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85 被上传的视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85 被上传的视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前两天白洛庭去大院,是因为警察局局长秦良生找上门了。

    为的是他那被剁了手,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儿子,秦格。

    白家老爷子护犊子那可是出了名的。

    但凡白洛庭能说出一丁点理由来,他都能把这事扛下来。

    可是那天,白洛庭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的扔下三个字。

    ——他活该!

    那天晚上秦格被人扔到家门口的时候,人已经浑身是血的昏了过去。

    接连几天都没有恢复神智。

    秦良生是听秦格的朋友说了才知道是白家二少干的。

    那人虎头蛇尾的说了一通,秦良生根本没有听清楚原委,他只知道他儿子的手是白洛庭叫人砍了的。

    秦良生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来讨说法却碰了一鼻子灰。

    离开大院的时候,他愤愤不平,甚至还放下狠话,说这件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之后不管白晋鹏怎么追问,白洛庭始终不说那天发生了什么。

    能让他闭口不言,白晋鹏也知道自己再怎么问都是白搭。

    骂了他几句算是发泄,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

    白家别墅。

    裴伊月斜靠在窗边的躺椅上,无聊的翻着平板电脑。

    翻到一个热门视频,她随手点开……

    视频是在一片漆黑中拍摄的。

    先是两个男人的纠缠,恍惚的灯光下,一张熟悉的脸突然映上了屏幕。

    砰!

    视频中的女人一个转身,酒瓶砸在了男人的头上。

    “滚,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话音清清楚楚。

    随后还能听到周围人的一阵唏嘘。

    裴伊月一愣。倏然坐起,惊恐的看着视频中的一幕。

    这……这不是她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继续往下看,就见白洛庭和安希颜出现了。

    现在她终于知道那天安希颜为什么会在电话里说她很吓人了。

    的确是吓人。

    她居然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做过这样的事。

    白洛庭推开门走进。

    看到他,裴伊月蓦地起身,大步走到他面前。

    “白洛庭,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白洛庭一脸茫然。

    “什么?”

    裴伊月点开平板电脑里的视频,递到他面前。

    白洛庭瞥了一眼。

    “你真的剁了这人的手吗?”

    “嗯。”

    白洛庭从鼻腔中哼出一声,很是不以为意。

    长臂架在裴伊月的瘦弱的肩上,另一只手在平板电脑上轻轻一划。

    视屏后退到最初她用酒瓶打人的画面。

    勾勒的嘴角仿佛带着一丝玩味,他摸了摸她的头。

    “看样子不像是第一次打人,嗯?”

    “谁跟你说我是第一次打人?”

    自从知道白洛庭是她记忆里的那个人之后,裴伊月在他面前似乎多了一种随意。

    就连叫他名字都不在是那么一板一眼。

    白洛庭嗤笑,“那我以前怎么净看到你吃亏?”

    吃亏?

    她那叫吃亏吗?

    裴伊月横着眼瞪他。

    “那只能说明你出现的不够凑巧。”

    除了不凑巧之外,还有就是她不想招摇。

    这次要不是因为她喝多了,她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看着视频的点击量还在不断升高,裴伊月心里郁闷。

    她低头看着视频,咬着嘴角咕哝道:“怎么办?”

    她忍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难道就要因为一个视频破灭了吗?

    白洛庭抽出她手里的平板丢到床上,不在意的说:“没什么怎么办的,这视频出来也好,也让北城的人知道知道,我白洛庭的媳妇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裴伊月嘴角微抽。

    现在是显摆她不好欺负的时候吗?

    然而,事实证明,裴伊月的担心是对的。

    视频出来的那一刻,裴家老宅、白家大院、叶家、甚至连古家此刻都在谈论这件事。

    手机铃声乍响,裴伊月却没心情接。

    她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看她这样子,白洛庭觉得好笑。

    他走到床头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

    “是你的好朋友。”

    裴伊月转头看他,手一伸,静等他把手机奉上。

    那理所当然的劲头,一点都看不出两人之间的生分。

    有了上次的教训,蒙小妖在电话接通时再也不敢先开口。

    直到裴伊月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电话里才像炸了锅似的叫唤个不停……

    “我的大小姐,你到底干了什么?视频你看了没,你是不是疯了,那人还活着么,有没有被你打死啊,你知不知道这段视频现在已经在网上传疯了,你的大小姐形象不要了吗,你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样的事?”

    “我喝多了。”

    裴伊月拉长的语调尽显无奈。

    哼哼唧唧的声音说明了她也在为这事犯愁。

    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是现在视频都已经被上传了,飙升的点击量,意味着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

    白洛庭的话听起来虽然有点不着调,但裴伊月知道,除了让视频继续流传,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转圜了余地了。

    “你酒量不好你不知道吗,受什么刺激了自己跑去喝酒?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你住在白家,白洛言不会怀疑你吧?”

    裴伊月走开几步,离白洛庭远了一些。

    “放心,我没事,先这样吧,改天我去找你。”

    白洛庭对她的怀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然而现在她担心的不是他会不会怀疑,而是白洛言。

    相比白洛庭,他才是那个让她顾忌的人。

    ……

    大院。

    老爷子闲来无事也会翻翻网络新闻。

    谁让自家的小兔崽子总喜欢往上面露面呢!

    然而,当他看到这次的视频主角不再是白洛庭,而是裴伊月之后,老爷子瞬间不淡定了。

    他一个高蹿起来,骂道:“龟孙子,调戏我家孙媳妇居然还敢倒打一耙,欺负我们老白家没人了是不!”

    老爷子的几个手下坐在一旁,不敢出声。

    心里却都在想,他那孙媳妇看起来也没受啥委屈。

    给了人家一酒瓶子还不算,他那宝贝孙子还剁了人家的一只手。

    会不会太狠了点?

    不是都说他家孙媳妇如何让如何温婉贤淑吗,这酒瓶子抡起来,动作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首长,您这是要去哪啊?”

    见白晋鹏穿上衣服就要走,一个人出声问道。

    他们这不是在商量年前统训的事吗,会还没开完,他这是要去哪?

    白晋鹏气的吹胡子瞪眼,手里的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戳。

    “老子找那姓秦的去。”

    闻言,白洛言一怔。

    赶紧起身把老爷子拦下。

    “爷爷,您怎么说风就是雨啊,现在我们应该做的难道不是先解决视频的事吗?”

    这视频大肆传播,影响的是裴伊月的形象。

    如果再任由视频播放下去,恐怕整个北城的人都要对她改观了。

    老爷子气呼呼的看了白洛言一眼。

    “这事轮不到我们解决,你当那臭小子是死的?他要是想删掉视频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这视频现在还在,就说明他根本没想过删。”

    闻言,白洛言皱眉。

    老爷子这话说的也对,按照白洛庭那性子,就算他不是第一个看到视频的,也会在看到之后立马找人黑掉这个账号。

    但现在视频还在播放,点击量也在不断升高,他显然没有删除的意思。

    可是,他为什么不删?

    难道他就不怕裴伊月的名声会被影响吗?

    搞不懂这小子想干什么,白洛言却一心只想着裴伊月的名声。

    至于裴伊月担心那件事,完全没有出现在白洛言的心里。

    老爷子就已经怒气冲冲的离开,白洛言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他。

    今天不出大事怕是不可能了。

    就老爷子那脾气……

    以前有人说过,白洛庭的不羁是继承了白家老爷子的性格。

    但实际上,白晋鹏还比白洛庭多了一抹暴躁。

    只不过这暴躁的脾气向来只发生在周边的人身上。

    而今天,怕是要破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