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喽!裴雨菲?姓裴?”

    叶彦杰不理她,把卷子重新折起来,塞进外衣口袋。

    叶朵文笑了笑。

    挤着身子坐在他身边的窄缝里。

    她眼睛瞟着被叶彦杰塞起来的卷子,说:“她这学习成绩也太差了点吧,她不是高中生吗,考得这么差,上得了大学吗?”

    一声声的质疑听的叶彦杰有些不耐烦。

    他身子一挪,离她远了些。

    “再差也是一百分!”

    闻言,叶朵文楞了一下。

    “这哪里就是一百分了,明明每科三十几分。”

    “加起来一百分。”

    叶彦杰说的很快。

    快到让叶朵文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说了什么。

    “哈哈哈。”

    叶朵文突然大笑。

    “我说老哥,你这也太强词夺理了吧,三科一百分,噗,你居然也说得出来!”

    叶彦杰瞪着她。

    心里却想,他这是被那个小不点给传染了吗?

    怎么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

    直到叶朵文笑够了,不笑了,叶彦杰才敛回不耐烦视线。

    叶朵文清了清喉,狐疑道:“老哥,她的卷子怎么会在你这?”

    “我今天去给她开家长会了。”

    “家,家长会?”

    叶朵文一脸见鬼的表情。

    他不是最烦学校,最烦老师了吗?

    居然会去给裴雨菲开家长会?

    不对啊!

    谁是谁家长啊?

    “哥,你算哪门子家长啊?”

    是啊,他算哪门子家长?

    叶彦杰自己也不清楚。

    那丫头是跟他说出大事了才把他骗过去的。

    到了之后,她有用眼神攻略他。

    还真是被她算计了!

    可是不知怎么的,明明是被算计了,他却不生气,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考试没考好,怕被她爸骂,所以就找我去顶包,看她可怜,我就帮她了。”

    “骗人。”

    叶朵文可不信他这话。

    她抱着胳膊往沙发上一靠。

    “以前我没考好,让你帮我去学校你都不肯,现在却帮一个外人,还说什么可怜她,你当你是救世菩萨?”

    叶彦杰被她噎的没话说。

    他的确是拒绝过去她学校。

    他还记得那次叶朵文被罚一个暑假不能出门。

    叶朵文见他不说话,她侧眸,敛起笑意,像是提醒。

    “哥,那裴雨菲可还没成年呢,你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而且她还是新嫂子的妹妹,你们这关系,不合适。”

    “嘶!”叶彦杰呲了呲牙。

    “说什么废话呢,我什么时候说对她有兴趣了?我不就是看她小,觉得她可怜所以帮了她一个小忙,让你说的我就跟对她图谋不轨似的。”

    叶朵文弩了弩嘴,没吱声。

    “去去去,没事出去,被在我屋待着。”

    叶朵文嘟囔了句什么,起身要走。

    “等会。”叶彦杰叫住她,“别到处乱说。”

    “知道啦,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门被关上,叶彦杰不知怎么,叹了口气。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是裴雨菲发来的短信。

    ——“我的卷字被你带走了,记得毁尸灭迹,三克油~o(∩_∩)o”

    看着这一行字,叶彦杰似乎能想象到她说这句话时乖张的模样。

    他忍不住失笑。

    放下手机,并没有回复。

    一分钟不到,手机再次响了一下。

    还是裴雨菲发来的信息。

    ——“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收到请回复!”

    叶彦杰抿着嘴,嘴角上扬。

    什么地瓜土豆,警匪片看多了?

    再次放下手机,他还是没有回消息。

    嗡嗡!

    ——“该不会是我的卷子被发现了吧?嘤嘤,事情既然做了,你就要对我负责!”

    叶彦杰嘴角一抽。

    负责?

    这话要是被人看见,他就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叶彦杰盯着手机,以为她还会发来,结果那句负责却是最后一条。

    “还真是没恒心。”

    叶彦杰摇了摇头。

    刚要放下手机,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不看号码直接接起。

    而电话那头的人却楞了一下。

    因为,他接的实在是太快了……

    “喂?”

    打电话来却没声音,叶彦杰拿下手机看了一眼。

    看到是裴雨菲的号码,他眼皮一跳。

    “呃,小不点?”

    电话那头,裴雨菲缓过神,不满道:“你干嘛不回我信息?你拿着手机偷笑呢是不?”

    她怎么知道他偷笑?

    叶彦杰有点心虚。

    “我刚洗完澡出来,你电话就来了,什么信息?我没看到。”

    他为什么要胡扯?

    妈的!

    他为啥心虚?

    单纯的小丫头也没怀疑他的话,哦了一声,说:“我就是想跟你说,我的考卷你帮我处理了吧,我不想再见到它,更不想让我爸见到它。”

    “你爸就那么可怕?他难道会揍你?”

    “唔,那倒不会,但是他会扣我零花钱,而且他还会唠叨,我最怕我爸唠叨。你就帮人帮到底,让它消失吧!”

    叶彦杰嗤笑,“你不是说你不缺钱吗?”

    “那不是怕你觉得我惦记你家产顺口说的吗!”

    “……”

    叶彦杰被她顶的无话可说。

    不知不觉,两人竟是东拉西扯的聊了将近一个小时。

    挂断电话后,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叶彦杰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他居然跟一个小孩聊这么久,简直是疯了……

    ——

    白家别墅。

    裴伊月趁着白洛庭去洗澡,给蒙小妖发了一条信息。

    一分钟不到,蒙小妖一个电话call了过来。

    “怎么样?”

    裴伊月接起电话,声音稍显冷沉。

    对方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直接说:“你猜的没错,我查了白家的ip,的确是同一个。”

    裴伊月眸光暗了暗。

    “妞,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还是让白洛庭知道吧,这事总得让他白家人知道知道。”

    告诉白洛庭?

    裴伊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行。

    再过两天他要去统训,如果知道了这事,先不说他能不能安心去,就算是去了,心里恐怕也还会惦记着。

    更何况白洛莹这次跟他一起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先不要,等过几天再说。”

    “过几天?为什么?”

    蒙小妖不懂。

    现在说和过几天有什么差别?

    “过两天他要去军区训练,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打扰他。”

    现在的她,就连关心都说的这么坦然了。

    并且是毫无压力,毫无负担的那种。

    蒙小妖顿了顿。

    “妞……”她的吞了口口水,“我没听错吧?你现在……是在关心他?”

    “嗯。”

    “……”

    蒙小妖愣了半天,一直没说话。

    裴伊月也知道,她沉默一定是因为她的回答对她的冲击太大。

    可是她能怎么办呢,她也很意外。

    “齐安怎么样了?”

    问到齐安,蒙小妖马上换上一口不屑。

    “谁管他去死?”说完,她顿了顿,“大概住酒店吧。”

    “嗯。”

    裴伊月淡淡应了一声。

    倒也没多大兴趣。

    浴室的门开了,白洛庭从里面走了出来。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

    “先这样,挂了吧。”

    电话挂断的那一瞬间,白洛庭刚好看见。

    看着她放下手机,深遂的眸不由得眯了眯。

    今天,好像是她第二次背着他打电话了。

    是巧合吗?

    白洛庭虽然不想把他知道事情说破,可一旦有些事已经知道了,就会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探究。

    “干什么呢?”

    白洛庭敛回好奇的心思,问的似乎漫不经心。

    “没什么。”

    裴伊月从窗边走来,并没有正面回答。

    “我去倒杯水,你要吗?”

    白色的毛巾盖在头顶,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发丝。

    白洛庭腾出一只手,在她腰上一勾。

    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这张不说实话的嘴,他却时刻对它欲罢不能。

    真想撬开它,倾听所有。

    裴伊月乖乖的被他勾到面前,抬眸看了他一眼。

    “你弄我一脸水。”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埋怨,可是她脸上却带着浅浅的笑意。

    她转身走出去,白洛庭也没再拦她。

    勾起的嘴角,略显开心……

    楼下。

    裴伊月来到厨房,很不巧,白洛莹也在。

    看样子白洛莹像是刚从外面回来,身上穿的都是外出时的衣服。

    裴伊月睨了她一眼,没说话,走到桌前去倒水。

    白洛莹本来是打算离开的,可是看到她下来,突然又不想走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冷冷的说:“你们裴家的女儿是不是都喜欢从小就勾引男人?”

    清澈的流水声潺潺响起。

    水只倒了半杯,裴伊月就把手里的水壶放回了桌面。

    她喝了一口,眼睫不抬,并没有看她。

    她现在对白洛莹的想法只有两个。

    要么死,要么弄死!

    她怕看了她一眼之后,会在这厨房里,直接选择第二种做法。

    “裴心语也姓裴。”

    淡淡的一声,却像是在提醒她什么。

    白洛莹脸色微僵。

    裴心语傻,让她利用这么久。

    但是现在看来,她这个姐却比她想象的还要精明。

    “是啊,裴心语也姓裴,她也是从小就喜欢古宸的,我说错什么了吗?”

    玻璃杯的杯沿还在那红唇上流连。

    裴伊月轻声一笑。

    马上反应到她话里话外好像还透着另外一种意思。

    低沉的眸慢慢移向她的脸。

    “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得见她对如此有雅兴。

    白洛莹嘴角弯出一道甜美的笑意。

    “我二哥之所以会娶你,是因为你们小时候认识,虽然我不知道你之后用了什么手段,但是我不得不说,我挺佩服你的,居然能利用十几年前的交情,让我二哥再次对你看上眼。”

    裴伊月静静的看着她,直到她说完,手里的玻璃杯才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其实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白洛庭跟我说过,但是我没信,不过现在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倒是信了,一会回房间,我会跟他好好讨论一下小时候的事。”

    轻轻缓缓的话从裴伊月口中吐出。

    白洛莹脸部肌肉顿时扭曲。

    她是想讽刺她,却不曾想给了她机会。

    狰狞中,她再次露出一丝嘲讽。

    “所以我说,裴家的女儿都会勾引男人,你会,你妹妹也会。”

    裴伊月轻微的抖了一下眉心。

    一时没有理解她口中的“妹妹”指的是谁。

    “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去勾引阿杰哥,还让他去帮忙开家长会?就算她没有父母,那不是还有你吗,怎么就轮到叶彦杰去给她开家长会了?”

    闻言,裴伊月眉心狠狠一蹙。

    她既然敢把这件事拿到她面前说,裴伊月相信她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昨天她出现在魅色,她就知道那个小丫头跟叶彦杰私底下有联系。

    没想到,她居然还找叶彦杰去给她开家长会?

    见她终于变了脸色,白洛莹轻声一笑。

    “嫂子,管管你妹妹吧,你们裴家的女人除了我们家,难道就找不到别的男人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