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回来了吗?”

    陈华摇了摇头,“没有,好像昨晚出去之后就一直没回来。”

    白洛庭没做声,敛回视线,继续看着裴伊月喝汤。

    一晚上没回来,想必是在查昨晚的事吧。

    不过,昨晚到底是谁把他们找去的?

    那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居然比他先到。

    难道,是她自己?

    他看着裴伊月,有些出神。

    他想不通。

    如果真的是她自己,那么她是为了什么?

    一碗汤,一转眼就下去了一半。

    白洛庭轻蹙的眉心微缓,淡淡的笑了一下。

    裴伊月一点都不挑食,这一点,白洛庭慢慢的也发现了。

    只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是她教养的问题,而是……生活所迫。

    心中再次泛起一丝心疼,也更加坚定的要守住她。

    “一会跟我去趟大院,很久没去,爷爷肯定想你了。”

    裴伊月嘴里鼓着一口汤,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这样子,俨然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

    白洛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像是在赞赏她的乖巧。

    如果小时候她没有丢,也许,她就不会有这么多秘密。

    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对任何人都有所防范。

    现在,他的小丫头,还是让他来守吧……

    ——

    一夜之间,名扬北城的黑暗天使莅临军区大院,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难道这就是?

    才结婚不到半个月,就被这白二爷给同化了?

    可是看着她这一身打扮,说不出的青涩稚嫩。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昨天视频当中,用酒瓶子敲人的那个。

    “都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是不是?”

    白洛庭恼了。

    他带她来是给这帮家伙看的吗?

    居然还敢盯着不放,找死呢?

    这一嗓子下来,院子里的人该散的散,该撤的撤,顿时清净了。

    裴伊月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宽大的帽檐带着一圈同色的绒毛。

    帽子遮挡住视线,她并没有发现太多奇怪的目光。

    白洛庭这么一吼,她抬起头看向他,而后又四处看了看。

    人还没有散尽,还剩下几个小兵。

    但裴伊月知道这是白洛庭吼出来的效果。

    她推了推帽檐,看向白洛庭。

    “我应该过两天再来的。”

    现在这风口浪尖上,哪个人看到她不跟看到稀有动物似的?

    她也是脑子坏掉了才会答应今天跟他一起来。

    白洛庭拉着她的手,“来都来了,进去吧。”

    走进屋。

    白洛言也在。

    昨天晚上的事算是一场大事故了,而且死的人还是白天被老爷子撸下来的秦良生。

    更重要的事,那人是打电话到军区。

    打来的号码是一次性电话卡,他们昨晚在现场已经找到了。

    另外他们只知道是一个男人打来的。

    至于是不是用了变声器,他们也无法分辨。

    因为电话来的太突然,而是时间太短。

    他只说了一个地址就被挂断了。

    从以前开始,这里就像一个会议室,大大小小的会议从不间断,也不会刻意回避什么人。

    然而这次的事太过血腥,老爷子看到裴伊月来了,赶忙就摆手散了这次的讨论。

    白洛言一夜没睡,眼窝有些深陷。

    他想抓这个杀手,还真是迫不及待。

    “月丫头,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招呼道。

    还是那张笑脸,但却明显的疲惫了许多。

    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事吧,裴伊月有些内疚。

    她没想到这些人为了她,居然这么兢兢业业,这是有多想置她于死地啊?

    裴伊月褪去头上的帽子,露出那张精致的小脸。

    她朝着老爷子笑了笑说:“阿庭说我很久没来了,要我过来看看爷爷。”

    老爷子瞥了白洛庭一眼。

    “算这小子有良心。”

    走到沙发前,裴伊月脱去外套。

    一身沁心的打扮实在惹眼。

    “丫头今儿这身衣服不错,干干净净的,很适合你。”

    老爷子莫名的夸了她一句。

    裴伊月却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这衣服……是他挑的。

    对上她的视线,白洛庭勾唇一笑,看向老爷子。

    “您孙媳妇儿长得好,穿什么不好看?”

    从起床开始,这家伙就一直再说这些有的没的,现在居然还说!

    裴伊月臊得慌,偷偷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这样的小动作逃不过老爷子的眼睛。

    看他们两个感情还不错,老爷子倒也笑的欢愉。

    “臭小子说了这么多年废话,就这句属实。”

    “……”

    裴伊月脸一红。

    连老爷子都这么说,她还能说什么?

    “大哥,昨晚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白洛庭会关心这件事,有些让白洛言意外。

    同时他也想到昨天刑天柯说的话。

    的确,他是有点过于积极了。

    “没什么进展,不过我敢肯定,是‘他’做的。”

    裴伊月诧异的看着白洛庭,心里疑惑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那个时间他不是应该送裴雨菲回家吗?

    而且就算军区收到消息,也没理由告诉他一个二世主吧!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裴伊月惊讶的目光来不及收回,被他看到一抹惊慌。

    白洛庭做所以今天带她来这,为的就是帮她套话。

    正所谓知己知彼。

    他不想看她贸然行事,更不想看她落入虎口。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继续问:“大哥知道这个‘黛’是男是女了吗?”

    闻言,裴伊月一怔。

    他居然连她的名号都知道……

    白洛言看了他半晌,轻轻拧眉。

    “不知道,昨天打电话来的是个男人的声音,接电话的人分不清是不是用了变音器。”

    男人的声音?

    白洛庭蹙眉,忍者心下的好奇,没有去看裴伊月。

    这时候如果看她,会不会太明显了!

    但是,这男人是怎么回事?

    她昨天背着他去找男人了?

    另一旁,裴伊月有些想笑。

    白洛庭跟在她身后追查了她这么多年,居然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这是在逗她吗?

    她的分辨率就这么低?

    听到这,老爷子有点不耐烦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别再丫头面前说这些事,再吓着她!”

    吓着她?

    裴伊月弯了弯嘴角。

    “没事爷爷,难的他对这些事上心,就让他问吧,反正我也听不懂。”

    白洛庭:“……”

    这丫头,她是有多能装?

    白洛言赞同老爷子的意思,敛了口气。

    “还是不说了,的确不适合你。”

    说着,他再次看向白洛庭,“快到年底统兵了,你也参加吧!”

    年底统兵,每年的年底军营都会进行一次集训,算是为这一年来画上一个句号。

    往年,白洛庭都会参加。

    可是今天他却不怎么愿意。

    “大哥,你多少也顾忌一下我这新婚燕尔的,那统兵一训练起来就是全封闭十天,我媳妇儿怎么办?”

    “十天而已,又不是十年,你没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

    胜毛线新婚啊。

    他昨天晚上才新婚的好不好?!

    “军训啊?他能行吗?”

    怀疑的话出自裴伊月的口。

    就他?一天天吊儿郎当的也能军训?

    闻言,白洛言忍不住笑了一下。

    “别小看他,每年体能训练他都是第一,格斗枪击,他也是名列前茅。”

    裴伊月:“……”

    她看向白洛庭,有点不可思议。

    枪击她倒是见识过,的确不错。

    但是体能和格斗……确定不是在逗她?

    看她用那么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白洛庭呲了呲牙。

    心有不甘,想在她面前展示一把,但又舍不得跟她分开十天。

    “今年洛莹也会参加,她新兵报到,你好歹也要带带她,我是今年的训练官,可能照顾不到,你也别推辞了。”

    闻言,裴伊月再度诧异。

    “白洛莹也当兵?”

    白洛言轻轻点头,“她是后勤兵,这个月刚入队,小莹是电脑专家,年后可能要转国防部队。”

    “电脑……专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