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森明一脸惊愕。

    瞳孔中都散发着不可置信。

    他怎么都没想到,裴宗会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他瞒了这么多年,他以为他隐瞒的很好。

    他以为他瞒过了所有人……

    他握紧了拳,慢慢的摇头,惊恐的脸上逐渐露出苦涩。

    “您知道,原来您一直都知道,既然您知道我把她丢掉,是不是也同样知道她并不是……”

    “大小姐,您怎么站在这不进去?”

    门外突然响起张海的声音。

    裴森明话一顿,一脸震惊。

    书房半掩的门被人缓缓推开……

    裴伊月站在门前,低着头,像一只孤独的小鹰,没了家,也没了庇护她的翅膀。

    裴宗脸色一变,蓦地站起。

    “丫头你……”

    “我,真的是被丢掉的?”

    清浅的声调透着苍白无力。

    但正是这样的声音,穿透耳膜,让人感觉更加的锥心。

    裴宗和裴森明这一刻都已经傻了。

    他们没想到她会来,更没想到这些话会被她听到。

    得不到回应,裴伊月缓缓的抬起头。

    漆黑的眸,清冷的看向裴森明。

    空洞的目光像是被人掏光了灵魂。

    “我,真的是您亲手丢掉的?”

    刚刚裴宗问他,这些年对这个孩子有没有过一丝愧疚。

    当时他想回答的是,没有。

    但是现在,看着那一脸苍白的人,他的心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

    让他当着裴伊月的面承认自己十六年前做过的事,他觉得很残忍。

    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裴伊月,都很残忍。

    一声轻笑。

    裴伊月敛回了视线。

    薄唇扬起的弧度,带着些许的凄冷。

    “五岁,还真是残忍。我真的很好奇,您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心安理得的面对我,又是怎么做到逼我让出公司这个位子的?”

    她眼中的冷冽令人惊悚,裴森明一瞬瑟缩,脚下不由的向后闪了一步。

    柔弱的身子被一身黑色毛衫轻覆。

    看起来是那么的单薄,可是那桀骜的面色却令人感到不适。

    裴森明从没见过这样的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裴伊月站在门前,目光轻移,看向裴宗。

    失望的目光让裴宗有些心疼。

    他上前,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月丫头,跟爷爷谈谈好吗?”

    “不必了。”

    裴伊月凉凉拒绝。

    “我今天来原本是想让出裴氏总裁这个位子,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您说的没错,这是裴家欠我的,谁都别想从我手里拿走。”

    蓦然转身,她不愿在听他们说任何话。

    然而,她却在转身的瞬间红了眼框……

    心仿佛被千万颗铁钉同时穿透,疼的令她窒息。

    十几年来,她过着非人的生活,小小年纪她面临的不是家人的宠爱,而是毒打,直到她懂得还手,直到她知道怎样用别人的性命还换取自己的性命。

    尽管这样,她从来没有埋怨过。

    因为有人跟她说过,这就是她的命,她命该如此,又何必怨天尤人。

    可是,当她知道这一切并没她本身的命运时,又有谁来教她该如何接受?

    她的前半生遭遇了别人想都想不到的痛苦,而这些苦,她却一个字都不能说出来。

    她连抱怨都做不到,只能默默承受着因为裴森明而给她带来的一切。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裴森明对她会是这样的态度。

    原来,他从来都不想让她回来,更不想让她出现。

    在他的眼里,他的女儿,由始至终都只有裴心语一个。

    她一路忍着,直到坐进车里,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住……

    轻阖的眼,决堤的泪……

    盈亮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无声无息的没入衣襟……

    细弱的指尖抓在胸口的衣衫上,苍白的近乎透明。

    心疼。

    她长这么大,除了天狼死的时候,她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没人知道她有多厌恶这种疼痛。

    她宁愿用血来换取这样的感觉。

    眼前的视线被泪水模糊,她忽然启动车子,脚下一踩。

    轰的一声。

    黑白相间的车,飞似的闪了出去。

    ——

    裴家客厅。

    莫名的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丁芳华略为尴尬的招待着。

    安希颜今天穿了一件纯蓝色的西装,跟前两天比起来,朴素的不止一点点。

    丁芳华把茶递到他面前,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张脸长得实在是漂亮,若不是他一头短发又身穿西装,她怕是分不清男女了。

    安希颜接过茶,朝着丁芳华笑了笑。

    修长的眉眼,只是淡淡一笑都那般魅惑。

    他的目光仿佛带着一种打量。

    小乖的母亲,原来长这样……

    “裴夫人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吗?”

    “是啊,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

    出于客套,丁芳华闲聊似的说了几句,但也没多说。

    他说自己是裴氏的合作商,但对于她来说,他只是个陌生人。

    安希颜叠起长腿。

    优雅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杯沿离开性感的唇瓣,他动了动嘴角。

    “听说前段时间裴氏出了一些事,事发后都是现在的小裴总一手解决的,她年纪轻轻就这般又作为,是裴夫人教的好。”

    闻言,丁芳华自豪的笑了一下。

    “安先生客气了,小月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安先生年轻有为,小月还要向你多学习才是。”

    裴森明从外落寞走进,看到安希颜,顿了一下脚步。

    “这位是……”

    丁芳华站起来,刚要介绍,安希颜轻轻放下手里的茶杯。

    “您好裴先生,我是安希颜。”

    裴森明虽然没有去公司,但是他也知道公司在进行合作案的事。

    对安希颜这个名字,他更是如雷贯耳。

    他愣怔一瞬,连忙走近。

    “安公子,久仰久仰。”

    安希颜坐在那,动都没动,静等着裴森明走过来。

    看着他伸出的手,安希颜轻轻的搭了一下。

    “安公子怎么有空到这来,是为了公司的事吗?”

    “不是。”

    安希颜身子朝后微倾,虽然是坐着,但气场却是无比高傲。

    “我来这是因为我两天没见到小裴总了,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这看到她。”

    这直言不讳的话说的裴森明一愣。

    一旁,丁芳华也有些懵了。

    “安公子说……谁?”

    安希颜抬眸看了裴森明一眼,笑了笑,却没有再重复。

    “我来这几天,听说了不少关于裴家大小姐的事,原来她小时候走丢过,是一年多以前才被找回来的,可是我有些奇怪,一个小孩丢了,在你们华夏就这么难找吗,要花十五年的时间才能找到?”

    刚刚在老宅提到了这件事,现在又被提起,裴森明脸色一时控制不住,变的有些难看。

    他不回答,安希颜也不着急。

    他看着他,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

    安希颜调查裴伊月的时候顺便调查了裴家。

    几十年的大户。

    丢了孩子居然十五年后才找到。

    这样的效率不得不让他怀疑他们到底是找了还是没找。

    以前,当这件事还是秘密的时候,裴森明不吝啬跟任何人说。

    可是现在,裴宗知道这件事,就连裴伊月也知道了,再让他说谎,他是怎么都说不出来的。

    “安公子怎么会关心这些?”

    他突然问到这些,说明他一定私底下调查过。

    不管他查到什么程度,都是裴森明不想见到的。

    安希颜眉梢一挑。

    “因为我对她感兴趣。”

    裴家对裴伊月并不好,这一点安希颜基本可以确定了。

    不过他倒是感谢他们对她不好,不然的话,他还真没有把握能把她带走。

    一旁,丁芳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她诧异的看着安希颜。

    “安先生,你在说什么呢,你是说你对我们家小月感兴趣?”

    安希颜转头看向丁芳华,眯起眼笑了笑。

    “没错,是对她感兴趣。”

    “这……这……”

    丁芳华懵了。

    他刚刚也没说过这话呀,这突然间的,这是怎么了?

    “裴夫人不用担心,我会让她跟那个姓白的离婚的。”

    丁芳华:“……”

    “你想多了。”

    一声冷声突然插入。

    今天的客人还真是多。

    而且,还都是为了裴伊月来的。

    几个人看向门前。

    白洛庭带着一身寒气从外走进,睨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人,厌恶的目光明显。

    他转而看向丁芳华。

    “妈,小月回来过吗?”

    丁芳华愣了愣,“没有啊,你怎么会上这来找她?”

    裴森明身上的外套还没来得及脱下,这样子俨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

    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即便出门想必也不会去太陌生的地方。

    “小月去了老宅,到现在都没有回去,她手机关机了,我找不到她,伯父,您见过她吗?”

    闻言,不等裴森明说什么,丁芳华上前看着他问道:“小月也去老宅了?你们见到了?”

    丁芳华这么一插嘴,裴森明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可是一想到刚刚裴伊月的样子,裴森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点了下头,却不敢直视白洛庭。

    “见过,但是她早就走了。”

    白洛庭拧了拧眉。

    她走之前明明说好很快回来的,可是现在天都快黑了。

    一想到上次她失踪,白洛庭心里就一阵阵的不安。

    “你跟她说什么了?”

    问这句话的人是安希颜。

    他问的不是“她说什么了”,而是“你跟她说什么了”。

    能让白洛庭上门找人,想来裴伊月失踪有一会了。

    而且,白洛庭刚刚听到他说的话,只是回驳了一句。

    若是按他昨天的脾气,定是会在来给他一拳,可是他却没有。

    白洛庭懒得理他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没功夫搭理他,因为他着急。

    那丫头处事沉稳冷静,想来不会经常做出失踪这样的事。

    她现在不见了,安希颜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裴森明跟她说了什么。

    他惹了她,或者刺激了她。

    白洛庭没有反驳安希颜的话,而是跟他一起看向裴森明。

    他的想法跟安希颜一样。

    安希颜只是靠推测,而他,曾多次亲眼看到裴森明是怎么对待裴伊月的。

    见裴森明许久不言,白洛庭隐隐皱眉。

    “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小月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从小到大,这都是我心中最大的疑虑。”

    白洛庭转身离开。

    安希颜蹙眉,不善的看了裴森明一眼。

    他起身看着裴森明。

    “你最好祈祷她没事,不然,我端了你们裴家。”……

    大门外,白洛庭刚启动车子,突然副驾驶的门被拉开了。

    安希颜坐进车里,轻飘飘的把车门关起。

    就好像上了自己的车。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眉宇间表露的是极度的厌烦。

    “滚出去。”

    安希颜两手在腋下一夹,抱着身子扬了扬下巴。

    “开车开车,我跟你一起去找。”

    “我让你滚下去。”

    阴冷的语调充分的说明了白洛庭此刻的心情。

    想跟他一起去找人,他还不够格。

    “啧啧。”

    安希颜掀着嘴角咂了咂嘴,“你该不会是怕我跟你一起找到那丫头之后直接把她带走吧?不过也是,人在你手里都看不住,她跟我走是早晚的事。”

    白洛庭心里烦得很,没心情跟他拌嘴。

    他瞪了安希颜一眼,冷冷的说:“如果你能,你就试试,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把她带出北城。”

    ------题外话------

    推荐《空间重生之萌妻影后》/萝鲤玥

    她是艺校的高三学生,因出境一部青春电影走红,却被誉为没演技的“花瓶”,处处被人议论欺凌。

    当千年前的灵魂穿越到她的身上,巫蛊,修真,演戏,赌石……且看一代妖后化身21世纪少女,如何发家致富,创造的高能影后的传奇人生!

    傅影帝:“茵茵,如果有一天我淹没在人群里,你能一眼认出我吗?”

    乔若茵:“不能,我脸盲。”

    傅影帝闻言脸色一沉,扯开被子,欺身而上。

    “那这样呢,能牢牢记住我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