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从洗手间出来,被站在门口的白洛庭下了一跳。

    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的?

    应该没听到她打电话吧!

    “你怎么站在这?”

    “等你。”

    白洛庭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电话,不动声色的搂过她的肩,把她拽到自己面前。

    “带你去看看楼上房间。”

    “房间?”

    裴伊月诧异的看着他。

    “嗯,三天后统训,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还是住在这吧,爷爷会照顾你。”

    “我都这么大人了,用不着照顾。”

    这个家伙,是不是把她当小孩了?

    还照顾?!

    白洛庭看着她,没说话,当然,也不接受她的反驳。

    之前他两天没回去,在她的床上就出现了死猫。

    那次是他及时赶了回去,可是这次不一样。

    他不在,他大哥也不在,如果再发生那样的事,他在统训中也不能说走就走。

    见他不说话,裴伊月也知道自己拗不过他。

    她低下头,喃哝的说:“可是住在这我怕我会不习惯,你知道,我不喜欢早起。”

    这话算是她的妥协。

    意思就是,她答应住在这,但是有点困难。

    白洛庭在她发间落下一吻,勾起的嘴角似乎很满意她的妥协。

    “放心,就算住在这也不会有人拘束你,爷爷很疼你的,你忘了?”

    “咳!”

    暧昧的气氛被打破。

    白洛庭和裴伊月一同转头看向咳声传来的方向。

    白洛言站在拐角处,有些尴尬。

    “你们两个怎么站在这?”

    一楼只有这一个洗手间。

    白洛言可不是故意来打扰他们的。

    裴伊月脸色微微一红。

    是啊,他们为什么要站在厕所门口?好奇怪!

    “大哥还真是会破坏气氛。”

    白洛庭抱怨了一句,拉着裴伊月就打算离开。

    经过白洛言身边,白洛言突然想到什么。

    “对了小庭,昨天晚上你到底为什么会去那?”

    白洛庭脚步一顿,拉着裴伊月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

    他看向裴伊月……

    果然,不出他所料。

    裴伊月也正用一种极度诧异的目光在看他。

    昨晚白洛庭出现在西河工厂并非偶然,但是他却不能跟任何人说。

    不管是他大哥还是裴伊月,他都不能说。

    “这个问题你昨天不是已经问过了?我是路过,看到热闹才过去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去那?你该不会觉得我是你要找的那个杀手吧?”

    白洛庭没个正型,挑眉的动作很是浮夸。

    “深更半夜的你路过那样的地方?”

    白洛言有多精明谁不知道?

    这样的谎话想骗他?

    他要是真的这么容易被骗,又怎么会当上国际通缉组的组长。

    裴伊月看着白洛庭,脸上的表情掩藏的很好,但目光中还是隐隐透露着防范。

    虽然他们没有说“那个地方”是哪。

    但如果没猜错的话,白洛庭昨天去的地方,应该是西河工厂。

    可是,他为什么会去哪?

    他跟踪她?

    不对,如果是跟踪,为什么他当时不出现,要等到军区的人到了之后才出现?

    如果他真的看到她杀人,哪里还会像现在这么淡定?

    更加不会带她来这问白洛言“黛”的情况。

    “大哥你这话问的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昨天晚上我和小月去了魅色,后来她有事去了她朋友那,我就负责把裴雨菲那小丫头送回家,之后我想小月不会那么早回去,我一个人回家也没意思,就开着车乱逛,不知不觉就开到那去了,我有什么办法?”

    这解释,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裴伊月都不愿意相信,他大哥能信?

    “好吧!”白洛庭轻叹一声。

    闻言,裴伊月眼角一抽,看向白洛言。

    他这是信了?

    见鬼了吧,这也信?

    脑子坏了?!

    裴伊月诧异,是因为她不知道,不论白洛庭说多少谎话,在白家,都没有人反驳他。

    不是因为他的谎话被认可,而是因为,只要是他说出来的话,就没人有资格反驳。

    经过客厅,之后上楼。

    裴伊月都没有说话。

    白洛庭的房间跟当年没什么改变。

    桌椅、书架、衣柜、还有床全部都是古色的红棕木。

    跟山腰别墅相比,这里似乎更有韵味。

    “白洛庭,你昨天去哪了?”

    裴伊月虽然已经猜到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

    “西河工厂,就是我大哥再查的那个凶案现场。”

    白洛庭也不瞒她。

    他今天带她来,又问了那么多关于昨天的事,就算他相瞒恐怕也瞒不住。

    闻言,裴伊月瞳孔猛的一缩。

    他果然是去了那!

    裴伊月不安中,心中多了一层防范。

    即便他们现在已经经过了亲密无间的阶段,但,她还是不会忘了自己是谁。

    她从桌上摆放整齐的棒棒糖中拿起一颗,在手里摆弄,低着头,尽量克制自己的语气,让他听起来像是在闲聊。

    “你怎么会去那?”

    她的问题白洛庭并不意外。

    但就跟白洛言一样,她尽管怀疑,但是却不能确认。

    白洛庭看着她摆弄棒棒糖的手,随意道:“我刚刚不是说了,路过。”

    裴伊月扭动着棒棒糖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她抬起头,看着他。

    “你经常说谎吗?”

    白洛庭勾唇,上前,两手在她身后的桌面上一撑。

    将她禁锢。

    “那你呢?”

    漆黑的眼眸微微一颤。

    裴伊月低下眼睫,继续摆弄手里的棒棒糖。

    然而这次,不管是动作,还是她周身的气息,都恢复到了往常的平淡。

    “我说谎啊,而且谎话还很多,你小心点。”

    她的坦诚逗笑了白洛庭。

    他伸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

    四目相对,白洛庭淡淡一笑。

    “放心好了,我就算说谎也不会害你,你只要相信我就够了。”

    心中的怀疑被他这句话打消的连底都不剩。

    虽然她还是疑惑,但是她却愿意相信他的话。

    他不会害她。

    如果,她也能用同样的话来回敬他,那该多好……

    ——

    附和高中。

    裴雨菲支着头看着窗外,一堂课四十分钟,她什么都没干,光游神来着。

    下课铃响了,坐在她前排的钱多多转过身,敲了敲她的桌子。

    “裴大仙,回神。”

    裴雨菲眼底无光,动作不变,用眼角瞥了她一眼。

    “干嘛?”

    “什么干嘛?一会老班的课你忘了?你到底有没有叫你爸来学校啊?”

    裴雨菲摇头。

    “没有。”

    “没有?你疯了吧,上次老班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今天要是在不叫你家长来,下堂课你要去门口站着了。”

    裴雨菲也在发愁啊!

    叫她老爸来,她还不如去门口站着呢。

    要是让她爸知道,她语文数学英语三科加起来一百分,估计非吃了她不可。

    “欸你不是有个姐吗,实在不行你让你姐来啊!”

    裴雨菲眸光一闪。

    转瞬又灭了下去。

    昨天之前她到是可以让她姐来对付一下她的班主任,可是一想到昨天晚上她的态度……

    怕是比她老爸好不了多少。

    她惊恐的摇了摇头,“不行,我姐最近也很恐怖。”

    黑暗天使来着,能不恐怖吗!

    沉默半晌,裴雨菲突然眉梢一挑,眼底顿时蒙上一层狡诈。

    看她这个表情,钱多多就知道她有鬼主意了。

    “怎么着,想到什么了?”

    裴雨菲嘴角慢慢扬起,呵呵呵的笑了几声。

    微弯的眉眼恨不得笑出花来。

    她看着钱多多,使劲点了一下头,“嗯,的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看她这个反应,钱多多反而好奇了。

    “什么好办法把你笑成这样?”

    裴雨菲伸手捧住她的脸,呲牙笑了笑说:“这是一个关于我人生幸福的好办法,呵呵,我现在要去打电话,你乖乖在这等我。”

    钱多多的脸被她挤到变形。

    刚想埋怨两句,裴雨菲突然松手,拿着手机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毛病吧,这时候了还笑得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