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83 收到一封传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83 收到一封传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刚刚开会的时候,裴俊海就发现她不对劲了。

    平时她不会这么果决又独断,可是今天,她几乎是不由任何人开口。

    而刚刚那声“裴董”,让他更加确定她的异常。

    “小月,你在说什么?你这些天都没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裴俊海的语气依旧耐心。

    裴伊月转身看向他,捏着文件的手轻垂在身侧。

    漆黑的眸中不带任何情感,就好像是一个会眨眼的机器,冰冷的令人心寒。

    “二叔也知道吧?整个裴家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小时候我不是走失而是被我爸丢掉的?”

    闻言,裴俊海脸色倏然一变。

    “你……你说什么?”

    资料的边缘被裴伊月捏皱。

    这些天她以为她已经想开了,现在她才知道,这件事对她来说,远远超过她的承受范围。

    她垂下眼睫,不想再重复一变。

    “二叔不知道就算了,我不想再提这件事。”

    裴俊海愣怔在原地,看着裴伊月落寞的背影渐渐远去。

    她刚刚说,她不是走失,而是被丢掉。

    这……是什么意思?

    ——

    老宅。

    听说了裴伊月今天在公司做的事,裴宗却无动于衷。

    然而,他这样的反应,更加让裴俊海觉得那句“丢掉”不是她随口说出来的。

    书房里,气氛沉静了一段时间。

    裴俊海攥紧了两只手。

    “爸,当年小月走失,真的是意外吗?”

    闻言,裴宗脸色微微一变,抬头看向他。

    “丫头……。她跟你说什么了?”

    裴宗的反应让裴俊海隐隐发抖。

    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

    “当年,真的是大哥故意把她丢掉的吗?”

    一声重叹。

    裴宗垂下了苍老的眼。

    这件事他隐瞒了十六年,没想到最后却是由他口中说出。

    “俊海,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月丫头也已经回来了,现在再来计较这些事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们裴家欠那个孩子的,我们补偿就是了。”

    “补偿?”

    裴俊海激动中,声音发颤。

    他站起身,双目赤红。

    “十六年,那孩子丢了十六年,我们拿什么补偿?你老早就知道这件事了是吗,还是说,当初是您跟大哥一起决定把她丢掉的?”

    这话一出,裴宗狠狠的拧了下眉。

    为他的话,裴宗有些恼。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事实!”

    裴俊海这辈子从没有跟裴宗这么大声说过话,可是在这一刻,他真的没办法再忍了。

    激动的眼中仿佛闪着泪光。

    他心疼,但却更加后悔。

    “您明知道这一切,却任由大哥做出这样的事,她只是个孩子,你们怎么能忍心?”

    裴宗想过他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也正因为知道,所以这些年一直瞒着他。

    “俊海,你冷静点,当年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月丫头已经丢了,我当时派了人去京都,可是却始终没有那孩子的消息。”

    这一刻,裴俊海不愿意再相信他的任何话。

    他摇着头,“您觉得我还会相信您吗?一个五岁的孩子,如果真的有心找,又怎么会找不到,一天找不到一年总够了吧,可现在却是足足十六年啊!”

    是啊,十六年。

    裴宗又何尝不觉得这十六年的时间太长了。

    可是对这十六年,他除了无奈,也只剩下无可奈何。

    “我说的是真的,那孩子到了京都之后就失踪了,这些年,的确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没有任何消息?

    裴俊海摇了摇头,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相信他的话了。

    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被丢弃在京都,难不成还会蒸发?

    “这些年我瞒着你是怕你想太多,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没必要再说假话来骗你。”

    裴俊海动了动眉心,仍旧怀疑。

    “您说没有她的消息,那么两年前您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说到两年前,裴宗微微皱起眉。

    这么久以来,他对裴伊月的苛刻也许都源于她两年前的出现吧!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丫头出现,并不是我找到的,而是被什么人特意送回来的。”

    闻言,裴俊海不可置信的看着裴宗。

    “当时我收到一封传真,上面写着那孩子的住址。后来,我也找人查过有关她的资料,虽然看起来很完整,但实际上全部都是伪造的。”

    伪造?

    裴俊海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为惊恐。

    “这,这怎么可能?”

    裴俊海不信是情有可原。

    毕竟最初的时候,裴宗也不愿相信。

    裴宗叹了口气。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是事实。当初查到这些我也怀疑过,所以我亲自去了一趟京都,找到了她曾经待过的孤儿院,可结果却是,孤儿院的人都知道她的存在,但却没人真正的见过这个人。”

    “……”

    裴俊海半张着嘴,一脸惊恐。

    知道她的存在,却没人见过她。

    这说明什么?

    是说她从没有在孤儿院待过吗?

    可如果她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她的存在?

    是谁给她捏造的人生。

    又是谁有这样大的能力,来给她捏造出一个完整的人生……

    “不,这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为什么不说,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过的,她从来都没有提过,您就不好奇,就不怀疑吗?”

    “怀疑。”

    裴宗回答他的话,很平静。

    “可是怀疑并不能解决一切,她不说,我相信是因为她有自己的苦衷,我不问,是因为我知道她是我们裴家的孩子。”

    裴俊海哽了一口口水,没再说话。

    是啊,没有什么比裴家血脉来的更重要。

    对裴宗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她的身份而已。

    至于她这些年过的如何,即便是问了,也是不可挽回。

    ——

    自从前两天裴伊月在陈华面前练了“分身术”,陈华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

    为了减少陈华对她的打量,裴伊月尽量避免跟她单独照面。

    回到别墅,裴伊月匆匆上楼。

    朱迪站在楼梯前摇着尾巴迎接她。

    她摸了摸它的头。

    “你怎么出来的?”

    “旺!”

    裴伊月表示听不懂狗语,笑了一下。

    回到房间,看到白洛庭不在,她脱掉外套,一手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走进了浴室。

    推开门,一阵流水声传来。

    看着站在水雾中的人,裴伊月整个人顿时愣住……

    花洒里流出的水花打在健硕的肌肤上,变成无数水滴喷溅。

    淋湿的发梢没有规律的贴在脸上,让那张俊朗的脸更添了几分性感。

    蜜色的肌肤强壮紧实,自从新婚的第二天之后,这是她第二次见到他全裸了……

    隔着雾气,两人四目相对数秒。

    白洛庭嘴角一扯,好不虚掩自己的身子。

    “看的还满意吗?”

    裴伊月一个激灵回过神。

    死死地闭上眼,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看了那么久却说什么都没看到,难道是瞎了吗?

    她转身,因闭着眼,不小心撞了一下浴室的门。

    砰地一声。

    肩膀磕的生疼。

    她捂着肩头,逃似的跑了出去。

    白洛庭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忍俊不禁。

    他喜欢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

    相比平时的沉稳,这样的她才更像一个纯情小媳妇儿。

    裴伊月跑出浴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胀红的脸,转头瞪了一眼蹲在身边摇尾巴的朱迪。

    “坏狗,你怎么不告诉我他在家!”

    “嗷呜~”

    朱迪有点委屈。

    人家明明旺给你听了,是你自己听不懂。

    再次敛回视线,镜子里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裴伊月吓了一跳,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白洛庭只在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身上的水还没有完全擦干。

    坚实的上半身裸着,虽然下面被遮住,但裴伊月的脸还是红了。

    刚刚,她的确看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