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87 很荣幸,再见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87 很荣幸,再见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把裴雨菲送回家后,白洛庭一个人开车往回走。

    突然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

    他狐疑的皱起眉,手上却按下了接听。

    还没等开口问对方是谁,一阵咆哮声险些震穿了他的耳膜……

    “姓白的,你是死人吗,我走的时候跟你说什么了,你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照顾不了还娶什么老婆,小乖被人带走了你知不知道,他妈的,就知道你不可靠,西河工厂,你马上给我带人过去,要是小乖出什么事,我就立马回去轰了你们白家。”

    黑暗的车厢内,白洛庭的面色逐渐冷凝。

    听完了安希颜的怒吼,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挂断电话。

    脚下油门倏然踩紧。

    车轰的一声淹没在深夜的街头……

    ——

    夜黑风高,这样的夜真的很适合杀人放火。

    一场大雪的来临,似乎想要掩盖这遍地的血腥狼藉。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裴伊月靠坐在白色轿车的车头,手里把玩着一把染血的匕首。

    细弱的指尖抹去刀刃上的血,轻捻。

    她,好久没有闻到血腥了。

    “这位先生,您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也就算了,绑架杀人这样的事居然也能做得出来,你真当这北城没能人了是吗?”

    轻飘飘的话从裴伊月口中踱然而出,却听的人毛骨悚然。

    今天一整天她都被这件事烦着,正没地儿发泄呢。

    在这北城,当真是没人知道她耐性不好。

    居然敢在这时候来截胡她。

    绑架?

    真是活够了!

    秦良生跌坐在血泊当中。

    他在北城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却唯独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女人。

    她杀人就如碾死一只蝼蚁。

    而她,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什么狗屁温柔大小姐,全他妈是拿来糊弄人的。

    今天的视频出来之后,秦良生知道上次那件事是他儿子挑起来的。

    他还曾一度后悔去大院讨说法。

    可是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他就被革职,家也被封了。

    秦格更是被人从医院拖走,被人关去了监狱。

    可怜他儿子的手还伤着,哪里受得了?

    一想到这些,秦良生心中便是不忿。

    这些事的一切源头都来自于这个女人,绑了她说不定还有机会救出他儿子。

    只是很不巧。

    裴伊月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软弱。

    再加上,她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纤柔的身子缓缓直起,她一步一步的朝秦良生走去,每走一步,都好像才在他的血骨之上,令他瑟缩。

    “你知道,上一个绑架我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裴伊月问,而后又自答。

    “他断了两只手,现在正在牢里享福呢!”

    秦良生不断后退。

    脸上的惊恐肉眼可见。

    “你这个女人好恶毒。”

    “哈哈,恶毒?”

    裴伊月轻笑,脸上却不见笑意。

    “这位先生,你怎么能反咬一口呢?明明是你绑架我,为何反过来说我恶毒?难道我非要像电视剧里那样乖乖被残害,才算不恶毒吗?”

    裴伊月手中的刀垂在身侧,刀刃上的血已经在寒风中凝固。

    满地的血迹红的耀眼,尤其是在工厂大灯的照射下,更是格外的惊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局长先生,你不应该找我麻烦的。”

    地上的血把秦良生的衣服浸湿,冰冷的感觉让他整个人忍不住的发抖。

    他怕,但却不肯就此认输。

    “你以为你杀了我,你逃得掉吗?别傻了,你当警察都是笨蛋吗?”

    裴伊月娇柔的小脸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

    她看着他,仿佛在笑他的愚蠢。

    “刚刚你问过我到底是谁,现在我告诉你,听好了,我叫裴伊月,代号,黛。”

    看着秦良生渐变的脸色,裴伊月脸上笑意加深。

    温柔的笑容若是换个场景,当真是美轮美奂。

    只不过现在......

    “以你的身份,想必应该听说过我,很荣幸。”

    头乖巧的一歪,笑容在这片诡异的气氛中是那么的纯净。

    她再次开口,手中的刀柄倏然一横。

    “再见!”

    刀刃划过他的脖颈那一瞬间,裴伊月人已经绕到了他身后。

    她回头,看了一眼伏在血泊中的人,目光冷冷敛起。

    唦的一声……

    急速的车轮摩擦地面……

    蒙小妖大步从车里走出。

    “妞!”

    裴伊月转身,看到蒙小妖的同时,也看到了从另一辆车里走出来的齐安。

    深眸一凛,她赫然提步。

    她越过蒙小妖,一把扣住齐安的脖子。

    力气之大,竟是让齐安后退了数步才稳住自己。

    裴伊月手中的刀一横。

    染血的刀刃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回来,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不是?”

    阴鸷的语调冰冷刺骨,漆黑的眼底更是饱含嗜血的恼意。

    齐安不躲也不抗拒,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你如果真的恨我,就杀了我吧。”

    刀刃嵌入一分,新鲜的血液蔓延,与原有的血混为一色。

    齐安微微蹙了下眉……

    随后闭上眼睛……

    任由她宰割……

    “妞!”

    蒙小妖虽然也恨齐安的背叛,但他毕竟是听从k的指示才这么做的。

    杀他,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一辆面包车有远处开来。

    裴伊月手里的刀一甩。

    锵的一声扔向地面。

    遏在齐安脖子上的手猛地一推。

    面包车停在他们面前,裴伊月紧蹙着眉心,看着青雷社的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样的景象,所有人都傻眼了。

    “张长,带人把这收拾了。”蒙小妖看向青雷社老大。

    张长带着七八个小弟,看了一眼面色阴郁的裴伊月,谁都没敢说什么。

    “好的。”

    “不用。”

    几个人正要动手,裴伊月冷声阻止。

    “给军区打电话,让他们自己处理。”

    ——

    白洛庭赶到西河工厂的时候,这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他从车里走出,二话不说就往里走。

    军区的人都认识他,但里面发生这么大的事,并不能让人随便进。

    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拦在他面前,“白二少,您不能进去,里面发生了命案,需要保护现场。”

    命案?

    白洛庭一怔,一把推开他。

    “滚开!”

    安希颜打电话来说是裴伊月出了事,现在这里发生命案,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裴伊月。

    撩开警戒线,白洛庭钻了进去。

    遍地的尸体还没来得及处理,血腥味刺鼻。

    他拧紧了眉,四处搜寻着裴伊月的身影。

    “小庭?”

    白洛庭回头,看向走来的白洛言。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白洛言轻轻蹙眉,疑惑的看着他。

    “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到这来?”

    “我……”

    白洛庭刚要说什么,就见刑天柯拿着记录本走了过来。

    “老大,全部核实过了,全都是一刀毙命,手法跟‘他’很像,但武器却不是‘他’常用的。”

    白洛言拿过记录本看了看。

    “的确是‘他’的手法,不会错,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你们在说谁?”

    听着他们的话,白洛庭莫名的有些不安。

    安希颜打电话时的态度不像是恶作剧。

    可是这里根本没有裴伊月的影子,只有一地的尸体。

    如果她真的被绑架了,那么这些人,又会是谁杀的?

    “我跟你说过,我在追查一个国际杀手,我很确定‘他’现在人就在北城。”

    闻言,白洛庭脸色一变。

    杀手?

    上次在酒店,有一个人被杀。

    那次因为场面太过混乱,并没有查出谁是凶手。

    但是,那次裴伊月却在凶案现场附近。

    而这次,他是接到安希颜的电话,说裴伊月在这,所以他才来的。

    可是现在不但看不到她人,反而见到了一地被国际杀手杀害的尸体……

    这……怎么可能?

    ------题外话------

    小月月要暴露了~欧都kei~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