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200 白洛庭的婚约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00 白洛庭的婚约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老爷子叹了口气,似乎有些缅怀。

    “当年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就只有小言和小庭两个人知道了。臭小子不让说,就连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想想,当年也就你能让那像冰坨子一样的臭小子回回温,其他人他可是理都不理的。”

    “冰坨子?”

    裴伊月高扬的语调像是在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

    他,白洛庭,冰坨子?

    这根本不挨边好么?

    那家伙这么不修边幅,怎么可能……

    老爷子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你不知道,臭小子小时候跟现在可不一样,以前的他那是冷酷到没话说,现在……哎!”

    老爷子摇了摇头。

    满脸的嫌弃。

    见老爷子对现在的白洛庭这么失望,裴伊月却忍不住有点想笑。

    “他难不成是基因突变?”

    听着这打趣的话,老爷子颇有兴味的附和。

    “可能是国外粮食的激素比国内高,吃傻了!”

    ……

    白洛庭走的第一晚,裴伊月意外的有些失眠。

    不知道是因为换了地方睡觉的缘故,还是因为身边少了一个人。

    总之,这一夜她睡的很不安稳。

    第二天,她没说传说中起的那么晚。

    下楼时,看到老爷子正在一个人吃早饭。

    看到她,老爷子稍微楞了一下。

    “丫头?”

    老爷子一脸惊讶,“你怎么起这么早?”

    “不算早了。”

    怎么不算早,白洛庭临走前可是交代过,说她睡觉喜欢睡到中午。

    还说不要让人打扰她。

    “是不是在这睡不习惯?要是缺什么少什么就跟爷爷说,我找人去置办。”

    才住一天就不习惯哪行?

    这要是十天过去,哪受得了!

    裴伊月走到老爷子身边坐下。

    “不用了爷爷,我睡得挺好的,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得早,所以就醒了。”

    昨天睡得早,所以醒得早……

    那以前就是因为睡得晚,所以才起不来了?

    白洛庭那臭小子!

    老爷子在心里暗骂。

    自己折腾媳妇儿,还非说这是她的生活习惯,是不是傻!

    眼看着就到年底了,这位首长大人也是很忙的。

    饭后,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进进出出,裴伊月只能坐在那,静静的看着。

    她本来是想出门的。

    可是搬来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她总觉得有点不好。

    所以只能在这发愣。

    “爸!”

    送走了几个人,又来了一个人。

    好在这个不再是来谈公事的。

    老爷子瞥了她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朝着裴伊月那边走了过去。

    “丫头,一个人在这无聊了吧?”

    跟对她的亲切相比,老爷子对白曼冬的冷淡可不止一点点。

    不过想想也是,好好的一个兵尖子突然嫁去了黑道,就算老爷子心再大,也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

    白曼冬走进,看了一眼坐在那的裴伊月。

    “她怎么在这,小庭不是去统训了吗?”

    老爷子语气淡,但也不至于不搭理这个女儿。

    他眼不抬,脸上也没什么笑意。

    “臭小子统训这些天丫头都住在这,你有什么意见吗?”

    闻言,白曼冬冷不丁的笑了一下。

    “那小子倒是会护媳妇儿,怎么着,他还怕他不在,嫂子会把她吃了不成?”

    “哪那么多废话?”

    老爷子瞪她,“管好你自己得了。”

    裴伊月一句话不说。

    当然,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报告!”

    今天来这的全都是一些穿正装的。

    那些小兵估么着都被调去训练了。

    留下的看来都是一些大官。

    一个穿着正式军装的男人从外面走进,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首长,京都来人了,刚下飞机,这会儿正往行政厅去。”

    闻言,不只是老爷子,就连白曼冬都诧异了一下。

    “京都怎么会这时候来人?”

    她抢了老爷子的话,又看了老爷子一眼。

    老爷子皱了下眉。

    这快到年根了,这时候来人的确是怪。

    “丫头,爷爷有点事要出去,你一个人别拘束,要是想出门的话直接出去就行,家里这边会有人的。”

    “知道了爷爷。”

    京都?

    裴伊月对这两个字实在是敏感。

    老爷子走后,白曼冬并没有离开。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裴伊月虽然不觉得什么,但气氛却着实尴尬。

    “你到底给小庭灌了什么**汤,居然能让那不着调的小子这么护着你?”

    白曼冬直视她许久,看到的却始终都是她的坦然。

    若是换做别的女人,被她这么盯着看,恐怕早就坐不住了。

    她,果然不简单。

    “那您呢?不喜欢我的理由又是什么?”

    有的时候,裴伊月和白洛庭真的很像。

    在面对他们不认可,或者不认可他们的人面前,他们都不喜欢对对方做出尊敬的称呼。

    就好比白洛庭不喜欢裴森明,至今都没有叫过他爸。

    而她,白曼冬不喜欢她,她也没必要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做出讨好。

    那声姑姑,她始终没有叫过。

    裴伊月的反问勾起了白曼冬的兴趣。

    她轻笑,抱着手臂,身子傲然的向后倾。

    “你觉得是为什么?”

    裴伊月回视,毫不怯懦。

    清浅的声调平平缓缓,听不出一点紧张。

    “上次您说我配不上白洛庭,后来我想了想,还是想不到我哪里不配,裴家虽不是军门,但在北城也算是风生水起,所以……”

    “所以你觉得自己配得上他?”

    白曼冬很无理的接过她的话,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种轻蔑的味道。

    “绰绰有余。”

    裴伊月的淡定出乎白曼冬的意料之外。

    而这句绰绰有余,更是让她在无意中挑了一下眉梢。

    裴家大小姐,整个裴氏现在都在她的手里。

    配一个无业游民的二世主,的确是绰绰有余。

    白曼冬本是想给她点镇压,却没想到气场上跟她打了个平手。

    现在回想一下那个“黑暗天使”的视频,白曼冬并更加不觉得那是因为她喝醉了才做出的举动。

    或许,她本身就是个不容靠近的人物。

    高傲的手臂此刻已经起不到镇压的作用。

    白曼冬放下始终抱着的手,叠腿,微微倾了倾身子。

    手臂轻搭在腿上,有些痞气,又有些帅气。

    她勾唇,眼睛紧紧的盯着裴伊月,像是想要看清她所有的表情。

    “如果我说,小庭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有婚约在身,你会不会选择退出?”

    如墨的眼底静谧一片,毫无波澜……

    退出这个词,从裴伊月答应跟白洛庭结婚的那天,就一直挂在她的心头。

    她不知道自己能跟他走多远。

    即便是现在,即便他们变得亲密无间,她还是不敢去想这件事。

    他们的未来是个未知数。

    然而这个未知数,却掌控在她的手中。

    并且是不容选择的。

    裴伊月知道白曼冬想看到她慌乱的一幕。

    但是可惜,她又让她失望了。

    从她们谈话开始,白曼冬的脸上就频频露出失望。

    而这种失望却勾起了她对裴伊月更大的兴趣。

    或者说,是疑惑……

    “不管您说的是真是假,该退出的人都不会是我,华夏国没有一夫多妻的制度,而我跟白洛庭结婚走的是正规程序,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义上,我都是他的妻子,所以,要退出也应该是别人退出,而不是我。”

    她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但白曼冬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怜悯的笑意。

    这抹笑不像是之前的嘲讽,因为它是真的很浅,浅到若不仔细看,根本发觉不到她在笑。

    裴伊月不知道她怜悯她什么。

    但是她的心,却意外的慌了一下。

    相比她之前说的那些,这道笑容反而真正的触动到她。

    白曼冬嘴角的笑意放大,那抹怜悯也随之溢出。

    她摇了摇头。

    “有些事,可不是这么算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