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64 白洛庭你变态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64 白洛庭你变态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蜷起的手一点点的松开。

    裴伊月知道,这一劫她是躲不过去了。

    今晚她只有两种死法。

    不是这种,就是另一种……

    满面的羞涩,好在这会儿是关着灯的。

    裴伊月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居然会听他的。

    白洛庭伏在她的肩头,高挺的鼻尖在她耳畔摩挲,时不时的还在她脸上小啄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

    “我累了。”

    细弱的声音带着隐含的羞涩。

    白洛庭轻吻她的而畔,暧昧道:“宝贝儿,我说过,别小看你男人。”

    该死的,这句话她居然一下子就懂了!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个男人,有毒!

    ......

    哗啦哗啦的流水声浴室传出。

    白洛庭躺在床上,扬着嘴角,笑的肆意。

    莹亮的灯光下,裴伊月站在洗手台前。

    僵持的手在水下冲洗。

    她怎么都没想到白洛庭那家伙会......

    她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这张脸还是她的吗?

    红的快要滴血……

    从浴室里出来,裴伊月看到床头的灯开了。

    灯光调的很暗,但她还是能看清白洛庭一脸的惬意。

    他伸出手,召唤小猫似的。

    “过来。”

    裴伊月瞪了他一眼,故意绕到另一边掀开被子上床。

    白洛庭轻笑,伸手一捞,还是把她搂进了怀里。

    两人静静的躺着,相互依偎,裴伊月原本的困意早已不复存在。

    她轻眨着眼,看着一旁柜子上的汽车模型,随意的目光不带任何紧迫。

    “媳妇儿。”

    白洛庭在她耳边轻唤。

    柔和的声调听不出一丝尴尬。

    “嗯?”

    很奇怪。

    裴伊月从没对他的这个称呼做过回应。

    她一直觉得回应起来会很难。

    可是事实证明,她的脸皮也变厚了。

    是被他传染了吗?

    “媳妇儿。”

    “嗯?”

    “媳妇儿。”

    “……”

    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干嘛?”

    凝着她的眼,白洛庭嘴角上扬。

    他喜欢她的回应。

    喜欢她回应时的自然。

    喜欢她满脸疑惑,嘴里却仍是回应他的感觉。

    他低头在她唇上一触。

    “你是我的,我管不了下辈子,但这辈子你再也逃不了。”

    ……

    裴伊月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她却知道,白洛庭睡的比她晚。

    他一直在她耳边媳妇儿媳妇儿的叫着,烦的她想要打人。

    最后他的魔音仍是斗不过睡魔。

    她还是成功的被周公叫走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

    来到这几天,白家的人几乎都对她这没天良的睡眠时间有所了解,没人会来吵她。

    只不过这样的安静反而让她觉得有些不正常。

    睁开眼,身旁的人已经不见了。

    她坐起身,茫然的抓了抓脑袋。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她抬头,看着从浴室走出的白洛庭。

    白洛庭也看了一眼瘫坐在床上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的她。

    看着她一脸的呆滞,他笑了笑。

    还真是可爱!

    白洛庭的身上还是那件黑色的睡袍,腰间只是随意扎了一下。

    他走过来,发梢还在滴水,却凑在她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睡得好吗,亲爱的。”

    裴伊月被蹭了一脸的水,抬手嫌弃的抹了一把。

    看着他半袒的胸口,裴伊月脸颊微微泛红,不自在的撇开视线。

    昨天晚上的事她还记忆犹新。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按照他说的去做那种事。

    白洛庭拿着毛巾在头上擦拭着,看着她泛红的小脸,嘴角上扬,笑的得意。

    “一会我要出去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闻言,裴伊月看向他。

    “去哪?”

    “去阿杰那。”

    恬静的目光一瞬间变了味。

    “不去。”

    她眼一翻,一脸嫌弃。

    想到叶彦杰那货她就来气。

    去见他,她怕自己忍不住拆了他。

    白洛庭料到她不会去,伸手摸了下她的头。

    “那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白洛庭走了,裴伊月倒在床上又睡了一觉。

    大概一点左右,她被一通电话吵醒。

    她摸起电话。

    “什么事?”

    电话是秦落打来的,听着她这没睡醒的声音,秦落稍微顿了一下。

    “裴总,您还在睡吗?”

    秦落是个懂事的。

    毕竟是新婚,夜里操劳些很正常。

    她原本上午就想打这个电话了,就是因为怕打扰她休息,所以刻意等到这时候。

    谁知道这都下午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居然还是那么疲惫。

    昨晚,是有多激烈啊?!

    裴伊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翻了个身,语调仍是慵懒。

    “嗯,被你吵醒了。”

    被她吵醒?

    一听这话,秦落更自责了。

    “对不起裴总,我不知道您还在睡。”

    “没事,反正已经醒了,什么事,说吧。”……

    接了秦落的一通电话,裴伊月也清醒了。

    她洗了把脸,换上一件家居服,晃晃荡荡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这时候早就过了饭点,她来到厨房,看到陈华带着两个女佣正在打扫。

    “陈姨,给我倒杯牛奶。”

    她突然出现在陈华身后,把陈华吓了一跳。

    一回身,不小心勾到一个盘子。

    眼看着盘子就要掉到地上,裴伊月身子一弯,一只纤细的手稳稳的接住。

    那速度,快的可怕。

    裴伊月直起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把盘子往柜架上一放,转身走去桌边。

    陈华一脸愕然的看着柜子上的盘子。

    半晌,又回头看了一眼裴伊月。

    “谢,谢谢二少奶奶。”

    裴伊月手支着头,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她转头看向陈华,“不用谢,能给我杯牛奶吗?”

    陈华连忙点头。

    “二少奶奶刚睡醒一定饿了吧,我给您弄点吃的吧,水饺可以吗?”

    说到水饺,裴伊月微微顿了一下。

    想到昨晚……

    就怪那该死的水饺。

    “咦,我记得明明还有一包的?”

    陈华在冰箱里来回找。

    裴伊月看着她,却没做声。

    她才不要说饺子被她吃了呢!

    “不用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一旁放着的油条,伸手指了一下,“那个能吃吗?”

    陈华转头看了一眼。

    “能,能。”

    找不到饺子,陈华只好给她热了牛奶杯牛奶,又拿来早上剩吓的油条。

    裴伊月悠哉的坐在桌边,慢悠悠的吃着。

    倒是一点都不嫌弃那是被别人吃剩下的东西。

    陈华把在这打扫的两个佣人叫走,自己也默默的退了出去。

    裴伊月来了几天,除了她嗜睡之外,家里的这些佣人对她没有一丁点了解。

    可白洛庭的脾气她们都知道。

    她能嫁进门,不用想也知道她是祖宗的祖宗,得罪不起。

    更何况今天上午,那位二爷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就连陈珏琴,他都没有给一点面子。

    那一声声的怒斥,陈华到现在都觉得后怕。

    她来白家做事这么多年,这好像还是她第二次见到白洛庭发这么大的脾气。

    每每一次都是那么惊心动魄。

    实在是吓人!

    “三小姐。”

    白洛莹从楼上下来,看了一眼坐在厨房吃东西的裴伊月。

    上午的时候,就属她被白洛庭骂的最惨。

    差一点她都要以为自己会被掐死。

    现在看到罪魁祸首,心里顿时积起一股怨气。

    “小月姐还真是自在,嫁过来这么多天就没见你有一天早起的。”

    嘲讽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裴伊月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只是她这满脸的浅笑……

    在别人看来,还真叫做一个无辜乖巧。

    裴伊月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牛奶。

    懒散的语气跟白洛莹满脸虚假相比,很是惬意。

    “白家有必须叫人早起的规矩吗?白洛庭没跟我说。”……

    ------题外话------

    一直被驳回,从未被超越~哇哈哈哈哈,一个章节改了三个小时,小爷也是本事了!

    昨天有想知道小爷是男是女的小宝贝,来啊,加群哇~

    君心殿群号:556123441,加群时会有回答问题,只要填写任意人物昵称就可以,比如代号,或者称呼。

    等你们来约~啵(づ ̄3 ̄)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