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蒙小妖几乎是从门外冲进来的。

    人还没进来,就听到她张牙舞爪的声音顺着走廊回响。

    “怎么回事,为什么人又会不见了?”

    冲进房间的那一刹那,她脚步一顿,转身就往回走。

    “对不起走门了。”

    “没错。”

    她刚一转身,撞上身后走进的傅里。

    傅里拦住她的同时,看了安希颜一眼。

    窄框的眼镜下,眼眸微微一颤。

    他,长得实在太令人惊艳了……

    没走错?

    蒙小妖再次转身,看了一眼站在那的人。

    滚圆的眼睛一眯,她脱口问道:“你是男的女的?”

    安希颜轻薄的唇一扯。

    柔嫩的红唇嘴角高高扬起。

    “你就是小乖的朋友?”

    “小乖?”蒙小妖皱眉,“什么鬼?”

    安希颜虽然没有回答她的话,但是听声音,蒙小妖也听出他的性别了。

    傅里绕过他走进,刚好看到白洛庭挂断电话。

    “二少。”

    白洛庭转身看了他一眼,而后看向正在全面研究安希颜的蒙小妖。

    “你有没有办法找到小月?”

    蒙小妖抓了抓头,一边狐疑的看着安希颜,一边挪动脚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奇怪。

    一个男人居然长得这么好看,真是见了鬼了。

    蒙小妖对他好奇,但她更着急裴伊月失踪的事。

    “到底怎么回事,她该不是又被绑架了吧?”

    话一出,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

    白洛庭脸色很不好。

    有上次的前车之鉴,现在的他就像是惊弓之鸟。

    蒙小妖撇了撇嘴,“哎呀,别那么看着我,我胡说的。”

    她拿出手机,打开定位。

    “这是什么?”

    身后,安希颜探着头,好奇的问。

    蒙小妖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弹跳着,没一会,一个定位系统就被打开了。

    半晌,她失望的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之前妞怕她的车会丢,在车里装的一个定位系统,可是现在追踪不到信号,应该是被她关了。”

    “你确定是被她自己关的?”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蒙小妖。

    他现在要听的不是应该,而是肯定。

    蒙小妖犹豫了一下。

    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嗯,是她自己关的,追踪器是她自己放的,连我都不知道在哪,更别说别人了。我估计她是自己走的,白二少,你确定你没惹她吗,她可从来不会这样。”

    她指的这样是离家出走。

    她自己关了追踪器,人又不见了。

    蒙小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们又吵架了。

    上次是白洛庭玩离家出走,这回,换成她了?

    “那可不好说。”

    一声唏嘘,又是从蒙小妖的身后传来。

    蒙小妖回头看了安希颜一眼。

    安希颜伸手指着她的手机,朝她挑了挑眉。

    “你这个也给我安一个吧,我也要知道她的行踪。”

    蒙小妖转过身,立即站道白洛庭和傅里的身边,选好战队。

    “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她的行踪?”

    安希颜自恋的撩了一下流海,如墨的眼深深一弯,露出一抹极为魅惑的笑容。

    “我叫安希颜,是小月月的追求者。”

    蒙小妖:“……”

    傅里眉心轻轻一蹙,看向白洛庭。

    追求者?

    如果是真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这可是白二爷的地头啊!

    “咳!”蒙小妖嘴角微抽,“追,追求者?”

    安希颜眉梢一挑,“是啊。”

    “呵呵。”

    蒙小妖干笑几声。

    转身,伸手指着白洛庭。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安希颜顺着她的手看了一眼。

    很不屑的一眼。

    他敛回视线,敷衍的点了一下头。

    “小乖未来的前夫。”

    “……”

    前夫?

    还是未来前夫?

    呵呵哒~

    白洛庭现在满心想的只是尽快找到裴伊月,至于安希颜放了什么屁,他听都懒得听。

    不过这句“前夫”倒是触怒他了。

    阴冷的眸子倏然凛起,他瞪着那一脸随意的人。

    “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死在这。”

    安希颜不屑的笑了笑,“想杀我的人多了,先不说你能不能排上队,就说小乖会不会让你这么做。”

    白洛庭磨牙。

    这个家伙,知道裴伊月是他的软肋,每开一次口都会把她搬出来压他。

    “你就确定她还会帮你?”

    安希颜两手一摊,好个自信。

    “当然。”

    “当然个屁。”蒙小妖喃骂一声,“人特么都不见了,居然还有心情说这些,你追她,我第一个反对,我倒要看看,她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她转身走到一边,再次拿起手机。

    打开定位系统,输入一串数字……

    ——

    喧闹的酒吧,灯光刺眼,人声嘈杂。

    舞池中央,随着震耳的音乐,一群扭动着身姿的男男女女相互纠缠相依。

    吧台前,一道落寞的身影,歪歪斜斜的坐在吧台椅上。

    单薄的黑色衣衫裹着那纤瘦的身子,看上去异常的娇柔。

    她手里拿着玻璃杯,杯子里褐色的液体微晃。

    恍惚的灯光下,白皙的指尖看上去近乎透明。

    半杯的液体一口仰进。

    娇小的脸微鼓,大口的辛辣在嘴里含了半瞬,而后咽下。

    刺激着喉间的苦涩令她微微皱了下眉。

    放下酒杯,拿起一旁快要空掉的酒瓶,再次把杯子倒满。

    “美女,一个人啊?”

    两个男人走过来,一左一右的靠在裴伊月身边。

    裴伊月眼不抬,再次拿起面前的玻璃杯,然而手却被其中一个男人握住。

    “美女,心情不好?要不要我们陪你喝点?”

    裴伊月懒懒的侧了一下头,看了他一眼。

    微醺的眼带着一抹疏离。

    “知不知道我是谁?”

    漂亮的脸蛋被酒气熏染,嫣红中带着妩媚。

    时常出现在各个杂志封面,网络媒体上的人,在北城想要找出不认识她的人,还真有点难。

    男人拉着她的手没松,还顺势在那细腻的手背上摩挲了两下。

    这等美人儿,即便是有夫之妇,恐怕也不会有男人说上一句嫌弃。

    “不知道。”

    男人笑着,完全不理会裴伊月刚刚的话是提醒还是警告。

    裴伊月扬唇轻笑,浑浑噩噩的脑袋重重垂下。

    轻盈的笑声被一片嘈杂淹没。

    她抽出自己的手,端起酒杯,笑意一敛。

    “滚。”

    杯子里的酒再次一口仰进。

    放下酒杯,她再次倒酒。

    啪的一声,男人朝着吧台里的人打了个响指。

    “来个杯子。”

    吧台里的酒保注意这边有一会了。

    裴伊月出现在这已经够稀奇了,更稀奇的却是她一个人坐在这喝了这么多。

    她在这这么久,不是没人看到她,而是就算看到了也没人敢跟她搭讪。

    可眼下她已经不只是被搭讪,根本就是被纠缠。

    “秦少,要不要叫服务员给您另开一台?”

    酒保递过一个空酒杯。

    秦格是这里的老客了,得罪他的事酒保自然不敢做,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只能这样拐弯抹角的提醒一下。

    秦格摆了摆手,不耐烦的打发了酒保。

    他拿起裴伊月面前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裴伊月的眼睛在秦格拿起酒瓶的那一瞬,始终盯着他的动作。

    褐色的液体倒进了他的酒杯。

    他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酒。

    裴伊月迷离的眼微微一缩。

    秦格见她在看自己,轻挑的动作开始变的大胆。

    他的手搭上她的肩,亲昵的凑近。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喝。”

    裴伊月两手架着吧台的边缘,喃哝的话一字一顿,但却句句清晰。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碰我的东西。”

    “你说什么?”

    秦格其实听到她说什么了,但是却没有听明白。

    裴伊月眼眸一侧。

    倏冷的目光看的秦格心里一哆嗦。

    细弱的肩头一耸,甩掉他的手的同时,她顺手抄起吧台上的酒瓶。

    砰的一声……

    朝他头上砸了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