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69 白曼冬的怀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69 白曼冬的怀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家别墅。

    眼看着天一点点的黑了,白洛庭和裴伊月仍是没有回来。

    白曼冬下午就来了,却愣是没见着她想见的人。

    “大嫂,您这儿媳妇会不会太随便了点,这都几点了,居然还不回来。”

    陈珏琴早就看出她不只是来坐坐这么简单。

    这一下午的,她也没说穿。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裴氏那么大,可能是公司的事比较忙吧!”

    白曼冬没说话,但心里却不愿意接受这个理由。

    总归是嫁了人的,就算再忙,也不至于不着家吧。

    “我去楼上看看小言。”

    白曼冬上了楼。

    也许是白洛莹的挑拨离间感染了她,她始终对裴伊月没有太多的好感。

    经过白洛庭的房间,白曼冬停下脚步。

    犹豫半晌,她最终还是朝着门把伸出了手。

    “姑姑?”

    白洛言从书房走出,看着她正准备开门的手,微微蹙眉。

    白曼冬回头看了他一眼。

    被抓包,也不显尴尬。

    她只是收回手,没有再去开门。

    “姑姑,小庭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

    白洛言走过来,语气淡淡,像是提醒。

    “我知道,我只是想随便看看。”

    白洛言不动,白曼冬也不好硬闯。

    看着白洛言怀疑的目光,白曼冬郁闷的瞪了他一眼。

    “你这小子,能不能别像防贼一样防着我,我跟你一样姓白,你要防也是防外姓人。”

    外姓人?

    白洛言淡淡的动了动眼睫。

    “姑姑是在怀疑小月?”

    “是又怎样?”

    白曼冬直言不讳。

    毕竟是当过兵的,即便现在嫁进了叶家,但浑身上下仍是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刚烈。

    白洛言蹙起眉,没作声,但眼睛却始终看着白曼冬。

    审度的视线让白曼冬浑身难受。

    她没什么耐心的皱眉。

    “其实我也不是怀疑她,凡是出现在小庭身边的女人我都会怀疑,更别说是她。这些年,那小子对谁动过真格的,唯独这个裴伊月,这才短短的几个月就能让小庭娶她,你觉得正常吗?”

    “正常。”

    白曼冬没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痛快。

    她稍稍一怔,叹了口气。

    “我知道那孩子小时候跟你们有过交情,可那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不管她的名声再响再大,我还是觉得她配不上小庭。”

    白洛言沉默一瞬。

    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用配与不配来解释他们的关系。

    “小庭喜欢她,从小就喜欢。姑姑,那孩子不像您想的那样,您没跟她接触过,她是个好女孩。”

    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对一个女孩的称赞,白曼冬有些愕然。

    她看着他,目光变成了揣测……

    “我记得当年在大院有人说过,你跟那孩子走的也挺近的,貌似后来那孩子只跟着你,反而渐渐的疏远了小庭。”

    听着这话,白洛言突然笑了。

    当年就是因为这个误会,白洛庭跟那小丫头狠狠的吵了一架,之后她再也没来过。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误会依然存在着。

    “姑姑说的没错,当年小月的确疏远了小庭一阵子,但并不是因为我。”

    当年裴伊月出现的时候,白曼冬刚好不在北城。

    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并不清楚。

    后来听人说起她才知道,是白洛庭在大街上捡了一个孩子。

    而这个孩子,恰巧还是裴家的丫头。

    之后的事她也是东拼西凑听来的。

    当时她只当是听一些小孩子之间的趣事,可是现在,她却不再觉得这中间是有趣这么简单了。

    她看向白洛言,目光中带着一抹不可忽视的严谨。

    “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白洛言手里拿着两本军事书籍,指尖不禁紧了一下。

    喜欢她?

    他垂下视线,淡淡一笑。

    “姑姑这话最好还是别让小庭听见,他醋劲大着呢。”

    看着他的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

    白曼冬毫不遮掩的松了口气。

    “最好不是。我警告你,不管小庭和她最后是什么结果,你都给我离这个女人远点,别再像小时候一样,引起一堆人的议论。”

    关于那些所谓的议论,白洛言多少也有些耳闻。

    回想当年,他淡淡一叹。

    “如果我跟姑姑说,从小时候开始,那孩子喜欢的人就一直是小庭,这样,会让您对她稍微安心一点吗?”

    白曼冬微微蹙眉,没说话。

    “当年那孩子无意间听见爷爷跟几个教官的谈话,那时候她还小,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她却听懂了不能打扰他学习,一个五岁的孩子,时常在玩的时候对着楼上发呆,只因为小庭不愿意下楼。”

    “姑姑难道没想过,爷爷为什么一提到小月就喜欢吗,老爷子是个多挑剔的人您不是不知道,在他面前晃荡过的小辈有几个没被他数落过的,唯独小月。”

    “您不是一个喜欢针对人的人,您担心小庭我能理解,但是小月,您真的不应该怀疑她。”

    听了这么多,白曼冬只听出两个重点。

    第一,裴伊月跟她想象中的可能有些不同。

    第二,白洛言对裴伊月,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他从小就喜欢把心思藏起来,白曼冬也知道,她没办法让他承认什么。

    “小言,难得听你说这么多话,为了小庭媳妇儿,你也是破天荒了。”

    白曼冬的精明是白洛言不敢小觑的。

    严谨帅气的脸上出现一丝僵硬。

    “姑姑……”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相信你自己有分寸。”

    白曼冬打断他的话。

    有些事说多了只会让他越陷越深。

    解释,只能让他加深心中的遗憾。

    白曼冬走了,经过客厅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没打。

    陈珏琴坐在沙发上,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抬眸朝着楼上看了一眼。

    嘴角一扯,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

    魅色包厢。

    自从白洛庭结婚之后,他都好几天没来过了。

    叶彦杰一个人无聊,但又不敢上门去找他。

    上次偷摸给他下药这事还没解决,他真的害怕他们两口子一起上,会把他当场撕碎。

    今天他难得主动约他,可叶彦杰却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他不喝酒,也没抽烟。

    手里拿着那个黑色金属打火机不停的打转。

    “什么情况啊,才结婚就一脸欲求不满,该不会是你媳妇儿玩矜持,不给你碰吧?”

    “……”

    王八蛋,居然猜这么准。

    看他不吱声,叶彦杰忍不住哧笑。

    他倒了杯酒递过去。

    “来来来,多喝点,俗话说得好,酒壮熊人胆,实在不行晚上就回去来个霸王硬上弓。”

    白洛庭眼一横,“你特么给我闭嘴,上次的账还没跟你算呢,你还敢说。”

    叩叩!

    魅色经理敲了两下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洛庭厉色一敛,看向他。

    “那边什么情况?”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正常的招待,裴小姐没喝酒,只是在一旁陪着。”

    闻言,叶彦杰愣了一下。

    “裴小姐?哪个裴小姐?”

    这话虽然是对着白洛庭的问的,但显然他不会回答。

    魅色经理回道:“就是二少的夫人,裴家大小姐。”

    “嗯?”叶彦杰有些懵。

    他看向白洛庭,“怎么回事,你媳妇也在这?怎么不叫她一起过来呢?”

    白洛庭不理他,继续看着那个经理。

    “有没有叫什么服务?”

    经理尴尬了一下。

    白洛庭微微皱眉。

    “叫小姐了?”

    经理摇头,为难道:“小姐倒是没叫,倒是点了几个头牌少爷,不过二少放心,我们这的少爷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所以……”

    砰!

    白洛庭一脚踹开身前的矮桌,豁然起身。

    都特么叫少爷了,还管他卖不卖身?

    裴伊月,胆子肥了!

    白洛庭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站在门前的经理在他经过时,被撞的一个趔趄。

    见状,叶彦杰愣了一下。

    虽然有点搞不清状况,但直觉告诉他,今晚,有热闹瞧了……

    ------题外话------

    今天结束,明天见~明天有热闹瞧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