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莹说出这件事,裴伊月相信她一定不是闲着无聊在说谎。

    不过看裴心语的反应,她好像还没跟爸妈说过。

    想想也是,这样的话要是早说了,他们家哪里可能还这么平静?

    “对不起妈,我本来是想跟你们说的,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跟古宸哥不打算办婚礼了,两家人简单的吃个饭就算了。”

    裴心语低着头,声音很低。

    她的委屈和不情愿,裴伊月全都看在眼里。

    她有多期待这场婚礼,裴伊月最清楚。

    现在说婚礼不办了。

    古宸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说服她的?

    “这怎么能行?”

    裴森明一声厉喝。

    还没有完全好的身子,气的直抖。

    裴森明心脏手术还没有做,受不了刺激。

    见他生气了,裴心语赶忙扶着他的背。

    “爸,您别激动,这事是我跟古宸哥商量之后才做的决定,我们觉得没必要大费周章的办这次婚礼,咱们家最近发生的事已经很多了,而且古宸哥工作也忙,抽不出时间。”

    这话显然就是裴心语帮古宸编排的说词。

    这桩婚事是两个月前就定下的。

    就算他在忙,两个月的时间,难道还准备不出来一场婚礼?

    “简直是胡说八道!当初你跟古宸的婚事是古博远亲自求来的,现在他想连婚礼都没有就把我裴家女儿娶走,他想得美,你去告诉古宸,他要是两天后准备不出来一场婚礼,这场婚事就取消。”

    “爸!”

    裴森明在乎面子。

    可是,裴心语却更在乎古宸。

    古家不准备婚礼,为的就是逼他们说出这句话。

    古家想要取消婚约,古宸虽然拒绝了,但内心却仍是心不甘情不愿。

    裴心语双眼泛红,拉着裴森明的胳膊。

    “爸,是我想嫁,就算没有婚礼我还是想嫁,我求您了,别管我了。”

    裴森明被她气的大气直喘,恨她不争气,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她跟古家的婚事,当初是他一手促成的。

    古家不仁,他不能不义。

    古家不要面子,但是他们裴家得要。

    见裴森明有些妥协,裴伊月突然开口。

    “不可以,这件事一定要找古家要个说法。整个北城的人都知道你和古宸的婚姻是关系到古家和裴家,如果单单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有没有婚礼无所谓,但是现在关系两家人,他们这么做就是在打我们裴家的脸。”

    她说的这些裴心语心里何尝不明白。

    可是古宸给她的原话是:要么直接搬来,要么结束,你选。

    从头到尾她都不想跟古宸结束。

    即便她知道他根本不爱她。

    即便她是顶替了别人强行爬上他的床。

    她做的这一切都只是想要挽留,而不是结束。

    “心语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

    一声底喝。

    裴伊月愕然抬眸。

    她看着裴森明,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裴森明抬眸怒视,眼中丝毫没有一点身为一个父亲的慈祥。

    “裴家大小姐婚礼场面壮大的惊人,你是好福气,嫁到了白家。你明知道心语的婚礼跟你差不了几天,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做这些不就是为了打压她吗,现在来说这些装好人,你是想让谁感激你?”

    裴伊月手倏然一紧,心头像是被什么狠狠碾压过……

    疼的透不过气……

    不管这样的埋怨和嘲讽她听过多少遍,她仍旧是习惯不了自己的父亲这样对待自己。

    颤抖的拳,被一只大手包裹。

    白洛庭抓着她的手,安慰的紧了一下。

    他看向裴森明。

    “伯父,这场婚礼是我一手操办的,您有什么不满冲我来。”

    伯父。

    而不是爸。

    对,这就是白洛庭对他的不恭。

    从小时候开始,白洛庭就觉得他不配做裴伊月的父亲。

    直到这么多年之后,他还是一样这么认为。

    “我娶丫头,娶的是她的人,也是她的名声,你们裴家跟着沾了光,我都没计较,您现在反而来埋怨她的不是。古家跟裴家联姻,为的是什么您比谁都清楚,当初您出事的时候,古家选择了袖手旁观,现在他们再次做出这样的事,我想,应该不只是觉得我和小月的婚礼抢了风头,古家怕比不过所以取消婚礼吧!”

    白洛庭的话噎的裴森明没了声。

    如果是平时,裴伊月一定会阻止白洛庭再说下去。

    可是这次她没有。

    伤心,每个人都会。

    她也不例外。

    “据我所知,古家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这场婚礼,您可以说他们是因为我们白家,但是您把这一切都推到小月身上,我就不乐意了。同样都是你的女儿,厚此薄彼我见多了,但是像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我活这么大,您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份。”

    回想当年,小伊月丢了整整一天,白洛庭把她送回去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裴森明的一顿怒喝。

    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丢了一整天,做父母的难道不应该是关心和着急吗?

    而裴森明当时那张脸,就如现在一样。

    当时他到底是有多大的耐性,才能忍着没有把她带走?

    如今她已经是他的了,他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用这种无中生有的态度来对待她!

    见裴森明重喘连连,裴伊月最终还是不忍。

    “别说了。”

    她拉住白洛庭,起身,“陪我上去拿点东西,一会我还要去公司。”

    她走了,头也没回的转身上楼。

    白洛庭蹙着眉,再次看了裴森明一眼。

    “我真后悔,当初把她送回来。”

    ……

    楼上,白洛庭走进房间,却没有看到裴伊月。

    浴室里一阵流水声。

    白洛庭静静的靠在门前等着。

    几分钟后,门开了。

    裴伊月不施粉黛的脸上,带着些许没有擦干的水渍。

    她淡淡弯了下嘴角,刚要说什么,就被眼前的男人一个熊抱搂进了怀里。

    “白……”

    “你不该承受这些的,是我的错。”

    他的话带着满满的自责。

    裴伊月原本是想推开他,可是听到他的话,她却犹豫了。

    抬起的手僵持半晌,最后却是搭在了他的腰上。

    “跟你无关。”

    搂着她的手渐渐收紧。

    大手轻柔的抚着她的头,像是要将她揉碎在怀里。

    他吻着她的发间,心疼道:“我应该早点来找你。”

    “早点……”

    裴伊月嘴里轻喃,心里却不禁想起蒙小妖之前调查他时说的那些话。

    他早就在观察她,可是他却没有找过她。

    为什么?

    叩叩!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各自心中所想。

    白洛庭搂着她的手没松,他不想再让她面对任何一个裴家人。

    “我去开门。”

    裴伊月试图推开他,却是挣扎无果。

    她抬头。

    看到的却是他深沉的眼、紧拧的眉、和满脸的不爽。

    敲门声再次响起。

    裴伊月偏头看了一眼。

    “谁?”

    “我。”

    裴心语?

    裴伊月抬头看向白洛庭,见他脸上神色不变,手上也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有事吗?”她又问。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方便进去吗?”

    “不方便,有什么话就这么说吧。”

    她,冷酷起来,真的很冷。

    白洛庭低头看着怀里一脸冷凝的人,拧紧的眉心终于缓了缓。

    “两天后,你会来吗?。”

    裴心语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屋内的两个人还是听清楚了。

    裴心语站在门外,半天等不到回应。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正要走,门突然开了。

    裴伊月站在门前,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想好了?”

    裴心语脚步一顿,低着头,两手攥着衣角。

    以往的高傲此刻早已不见。

    她认清了现实,早在古宸把她认错的那一晚她就已经认清了。

    裴伊月微微蹙眉。

    她厌恶身边的人懦弱无能。

    但是她更加厌恶的确是,她明明可以帮她纠正这一切,而她却仍是选择逃避。

    一个人想要软弱没人能帮得上忙。

    而裴伊月愿意的帮的,也只有那种不甘心堕落的人……

    “酒店地址发给我,我会准时到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