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之前训练过天狼,现在,朱迪对裴伊月格外的亲近。

    相处了几天,朱迪已经成了裴伊月的御用神兽。

    以前只会吃吃喝喝的狗,经过这几天,已经听的懂简单的语训。

    “二少奶奶,您回来了?”

    裴伊月带着朱迪从外走进。

    十二月的天气实在是冷,只是出去溜了一圈,裴伊月鼻尖就冻的通红。

    朱迪跟在裴伊月身旁,摇着大尾巴看着陈华管家。

    裴伊月吸了吸冻僵的鼻子。

    “有事?”

    “也没什么事,这不是快到中午了吗,不知道二少今天回不回来吃饭。”

    这几天裴伊月不出门,白洛庭也不出门。

    在家呆了几天,陈华已经习惯带他们的饭。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

    “回来,等他一起吃吧。”

    说着,她拍了拍朱迪的脑袋,一人一狗就这样晃荡着上了楼。

    经过白洛言的房间,裴伊月停住了脚步。

    低眸一瞬,她回头看了一眼。

    确认没人,她看向身旁的朱迪。

    “坐。”

    朱迪哈着舌头,听话的坐下。

    裴伊月摸了一下它的头。

    “在这等我,来人记得叫。”

    “旺!”

    金黄色的大尾巴贴着地面一个劲的摇,看样子像是听懂了裴伊月的话。

    忠诚这种东西,相比人类,裴伊月还是比较信任狗。

    虽然朱迪跟她相处才几天,但是这条狗的确聪明,她相信它能做的很好。

    推门走进,她回头看了朱迪一眼。

    看着关起的门,朱迪摇晃的尾巴停了,乌黑的眼看着门板,有些严肃。

    房间里,跟裴伊月上次来时一样,整洁的一塌糊涂。

    上次桌下的柜子她没来得及看,这次她直奔那走了过去。

    开锁难不住她,没两下柜子上的门锁就被她撬开了。

    翻着那些资料,裴伊月有些郁闷。

    每份文件都是有关于她的。

    最近五年来,凡是经过她手的案子这里都有,有些甚至连她都记不清了。

    这个白洛言难道就没有别的事干吗?

    他到底是不是她要找的人?

    放回那些资料,柜门再次锁好。

    裴伊月起身四处看了看,无意间看到窗台上摆着的西洋棋。

    她随手拿起一颗黑色棋子——是王。

    楼下。

    “大少爷二少爷,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看到白洛庭和白洛言一起进门,陈华愣了一下。

    “我下午没事,就跟小庭一起回来了。”白洛言说。

    陈华点了下头,看向白洛庭,“二少爷去大院怎么也不带着二少奶奶,二少奶奶去了首长大人指不定多高兴呢。”

    这话说的没错。

    现在这个家里能让白晋鹏一看到就露出笑脸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裴伊月了。

    白洛庭撇了撇嘴,“是啊,老爷子见我是自己去的,还骂了我一顿呢。”

    陈华闻言,忍不住笑了。

    “小月在楼上吗?”

    陈华点头,“在。”

    白洛庭没在多留,急着上楼去找媳妇儿。

    上了楼,白洛庭看到朱迪一动不动的坐在白洛言的房间门前。

    他奇怪的走过去。

    还没等走近,朱迪突然站起朝他吼了一嗓子。

    “旺!”

    白洛庭皱眉。

    “旺什么旺,你怎么被关在外面了?”

    裴伊月在家,朱迪永远都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这会儿它不在房间里,居然在这蹲着,白洛庭有些奇怪。

    “旺旺!”

    他再走近,朱迪竟是凶了起来。

    白洛言随后上来,看到白洛言在跟狗对峙。

    “干嘛呢?”

    “旺,旺,旺!”

    朱迪一个劲的叫,白洛庭拧了下眉。

    “我也不知道这狗怎么了,最近被那丫头训练的挺听话的,今天怎么乱叫?”

    绕过朱迪,白洛庭回到房间。

    推开门,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深眸一缩。

    “小月?”

    人不在房里,狗却在走廊?

    白洛庭倏然转身,不顾白洛言门前叫个不停的朱迪,伸手按向门把……

    咔哒……

    门被反锁了!

    白洛庭转头看了白洛言一眼。

    白洛言看出不对劲,上前,按了几下门把。

    他肯定早上出门之前只是随手关了一下门,并没有反锁,怎么会……

    “我去找陈姨拿钥匙。”

    白洛言转身下了楼。

    房间里,窗户忽的一声从外关起。

    裴伊月单手攀着窗沿。

    她本来是想跳到隔壁,可是刚刚听到白洛庭的声音。

    万一他知道她不在房间里,现在突然出现,岂不是正好落得他怀疑?

    思来想去……

    另一只手在窗沿下面的栏杆上一抓,矫健的身形就像一只壁虎,转瞬就从二楼的窗台上窜了下去。

    白洛言拿来钥匙,打开门。

    看着空挡的房间,不由的皱了下眉。

    房门的锁除了在里面反锁就只能用钥匙。

    可是这把钥匙一直是在陈华的手里保管,这门到底是怎么锁上的?

    白洛庭大步走进,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房间,紧缩的眉心不缓。

    他转身下楼。

    “陈姨,小月她……”

    白洛庭从楼上疾步走来,话还没说完,就见一道身影悠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华听到白洛庭的叫声从厨房走出。

    看到从外走进的裴伊月,她愣了……

    “二,二少奶奶?”

    陈华愕然的看着她,又抬头看了看楼上。

    她明明看着她带朱迪一起上楼的。

    为什么这会儿会从外面进来?

    “你去哪了?”

    白洛庭从楼梯上走下来,拉着她冰冷的手,看上去有些着急。

    裴伊月看了一眼满脸愣怔的陈华,而后敛回视线。

    陈华会不会多嘴,裴伊月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她看着白洛庭笑了笑,“出去走走。”

    刚刚陈华说她在楼上,而她却是从外面回来的。

    朱迪坐在白洛言的门前,门又莫名的被反锁。

    白洛庭并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不怀疑她的话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知道她有秘密。

    但是她不愿意说,他也不去强求。

    只要她不离开他,他什么都能接受。

    他伸手覆上她半边脸,捂着那抹微凉。

    “冷么?”

    “嗯,有点。”

    清隽的眼底无比的平静。

    就如白洛庭明知道她有事瞒他却不说穿一样,她也知道白洛庭对她的怀疑。

    他们两个好像从一开始,就在各自的心里做着无谓的心理斗争。

    直到今时今日,他们都不愿意向对方坦然一切。

    不过这样也好。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和谐的相处下去。

    楼上,白洛言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虽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有点诡异。

    书桌前,他一只手撑在桌面。

    紧蹙的眉心始终得不到缓解。

    午饭时,他几度看向裴伊月。

    可是不论他怎么看,她都是那么的柔弱。

    潜入他的房间又无声无息的离开,想想,他还是放弃了对她的怀疑。

    ——

    两天后,裴伊月出现在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了一个高层会议。

    之前说的调整公司流程,整顿人力资源,在没跟任何人商议的情况下,她直接下达了通知。

    没错,这场会议不是为了征求谁的同意,而是通知。

    以前她坐在老总的位子上,是因为裴宗让她坐,她不能推脱。

    可是现在,这个公司就算被她弄黄弄烂,也不过是看她的心情。

    出了会议室,秦落跟在她身后。

    今天这个会议让她大跌眼镜,连她都不知道眼前这位总裁大人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定。

    “小月。”

    裴伊月脚下的高跟鞋一顿,回头。

    看着走来的裴俊海,她的脸上没有以往的浅笑。

    “裴董有事?”

    裴董?

    裴俊海皱了下眉。

    “小月,你叫我什么?”

    裴伊月转回视线。

    “秦落你先回去。”

    秦落正在为她刚刚那一声“裴董”发愣。

    听到裴伊月的话,她推了推眼镜,点头,离开。

    会议室的人都散了,门前只剩下裴伊月和裴俊海。

    安静中,裴伊月再次开口。

    “那件事,二叔也知道是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