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伊月对玩没什么专研,以为顶多就是像蒙小妖一样,喝喝酒,唱唱歌,玩玩骰子之类的。

    可是到了之后她才知道。

    原来“玩”的定义,可以被扭曲成这样。

    安希颜的身旁,一左一右的坐着两个穿着性感身紧身衣的男人。

    如果裴伊月没认错的话,这两个男人白天还是他的秘书。

    可是现在……

    安希颜的手分别搂在他们的腰上,时不时的还从衣服里伸进去摸上两把。

    之前两个大男人嘴对嘴的渡食,裴伊月真的快要把晚饭吐出来了。

    反而,白天那两个穿的妖娆的女人,此刻却一身正装的坐在一旁。

    看来,是被裴伊月猜出了身份,索性也懒得瞒了。

    五六个长相清秀的男孩,整齐的站成一排。

    安希颜挨个瞧了瞧,最后却是咂巴着嘴,摇了摇头。

    裴伊月心里骂娘。

    她这辈子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人?

    “安公子,你要是对这些人不满意的话,就让他们走吧。”

    看着那亲昵的两个大男人,裴伊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安希颜转头看了她一眼。

    手却仍是不安分的在身旁的男人身上摸来摸去。

    “裴总,你们北城该不会就只有这点货色吧,你瞧瞧他们一个个的,都跟没长开似的,你让我怎么的下去手?”

    给你找你还挑?

    靠!

    裴伊月眼一摆,朝着那站成一排的人挥了挥手。

    那些人转身正要走,突然,砰地一声。

    打头的一个少爷被玻璃门狠狠的撞了脸。

    身后的那些人全都吓了一跳,赶紧去扶他。

    开门的力道像是用踹的。

    那么大声,就连裴伊月都哆嗦了一下。

    看着一前一后出现在门前的人,裴伊月眉头一拧……

    这家伙,他怎么在这?

    白洛庭阴沉着脸,看了一眼门口聚集的将近十来个男人,嘴角狠抽。

    “都给我滚!”

    一声怒喝,那些少爷全都吓得不轻。

    安希颜直勾勾的盯着走进来的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小裴总,行啊,原来你的杀手锏在这呢,我就说嘛,这么大个北城,怎么可能连个像样点的小哥都没有。”

    白洛庭没听懂他的意思,但是裴伊月听懂了。

    看着他不要命的朝着那黑脸的人走过去,裴伊月心里咯噔一下。

    这位安大少的咸猪手要是真伸出去了,估计会被剁了喂狗吧?

    想到这,裴伊月猛地站起。

    踩着高跟鞋,脚步却比安希颜还要快。

    她大步上前,一把推开安希颜伸来的手,瘦弱的身子直接挡在了白洛庭面前。

    “他不行。”

    眼看着就摸到了,却半路被推开。

    安希颜有点不爽。

    “为什么不行?我是客人,你说了随我挑的。”

    随他挑?

    他要是敢伸手,这爪子还不得当场废在这?

    裴伊月拧了拧眉。

    她回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但是她也不能把他送给这个色魔吧!

    裴伊月敛回视线,再次看向安希颜。

    “他是我老公。”

    “老公?”

    闻言,在场的人全都一怔。

    白洛庭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人。

    冷凝的面色稍稍缓了缓。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人前这么介绍他。

    听起来怪新鲜的。

    而且,还有点爽。

    嘴角的笑意没来得及溢出,安希颜突然指着白洛庭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原来你们这都兴这么称呼啊,没看出来嘛,小丫头年纪轻轻的,居然在外包男人,不过也对,谁让你这个年纪就是富婆了呢!”

    “……”

    包男人?

    白洛庭刚刚得到缓和的脸上,逐渐出现一丝龟裂……

    叶彦杰嘴角微微抽出,慢慢看向白洛庭。

    “噗呲!”

    看着他那瞬间黑透的脸,叶彦杰一个没忍住,大笑出声。

    “哈哈哈,老白,原来你是被你媳妇儿包养的啊,难怪这么败家。”

    身后被一道阴郁笼罩……

    叶彦杰却仍在死命的笑。

    裴伊月就算不用回头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更别说叶彦杰这货现在还笑的这么大声。

    突然,砰的一声。

    笑声戛然而止……

    “卧槽,你特么踹我干什么,又特么不是我说你被包养的。”

    白洛庭一脚把快要笑抽的叶傻逼踹飞。

    叶彦杰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就开骂。

    白洛庭理都没有理他,一把扯过裴伊月的手臂。

    上前,冷眸直视安希颜。

    “用你的狗耳朵听清楚,我不是出来卖的,也不是被包养的,她是我媳妇儿,明媒正娶的,懂?”

    “噗嗤!”

    笑声从身后传来。

    白洛庭眉心一蹙。

    朝着叶彦杰就瞪了过去。

    叶彦杰捂着被踹的肚子还没站起来,又得一记冷眼杀,他顿时不乐意了。

    “我靠,你特么又瞪我,我没笑,是你媳妇儿笑的。”

    白洛庭回头,就见裴伊月掩着嘴,正在勉强的收敛笑意。

    “很好笑?”

    这阴森的语气,真是磨的人骨子都发麻。

    只可惜,裴伊月并不怕他。

    她抿着唇,点了下头。

    “有点。”

    “……”

    难得看他一本正经,居然还是用来说这样的话。

    真的很好笑!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白洛庭早就把她从楼上扔下去了。

    可是换成裴伊月,他就算在生气,也只能自己忍。

    安希颜站在那愣了半天,再次打量了一下白洛庭。

    他歪了歪头,看向裴伊月。

    “你说他是你老公?你结婚了?”

    裴伊月刚要开口,白洛庭直接把她往怀里一搂。

    他侧眸,看向安希颜。

    “你有意见?”

    安希颜跟白洛庭身高不相上下。

    若是比起长相,安希颜似乎也是略胜一筹。

    他的美跟白洛庭的俊朗是不同层次的,就好像,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同样是一双漆黑的眼,白洛庭却不爽他投顾来的视线。

    安希颜打量了他一番,突然嫌弃的咧了下嘴。

    “你这男人脾气可不怎么好。”

    说着,他一把拉过裴伊月,伏在她的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

    见裴伊月不躲,白洛庭牙根咬的咯吱咯吱响。

    正准备上前把人抢回来,却见裴伊月扬眉一笑。

    微妙的笑意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白洛庭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

    莫名的有些不安。

    安希颜直起身,与她对视。

    眼底含笑,时不时还挑一下勾人的眉梢。

    裴伊月轻笑,点了点头。

    “好,不过能不能成功我就不管了。”

    安希颜乐呵呵的点头,两人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达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

    之后,白洛庭和叶彦杰留下了,是裴伊月亲自邀请的。

    叶彦杰是个人来疯,有人陪他喝酒,他求之不得。

    白洛庭坐在一旁,还在为刚才的事不爽。

    裴伊月没有解释为什么叫少爷来陪,也没有告诉他,安希颜刚刚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他心里窝火,却见她一直盯着安希颜,而且还在笑。

    “死丫头。”

    白洛庭忍不住一恼,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裴伊月一个激灵回头,才发现他那张黑透了的脸。

    她轻笑,拿起桌上装了酒的酒杯递给他。

    “给。”

    看着她的笑脸,白洛庭隐隐的皱了下眉。

    她的心情很好,莫名的好。

    可是他刚进门的时候,她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上一横,直接把她提到自己的腿上。

    酒洒出来一点。

    裴伊月没有在意,脸上的笑容仍是没有半分收敛。

    见她不挣扎也不躲,乖乖的在他腿上坐着,白洛庭心里的火消了一半。

    “笑什么?”

    这话,不是质问,只是出于好奇。

    裴伊月抿了一口酒,看向他,一抹甜美的笑容无比纯净。

    “看到你开心,不行吗?”

    “……”

    这话,当真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这可是她头一次说这种讨好他的话。

    白洛庭紧了紧搂着她的手。

    “宝贝儿,你该不会是喝多了吧?”

    裴伊月朝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

    “这可是第一口。”

    白洛庭看了一眼杯子里的液体,抓过她拿着酒杯的手,仰头把整杯酒全都喝了下去。

    之后,夺过她手里的酒杯,砰的一声放在桌面上。

    “酒喝完了,回家!”……

    ------题外话------

    小月月干啥了?泥萌猜?

    给你们多猜一会,二更八点发,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