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这么久,又经历了这么一场惊心动魄,叶彦杰早就忘了他原本是来干嘛的了。

    以前他总觉得,白洛庭开车彪悍。

    现在这么一比,他开车还真叫一个温柔。

    车里的气氛安静的有点诡异。

    然而叶彦杰并没有发觉。

    他歪着身子坐在后座,伸手敲了敲裴伊月的椅背。

    “小嫂子,这个安希颜,之前跟你就认识吗?”

    闻言,白洛庭拧了下眉,看了裴伊月一眼。

    “不认识。”

    裴伊月没在意这句话,更没有注意到白洛庭的眼神。

    “不认识?不可能吧?”

    听着叶彦杰高挑的语调,裴伊月蹙了下眉。

    她怎么觉得,这货有点挑拨离间的意思呢?

    她偷偷看了白洛庭一眼。

    果然,那张脸黑的哟……

    她转身看向叶彦杰。

    “什么叫不可能?”

    看到叶彦杰也皱着眉,裴伊月有些不懂了。

    叶彦杰低着眼睫,摸着下巴,寻思着。

    “刚刚你们走了之后,那个安希颜跟他的保镖说,不论发生什么先保护你,那两个女的本来不肯,然后他却说了一句话,把我都吓了一跳。”

    “什么话?”

    裴伊月想开口,可是话却是从白洛庭嘴里问出来的。

    她看了他一眼,紧随着也问道:“什么话?”

    “她是我的命。”

    “守不住她,你们的兵团就等着解散吧。”

    回想安希颜说这句话时的厉色,叶彦杰就觉得浑身上下毛骨悚然。

    他以为这样的神情只会在白洛庭的脸上看到,没想到,像他这种嘻嘻哈哈的人,居然也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裴伊月身子半转,看着叶彦杰愣怔许久。

    她不懂,安希颜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们明明昨天才第一次见面,而且他们彼此并不熟悉。

    除了一起坑过叶彦杰之外,她到底做什么了,怎么就突然变成他的命了?

    突然,车轰的一声加速。

    没有任何提醒和准备,裴伊月身子一颠,愕然的看向白洛庭。

    看着他那张冷到结冰的脸,裴伊月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经过市区,白洛庭就把叶彦杰赶下了车。

    叶彦杰虽然慢半拍,但是在说了那句话之后,他也感觉到车里的气氛有点不寻常。

    所以,白洛庭让他下车,他马上就听话的从车里爬了出来。

    车停到酒店楼下,白洛庭一路拉着裴伊月往里走。

    裴伊月穿着高跟鞋,艰难的跟上他硕大的步伐。

    尽管如此,她却没有任何反抗,尽力的跟上他。

    “为什么来这,不回家吗?”

    一句话,石沉大海。

    裴伊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开始有点头疼。

    男人生气要怎么哄?

    没人教过她呀!

    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踹开,白洛庭拉着她一个用力,直接把她拽了进来。

    踹门的动作过大,门自己又弹了回来,直接关上。

    裴伊月虽然穿着很厚的外套,但是被他甩到墙上还是会疼。

    她眉一皱,耳侧一只手啪的扶在了墙上。

    “解释。”

    裴伊月吓了一跳。

    “解释什么呀?”

    白洛庭看着她,深邃的眼中仿佛能喷出火来。

    这眼神,是要吃了她吗?

    裴伊月有些无语。

    “好,我解释,你别这么看着我。”

    裴伊月撇下视线,有点郁闷。

    她自己都弄不清是怎么回事,解释个屁啊。

    “第一,我跟他之前根本就不认识;第二,我的确是跟他合伙坑了叶彦杰;第三,叶彦杰说的那些话有待考证,谁知道是真是假;第四,你凭什么怀疑我?”

    她胎眸,漆黑的眸尽是不满。

    她瞪着他,脸上没有一点知错的表情。

    白洛庭欺身上前,捏起她的下巴。

    “第一,你跟他不认识他为什么会抱你?第二,他睡的是叶彦杰,为什么会说要追求你?第三,不管叶彦杰说的是真是假,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第四,你是我媳妇儿,我有充分的理由了解这一切。”

    两人的对视,针尖对麦芒……

    最终,裴伊月认输了……

    毕竟这次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虽然无奈,但也理亏。

    “那你想怎样,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白洛庭心里恨的不行,但手上却舍不得对她使一点力气。

    捏着她下巴的手,很轻。

    像是每次暧昧时的轻提。

    如果把他凶神恶煞的眼睛挡起来,说不定某人心里还会小鹿乱撞一下。

    “不知道?”

    白洛庭咬着牙根。

    “他抱你,你也不知道躲?”

    “我躲了,没躲开。”裴伊月扬着头,理直气壮。

    “那他亲你呢,你就让他随便亲?”

    “你不是打过他了吗!”

    “我打跟你打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你不是我老公吗,你替我打有什么不一样的?”

    “……”

    老公?

    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词汇。

    尤其是从她嘴里说出来。

    “再说一遍。”

    突然降低了几百度的温柔语调,裴伊月一时回不过神,愣了一下。

    “什么?”

    白洛庭低眉顺眼的笑了笑。

    “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裴伊月一脸懵逼……

    他们不是在吵架吗?

    为什么吵一半他要笑?

    能不能尊重一下跟他吵架的人?

    “神经病。”

    她一把推开他,转身就去开门。

    白洛庭伸手在门板上一抵。

    “去哪?”

    “去公司。”

    裴伊月没了耐心,说出的话近乎是吼出来的。

    “不许去。”

    说着,白洛庭掏出她口袋里的手机,转身的同时电话拨了出去。

    裴伊月一愣,“你打给谁?”

    “您好二叔,我是白洛庭,小月最近不去公司了,合作案的事麻烦您帮忙照看着。”

    “没什么事,我只是看那个安大少爷不顺眼。”

    “麻烦二叔了,我会照顾她的。”

    ……

    安希颜来到裴氏到处找裴伊月,弄的整个公司鸡飞狗跳。

    裴俊海听说了这件事,来到三十楼的办公室。

    安希颜坐在办公桌的大椅上,长腿翘上桌面,好个惬意。

    “你是小月月的二叔?”

    昨天一起吃过饭,安希颜隐约记得裴伊月好像叫过他二叔。

    裴俊海走进的脚步一顿。

    小月月?

    难怪白二少会说看他不顺眼了。

    “我是小月的二叔,可是安公子对小月这称呼……”

    安希颜长腿一收,站了起来,笑呵呵的朝着裴俊海走了过去。

    “哎呀,一个称呼而已,别这么介意,您快坐。”

    裴俊海有些懵。

    这到底谁是主谁是客啊?

    他跟着安希颜走到沙发前坐下,“安公子这是在等小月?”

    “是啊。”

    安希颜一点头,笑的一脸明朗。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刚刚给她打电话了,但是她没接,你能不能帮我联系她一下,让她快点回来,我有事找她。”

    “……”

    这,还是昨天那个傲慢又不爱搭理人的安公子吗?

    “不好意思安公子,小月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了,她说这几天她不来了,合作案的事暂时由我全权负责。”

    闻言,安希颜脸上谄媚的笑意一僵。

    漆黑的眼眯起,满是怀疑。

    “该不会是那个姓白的不许她来见我吧?”

    裴俊海一噎。

    安希颜嘴角一撇。

    他还真猜对了。

    那男人,不止脾气不好,还小气。

    果然配不上他的小乖。

    安希颜不屑一嗤。

    “小丫头眼光也太差了,怎么会看上那么一个暴力又霸道的男人,真是没眼光。”

    白洛庭说看安希颜不顺眼。

    现在看来,这位似乎也看他不顺眼。

    可是,他们怎么会碰到一块去的?

    安希颜再次看向裴俊海,坐近了点,“裴家二叔,小月月好歹也是你侄女,你怎么能让她嫁给那样的人呢,你就不觉得那姓白的配不上咱们小月月吗?”

    ……咱们?

    裴俊海有些哭笑不得。

    “安公子,白家在北城名声算是大的,而且小庭在北城也是个有身份的,他跟小月在一起没什么不配的。”

    “白家?就是那个军阀的白家?”

    裴俊海点了点头,“看来安公子也听说过白家。”

    安希颜瞬间敛了笑意,皱起眉。

    “那他就更配不上她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