣诞节,外面可热闹了,反正你们家白二爷不在,不要不要出来跟我们一起过?”

    他们?

    就是傅里也在了?

    “我才不要当电灯泡。”

    “什么电灯泡啊,今天是圣诞节,又不是"qing ren"节,就是要人多才热闹嘛。”

    人多的确热闹。

    但是三个人,那就成了最尴尬的人数。

    “我累了,想早点休息,你们好好玩。”

    挂断电话,裴伊月心头突然浮起一抹落寞。

    她习惯了孤单,但是一旦享受过陪伴之后,这种孤单的感觉就格外明显。

    她侧躺在床上,无聊的拨弄着平板电脑,有些后悔没把朱迪带来。

    如果有它在,她现在也不会这么无聊。

    ------题外话------

    起来晚了,弥补大家一下,今天五章。

    二爷要回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