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安希颜的秘书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

    “安少,机票给您订好了,今天下午的。”

    安希颜坐在沙发上,叠着长腿,扶着眉梢。

    美艳的脸上带着一抹严肃,看上去像是在想什么。

    半晌,他转头看了男秘书一眼。

    “嗯。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查过了,十六年前裴森明带着裴小姐去了京都,回来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那时候裴家乱了一阵子,后来裴森明一直在找。”

    “找?”

    安希颜扬眉,为这个字感到一丝好奇。

    男秘书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又道:“找是找了,但却找了十六年,最后找到裴小姐的人还是裴家老爷子。”

    安希颜垂着眼睫,沉默了一会。

    “这件事你怎么想?”

    男秘书想了想,说:“很奇怪。”

    安希颜嘴角一勾,看向他。

    “哪里奇怪?”

    男秘书被安希颜勾人的眼神看的脸红了一瞬。

    他垂下视线,认真道:“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即便是丢了也不会太难找,况且凭裴家的实力,找个孩子岂不是是轻而易举,可是裴森明一找就找这么多年。”

    安希颜敛回视线,他声音不高,类似喃哝。

    “如果说他根本就没找呢,或者说,裴森明根本就是故意把她丢掉。”

    之前安希颜也疑惑过,可是跟他却想不通。

    但是在听了裴伊月的话之后,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男秘书愣了一瞬。

    “这,这怎么可能,他是裴小姐的父亲,有哪个父亲会舍得丢掉自己的女儿?”

    安希颜不屑冷笑,“女儿?恐怕他早就知道她不是他的女儿了。”

    男秘书一脸愕然的看着安希颜,半天都没有找到可以开口的话。

    “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我让你查裴森明这件事,这段时间你想留在这,我会尽快回来。”

    男秘书点了下头,问:“裴小姐那边要不要安排人看着?”

    安希颜想了想,摇头。

    “不需要,那个姓白的有点能耐,他不会让她出事的。”

    虽然不用安排人保护,但是他话里话外透着的仍旧是关心。

    男秘书低了低眼眸,有些纠结。

    “那个……安少,您真的喜欢裴小姐吗?”

    闻言,安希颜扬了一下眉梢,嘴角挑着笑,站了起来。

    他走到男秘书面前。

    修长的食指轻折,微弯的骨节处在他下巴上一挑。

    漆黑的眼带着魅惑,带有磁性的声音故意压低,更是透着暧昧。

    “吃醋了?”

    男秘书长得斯斯文文,被他这么一勾搭,瞬间红了脸。

    他退后一步,想要脱离他的手。

    安希颜抬起拇指在他下巴上一捏,不由他逃走。

    “别乱猜,她跟你们不一样,我不允许任何人在心里亵渎她,懂么?”

    ——

    裴伊月醒过来已经是中午的事了。

    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脑袋一阵胀痛。

    酒后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胃里翻江倒海的,好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酒气。

    突然,一只手按在她的太阳穴上轻柔。

    裴伊月睁开眼,看着白洛庭。

    那张脸即便是每天睁眼都能看到,但还是帅气逼人。

    心,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不知是因为酒气没消,还是被他的那张脸震慑。

    移开视线,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又回到了白家。

    她动了动唇,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我……”

    “你喝多了。”

    白洛庭打断她的话,按在她头上的手温柔继续。

    裴伊月轻眨的眼慢慢合起。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她记不清了,更不知道她是怎么回来的。

    可是就算她不问也知道,她去了老宅之后没了音讯,白洛庭一定会到处找她的。

    以他的能力,找到她根本就是轻而易举,况且还有蒙小妖。

    “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恩。”

    白洛庭给她揉头的动作不停,只是淡淡一声。

    她昨天晚上说的奇怪的话实在太多了,饶他怎么想都理解不了那些话的意思。

    裴伊月睁开眼,轻轻皱了下眉。

    “我……说什么了?”

    白洛庭看着她,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停了下来。

    认真的眼底映着她那张好奇的脸。

    他说:“你说了你爱我。”

    “……”

    裴伊月眼角微抽。

    她才不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漆黑的眸眨都不眨的看着他。

    白洛庭叹了口气。

    躺在她身边,伸手把她勾进怀里搂着。

    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他开口,带着一丝心疼。

    “我会在你身边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即便没有了裴家,你还有我,你只要有我就够了。”

    他的话等于告诉裴伊月,他已经知道了裴森明丢弃她的事。

    知道了这件事,对裴伊月的打击的确很大,可是经过了昨晚,该发泄的全都已经发泄过了,此刻的她,早已恢复了平静。

    裴伊月靠着他的胸口,听着那强劲的心跳声,莫名的心安让她不舍得离开。

    依赖……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一个两个字。

    但是却发生在了白洛庭的身上。

    她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

    “我没事了。”

    白洛庭顺势抓住她的手握在手里。

    看着那想要逃走的人,他没有给她机会。

    “以后不要一个人去喝酒。”

    裴伊月动了动嘴角,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其实,她很少把自己灌醉的。

    “公司那边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我养得起你。”

    半晌……

    “你不是无业游民么,拿什么养我?”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像嘲笑?

    白洛庭低头,看着她轻扬的嘴角,不禁想到昨晚她醉酒后,始终拉着他,不让他离开的样子。

    他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

    “无业游民也养得起你。”

    低头,轻覆上她的唇。

    带着酒气的唇瓣别有一番风味。

    好像是唾了毒的罂粟,令人食不停歇。

    借着混沌的宿醉,裴伊月给了自己一个不抗拒他的理由。

    羽睫上下纠缠,微微发颤。

    她的回应让白洛庭更加事无忌惮。

    被子下,健硕的手臂已经勒住了她的腰。

    裴伊月身子一僵。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拒绝,可是身子却完全不听使唤。

    抵在白洛庭胸前的手捏成拳,反被他握住,压在了枕头上。

    暧昧升级……

    仿佛要陷入另一种万劫不复之地……

    叮铃铃!

    听到手里在响,裴伊月蓦地睁开眼。

    微醺的眼撞进白洛庭的深眸中,她心头悸动一瞬。

    唇还被他含着,并且没有一点放过她的意思。

    裴伊月偏了下头,错开了跟他相依偎的唇瓣。

    白洛庭侧眸看了一眼响个不停的手机,心里暗骂打电话来的人不识趣。

    “电话。”

    裴伊月开口,声音软的像棉花似的。

    白洛庭拿过她的手机看了一眼。

    当他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时,眉心隐隐一蹙,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里扔到一边。

    裴伊月看了一眼被丢到一旁的手机,倒也没说什么。

    她手机里除了家人之外没几个外人。

    而这些人当中,能让白洛庭露出这么厌烦的表情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公司,我不打算还回去了。”

    闻言,白洛庭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苦涩的嘴角轻蠕,裴伊月淡淡的叹了口气。

    “这是他们欠我的。”

    叮铃铃……

    电话又响了。

    还是跟刚才同样的号码。

    半晌,白洛庭拿过手机,没有再挂断,而是递给了裴伊月。

    “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这样的时候能听到这样的话,对裴伊月来说,的确是一种莫大的支撑。

    “谢谢你。”

    她的谢,很由衷。

    也许,她在很久以前就欠他一句谢谢了。

    接起电话,裴伊月直接开了免提。

    白洛庭愣了一瞬,而后勾起嘴角,翻身躺在她身侧,将她搂进怀里。

    “小乖,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没醒酒呢!”

    闻言,裴伊月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微蹙的眉心像是再问:他怎么知道她喝醉的事?

    “你小时候的事别太放在心上,都已经过去了,记得以后,可别再一个人偷偷跑去喝酒了,你知不知道你喝醉了之后有多吓人?”

    “……”

    裴伊月彻底懵了。

    她昨天到底都干什么了?

    “喂?小乖,你听到我说话没,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在听。”

    裴伊月底气不足。

    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喝醉,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喝多了之后是什么样。

    刚才白洛庭什么都没说,她还以为自己顶多就是唠叨了一下。

    可是现在听安希颜话里的意思,她好像并不只是唠叨那么简单。

    “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一声,我要走了,一个小时后的飞机,合作案的事你不用担心,基本上就这么定了,我让我的秘书留在这了,有什么问题你跟他谈。”

    “今天走?”

    裴伊月有些诧异。

    他才来了几天,之前说好是一个星期的。

    “是啊,今天走,不过你也不用太想我,我还会回来的。”

    安希颜的话带着笑,而且还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笑。

    裴伊月没说话。

    “姓白的,你在偷听对吧?”

    闻言,裴伊月一愣,看向白洛庭。

    他怎么知道他在听?

    白洛言眼角瞥了一眼电话,冷冷的说:“说完就挂了吧,没人愿意听你的声音。”

    “就知道你在偷听!”

    安希颜在电话里嗤了一声。

    “姓白的,别以为我走了你就没有威胁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而且我下次一定会把小乖带走,你最好在这段期间把她看住了,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神经病。”

    白洛庭喃骂一声,伸手,直接挂断了电话。

    机场。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安希颜敛去了嘴角的弧度。

    手里的机票是飞往s国的。

    虽然他并不愿意去那,但是没办法,他打不过身后的那两个女人。

    “安少,可以进安检了。”

    他侧目,看了两个女保镖一眼。

    两个女人又换上了来时一样的性感短裙,这是安希颜要求的,也是在带她们来之前先谈好的条件。

    “知道了。”

    冷冷的一声不像是平时的语调。

    他真的很烦她们。

    进入安检,女保镖接通电话。

    “夫人,我们已经进入安检了。”

    “明白,我们会保护安少的。”

    蓦地,安希颜脚步一顿。

    转身一把抢过女保镖手里的电话。

    “这位夫人,你可不可以叫她们不要像狗一样跟着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觉得你能关我一辈子吗?”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安希颜的脸色慢慢变的狰狞。

    “我还真不知道,您居然这么有母性,只不过,你的母性释放的太晚了。”

    砰地一声。

    手里狠狠的朝地上摔了下去……

    七零八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