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76 误会了裴心语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76 误会了裴心语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酒店包厢。

    裴心语和古宸的婚宴,到最后终究还是变成了一桌普通的家庭聚餐。

    裴森明脸色不是很好,而古家人却假装看不到。

    “真不懂,今天吃饭的意义到底在哪。”

    说话的人是古亦,嫌弃的口吻一出,两家人更尴尬了。

    他看着一言不发的裴心语,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裴心语,你就这点出息了是吗,从小到大你傲的跟个公主的似的,为什么现在连结个婚都要偷偷摸摸的,你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

    “古亦,你闭嘴!”林谷云喝他。

    裴心语低着头,脸上撑起一抹凄凉的笑意。

    “结婚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靠!”

    古亦一脚踹向桌角,忽的站起。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转身正要走,包厢的门被服务员从外推开。

    裴伊月走进,首先看到的就是站在那的古亦。

    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后看向丁芳华和裴森明。

    “爸,妈,我来了。”

    白洛庭跟在裴伊月身后。

    面对这样诡异的场景,只会让他觉得,今天来这一趟根本没有必要。

    连裴家老爷子都没来,这婚事还真是办的随便。

    裴伊月在裴心语身边的位子坐下,而后就陷入了这片沉寂之中。

    她是因为答应裴心语所以才来的。

    至于其他的,她并没有打算多管。

    看了一眼站在那的古亦,让裴伊月意外的是,他也在看她。

    她跟古亦并不熟,而他现在看她的眼神,却仿佛带着一种期盼。

    没错,就是期盼。

    可是他期盼什么呢?

    裴伊月敛回视线,选择了无视。

    饭桌上气氛很凝重,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开口说话。

    裴伊月自顾自的吃着菜,也不愿意当这个先开口的人。

    她说过,裴心语的事她不会再管。

    上次多管闲事,被裴森明埋怨,这次在来之前,她就决定了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白洛庭夹了一颗虾球放在她的碗里。

    “多吃点。”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

    虽然在这样的气氛下公然秀恩爱不怎么仁义,但是,谁又能管的了他白二爷要做什么?

    裴伊月夹起虾球送进嘴里,顺手用筷子指了另一盘。

    “还要那个。”

    她说的随意,可是别人却听的刺耳。

    啪的一声,古宸手里的筷子放在的桌上。

    裴伊月微微侧目,却无动于衷。

    而白洛庭,更是不屑理会。

    裴心语为了缓解尴尬,开口说:“前段时间我加盟了一家珠宝店,大概这个月底就会开业,姐,你以后要是需要什么首饰,可以来我这看看。”

    “珠宝店?”丁芳华率先诧异、

    “你什么时候开的珠宝店,我怎么不知道?”

    “我只是出资加盟,当个分红老板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没跟您说了。”

    裴伊月垂着眼,淡淡的问:“你出了多少钱?”

    没人想到她会关心钱的问题,裴心语愣了一下。

    “呃,两百万,是用我自己的钱。”

    出了裴宏文的事,裴心语真的很怕在钱的方面有什么说不清的地方。

    然而当她说出用的她自己的钱时,裴伊月捏着筷子的手一紧。

    两百万……

    她的钱……

    这段时间以来,裴伊月对她的无视全都源于这两百万。

    现在告诉她,她这两百万不是用来买凶杀她,而是拿去开了店?

    裴伊月看着她,目光及其愕然。

    这段时间,她的冷言冷语,她的淡漠无视,难道都是因为她的误会吗?

    “怎么了吗?”

    裴心语被她看的有些慌。

    裴伊月摇了摇头,敛回视线。

    “没事。”

    她当真是被气昏头了,这样的事居然也能搞错。

    懊悔中,她看向古宸。

    “古宸。”

    古宸一愣,没想到她会叫他。

    “在你眼里,我们裴家到底是什么?”

    “……”

    裴心语的事由始至终都积压在裴伊月的心里。

    之前她不管,是因为她在忍,现在她开口,自然是打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只不过,刚刚还事不关己的人突然转了画风,任谁都跟不上她的节奏。

    “当初要跟裴家联姻的是你们,如今却连一场婚礼都没有,就想把人娶进门,怎么,我们裴家的女儿在你们眼里就这么不值钱?还是说,你们古家连娶儿媳妇儿的钱都拿不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婚礼取消是心语自己同意的,你们裴家要是有意见,大可以早点提出来,等到现在才来说这样的话,你是想埋怨谁?”

    古博远不满裴伊月的话,但也不屑对一个晚辈发火。

    他的话是对这裴森明说的,即便从头到尾裴森明都没有开过口。

    裴伊月话既然说了,就没打算只说一半。

    她转眸看向古博远,唇角讽刺的勾起。

    “古叔叔,如果我没记错,当初您去爷爷那定下的这婚事,距离今天大概有两个多月了吧,两个月准备一场婚礼,时间应该还算充裕吧?”

    问这话的时候,裴伊月看了一眼白洛庭。

    其意不用说,谁都明白。

    同样是两个月,白洛庭能准备出一场惊世婚礼,就说明时间不是问题。

    “难道说,是心语主动提出不办婚礼了,所以你们把之前的准备都取消了?”

    裴伊月这明知故问的话,问的那叫一个扎心。

    古家人各个面色难看,但唯独古亦在笑。

    鄙夷的笑容下,带着看透世俗的心痛。

    他在嘲笑古家,包括他自己。

    “小月,你误会了,我并不是在针对裴家。”

    古宸开口,还是那般的轻柔。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针对裴家,他针对的人,只有裴心语而已。

    这话别人听不出什么,可裴心语听的懂。

    是她自己愿意委曲求全,即便没有婚礼,即便她知道古家人对她不再像从前,她还是愿意嫁给他。

    她转身按住裴伊月的手,紧紧的抓着。

    “裴伊月,你别说了,我的事不要你管。”

    她的手在发抖。

    裴伊月感觉的到。

    她是一个多爱面子的人,裴伊月心里清楚。

    可是现在,她却甘愿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尊,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嫁。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人逼迫,裴伊月死都不信。

    “裴心语,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嫁给他?”

    她的回答,即便不说裴伊月也知道是什么。

    但是,她还是问了。

    裴伊月期待她能说出一个不一样的回答,只要她能拒绝,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她都会让古宸风风光光的把她娶进门。

    然而结果却是……

    有的时候,裴伊月真的觉得她们并不是真的姐妹。

    她的软弱让她感到厌恶,她真的很鄙视这个妹妹。

    “我嫁。”

    裴心语低着头,哽咽的说出这两个字。

    裴伊月什么都没说,轻轻的推开搭在她手上的那只手。

    她站起身。

    “爸,妈,我还有事,先走了。”

    转身离开,裴伊月懒得再看裴心语一眼。

    裴心语垂着头,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失望。

    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谁也改变不了。

    白洛庭起身跟上。

    走到门前,裴森明突然冷声开口:“如果你真的在意心语,就把公司总裁的位子让出来。”

    闻言,裴伊月脚步一顿。

    她没有伤心,也不再难过,她已经习惯了裴森明的冷漠。

    她转身看向裴森明,嘴角扯出一道浅显的弧度。

    “爸这么说,会让我觉得古家是为了裴氏才愿意娶心语的,即便这是事实,您当着古家人的面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你……”

    这是裴伊月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来顶嘴。

    那满脸的不屑,像是在嘲笑他这个父亲的无能。

    裴森明后面的话还没等出口,裴伊月脸上的笑意却已敛起。

    漆黑的眸泛着淡漠的光,眼中再也没有任何敬重。

    “总裁这个位子是爷爷让我坐的,如果爸不喜欢,您可以让爷爷撤了我这个职位,可如果您想叫我让出来,那么抱歉,不可能。”

    ------题外话------

    哎,心疼我家小月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