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安希颜脸上倏然变换的表情,裴俊海突然有些不安。

    “安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希颜脸上没了笑意,俊美的五官更加清晰。

    尤其是那双眼,漆黑如墨。

    他抚唇半晌,突然站了起来。

    “我决定了,我要把小月月从姓白的手里抢过来,裴家二叔,我先走了,合作案的事你直接联系我秘书就好了。”

    “诶,安公子,你……”

    看着安希颜真的就这么走了,裴俊海站在那愣怔的回不过神。

    抢过来?

    他这是要抢谁啊?

    ——

    酒店。

    裴伊月从洗手间出来,就见白洛庭手里拿着她的项链,一动不动的坐在那看着。

    她一怔,上前就抢。

    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慢慢的看向她。

    “这是从哪来的?”

    他的表情,让人琢磨不定。

    裴伊月一把抢过项链,藏在身后。

    就好像不敢进藏起来,就会被他抢走似的。

    “这是我的。”

    白洛庭眯着眸子看了她许久。

    他起身,朝卧室走了进去。

    裴伊月不安的拧起眉。

    虽然这条项链是她的,但是看他的表情,怎么有一种她偷来的感觉?

    过了一会,白洛庭从里面走出来。

    来到她面前,手臂一抬,一串同款的项链倏然出现在她面前,晃晃当当的被他勾在手指上。

    “看,我也有,跟你的一样。”

    “……”

    裴伊月眼一闭。

    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她特么快要被他给吓死了。

    白洛庭轻声一笑,拉着她坐了下来。

    他拿过她手里的项链比较了一下。

    “背面居然不一样。”

    白洛庭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仔细的研究着两条项链。

    裴伊月心里冷笑。

    呵呵,她早就知道了。

    “你这个哪里来的?”白洛庭问。

    “我从小就有。”

    从小就有?

    白洛庭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白他拎起两条项链在眼前比了比,玩笑似的说:“你说这东西会不会是定情信物之类的,说不定咱们命中注定就是一对。”

    裴伊月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你怎么不说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呢?”

    “嘶~”白洛庭呲了呲牙,皱起眉,“不许乱说。”

    看他一脸认真的样,裴伊月小心思一转,突然笑了。

    她身子一歪,在他胳膊上撞了一下。

    “白洛庭,如果我们真的是兄妹怎么办?”

    蓦地,白洛庭一个转身,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前一面还是一脸随意,而这一刻,却像突然袭来的暴风,就连眼底都是灰暗的不可探究。

    他钳住她的一只手按在头顶,低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嘴。

    惩罚的吻,不带任何温柔。

    裴伊月疼的皱眉。

    离开她的唇,白洛庭看着她。

    “你干嘛?”

    裴伊月不满的吼道。

    深邃的眼带着不可抵触的严谨,裴伊月怒气来不及发,就被他这冷冰冰的视线噎的说不出话了。

    白洛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别再胡说八道。”

    “我就说。”

    裴伊月不服道。

    白洛庭哧笑,浮浅的笑容却没有深入眼眸。

    “好,就算我们是兄妹,该做的不该做的也都做过了,所以,我还是不会放开你,这样你满意了?”

    裴伊月没了声。

    她本来只是想逗逗他,可现在却好像有点闹大了。

    他,当真了。

    他的眼睛告诉她,他是认真的。

    “呃,我是开玩笑的。”

    他们怎么可能是兄妹?

    她是裴家的孩子,难道裴家除了丢过她,还能再丢一个?

    再说了,就算丢也会丢远点吧,也不至于丢到白家去啊。

    白洛庭深眸一眯,笑了一下。

    “我也是开玩笑的。”

    他才不是开玩笑。

    他刚才的样子要多认真有多认真。

    裴伊月动了动手腕,白洛庭顺势把她拉了起来。

    一阵沉默,两个人的心里各有所想。

    裴伊月偶尔也会好奇自己的这条项链到底是哪来的。

    这东西看起来挺古老的,虽然看不出哪里值钱,但也不像是随便就能买到的东西。

    当初蒙小妖发现白洛庭也有一条的时候,她就奇怪过,现在,她更奇怪了。

    “你的这条项链,是哪来的?”

    同样的好奇心裴伊月也有。

    她看着白洛庭手中的项链,奇怪的问着。

    白洛庭轻抚着项链的坠子,“老爷子给我的。”

    裴伊月点了点头。

    他的,是有来由的。

    只有她不知道项链是从哪来的。

    “在想什么?”

    见她若有所思,白洛庭看着她问。

    裴伊月摇了摇头,目光却直直的看着他手中的一对项链。

    “没什么。”

    白洛庭摊放着项链的手一蜷,两条项链的坠子被他握在手中。

    没了注视的物件,裴伊月的视线从他的手上抬了起来。

    “放我这一起保管怎么样?”

    这话是问的,但是,就算她说不行他会还吗?

    这条项链对裴伊月来说,不过是从小陪在她身边的一个物件儿而已。

    她并没有多在乎,但也舍不得丢掉。

    那天回裴家,她也不过是顺手拿出来。

    她点了下头,没有太多表情。

    “随便你,别弄丢了。”

    白洛庭嘴角一撩。

    意味深长。

    “放心,只要不进贼就不会丢,就算进了,说不定也会还回来。”

    “……”

    裴伊月眼眸一缩。

    他果然知道项链丢过。

    “奸诈。”

    裴伊月丢下两个字,起身走进了卧室。

    看着卧室的门关上,白洛庭再次摊开手,看着两条几乎相同的项链。

    深邃的眸,疑惑的闪烁……

    ——

    “你马上给我回去,我说过,不许你一个人去华夏,你就不能听点话吗?”

    酒店总统套房,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回响。

    而安希颜却捧着一个水果盘,腿翘在茶几上,看着电视里有关今天爆炸的新闻。

    他揪了一粒葡萄塞进嘴里,含糊的说:“这位夫人,我来这是为了工作,我又不是来玩的。”

    “简直是胡闹,安章他是疯了吗,他怎么敢让你去那?”

    闻言,安希颜脸上的随意敛了敛。

    送到嘴边的葡萄随手丢回了果盘里。

    他看了一眼茶几上正在通着的视频电话,突然俯身。

    整张脸瞬时映入了视频画面当中。

    视频里是个中年女人,但却长得及其的美。

    她怒着,却掩藏不住那份高贵。

    雍容与美艳并存,这世上已经鲜少能见到这样的人了。

    安希颜浅薄的嘴角一撩,看着视频里的人。

    “这位夫人,请您注意您的措辞,安章是我爸,请不要对他进行人身攻击。”

    视频中的女人拧起眉,深邃的眼却透着一种无可奈何。

    “小颜,你听话,赶紧回m国,你找不到他的,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安希颜拿起手机,坐回沙发上。

    昂着秀气的下巴,笑了笑,“我还没找,您怎么就知道我找不到?”

    这时,视频中一个男人突然闯入。

    听到开门声,女人回头看向他。

    美丽的瞳眸中泛着无奈。

    “哥。”

    男人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透过屏幕看向安希颜。

    凌厉的口吻不再像之前那个女人一样的劝劝导。

    “别在胡闹了,在我派人押你回去之前,你最好还是自己离开。”

    威胁的话,让安希颜脸上最后的笑意都消失殆尽。

    他看着手机视频中的两个人,厌恶道:“你们能不能别管我?”

    “当然不行。”男人回绝的很快。

    “今天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才刚离开就遇到这样的事,叫我怎么能放心?我再说一遍,马上回去,不然的话,我会联系华夏军区,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来。”

    安希颜拿着电话的手收紧,骨节隐隐泛白。

    过了一会,紧握的手突然松了。

    他撩唇一笑,漆黑的眼底隐藏着一抹狡诈。

    “好,我回去。”说着,他顿了一下。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已经找到那条项链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