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听得出来裴伊月在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情绪。

    就连坐在她身边的白洛庭,都没有发现他此刻心中的阴霾。

    那个想用两百万买她性命的人,蒙小妖到现在都没有找出他是谁。

    这个人是个电脑高手,隐藏ip地址的手法很独特。

    就连蒙小妖这种常年接触电脑的人都搞不定,她真的没敢把这个人的身份往白洛莹身上安。

    可是现在,她好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白洛莹,之前已经买凶杀过她一回了。

    同样的招数即便用第二回,又有什么差别呢?

    只不过,她到底跟她有什么仇?

    之后,白洛言又说了什么裴伊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等她回过神,就见白洛庭一脸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行了,都多大的人了还离不开媳妇儿,有没有点出息了?”

    老爷子嗤了他一声。

    “大不了那十天让丫头搬到这来,我帮你看着,这样行了吧?”

    看着?

    裴伊月郁闷了。

    她是逃犯吗?

    还是觉得她会在这十天内出轨?

    白洛庭扯了一下她的手,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裴伊月不说话。

    白洛庭用话勾引道:“训练场地离这不远,要不你跟我一块去?”

    “……”

    裴伊月愕然的看向他,一把抽出自己的手。

    身子一挪,多远了点。

    “我可不想当兵。”

    见她一脸惊恐,白洛言忍不住失笑。

    “小庭,你就这么点出息?”

    裴伊月生怕他再拉上自己,赶紧起身。

    “我去洗手间。”

    临走前,她再次给了白洛庭一个眼神警告,“别打我注意,我还要去公司呢,没空。”

    走进洗手间,裴伊月关上门,拿出手机,拨通了蒙小妖的电话……

    “妞,怎么了?”

    蒙小妖坐在宋家客厅。

    面对宋家人,她毫不避讳的接起电话。

    慢慢的,她的脸色有些变了。

    “你说……她?”

    “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

    听到她说回去,裴伊月顿了一下。

    “你在外面?”

    “哦,我在宋家。”

    裴伊月沉默一瞬。

    “你打算回去了?”

    闻言,蒙小妖放声一笑,“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宋家的人全都茫然的看着她一会低沉一会大笑。

    在场的人只有傅里知道,被她叫做“妞”的这个人是谁。

    但是,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挂断电话,蒙小妖起身拿起外套就往身上穿。

    李秋见状,刚忙问:“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回去了。”

    蒙小妖动作很快,穿上衣服之后,拎起背包往身后一甩。

    正要走,李秋站起来拉住她。

    “小蒙啊,你不回来住吗?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你留个电话给奶奶吧,奶奶想你了也可以打电话叫你过来。”

    蒙小妖眨巴着大眼睛看了李秋一眼。

    “为什么回来住,这又不是我家,至于我什么时候再回来……看心情吧!”

    脚步一提,抓在她胳膊上的手却没松。

    蒙小妖知道李秋是想要她的电话号码,可是她却不怎么想给。

    “李女士,我挺忙的,没时间接太多电话,那个,你要想找我就找傅里,他能找到我,先这样吧,拜拜。”

    蒙小妖走了,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落向了傅里。

    他能联系到她……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傅里看着离开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奇异的视线。

    而且,就算看到了,他也不在乎。

    “不好意思,我也先走了,改天再来打扰。”

    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傅里拿起沙发上的外套,穿都来不及穿,直接就走。

    宋思瑶紧了下手,起身跟了出去。

    傅里出来的时候,蒙小妖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傅里!”

    他刚要上车,突然听到宋思瑶的声音。

    他回头,宋思瑶已经跑了过来。

    寒冬腊月的,她就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

    她走到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拉住他的手。

    “傅里,你跟小蒙……”

    “对不起。”

    突来的一声道歉,让她后面的话变得如鲠在喉。

    她仿佛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她却不愿意相信。

    不知是话噎的,还是被冻的,她再次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傅里,我们是订过婚的,小蒙她是我妹妹。”

    这话是提醒。

    可是,傅里并不在意这些。

    “我很早之前就认识她了,那时候她还不是你妹妹。”

    宋思瑶猛地抬眸,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很早之前就认识……

    他的意思是……

    “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清楚,我们的婚约你找个机会推了吧,宋家大小姐配一个小小的主治医生实在不合适,你退婚,面子上也过得去。”

    宋思瑶脚下一软。

    傅里却没有扶她。

    “你,你的意思是……你要悔婚?”

    “没错。”

    傅里的坚定就好像一座冰山,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可言。

    宋思瑶不敢相信的摇头。

    “你要跟我悔婚,是因为小蒙?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一向文雅的面庞,今天却是那般的肃静。

    隔着眼镜片,傅里目光没有一丁点的犹豫。

    “我说过,我们很早就认识,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当初我们分开是有不得已的理由,但是现在,既然让我再遇到她,我不可能放手。”

    黑色的车离开别墅的院子。

    宋思瑶却始终站在寒风中,不愿接受这一切。

    她依稀记得上次在展厅的时候,蒙小妖问她,难道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抢了你的什么东西?

    现在她知道了。

    她早就盘算好要抢她的东西了。

    她看不上宋家的一切。

    但却唯独看上了还不是宋家人的傅里……

    宋思瑶回到屋里,宋长贺和李秋已经上了楼。

    客厅里只剩下宋冬鹏和一脸怨气的关敏。

    “小贱人,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看到宋思瑶从外面回来,关敏朝急忙问:“傅里走了?你跟他说什么了,有没有让他离那个小贱人远点?”

    “妈,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小贱人?”

    宋思瑶心里烦,听着关敏的话就更烦。

    要不是因为当年的那些事,宋小蒙怎么会离开家?

    她不离开就不会跟傅里认识,更不会带着报复的心回来。

    她怨,她怨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宋思瑶愿意理解她,但是她却不愿意把自己的未婚夫让给她。

    “你个臭丫头,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跟我大吼大叫的,你难道就看不出来那个小贱人一直在勾引傅里吗?未婚夫是你自己的,你要是看不住没人帮得了你。”

    有的时候,宋思瑶真的很理解宋小蒙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关敏。

    因为她实在是太聒噪了。

    连她这个亲生女儿都受不了,宋小蒙又怎么愿意妥协?

    “妈,您就这么不希望我好是吗,您难道不知道,如果小蒙真的想要报复,也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

    关敏一声怒喝,倏然站起。

    “好了,都少说两句。”

    宋冬鹏今天很少说话。

    被蒙小妖顶了一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也在她的憎恨范围之内。

    关敏是不说话了,但宋思瑶却因为傅里的悔婚而心绪不平。

    “如果当年您对小蒙好点,如果当年二叔一家被赶出去的时候,您没有在背后落井下石,现在小蒙就不会这样。”

    砰!

    桌上的一个茶杯朝着宋思瑶脚下摔了过去。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提到当年的事,关敏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宋思瑶对蒙小妖的愧疚感,正是因为当年她无意间听到的那些话。

    十几年来,她从不敢忘记她还有一个妹妹。

    那个因为被牵连,而被赶出家门,下落不明的妹妹。

    这么大的动静,惊扰到了楼上的人。

    李秋走出来,站在楼上朝下看了一眼。

    “干什么呢,还砸上东西了,不过了是吗?”

    宋冬鹏看到李秋,赶紧站起拉住关敏。

    “没事妈,只是杯子没拿稳摔了,爸还好吧?”

    李秋不是傻子,杯子没拿稳难道还会掉在大厅中间?

    刚刚关敏叫声那么大,就算是聋子也都听见了。

    她瞥了关敏一眼说:“有什么不满意别拿孩子撒气,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有个数,你爸心脏不好,别总在这大吵大闹的,实在不行你们就搬出去,没人留你们。”

    “妈!”

    关敏愕然抬头,看向站在二楼的李秋。

    她的话意思是要把他们一家扫地出门吗?

    就像当年老二一家一样?

    “妈,您怎么能这么偏心,您难道就看不出来,刚刚那个小贱人……”

    “你说谁是小贱人?”

    李秋怒视,声音也冷了几分。

    “小蒙姓宋,是我们老宋家的孙女,关敏,你要是再让我听到你用这样的话来说小蒙,你就立刻给我搬出去,这个家不欠你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