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

    叶旭尧刚一进门,就听到一阵聒噪的撒娇声。

    他定下脚步,朝着客厅看了一眼。

    果然又是这个女人。

    厌恶的情绪从他呆滞的眼中迸发,毫无表情的脸上也多了一层不耐烦。

    “姑姑,都这么多天了,你怎么也不去我家看看啊,你不是说了会亲自去盯着她的吗。”

    白曼冬有两个孩子,叶彦杰继承了叶家血统,从小就开始打架斗殴。

    而叶朵文却安静的跟朵花儿似的,不闹事也不用她陪。

    只有这个外甥女白洛莹,没事找她撒撒娇,她反而喜欢的不得了。

    上次白洛莹在她耳边说了一通关于裴伊月的事,婚礼当天她才会跟裴伊月说了那些话。

    现在过了这么几天,她又来了,说的居然还是关于裴伊月的事。

    看着身旁撒娇的人,白曼冬无奈的笑了一下。

    “人家小两口才新婚,你别总是捣乱,所谓日久见人心,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白洛莹身子一耸,不满的噘起嘴。

    “这还用得着日子久吗,结婚第二天她就把我二哥给气走了,昨天也不知道是谁弄了只死猫在她床上,她就跟发了疯似的,还推了我妈。”

    闻言,白曼冬有些诧异,“死猫?”

    “是啊,一只浑身是血的死猫,全家人都以为是我弄的,可是他们也不想想,我二哥的房间除了裴伊月谁敢进,要我说就是她自己弄的,故意来害我。”

    叶朵文坐在一旁听着,奇怪的皱起眉。

    “我看她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你知道什么呀?”

    白洛莹不满的看了叶朵文一眼。

    叶朵文是出了名的胆子小,而且,她也从不跟谁争什么。

    白洛莹每次来都是挑拨离间,她看不下去。

    本想帮着说几句,可是被她这么一瞪,她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了。

    白洛莹转身拉着白曼冬的手,“姑姑,我说的是真的,就在刚才我来之前她还威胁我来着呢,还说什么让我别惹她。”

    闻言,白曼冬忍俊不禁。

    “她这么说,那你就别惹她不就好了。”

    她笑,是因为她不相信白洛莹的话。

    想到婚礼那天,裴伊月柔弱的就跟林黛玉似的。

    就她那小身子骨,她能威胁谁?

    白洛莹好赖不计也是从大院出来的,还能让一个柔弱无骨的丫头吓唬住?

    见白洛莹嘴噘的老高,白曼冬又不忍心看她自己在这委屈。

    她拍了拍他的手。

    “行了行了,多大点事,看把你气的!”

    白洛莹委屈着脸。

    “这还不算大事啊?”

    现在整个家里所有人都在向着裴伊月,她要是再不找个靠山,往后她的日子还要怎么过?

    还不得被她骑到头顶上去欺负?

    “你站在这干嘛呢?”

    叶彦杰从外面走进,拍了一下叶旭尧的肩膀。

    叶旭尧不善的视线敛回,躲开叶彦杰的手,什么都没说,直接上了楼。

    叶彦杰被这么对待惯了,也不尴尬。

    他收回手看向客厅。

    “小莹,你又来了?”

    什么叫又来了?

    白洛莹撇了他一眼,没理他。

    “姑姑您是没看见,昨天她见到猫的时候反应可大了,虽然是有血淋淋的,但也不至于吓成那样吧,不就是一只猫吗?”

    一听到猫,叶彦杰八卦的凑上前。

    “诶诶,这事我也听说了,听说老白媳妇儿吓够呛,小莹,该不会真的是你做的吧?”

    “才不是我!”

    白洛莹高吼一声。

    转头,委屈的看向白曼冬。

    “姑姑,该不会连你也觉得是我做的吧?”

    白曼冬看了她半晌,突然转移视线看向叶彦杰。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白曼冬不回答白洛莹的话,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从小她是看着她长大的,不能否认,这丫头没有看起来那么乖巧。

    有的时候她的坏心眼比谁都多。

    但,这也显得她很聪明。

    白家唯一的一个女孩,虽然没人想让她做出什么大事,但也没人想看她吃什么亏。

    她的小心思不痛不痒的,也没人会去在意她都做了什么。

    至于这次的猫,的确很像她的作风。

    叶彦杰两手环胸,仰身往沙发上一靠。

    “我当然知道了,我不止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害怕。”

    这吊胃口的话一出,之后却没了下文。

    看着他扬着一张欠揍的脸却不说话,白曼冬没了耐心,抄起身旁的一个物件就丢了过去。

    “笑什么笑,快点说!”

    叶彦杰一把接住丢过来的手机,贱兮兮凑上前。

    “妈,这手机您是想给我了?”

    白曼冬瞪着他,“少废话,把手机还我。”

    叶彦杰嘚瑟的笑了笑,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放。

    他看向白洛莹说:“你呀,以后别总跑这来跟我妈说你二嫂的坏话,她人挺好的,你干嘛就看不上她,不管那猫是不是你干的,我劝你以后都别跟她作对,老白对她疼着呢,我都不敢惹她,你居然这么大胆子。”

    “那她怕猫的事呢?”

    叶朵文一旦对什么事情执着,谁都拦不住。

    眼下她最好奇的,就是叶彦杰刚才说他知道裴伊月为什么怕猫。

    “猫的事啊,今天老白来把朱迪带走了,为的就是这事。听说她以前养过一条狗,后来被人打死了,死的挺惨,所以昨天她看到死掉的猫才会有那么大反应。”

    这话听起来倒像是个理由。

    只不过从叶彦杰的嘴里说出来,力道小了那么几分。

    “那她也不能推我妈呀。”

    见白洛莹不死心,白曼冬也挺无奈的。

    “好啦,回去跟你妈说,明天晚上我去你家吃饭,顺便去看看你的新嫂子。”

    白曼冬虽然说的是“看看”,但在白洛莹听来已经是一种承诺。

    全程委屈的脸终于绽放出一抹笑。

    她点头。

    “嗯,还是姑姑对我好。”

    ……

    二楼暗房,这里是叶旭尧私有的地方。

    整个叶家的人都知道他有轻微的自闭症,所以没人敢做他不喜欢或者刺激他的事。

    就好比,擅自进入这个暗房。

    橙红色的灯昏昏暗暗的,隐约只能看到墙壁的四周贴满了照片。

    叶旭尧坐在一张桌子前,嘴里念念有词。

    他面前的桌面上放着一张照片,手里拿着一个尖锥狠狠的戳着照片中的人。

    “贱人,贱人,她为什么不杀了你,她为什么不杀了你这个贱人……”

    叩叩!

    听到敲门声,叶旭尧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停了。

    他缓慢的站起,走过去开门。

    整个动作不疾不徐,就像是一个笔直的游尸。

    打开门,看到是叶朵文,他面无表情。

    “什么事。”

    “旭尧哥,爷爷叫你去书房。”

    叶旭尧没说话,只是随手掩上门,走了出去。

    见他走了,叶朵文突然对这间她从来都没进去过的屋子感到好奇。

    门没有锁,她轻轻扭开门把,钻了进去。

    一片漆黑中,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叶朵文顺着橘红色的灯光,摸索着往里走。

    适应了黑暗,她慢慢看清了墙壁上的照片。

    “这不是小嫂子吗?”她喃喃道。

    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她笑了笑。

    “真帅。”

    被叶朵文夸帅的照片,并不是任何一张结婚照。

    而是一张从来都没有被人看到过的背影照。

    跟那天摄影展摆出来的照片一样。

    只不过这张,不完全是背影,而是留了一张美轮美奂的侧脸。

    清隽的侧脸十分冷酷。

    配上手里那把银色的短枪,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让人尽心动魄。

    叶朵文没发现什么不对,转身,继续好奇其他事物。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她伸手在桌面上一扶……

    “嘶~”

    桌面上一个尖利的东西刮到她的手。

    一阵刺痛。

    她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

    却意外的发现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被戳的全是洞。

    她拔掉上面的铁锥,拿起照片看了看。

    迎着昏暗的光线,虽然照片里的那张脸已经模糊了,但她还是看出来了。

    这是……

    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

    心中突然出现一丝惊恐。

    她瑟缩的把照片放好,拿起桌上的铁锥,从新将照片钉住。

    她发誓,她再也不会一个人进来……

    ——

    裴伊月原本已经不打算在管裴心语的事。

    可是听了白洛莹的话,她又觉得,这件事就算她不管,也要去问个清楚。

    免得最后一个屎盆子砸下来,又要她来接。

    第二天中午,白洛庭跟裴伊月一起出现在裴家。

    见到新人回门,周嫂赶紧迎上前。

    “大小姐和姑爷回来啦,我还以为你们忘记回门了呢。”

    白洛庭勾着裴伊月的腰,看着周嫂笑了一下。

    “小月这两天病着,我们就晚了两天。”

    裴伊月失踪的事周嫂也知道,听了这话,周嫂心疼的点了点头。

    裴伊月侧了他一眼。

    明明是他自己耍脾气离家出走,现在倒把所有事都推在她身上了。

    谎话还真是张口就来,也不怕闪了舌头!

    白洛庭环在她腰上的手倏然紧了一下。

    两人的小动作,看在周嫂眼中,自然而然的变成了“眉目传情”。

    她笑了笑,“大小姐快进去吧,先生和太太都在里面的。”

    客厅里,裴心语也在。

    可能是因为她也要嫁人了,丁芳华正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的交代着什么。

    裴森明坐在轮椅上,看到裴伊月和白洛庭,脸色稍微沉了一下。

    “爸,妈。”

    “伊月回来了!”

    丁芳华高兴的起身,迎上前。

    相比之前,丁芳华对她的态度好像改善了很多。

    以前她都是嘴上招呼她,却从来没有这样亲昵的迎接。

    “伊月,这两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前天也没见你们回来,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

    “我挺好的,没什么不习惯,前天是有些不舒服,忘了给妈打个电话,让妈担心了。”

    一想到这两个女儿一个接着一个的要出嫁,丁芳华就有些心酸。

    “没事没事,身体要紧。”

    丁芳华看向站在一旁的白洛庭,“白二少坐吧,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小月往后要你多费心了。”

    丁芳华这几句话是真诚的。

    白洛庭轻轻点了下头。

    “妈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一旁,裴心语脸色有些不好。

    她想开口,可是一想到裴伊月最后一次跟她说话时的情景,到了嘴边的话就默默的吞了回去。

    裴伊月注意到她的目光,看过去时,裴心语却已经敛回了视线。

    “心语。”

    裴心语一怔,看向裴伊月。

    “我听说你结婚,古家不打算办婚礼了,是真的吗?”

    闻言,裴心语脸色一僵。

    这件事她还没来得及说,她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她的反应,裴伊月眯了眯眸子。

    丁芳华诧异转身,看向裴心语。

    “心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有两天就到日子了,什么叫不准备婚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