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72 你对我死心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72 你对我死心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不要打。”

    “为什么?”

    叶彦杰动作一顿,一脸不解。

    白洛庭的车被堵住。

    眼看着最前面的车没入车海之中,逐渐消失远去。

    白洛庭眉心轻蹙,深沉的眼仍是盯着前方。

    “不要让她分心,她是想甩掉那两辆车。”

    没有亲眼看到车里的人到底是谁,但是他却肯定了那就是裴伊月。

    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她把车开的有多快,而是在后面追她的那些人是谁。

    “那现在怎么办,不追了吗?”

    刚刚白洛庭的话告诉了他三点。

    第一,开车的人是裴伊月。

    第二,裴伊月的车技超乎他的想象。

    第三,她现在有危险。

    可尽管他们确定了车里的人是谁,却仍是减少不了担心。

    青天白日的,还是在他们眼皮底下,万一裴伊月出了什么事,他们两个还要不要在北城混下去了?

    前面的路通了。

    白洛庭手中方向盘一转,车再次开了出去……

    急速的车道上,砰的一声枪响。

    裴伊月眼睛都绿了。

    她的车窗全部都是防弹装置,但是一枪下来,免不了会有磨损和擦伤。

    上次车子被叶彦杰折磨了一通她已经很心疼了,现在这些人居然还敢拿枪子儿来给她的爱车擦花?

    车已经开出了市中心,裴伊月再也用不着顾及别人。

    脚下的油门踩到底,一个急速的转弯,身后的两辆车瞬间甩出了一段距离。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裴伊月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烦躁。

    算上这次,她已经遇上两次枪袭了。

    以前都是她拿枪对着别人,现在居然是别人拿枪来瞄准她。

    真的是想想就觉得不爽!

    “应该是m国的人。”

    安希颜的回答很平静。

    没有慌乱也没有惊吓,反倒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但是对于裴伊月开车的手法,他倒是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他看着她,可以说是看了一路,探究的目光,仿佛要穿透她的毛孔看清她每一颗细胞。

    裴伊月皱起眉。

    “你不就是一财阀家的少爷吗,他们干嘛不远千里的来追杀你?”

    安希颜敛回视线,微微垂下眼睫。

    “豪门纷争,财产继承,这样的事不是很正常吗。”

    安希颜一句话解释了这些人的动机。

    裴伊月沉默一瞬,也没再继续深究。

    眼前一条山路,裴伊月手中的方向盘一转,嚣张的车子顿时没入了山道之中。

    “联系你的保镖,把定位发给她们。”

    命令的口吻清冷淡然,仿佛带着一股权者之势,让人想要尊崇,不敢拒绝。

    这里虽然是山路,但也不狭小,同样可以通到市中心,只不过跟大路比起来绕远一点而已。

    车慢慢的停了。

    裴伊月二话不说直接下车。

    安希颜正拿着手机发定位,看到她下车,愕然一怔。

    他们才刚甩开那些人,她现在就下车,万一那些人追回来他们连跑都来不及。

    他紧跟着下车,就见裴伊月整个人趴在车后上上下下的摸索。

    “你在干嘛?”

    安希颜发完定位,把手机塞回口袋。

    裴伊月紧着眉,看完车尾之后,伸手指着一处说:“我的车是因为你才受伤的,记得原价赔偿。”

    她说这话时皱眉认真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人弄坏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

    安希颜愣了一瞬,忍不住摇头失笑。

    “好,我赔。”

    他走过来,摊开手。

    “这是你的吗?”

    看着他手中的项链,裴伊月伸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

    眉头一皱,一把从他手里把项链拿了回来。

    “怎么在你那?”

    她有些不悦,目光也不尽和善。

    见她这么紧张这条项链,安希颜紧了紧眸子。

    “这条项链,真的是你的?”

    “废话,不然还是你的?”

    闻言,安希颜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

    他看着她,目光灼热,漆黑的眸中仿佛有种说不清的情绪。

    裴伊月仔细的将项链放回口袋,再次指了一下她的车。

    “记得赔。”

    安希颜一把拉住她的手。

    没等裴伊月反应,他一个用力,直接把人拽进了怀里。

    “月月。”

    “……”

    裴伊月嘴角一抽。

    月月?

    什么鬼?

    她跺着脚挣扎了两下,安希颜一个用力,差点把她勒死。

    “咳,安希颜,你抽什么疯?放手。”

    山路的两端,分别有两辆车停下。

    一辆车是安希颜的两个保镖,而另一辆……

    叶彦杰还没下车,就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他伸手指着那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结巴道:“老老老,老白,你,你媳妇儿……”

    话音未落,身旁的人早已从车里走了出去。

    叶彦杰因为下体不便,又颠簸了一路,这会儿就连下车都是艰难的迈开腿。

    “安希颜我叫你放手你听到没有。”

    裴伊月脚已经抬起来了,只要他不松手,她就准备一脚顶上去。

    然而,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还没来得及动作,身后的一道寒意徒升……

    白洛庭满脸阴沉,一把钳住安希颜的手,猛地一扭。

    另一只手扯住裴伊月的胳膊,一把把她从安希颜的怀里拽了出来。

    下一秒,安希颜的保镖突然上前,反扣白洛庭抓着安希颜的那只手。

    手与手的交叠,怒与怒的相视。

    白洛庭深眸一沉,冷喝:“我不打女人,滚开。”

    话落,两个女人突然出手,同时朝着白洛庭打了过去。

    “住手!”

    裴伊月猛地一喝。

    几个人的动作一顿,裴伊月转头看向安希颜。

    “我刚帮了你,你就这么报答我?”

    她怒了。

    为了她身后的那个男人。

    安希颜皱眉看了白洛庭一眼。

    手一抬,两个女保镖自动退后了一步。

    这时,叶彦杰颠簸着脚步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王八蛋,终于让老子逮到你了,老子今儿非阉了你不可。”

    听着那底气不足的叫骂声,安希颜转头看了一眼。

    看到叶彦杰,他眉梢一扬,忍不住勾起嘴角。

    “宝贝儿,你也来了,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老子想你去死。”

    叶彦杰咬牙,因昨晚受创太严重,那两条腿就好像不听使唤似的。

    很短的一段路,他却走了半天。

    神奇的是,每个人都在看他往这边走,一时间,安静的出奇。

    突然,裴伊月横出一步,拦在叶彦杰面前。

    叶彦杰颠簸的脚步一顿,愕然的看着她。

    “你不能动他。”

    清冷的一声。

    叶彦杰嘴角一抽。

    他伸手指着安希颜,气的哆哆嗦嗦的。

    “他,你,你居然护着他?”

    叶彦杰求救的目光投向白洛庭。

    而白洛庭却皱着眉,一脸不爽的盯着自己的媳妇儿,根本没空看他。

    安希颜看着挡在身前的人,脸上溢出一种满足的笑容。

    他伸手一捞,勾住裴伊月的脖子,妖孽般的脸亲昵的在她头上蹭了蹭。

    “还是我的小乖对我好。”

    裴伊月身子一僵,一个肘击,猛地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她转身,一脸怒色。

    “安希颜,你想死吗,你在敢跟我动手动脚,看我还管不管你。”

    见他被打,两个女保镖倏然上前。

    “安少。”

    安希颜弓着腰,捂着肚子,嘴里却发出阵阵笑声。

    他摆了摆手,让那两个保镖离他远点,随后那只手朝前一伸,捏住了裴伊月的脸。

    裴伊月一脸愕然……

    安希颜疼的皱眉,但脸上的笑意却难掩。

    “诶哟哟,瞧瞧小家伙的这张脸,怎么这么凶?”

    磨牙声霍霍响起。

    裴伊月一把挥开他的手。

    “你去死吧!”

    她走,意味着她不管他了,即便叶彦杰这会儿真的把他怎么样,裴伊月也不打算再管。

    正要转身,安希颜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

    裴伊月回头,却见他的目光瞬间变的严谨。

    安希颜用力一扯,把她拽到自己身边。

    他看向叶彦杰,脸上的轻挑换成了一种歉意。

    “抱歉,原本我是打算对你负责的,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全力追求小月月,你对我死心吧!”

    叶彦杰:“……”

    死心?

    他特么的什么时候对他不死心了?

    同一时刻,当裴伊月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她深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半晌,叶彦杰缓过神,伸手指着他骂道:“你他妈说什么呢,你对老子做的那些事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敢打她的主意,你男女通吃麻烦你先找对人,她老公还在这呢,你他妈脑子没病吧?”

    裴伊月愕然拧眉,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

    安希颜手上力道收紧,大冷天里抓的她手腕通红。

    白洛庭的忍耐在于裴伊月,她想做什么他不拦她,但这并不代表看到她挣扎他还能继续忍。

    他上前,一把拉住她的另一只手。

    深邃的眸泛恼意,冰封的脸仿佛冷过这寒冬的天气。

    “放手。”

    白洛庭和安希颜相距不过一步之遥,两人的视线相撞,仿佛无数的冰渣横飞四溅。

    裴伊月不安的看着两人。

    这样的气氛有些太不寻常。

    安希颜之前明明还是好好的,突然之间他怎么会抽风抽成这样?

    “安希颜,你再不放手,咱们的合作案就此取消。”

    安希颜并不在意这样的威胁。

    他看着她笑了笑。

    “傻丫头,取消合作受损失的可是裴氏,乖,别闹,合作案我不会取消的,另外,我也不会放弃你。”

    裴伊月眉一拧。

    安希颜目光一转,看向白洛庭。

    “你配不上她,放手吧。”

    配不上?

    之前是白洛庭的姑姑说她配不上白洛庭,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一个人说白洛庭配不上她?

    他们这些人,到底以为自己是谁啊?

    裴伊月一个用力,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抓伤,手臂猛地一扯。

    脚下因惯性向后踉跄了一步。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间一揽,稳住她,两人互视了一眼。

    裴伊月还以为会从他的眼中看出不满和责备,可是她却只看出了不安和担心。

    心,梗了一下。

    她第一次在白洛庭面前觉得难堪。

    再次看向安希颜,目光已经从恼怒变成了厌恶。

    “安大少,看来我们做不成朋友了。”

    安希颜不在意的笑了一下。

    “这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突然,两道刺耳的刹车声。

    又是刚刚那些追杀安希颜的人。

    黑色的枪头探出……

    砰的一声……

    白洛庭身子一低,护住裴伊月的头。

    裴伊月嘴上说着不管安希颜,可却仍是免不了担心。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安希颜朝她冲了过来。

    她一愣。

    安希颜跑过来一把拉起她,直接把她塞进车里。

    他转身看着白洛庭。

    “带她走,快!”

    命令的语气这么明显,若是放在平时,白洛庭理都不会理他。

    可是现在,就算他不说,他也打算带她走。

    安希颜俯身凑近车里的人,抓着她的手臂,嘱咐道:“按我们来时的路往回走,路上有机会,不用客气。”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木有了~明天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