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71 不懂怜香惜玉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71 不懂怜香惜玉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最好的报复,是一场血的教训。

    而这场教训,教会了某些人,什么叫宁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

    尤其是嫉恶如仇的女人。

    当那菊花残,满腚伤,嘴角笑容已抽光的时候。

    总会有人暗自窃喜,也会有人暗自神伤……

    酒店大床上。

    叶彦杰哆哆嗦嗦的坐起。

    光裸的上身布满吻痕和牙印。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裴伊月离开时,会用那么明媚的一张笑脸来跟他说拜拜。

    原来,她告别的不是他。

    而是他的……第一次。

    裴氏大楼。

    办公室里,裴伊月一撩长发,好个妩媚。

    看着一脸春风得意的安希颜,她就知道他昨天把事情办的很好。

    一石二鸟这个计谋,说真的,还真不是她故意想出来的。

    要不是安希颜自己看上了叶彦杰,她就是想报复还找不着机会呢!

    “怎么样,昨晚可还满意?”

    安希颜仍是一身靓丽的装扮,修长的腿一高一低的翘坐在她的办公桌上。

    白皙修长的指尖轻轻摸了摸嘴角。

    他笑道:“还行,要是能来第二次,那就……”

    “第二次?”裴伊月笑了。

    那毫不掩饰的笑意把安希颜接下来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她坐在办公椅上,微微转身。

    清隽的小脸勾起一抹邪肆。

    “安公子应该还不知道他是谁吧?他叫叶彦杰,黑道叶家的大少爷,叶家在整个北城……哦不,应该说,在整个华夏都是赫赫有名的,你得了这次便宜,我且能帮你扛下来,不过你要是还想再一次,恐怕……难。”

    一个字,难,这一点裴伊月没有夸张。

    安希颜闻言扬眉,狡诈的神态仿佛跟裴伊月如出一辙。

    “黑道?”

    他喃哝着,却舔了下嘴角,似乎更加感兴趣了。

    他看向裴伊月,眯了眯眸子。

    “你把他说的这么吓人,那你又怎么保证能保住我这次?”

    裴伊月嘴角深勾,明显心情不错。

    “这个就不劳安公子费心了,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擅自行动,出门有我陪着,安全指数高达百分百。”

    安希颜本也没再怕的,但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

    突然,手机响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号码,眉梢一挑,接起……

    “怎么了?”

    “你现在人在哪,那个安希颜跟你在一起吗?”

    裴伊月抬头看了一眼盯着她发笑的安希颜,嘴角轻轻一扯。

    “在,你找他?”

    这话问的还真是故意。

    白洛庭莫名其妙的打电话来问安希颜的事,就算用头发梢想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可是她却装傻。

    而且还装的这么像。

    “不是我找他,是阿杰找他,你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裴伊月不在意的低下眼睫,拿起桌上的一支笔,在手里灵活的转着。

    粉嫩的唇微扬,清隽的眼尾带着丝丝笑意。

    她佯装同不懂的样子,问:“发生什么了?”

    她这一问,反而把白洛庭给问住了。

    他们都知道这事跟她脱离不了关系,但是她不承认,甚至装作不知道,一时间白洛庭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顿了顿,“你现在人在哪,我们去找你。”

    “现在在办公室,不过一会应该就不在了,中午了,我要去吃饭了,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先挂了吧,安公子说他饿了。”

    这笑意潋滟的声调,要说她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鬼信!

    挂断电话,裴伊月转着笔的手没停。

    “这么快就找来了?”

    安希颜朝她一笑,一脸的淡定无虞,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在乎。

    裴伊月昨天还挺烦他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现在竟没那么烦他了。

    不知是因为他帮她报了仇,还是因为他身上的那种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跟她很像。

    “你就一点都不害怕?”裴伊月问。

    安希颜不在意的轻笑。

    “不是有你吗。”

    看了一眼她手中旋转着的笔,安希颜伸手一勾,手指在那快速旋转的笔头上打了一下。

    啪的一声,签字笔从裴伊月的手里掉了下去。

    看着掉在桌面上笔,裴伊月墨眸一缩。

    从来没有人可以准确的捕捉到她转笔的技巧,更没有人在不碰到她手的情况下可以打掉她的笔。

    这个人,他……

    安希颜没注意到她的反应,站起身。

    “走吧,不是说要吃饭吗,你找地方,我请。”

    ——

    一家西餐厅,这里是被裴雨霏命名为十大美食餐厅之首。

    裴伊月看了一眼站安希颜身后的两个女保镖。

    这一身黑西装下来,还真是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是干什么的。

    “你会不会太金贵了点,连吃个饭都要人守着。”

    “不好意思裴小姐,如果给您带来不便,请您见谅。”

    开口的是站在安希颜身后的一个女人。

    安希颜转身看了她们一眼,时常挂着笑的脸上出现一丝不耐烦。

    “大中午的你们就不饿?”

    他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桌子,“你们去哪吃,别总杵我后面。”

    女保镖看了看两桌之间的距离。

    大概不到三步。

    可以算是安全距离。

    两人没说话,点了下头,走了过去。

    裴伊月很少会跟陌生人聊得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女人的关系,裴伊月并不觉得他有多危险。

    阵阵笑声传来,两个女保镖几次忍不住回头。

    她们还从没见过这位主子什么时候对女人笑的这么大声过呢!

    服务员端着托盘走来,裴伊月介绍道:“这道菜是我妹妹推荐的,她虽然年纪小,但嘴叼着呢,一般她说好吃的没人会说不好吃。”

    安希颜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菜。

    所谓的美食在他面前虽然微不足道,但是裴伊月特意介绍的,他还是有点兴趣。

    “请慢用。”

    服务员微微颔首,拿着托盘的手很自然的换到左手。

    安希颜正满心欢喜的品尝着面前的菜,突然,一个铮亮的匕首从裴伊月眼前闪过,直接朝着安希颜刺了过去……

    裴伊月一怔。

    倏然拦下那人的手腕。

    一个轻旋,打开了他拿着刀的手。

    安希颜眉一拧,似乎还没来得及反映这一切,身后的女保镖一脚飞出,直接踢掉那人手里的刀。

    随后,就见好几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各个手里都带着武器。

    然而这些武器却不再是刚刚的匕首,而是乌黑的枪头。

    安希颜站起身,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

    他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的说:“走吧。”

    走?

    的确是走。

    那缓慢的步伐根本就是在无视身后的那些人。

    裴伊月紧了紧眉心。

    这男人,到底为什么这么淡定?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女保镖伸手矫健,一下子就撂倒了好几个。

    难怪他一点都不怕。

    餐厅门前,一个门童将它他们拦下,手里同样是一把亮刀。

    裴伊月皱眉看了安希颜一眼,郁闷道:“你到底得罪谁了?”

    安希颜端了端肩。

    “我只睡了黑道叶大少。”

    说话间,安希颜大步上前,把裴伊月护在身后。

    凌厉的飞腿一闪,上踢头,下踢阴……那人瞬间倒了下去。

    裴伊月呲了呲牙。

    “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他不是喜欢男人吗?

    居然还下脚这么狠!

    安希颜回头魅惑一笑,“他长得丑。”

    “……”

    论,颜值的重要性!

    出门,裴伊月挣开他的手,朝车前跑了过去。

    安希颜脚步顿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刚刚从她口袋里掉出来的一条银色链子。

    他俯身捡起……

    眼眸狠狠一缩……

    “上车。”

    车前,裴伊月回头,却见他没有跟上来。

    安希颜听到叫声,抬头看向她,手中的链子紧紧一握。

    沉着的脸色不在像之前一样轻浮,就连他脸上的笑意,也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

    “安希颜,你发什么呆,快点上车。”

    裴伊月再次一喝,转身坐进车里,启动了车子。

    安希颜攥着项链的手露出筋骨,沉重的脚步提起,朝她走了过去……

    ——

    “呜,老白,你要给我做主,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家伙,老子的一世英名就特么毁一个男人手里了,这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啊,你慢点,你慢点开,老子屁股疼着呢。呜哇,你媳妇儿也特么太狠了点,她怎么能纵容让别的男人欺负我呢,好歹我也叫她一声嫂子不是,她居然,居然……”

    一路上,叶彦杰一直嘟囔。

    白洛庭虽然知道这事他是受害者,但却没有多同情他。

    毕竟当初是他自己作死。

    只是他没想到,那丫头的报复心这么强。

    这睚眦必报的性格,往后他可要当心着点。

    “老白,这事你可不能跟别人说,谁都不行,老傅也不行,妈的,老子没脸见人了,老子以后还怎么泡妞啊,呜哇哇。”

    白洛庭被他吵得快要烦死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你能不能别嚎了,一个大老爷们,不就是被爆了菊吗,至于么?”

    “我靠,怎么不至于,合着被上的人不是你,你简直……”

    轰隆一声。

    一辆车从十字路口穿插而过。

    红灯。

    飞车。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白洛庭手里的方向盘急速打转。

    没等车身稳住,随后又是轰轰两声,两辆黑色的车紧追着闪了过去。

    “啊——”

    叶彦杰一个不稳被弹了出去,再次弹回来时屁股一颠。

    菊花一紧。

    那感觉……简直酸爽。

    叶彦杰紧绷着的身子哆哆嗦嗦,呆滞的眼中含着闪闪泪光。

    “老白……你……”

    白洛庭看着几辆车的车尾,拧起眉心。

    “坐稳了。”

    话落,不等叶彦杰回应,车轰隆一声开了出去……

    蜂拥的马路上,几辆车你追我赶。

    虽然刚刚那辆车开的很快,但白洛庭还是看见了,那是“蝙蝠”。

    是裴伊月的车。

    中午的马路最拥挤,然而为首的那辆车却灵巧的穿梭在各个拥挤的车之间。

    跟在她后面的车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甚至引起几场不算太严重的交通事故。

    叶彦杰回过神,也看清了打头的那辆车。

    眼看着那辆车以飞速闪出他们的视线,叶彦杰不敢相信的伸手。

    “那,那车不是……”

    “是。”

    白洛庭知道叶彦杰想说什么,并且他也肯定自己没有眼花。

    “你媳妇儿……车被偷了?”

    叶彦杰想了半天,他宁愿相信有人偷了她的车,也不敢相信把车开成这样的人是裴伊月。

    然而,白洛庭却不这么觉得。

    从几个月前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几次三番的开车从他面前经过,然而每一次都是惊险万分。

    叶彦杰说完这话,自己反应了一下,也觉得不太可能。

    先不说北城有没有人敢动这辆车,就说她那爱车如命的性子,如果真的是车被偷了,这会儿她还不得炸了?

    叶彦杰突然想到什么,伸手去白洛庭的口袋里掏手机。

    “给你媳妇儿打个电话,这样就知道车里的人到底是谁了。”

    “不要打。”……

    ------题外话------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我自己都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