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88 你弟弟有问题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88 你弟弟有问题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呢,你怎么会到这来?”

    白洛庭不安中强烈抑制自己,让自己保持镇定。

    他看向白洛言。

    “路过。”

    “路过?”

    白洛言皱了下眉。

    晚上十点,路过这偏僻到渺无人烟的地方?

    知道他怀疑,但是白洛庭没有解释。

    “大哥去忙吧,我回去了。”

    见他说走就走,刑天柯眯了眯眼眸。

    “老大,你弟弟有问题。”

    白洛言侧目,眼底泛起一道冷凝。

    刑天柯看了他一眼,全当他是对自家人的维护。

    她虽然觉得白洛庭有问题,但却并没有把他当成杀人凶手。

    她跟这个案子同样有些年头了,白洛庭这些年一直在北城,时间上完全不符合。

    只不过他刚才的反应,的确值得怀疑。

    ……

    回到山腰别墅,白洛庭二楼房间的灯是亮着的。

    心头一紧,他匆匆走进。

    陈珏琴就坐在客厅,他却连招呼都没打直接上了楼。

    陈珏琴到了嘴边的话顿住。

    脸上的笑意随之淡了淡。

    陈华看出她脸色的变化,笑了笑说:“这结了婚的人就是不一样,以前那里能经常见到二少爷回家,现在他倒是每天都回来。”

    陈珏琴垂下视线,淡淡的叹了口气。

    “回来又怎样,还不是连一句话都说不上。”

    楼上,白洛庭猛地推开房门。

    裴伊月洗过澡,穿着睡衣,靠坐在床上玩着平板电脑。

    听到这么大的开门声,她吓了一跳,愕然的看向门前。

    “你吓死我了。”

    “你去哪了?”

    漆黑的眸,仿佛带着一丝惊吓过后的委屈。

    娇柔的小脸,无论怎么看,都让他没办法跟“杀手”这两个字联系到一起。

    裴伊月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起身下床。

    “我去小妖那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呢,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把雨菲送回家了吗?”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人,白洛庭拧着眉。

    手一伸,拉住她的胳膊,直接把她拽进了怀里。

    紧紧地搂着……

    裴伊月愣了愣。

    “你怎么了?”

    白洛庭不说话,裴伊月只能听见从他胸口传来的心跳声。

    他的心,跳的很快,很乱……

    裴伊月抬起头,想要看他。

    脑后突然被一只手按住,再次贴向他的胸口。

    他开口,声音伴着嘶哑。

    “答应我,不要去做任何危险的事。”

    质问,他真的做不到。

    即便是他的怀疑几乎变成了肯定,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其实她已经在他面前暴露了很多次。

    她那凌厉的手法,不止一次出现。

    酒店摄像头里录到的画面……

    赛道爆炸……

    丧狗受伤……

    包括廖杰的手,和他当时的话……

    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裴伊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安希颜临走前,竟然找人暗中保护她。

    如果她知道,今天,她肯定会上演一出苦情戏,等着别人来救。

    “你在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去做危险的事?”

    白洛庭紧了紧搂着她的手。

    听着她含笑的话,不由的心疼。

    “答应我,永远都不要让自己有危险,永远不要离开我,你只要留在我身边,我会帮你承担一切。”

    白洛庭不敢想象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因为只要一想,他的心就隐隐作痛。

    裴伊月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她从他的怀里挣出,抬头看着他。

    撞进他眼中的那一瞬间,裴伊月的心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下一瞬,白洛庭身子一俯,偏头噙住她的双唇。

    裴伊月想要再次看进他的眼中,白洛庭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轻合的眸,挡住裴伊月想要窥探的视线。

    即便如此,裴伊月还是忘不了刚刚的那一瞬。

    他的眼是棕色的,伴随着一种痛楚,就连她看了,都会跟着疼的那种。

    轻封的唇没有以往的激烈,而是带着一种小心翼翼。

    腰间的手带着她贴近。

    裴伊月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她指尖蜷起,顺着他的胸前攀上他的脖子,像是想要安抚他刚刚的那个眼神。

    这一晚,她情绪的起伏很大。

    但却大不过刚刚那一瞬间的心疼。

    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次想要毫不避讳的回应他……

    跌跌撞撞,两人嵌入大床之内。

    睡衣早已凌乱,意乱情迷之时,她的手仍旧挂在他的肩头。

    一头微弯的墨发肆意披散,像是一副出于梵高之手的美作。

    娇俏的小脸似乎比以往更加美艳。

    白洛庭一直都知道她的美,可是今晚,却不同于往常。

    因为她的美,让他心疼。

    “宝贝儿,可以吗?”

    裴伊月脸色微潮,含着唇,轻轻点头。

    紧绷的身子明显是有些怕的。

    白洛庭轻抚她的头,在她眉心落下一个吻。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听着他温雅的轻喃,裴伊月的脸更红了。

    ——

    自从上次在裴伊月的结婚典礼上蒙小妖遇到宋家人之后,她一直都没有想起宋家。

    也许是她太忙,也许是她根本就不愿想起这个地方。

    可是今天,她却突然出现在宋家别墅。

    很巧,今天宋家人都在。

    这里跟当年她离开的时候没多大区别。

    她还依稀记得,小时候她在这栋房子里玩捉迷藏,最后磕到头的桌角。

    也记得,当时全家都着急的带她去医院,为的仅仅是一个包。

    一声嘲讽的轻笑。

    蒙小妖眼睫一垂,走了进去。

    “老爷,夫人,有位小姐说要见你们。”

    话音刚落,蒙小妖就已经拖着散漫的步伐走了进来。

    她嘴里的泡泡糖吹出一个很大的泡泡,遮住了大半张脸。

    啪!

    泡泡破掉,黏在了鼻头上。

    她伸手轻轻剥掉黏在鼻子上的泡泡糖,再次塞进嘴里。

    看着坐在客厅的四个人,撩唇一笑。

    “我来了。”

    佣人不认识这位离家多年的二小姐。

    正想拦她,她却已经绕过她走了进去。

    “小蒙?”

    李秋倏然站起,一脸激动的迎上前。

    宋长贺也跟着站起。

    但是他却没有向李秋一样上前,只是站在原地。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被他赶出家门多年的孙女,即便他现在是满心的后悔。

    苍老的身子紧绷,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他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也许是年纪大了,激动起来就有些不可控制。

    能看到自己的孙女回来,这也是他这十几年来唯一的心愿。

    也许说出来谁都不会相信,但是这些年,他的确一直在暗中寻找他们一家人的下落。

    蒙小妖弯起眉眼,看着李秋甜甜一笑。

    “李女士,好久不见。”

    李女士?

    李秋拉着她的手一抖,眼中顿时蒙上一层雾气。

    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孙女,拉紧了她的手。

    “小蒙啊,我是你奶奶。”

    蒙小妖脸上的笑意甚浓,但却是极为敷衍。

    她的眼底是冷的,即便弯到极致,却不含一丁点的笑意。

    蒙小妖抽出自己的手,走到沙发前。

    “您可真会说笑,像我这样的野丫头,哪里来的奶奶?”

    肩头的背包一甩。

    宋冬鹏夫妇自动让出了一个位子给她。

    蒙小妖脱掉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漏脐装,袖口很大,衣料很薄。

    下面穿了一条牛仔色的铅笔裤。

    看上去并不像很有档次的衣服。

    她坐在沙发上,两脚一翘,搭在茶几上晃了晃。

    “这里没怎么变吗,还跟以前一样。”

    关敏见她这样没有规矩,不满皱了下眉。

    刚要说什么,却被宋冬鹏拦了一下。

    宋冬鹏看着蒙小妖笑了笑,问:“小蒙,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蒙小妖仰头靠着沙发椅背,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仅仅一眼,她便敛回视线,流里流气的说:“不是你们让我回来的吗,怎么,我才刚进门就嫌我碍眼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