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任务的份上,昨天晚上的事裴伊月暂时不想计较。

    她倒要看看,她留在这,到底还能惹出多少诡异的事。

    听裴伊月一开口就拿她二哥压她,白洛莹脸色泛白,恨恨磨牙。

    “我二哥就算想说也要他在家才行,你才嫁过来第二天你们不就分居了吗?”

    分居?

    裴伊月笑了一下。

    她原本以为离开裴家,离开裴心语,就能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天舒坦日子。

    奈何老天不开眼,送走一个又来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更甚。

    昨天那死猫的事她还没追究,今天她居然又来找茬。

    她轻轻点头。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分居了,说不定还会离婚呢!”

    淡淡的语气哪里能听得出一点在乎?

    她咬了一口油条,有滋有味的嚼着,完全不顾身旁的人是什么表情。

    从她嘴里听到离婚两个字。

    有一瞬间白洛莹想恼。

    可是再一想,她却敛去的怒气,换上一脸浅笑。

    她拉开凳子坐在裴伊月身边。

    乖巧的笑脸看不出一丁点的不善。

    “小月姐,你到底为了什么跟我二哥结婚?”

    这个问题问的还真是直率。

    裴伊月提起眼皮睨了她一眼。

    “你觉得是为什么?”

    白洛莹轻挑眉梢。

    脸上溢出一抹浅显的坏笑。

    “这我也不敢说,不过我听说你妹妹和古宸的婚礼取消了,就让裴心语这么搬过去,就算嫁了。”

    闻言,裴伊月淡淡的眯了眯眸子。

    这事她倒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这时候她说这话,显然也不是想要跟她闲聊。

    “小月姐,别人都说你抢了你妹妹的未婚夫,现在你嫁给了我二哥,那古家更是连娶你妹妹的喜酒都不摆了,你就不觉得是因为你?”

    见裴伊月垂着眼略有所思,白洛莹再次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半晌,裴伊月指尖微翘,扯下一小块油条送进嘴里。

    缓慢的咀嚼,像是在耗费某人的耐心。

    咽下嘴里的食物,她再次抬头,看向白洛莹。

    “你一直都是这么在裴心语面前挑拨离间的吗?”

    闻言,白洛莹笑脸一僵。

    裴伊月是什么人?

    那可是鬼魅中的精英,智谋下的勇者。

    就凭她这点小把戏,就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简直是太小看她了!

    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脸,白洛莹不自然的抖动眉心。

    “你说什么?”

    一声轻笑,裴伊月垂下眼。

    清隽的脸被发丝遮挡大半,但是那扬起的唇却是异常明显。

    她没有在重复刚刚的话,因为她知道她听清楚了。

    “不得不说,裴心语是真的蠢,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去,你说我抢了我妹妹的未婚夫,那你呢,我也抢了你男人?”

    倏然转来的直视,让白洛莹脸色泛青。

    裴伊月嘴角一撩,手臂贴向桌面,微微俯身,凑近了些。

    邪肆的笑容早已让白洛莹拧起眉,可是她却毫无收敛。

    她的声音很轻,但奇怪的是,这种轻柔会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白洛莹跟外人一样,一直都觉得她是一个成不了气候的花瓶。

    可是这一刻,她才突然想起之前裴心语那段时间对她的恐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已经是第二次了,事不过三,如果还有第三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还有,以后不要招惹我,我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可以让你随意招惹的人,别逼我发火,否则,我怕你承受不起。”

    看似含笑的眼底,带着一种骇人的诡秘。

    此刻白洛莹的脸上,再也端不出一点笑意。

    惊恐和不甘终于逼她露出一丝狰狞。

    “裴伊月,我就知道你骗了我二哥!”

    眉梢一挑,裴伊月也不反驳。

    “那你说,我是骗了他的财,还是骗了他的色?”

    “你……你以为你瞒得了一时,还能瞒得了一辈子?你就不怕我戳穿你?”

    裴伊月轻声一笑,随之高傲道:“怕我就不会嫁给他。”

    白洛莹眉心一蹙,气的磨牙。

    她没想到,她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旺!”

    突然一声狗叫。

    裴伊月回头。

    嚣张的目光在回头的那一瞬,早已变回了平静。

    白洛庭正准备带着朱迪上楼,却看到裴伊月和白洛莹坐在厨房。

    他停下脚步,看向坐在那的人。

    “做什么呢?”

    很明显,这话是对着裴伊月问的。

    裴伊月微微动了下眸子。

    嘴角勾出一抹坏笑。

    她起身走了过去,临走,手里还不忘抓起一根油条。

    她的确是用抓的。

    五指横握。

    好一个抓法。

    白洛庭看着她抓油条的手,伸手把人往面前一捞,直接拽进怀里。

    他低眸看着怀里的人,小声说:“手法不错,看来你嘴上应该也挺厉害的。”

    裴伊月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直到注意到手里的油条……

    她嘴角横抽……

    然后,她两手握住油条,狠狠一扭,揪成两段。

    其中一段喂了朱迪,另一头她一口咬了上去,扬着头,在他面前使劲嚼。

    白洛庭哧笑,手上用力,把她搂的更紧。

    朱迪摇着它的大尾巴,很开心一进门就有东西吃。

    吃完了之后,朝着裴伊月一个劲的看。

    “二哥。”

    白洛莹站在那,没有走近。

    她想说什么,但是一想到早上,她又有点害怕。

    白洛庭淡淡看了她一眼,而后再次将视线落在了怀里的人身上。

    “你们聊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你妹妹说我们分居了,顺便跟我探讨一下咱们什么时候离婚。”

    好一张无辜的脸。

    好一句大实话。

    白洛庭冷眸一侧,阴寒的目光射的白洛莹脊背发凉。

    白洛庭瞪她不过几秒,甚至连一句冷言冷语都懒得说。

    裴伊月早就看出来白洛莹喜欢在白洛庭面前装乖妹妹,但是,这不等于她一定要给她这个机会。

    她说了,别惹她。

    她的忍耐并不是她嚣张的资本。

    逼急了她,没人知道后果。

    回到房间,裴伊月坐在地上跟朱迪玩。

    油乎乎的手早就在白洛庭的外套上蹭干净了。

    “你怎么把朱迪带回来了?”

    白洛庭看着她,嘴角深勾,“反正也搬回来了,朱迪在寄住在阿杰那也不好,就带回来了。”

    这的确是个理由。

    但裴伊月知道,他其实是为了她。

    为了天狼。

    裴伊月没有说穿,两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我明天要去公司上班了,最近公司接了一个项目,对方要过来考察,我得去招待一下。”

    白洛庭皱了下眉。

    所谓的招待其实指的就是应酬,裴氏虽然是个大公司,但也少不了这种喝酒谈公事。

    一想到她会去跟一群男人喝酒吃饭,他心里就不是个味。

    “找你二叔去不就好了?”

    裴伊月没看出他的不满,自然而然的说:“我二叔又不是老总,这样的事当然要我出面。”

    “可是你二叔比你资历深。”

    “所以我更要去了,资历是一点点累积的,没有第一次哪有第二次?”

    臭丫头顶嘴倒是挺快。

    白洛言上前,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我陪你一起去。”

    裴伊月看了他一会,推开他的手。

    “你跟我一起去算什么,你又不是我们公司的。”

    裴伊月不理他,继续蹲在地上逗朱迪。

    半晌,她抬头。

    “哦对了,我可能还要回家一趟,心语过几天结婚,刚刚我听你妹说,她和古宸不打算办婚礼了,我得回去看看。”

    又是公司又是裴家,她还真忙。

    白洛庭一脸不爽。

    “你跟我一块去吧。”

    突来的一句话,白洛庭愣了一下。

    “我爸出院了,昨天你不在,我自己也没回去,明天就当是回门吧。”

    这,算是对他这个新婚老公的邀请?

    白洛庭心里有点美……

    下一秒,裴伊月敛回视线,低头嘟囔道:“回门这种事居然也能延后,真是没诚意。”

    白洛庭:“……”

    ------题外话------

    前两个章节因为驳回,改的标题多错乱了,大家凑合看吧,哈哈哈哈哈,小爷懒得再改了,心好累!

    推荐友文【重生名门:老婆乖一点】蜗牛壳著

    当她变成了她,沈辛萸满脑子想的不是报仇,而是吃饱,睡好,紧抱唐先生的大长腿……

    许久以后,记者问沈姑娘:“听闻自您结婚以来,唐先生一直称呼您为姑娘?”

    沈姑娘巧然一笑,点头称是。

    记者追问,“为什么?私下里不叫老公老婆吗?”

    某女娇羞一笑,“因为他说将我当女儿养。”

    这是一个很暖很宠的重生宠文,感兴趣的小天使就戳进来吧o(∩_∩)o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