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裴伊月发出一声轻叹。

    清隽的脸色有些失落。

    白洛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已经尽力了。”

    “不觉得我是多此一举吗?”

    “有点。”

    白洛庭毫不敷衍的点头。

    “你也觉得我是在多管闲事?”

    白洛庭很认真的看着她,摇了下头。

    “裴家的事对我来说是闲事,但对你不是。”

    裴伊月沉默一瞬。

    这样的时候有人能跟她说这样的话,真好。

    有的时候,她也是渴望支持的。

    “如果,我退出裴氏,会不会让她变的幸福一点?”

    白洛庭没再回答。

    因为他知道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幸福的定义如果建立在裴氏之上,那么这种幸福要不要又有什么区别?

    他拉过她冰冷的手,在掌心轻轻摩挲。

    “我只负责你的幸福,其他人,与我无关。”

    接到裴伊月的电话,蒙小妖有些意外。

    自从上次之后,她就不敢给她打电话。

    裴伊月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她。

    “什么?你说买凶杀你的人不是你妹妹?”

    蒙小妖意外的声音透过电话,裴伊月淡淡的应了一声。

    “继续帮我查这个人。”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查,不过,我追了这么久也没追查到他是谁,他不一般啊!”

    能在蒙小妖眼前出现却又不露马脚的人,裴伊月也是第一次见。

    就如蒙小妖说的,这个人,的确不简单。

    “慢慢来吧,我就不信他永远都没有松懈的时候。”

    白洛庭走进卧室,刚好看到裴伊月挂断电话。

    他狐疑的上前,虽然没有问,但那一直盯着她手机的视线却像是要把它看穿。

    裴伊月握起手机,假装看不懂他的目光。

    “你不打算回家了吗?要一直住在这?”

    他们已经在这住了两天了,要是再不会去,她怎么查白洛言?

    白洛庭抱着胳膊站在她面前,始终对她的手机耿耿于怀。

    他敛回视线看了裴伊月一眼,“想回去随时都可以,我只是怕你不习惯。”

    裴伊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电话,无奈的笑了一下。

    手一伸,把手机递给他。

    “刚给小妖打了个电话,你要不要检查?”

    这么痛快给他检查?

    白洛庭抿着嘴,摇了摇头。

    “不用检查,我信。”

    裴伊月被他的话逗笑。

    盯着她的手机都看了半天了,居然还说信?

    她侧眸睨了他一眼。

    “白洛庭,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公司?”

    白洛庭伸手把她往怀里一捞,双手横在她的腰上,搂着她。

    “不回不行吗?”

    这样面对面的距离对裴伊月来说已经不再陌生。

    她以为自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习惯,没想到居然适应的这么快。

    浓密的眼睫遮住那抹漆黑,半晌,她点了点头。

    “看来,我离开裴氏已经是每个人的夙愿了。”

    “我不是想让你离开裴氏,我只是想让你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见她误解了他的意思,白洛庭索性把话说白了。

    一想到她去公司就会见到安希颜,他心里就一百个不乐意。

    如果换做另一个男人,也许白洛庭还没这么在意。

    怪只怪,这个姓安的长得实在太妖孽了。

    白洛庭对自己的长相向来很有自信,可是看到安希颜之后,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嫉妒!

    裴伊月看了他半晌,眼眸一眯,狐疑道:“你……在吃醋啊?”

    “哦,你才知道?”

    “……”

    看着他认真到有些委屈的表情,裴伊月有点想笑。

    抿起的唇角微微上翘。

    轻盈的目光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他睡了叶彦杰,很明显是喜欢男人的,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吃他的醋。”

    最开始裴伊月也因为安希颜突然抽风恼过,可是后来仔细一想,她有什么能力把一个弯的瞬间掰直?

    虽然她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突然那样,但是她坚信,他对女人一定不感兴趣,包括她。

    见她还笑得出来,白洛庭脸色更难看了。

    “他说他要追你。”

    裴伊月歪了歪头,脸上出现一丝乖张。

    “我已婚。”

    浓眉一扬,白洛庭看着她,“他好像并不在乎你已婚。”

    “我在乎。”

    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小脸,白洛庭默默的滚动了一下喉结。

    妖精。

    她就是一个十足的妖精。

    横在她腰上的手慢慢收紧,那纤弱的腰身被他完完全全的圈进怀里。

    “再说一遍。”

    裴伊月看着他,敛起笑意,一脸认真。

    “我在乎。”

    没错,她在乎。

    她在乎这场婚姻,不仅仅是因为任务,更多的是,她真的已经开始用心去在乎。

    从她回来接受婚礼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对这场婚姻的游戏认真了。

    不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现在,她要做的是尽力扮演好白洛庭的妻子。

    ——

    经过一夜的斟酌,裴伊月还是决定把总裁这个位子让出来。

    不管是为了裴心语的将来,还是裴森明的顾忌,她都不想再把自己放置在那个尴尬的位子上。

    这件事她跟白洛庭说了,然而他的反应就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

    好奇之下,裴伊月忍不住问:“你当真一点都不觊觎裴家?”

    他当时的回答是那么的坦然,坦然到让裴伊月暗自在心中庆幸。

    如果当时跟古家联姻的是她,也许,她一生的幸福都要付之东流了吧!

    老宅

    裴伊月刚一进屋,张海赶忙迎了上来。

    “大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找爷爷有点事。”

    裴伊月脱下外套递给张海,而后伸手指了一下门外。

    “我刚刚看到我爸的车,他也来了吗?”

    张海接过裴伊月手里的衣服,点了点头。

    “是啊,刚来没多久,这会儿正在老爷子在书房呢。”

    裴伊月看了一眼楼上。

    “知道了,我去楼上找他们。”

    裴森明这个时候来,恐怕为的就是昨天的事。

    刚好她今天要说的事也跟昨天有关,裴森明在这,也免得她以后再解释一次了。

    楼上。

    “古家做出这种事,无非就是小肚鸡肠,心语要嫁你不拦着,现在来跟我说什么公司的事,难道你还想把整个裴家都给那丫头送到古家去做陪嫁吗?”

    “月丫头的职务是我给的,你别忘了,当初你出事,是她一个人抗下所有的事,不为别的,就看在这一点,你也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

    裴宗一脸温怒。

    裴森明说了一堆,最后却被裴宗的两句话轻飘飘的给挡了回来。

    这话说的的确没错,但裴森明还是不愿意妥协。

    “爸,您好歹也为心语想想,古家跟咱们裴家联姻的目的您一开始就知道,现在白家横插一脚,您又把公司交给了裴伊月,那古家该怎么想?”

    见他这么顽固不化,裴宗有些恼了。

    裴心语的婚事他们一直瞒着他不让他知道。

    现在他居然还有脸来说这样的事!

    “他爱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我们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们古家的事,白家老爷子来下聘的当天,他古家人也在,人家根本没对我们提出什么要求,况且我也从来没说过心语往后一定是裴氏的继承人。”

    “可是……”

    见裴森明还想说什么,裴森有些不耐烦了。

    他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要不是看在当年跟古家老爷子的交情上,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古家随意悔婚,月丫头当时刚回裴家,他们是瞧不上她,现在看她得了这个位子又眼红,怎么,我们裴家就一定要由着他们说什么是什么吗?”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裴宗不由的叹了口气。

    “森明,这么些年,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你欠这个孩子的。”

    闻言,裴森明一怔。

    略为惊恐的看向裴宗。

    话出口,裴宗也没理由在假装不知道。

    这件事已经瞒了十几年了。

    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我知道当年是你故意把那孩子丢掉,第一次被白家人送了回来,第二次你就直接把她扔出了北城,这么多年了,你难道就没有后悔过?”

    ------题外话------

    omg,差一点睡到天黑(捂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