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99 统训离开十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99 统训离开十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软禁?

    那明明叫禁足好不好?

    叶彦杰无语。

    这丫头,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学习不好。

    叶彦杰皱起眉,郁闷道:“这不应该啊,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见过你姐,她怎么会知道?”

    说到这,叶彦杰顿了一下。

    难道是叶朵文?

    “好了,你先别哼唧了,我真的没有出卖你,你这两天就乖一点在家,你爸不会关你太久的。”

    “你说的轻巧,我的圣诞节怎么办?你赔我!”

    赔?

    这他可赔不了。

    裴雨菲说完自己也反应到这是不可能的。

    他自己都过不上圣诞节,他拿什么赔?

    “这件事就你跟我知道,不是你说的,难道是我自己说的吗?现在我被关起来了,全是你的责任,你要对我负责!”

    再次从她口中听到“负责”两个字,叶彦杰怔了怔。

    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他叶彦杰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一个女人敢要求他负责。

    而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连着两天要求他负责。

    “负什么责?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以身相许?”

    叶彦杰被她闹的没招,却又忍不住想笑。

    “可以啊!”

    裴雨菲脱口而出。

    叶彦杰顿时愣住。

    “你就以身相许啊,然后给我当牛做马,来还债。”

    “……”

    叶彦杰嘴角微抽。

    当牛做马来还债?

    她可真敢说。

    安抚了那个吵闹的小丫头,叶彦杰从楼上下来。

    看到叶朵文,他招了下手。

    “小文,你过来一下。”

    叶朵文走了过去,刚要问干嘛,叶彦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到避人的拐角。

    “干嘛呀?”

    叶朵文不乐意的甩开他的手。

    叶彦杰抱着胳膊,瞪着她。

    “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了?”

    “我答应你什么了?”叶朵文觉得他莫名其妙。

    “你昨天明明答应我不把我去裴雨菲学校的事说出去,今天老白媳妇儿就知道这事了,你说,是不是你说的?”

    叶朵文一怔,“我可没说,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家,不信你问妈。”

    叶彦杰皱了下眉。

    不是她说的,也是裴雨菲自己说的,那裴伊月是怎么知道的?

    见他愁眉不展,叶朵文也跟着琢磨了一下。

    “哦,我想起来了。”

    叶朵文惊呼一声,看向叶彦杰。

    “昨天白洛莹来过,她待到很晚才走,你说会不会……”

    话没说完,叶彦杰就已经郁闷的叹了口气。

    “这丫头还真是……”

    叶彦杰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洛莹喜欢来这,但每次临走前都会跟这里的所有人都打完招呼再走。

    可是昨天,她并没有跟叶彦杰打招呼。

    或者说,她想过要打招呼,但因为在门外听到了什么,所以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前段时间还来这诋毁裴伊月,现在却拿她妹妹的消息回去告状。

    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

    又过了两天,终于还是到了统训的日子。

    大院门前,十几辆的军用车一字排开,每个人都有序的上了车。

    难得看到白洛庭不穿便装的样子,一身军绿色的迷彩,倒是显得他更加帅气。

    他拉着裴伊月的手,有些依依不舍。

    他伸手把她外套的帽子给她带好,顺势把手塞进帽子里,摸着她的脸。

    “在这乖乖等我,我很快就回来,要是有事就给大哥打电话,他的电话是整个军营唯一可以用的,你要是想我了也可以打,说不定我也能接。”

    最后一句他说的很小声。

    明明是怕被别人听见,但他这样一说,又有点像是在提醒她什么。

    裴伊月从口袋里拿出另一只手,覆在他的手上,轻轻的握着。

    她的手难得不冷。

    白洛庭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小手,笑了笑。

    “舍不得我了?”

    裴伊月摇头。

    她上前一步,小声说:“赶紧走,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说完,她抬起头,脸上还带着一种嚣张的挑衅。

    厚重的帽子下,那张笑脸看起来格外的乖张。

    配上那冻的发红的鼻尖,更是让白洛庭的心头痒痒的。

    他俯首,凑近她的耳边。

    “这十天你最好让自己休息好了,等我回来,我会把这十天全都讨回来。”

    裴伊月一咬牙,刚想说什么。

    帽子里的手突然向后,一把勾住她的脖子,迫使她扬头,并且凑近。

    温热的呼吸在冷空气中凝结。

    两人的喘息相互纠缠,就像此刻相互依偎的唇舌。

    所有的人都在等他,而他却在这上演了这么激烈的一幕。

    突然,一阵乱掌声。

    前面那十几辆车里的人全都探头拍手称好。

    裴伊月蓦地推开白洛庭,小脸羞红一片……

    她还以为当兵的有多严肃,现在看来,和那些爱看热闹的八卦男也没什么区别。

    白洛言和白洛莹坐在离白洛庭最近的车里等他上车。

    然而这一幕,却被他们两个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

    老爷子忍俊不禁,走过来用拐杖在白洛庭小腿上敲了一下。

    “臭小子,差不多得了,都等着你呢,十天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别这么黏黏糊糊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白洛庭还是舍不得。

    他可是等了十几年才把她等到身边,他真怕这一走,回来之后她又变成之前那种拒他于千里之外的那个丫头。

    “首长大人,你可要把丫头给我照顾好了,要不明年我说死都不去了。”

    “那点出息!”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

    “赶紧给我上车,你要是在墨迹,到了就让你大哥先罚你跑个三十公里。”

    白洛庭撇了撇嘴。

    不怎么乐意,但也没有怕的意思。

    他隔着帽子再次摸了一下裴伊月的头。

    “记得要乖,等我回来,我走了。”

    裴伊月抿着唇,跟他轻轻摆手。

    心里还的确有那么点舍不得。

    看着一辆辆军用车离去,白洛庭坐的那辆也渐渐在她眼前消失。

    “丫头,咱们进去吧,别在这站着了。”

    裴伊月转头看向老爷子,点了下头。

    “嗯。”……

    白洛庭不在,裴伊月一个人在大院感觉有点奇怪。

    但好在老爷子是个热络的人,拉着她一直说话。

    最后甚至说到他们小时候。

    裴伊月在听到老爷子说自己送嫁妆的时候,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送嫁妆给白洛庭?

    她没有听错吧!

    老爷子没发现她脸上的愕然,仍是沉浸在当年的回忆当中。

    他笑逐颜开的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当时我正带着几个下属在开会,一听到你说这话,所有人都愣了。当时一个都尉还说,说我有福气,孙子这么小就有孙媳妇了,现在想想,你们两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裴伊月笑的有些尴尬。

    她前两天还说白洛庭死乞白赖,合着当年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爷爷,您说的那些‘嫁妆’,该不会就是白洛庭一直收藏的那个烧焦的汽车模型,和楼上的那几块棒棒糖吧?”

    “原来你知道啊!”

    老爷子有些惊讶。

    裴伊月赶紧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就是猜的。”

    天啊!

    她上次还摔过那个看起来快要坏掉的汽车模型,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那竟然是她的“嫁妆”。

    还有那些糖,他是怎么把拿东西留十几年的?

    她皱了下眉,疑惑道:“难道我当年送的事一个坏掉的汽车模型吗?那个汽车模型我见过,都烧焦了。”

    说到这事,老爷子也疑惑不解,他摇了摇头。

    “当年你送的小汽车是好的,可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那段时间我出公差,回来后听言小子说你和小庭吵架了,那时候那小汽车就已经这样了,而且从那之后你就再也没来过。”

    这么久以来,白洛庭从没跟她提起过小时候的事。

    不管是关于捡到她,还是送嫁妆,还是吵架,他一句都没有提过。

    现在,她知道了前因,却不知道后果,心里总归有点好奇。

    ------题外话------

    二爷终于走了~艾玛呀~

    白二少:我还会回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