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大伯母,你就别坑人家傅医生了,那人民医院好赖不计也是公家的医院,你们那再好也不过是个私立医院,保不准哪天就倒闭了,再说,万一傅医生不小心手术失败,那他妈的罪过可就大了,被赶出医院不说,说不定还得净身出户,到最后连北城都待不下去。”

    蒙小妖嘴里含着饭,一边笑一边嘲讽。

    然而这一席话,却说的说有人都面露尴尬。

    “小蒙……”

    宋长贺试图开口。

    蒙小妖嘴边的笑意一敛,抬起拿筷子的那只手。

    “别跟我说话,食不言寝不语,你教的。”

    “……”

    刚刚还在大放厥词,这会儿却说什么食不言寝不语?

    “没教养!”

    关敏声音不大,但饭桌就这么大,蒙小妖也不聋。

    啪的一声,蒙小妖手中的筷子拍在桌面上。

    她抬脚在桌子腿上一蹬,身下的凳子呼啦一声转向了关敏。

    “大伯母说的没错,我就是没教养,你想让一个跑了妈死了爸的人有教养,会不会有点太为难我了?”

    “你……”

    “你少说两句!”宋冬鹏轻喝。

    蒙小妖的样子倒是不像生气,不过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李秋还是心疼。

    李秋从身后抚着蒙小妖的背,安抚道:“好了好了,你大伯母不是这个意思,吃饭,不说了啊!”

    蒙小妖伸手拨了脑袋上的绿毛,冷冷的勾起嘴角,转身看向宋长贺。

    “你们宋家的餐桌上现在就是这德行啊?您是老了?管不动了?当初把我和我爸赶出家门的魄气呢?”

    闻言,宋长贺老脸一阵青一阵白。

    蒙小妖句句话都是针对,但却又让他无法反驳。

    “小蒙,你别这样跟爷爷说话。”

    宋思瑶顾忌着傅里还在,这样的家庭纷争实在是有些丢脸。

    “爷爷?”

    蒙小妖冷笑。

    “抱歉,那是你爷爷,不是我的。”

    宋长贺拿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

    蒙小妖不是没看见,但她却视若无睹。

    他现在的隐忍,也许是因为上次她说过的那些话。

    可是他们不知道,她承受的,远远比她说的要多很多。

    很多事,她不是不说,而是不能说。

    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让他们尝尝后悔是什么滋味!

    饭后,蒙小妖回到她以前的房间看了看。

    这里已经完全不再是她小时候的样子。

    无论是床,柜子,还是窗帘,就连原本墙上的书柜都被拆了。

    想来是当年他们被赶出去之后,连他们住过的房间他们都看着碍眼吧!

    突然,门把被人扭动了一下。

    蒙小妖背靠着墙,伸手打开被她反锁的门。

    下一瞬,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傅里还没有看清她人在哪,蓦地,蒙小妖一个高跳起,挂在了他的身上。

    她勾住他的脖子,两腿在他腰上一缠。

    “锁门。”

    傅里一手托着她的屁股,另一只一手把门把门一关,随后上了锁。

    他转身将她往墙上一抵。

    抬头看向那一脸笑意的人。

    “你不是说不来吗?”

    蒙小妖咧着嘴笑了笑。

    “这叫突然袭击,为了监督你而准备的。”

    监督?

    他明明说了带她来把话说清楚,是她自己不来,现在居然还说来监督?

    傅里郁闷的叹了口气。

    “你知不知道你吓到我了?”

    蒙小妖低头在他嘴角一嘬,“听没听说过一句话,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你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明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是她,现在却反过来成了他的错?

    窄框眼镜下,一双眸微微眯起。

    傅里倏然转身,直接把挂在身上的人丢在身后的蕾丝床上。

    他欺身压下,大手在她袒露的小腹上摩挲。

    寻到她的唇,狠狠的捻着。

    蒙小妖不甘示弱,翻身而上,骑在他的腰间。

    她低下身子,伏在他的胸前,小手在他敏感的胸口打着圈圈。

    “你未婚妻还在外面,你就敢来找我,不怕被她知道?”

    傅里一把扯过她的手臂,让两人的距离离得更近。

    温润的嗓音带着压抑的嘶哑。

    “为什么不让我说?”

    “唔~”蒙小妖噘了噘小嘴,“为什么要说?你没看到关敏对我的态度吗,要是让她知道我抢了她女儿的未婚夫,她还不得生吞了我?”

    她怕生吞?

    傅里才不信!

    瞧她刚才那架势,不生吞了这一大家子就不错了。

    傅里抓起她的手放在胸前,镜片下的那双眼变的逐渐深沉。

    “小妖,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拖下去对谁都不好,你不让我说,会让我觉得你是不在乎,你根本就不想……”

    软糯的唇封住他的口,堵回了他剩下的话。

    蒙小妖微微抬头,不高兴的嘟着嘴。

    “谁说我不在乎的,在这个世上我最在乎的就是你,如果我真的不在乎,你以为我稀罕来这?”

    “那你……”

    她这么说,傅里就更不懂了。

    她既然在乎,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拦着他,不让他说清楚跟宋思瑶的事?

    “对不起傅里,你就让我利用一次吧,宋家欠我的,我不甘心。”

    闻言,傅里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心。

    “你想干什么?”

    “还没想好。”

    还没想好,却想好要利用他?

    傅里不信。

    “你对宋思瑶的母亲有敌意?”

    说到关敏,蒙小妖脸色沉了沉。

    她摇头,“不,我是对宋家所有人都有敌意。”

    “为什么?”

    蒙小妖抿唇,低下了眼睫。

    又是一个她不想说的话题。

    傅里轻叹了口气。

    “宋家的每一个人都很恐怖,傅里,你也要小心一点。”

    傅里不明白她口中的恐怖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相信她一定不是信口开河。

    对于她,傅里还是确信自己对她有些了解的。

    也许,她只是因为以前的事太过记恨了。

    叩叩叩!

    门把旋转的速度很快,可惜门是上了锁的。

    “小蒙,是你吗?我能进来吗?”

    蒙小妖坐起身,却没有从傅里身上下去。

    她回头看了一眼扭个不停的门锁,坏笑着勾起嘴角。

    “你要是能进来就进来呗!”

    “……”

    扭动的门锁停了。

    很明显,她进不来。

    过了一会,宋思瑶隔着门问:“你看到傅里了吗?”

    蒙小妖转头看了一眼躺在身下的男人,坏笑了一下。

    俯身趴在他胸前,一下一下的亲着他的嘴。

    “没看到。”

    傅里忍不住被她逗笑。

    这谎话说的,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门外,宋思瑶沉默了一瞬。

    “哦。那我先下去找他了。”

    找他?

    呵!

    刚刚扭门把的动作那么用力,她分明就是怀疑傅里在这。

    不过她怀疑的也没错。

    女人的第六感,说实话,真的挺准的!

    ——

    白家别墅。

    裴伊月醒来已经过了中午。

    浴室里,她对着镜子,看着满身的暧昧痕迹,有些失神。

    她最终还是沦陷了是吗?

    可是为什么呢,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喜欢他,或者说,她根本不懂的喜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曾经,她贪恋过那个她不可触及的人,但也仅仅是贪恋而已。

    可是现在,为何一想到白洛庭,她的心,就会不由自主的加速……

    “宝贝儿,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

    看了一眼关着的门,裴伊月脸色不由一红。

    “马上就好了,你别进来。”

    因为脖子上暧昧的印记太多,所以她今天特意选了一件高领的毛衣。

    以往她都是穿黑色的,可今天白洛庭非给她找出一件奶黄色的,下面配的事一条白色过膝的裙子。

    她很少穿这样浅淡的颜色。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甚至怀疑这还是她吗?!

    浴室的门开了。

    白洛庭侧身靠在门前,上下打量了一下走出来的人,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嗯,不错。”

    以前她总是喜欢穿黑色的衣服,白洛庭也没觉得怎样。

    可是经过昨天,他突然觉得,那种颜色以后不能让她再穿。

    那种颜色看起来很阴郁,也很邪恶。

    也许,这就是她喜欢的原因吧!

    微红的小脸配上这乖巧的一身,很清纯。

    什么黑暗天使,关于这样的字眼,从今天开始全都不可以用来形容她。

    “你在看什么,很奇怪?”

    裴伊月见他一直盯着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穿成这样,她真的很没安全感。

    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这样的她不要美的太诱人。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上一勾,柔软的纤腰像水蛇一样被他拽到身前。

    他眸光潋滟,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脸。

    “很漂亮,这么漂亮我都有点舍不得带出去了。”

    裴伊月无语的抽动嘴角。

    “你能不能别这么说话,很肉麻。”

    白洛庭一脸无辜。

    “媳妇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还不让说了?”

    见他还说起来没完了,裴伊月墨眸一翻,推开他。

    “你自己在这说去吧,我下楼吃饭了。”

    见她真的开门出去了,白洛庭只是轻声一笑。

    慢慢的,他又敛起了笑意,叹了口气。

    心里有些不安。

    “你不下去吗?”

    裴伊月返回门前。

    白洛庭楞了一下。

    看着她探究的目光,白洛庭再次露出一抹笑。

    以前她想干什么都是自己,才不过一晚上而已,她真的开始变的粘人了吗?

    然而实际却是,裴伊月觉得自己现在这一身打扮有点难为情,不想自己一个人下楼。

    楼下饭厅。

    “你妈不在?”

    “可能打牌去了。”

    “你妹妹呢?”

    “不知道。”

    “你家好像很冷清。”

    “一直都这样。”

    裴伊月点了点头,没在继续往下问,也没什么好问的了。

    昨天的视频出来之后,不只是白家人,就连白家的佣人都看到了。

    自从裴伊月下楼坐在这,打量的目光就从来没间断过。

    尤其是陈华。

    只不过,看着她今天的穿着,她实在不敢跟视频中的那个“黑暗天使”联系在一起。

    天使没错,但,却很明媚,一点都不黑暗。

    灶头的汤煲了很久。

    陈华亲手盛出一碗,端到裴伊月面前。

    “二少奶奶喝点吧,这是二少爷天还没亮就起来吩咐厨房炖的鸽子汤,说要给您补补。”

    “……”

    看着眼前那碗汤,裴伊月笑的有点尴尬。

    “谢谢陈姨。”

    裴伊月转头看向白洛庭,咬着嘴角,脸色偏红。

    “补什么补啊,你能不能别做这样的事?”

    很丢人!

    白洛庭笑的有点无奈。

    他的确是因为昨晚才想着给她补补。

    但不是因为昨天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实在太瘦了。

    之前不怎么觉得,可是经过昨晚他才感觉到,她这么瘦,会不会让别人认为他在虐待她。

    “这样的事不是很正常嘛,有什么难为情的,习惯就好了。”

    还要让她习惯?

    开始玩笑呢?

    “快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不喝。”

    裴伊月伸手一推,小脾气顿时上来了。

    两个人坐的位子很近。

    她推碗的动作不大,但汤还是洒出来了一点。

    白洛庭拿起汤碗,用汤匙舀了舀,递到她嘴边。

    “乖,喝点。”

    裴伊月皱眉。

    她自己都不喝,他递过来她就喝了?

    这男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要我用嘴喂你?”

    闻言,裴伊月眼角一抽。

    “你……”

    白洛庭笑的无害,“乖,听话,喝点,你怕冷就是因为太瘦了,多长点肉就没那么怕冷了。”

    后面的话算是给她炖汤的解释。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裴伊月却没得选择。

    “我自己喝。”

    她接过汤碗。

    白洛庭也没拦她。

    这丫头,脸皮真的很薄。

    裴伊月低头喝着汤,白洛庭转身看向陈华。

    “大哥回来了吗?”

    ------题外话------

    推荐友文璀璨星途:重征娱乐圈/知晚

    乐坛:她是上天的宠儿,拥有一副金嗓子的金牌词曲创作人;

    演艺圈:她是收视保证,综艺节目常青树兼盛世美颜老戏骨;

    网文界:她开创仙侠时代,是文风多变又本本畅销的人气王……

    娱记:简云歌是娱乐圈当之无愧的璀璨巨星!

    粉丝:咱家云歌是智情双商皆高的暖心偶像!

    某总裁:你们不知道名花有主闲人该散尽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