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62 对他产生依赖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62 对他产生依赖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砰的一声,大门被人撞开。

    看着那片刻不留直接上楼的人,白洛莹不满的咬着嘴角。

    她转眸看向白洛言,怨道:“大哥,是你叫二哥回来的?”

    白洛言的视线追随着跑上楼的人。

    半晌,沉着的眼眸看向白洛莹。

    “你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我不该叫他回来?”

    白洛言气呼呼的撇开头,嘟囔:“结婚第二天就吵架,还把二哥气走了,她活该。”

    “小莹,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陈珏琴声音缓缓,宛如她在人前的高贵。

    刚才的事白洛言始终心有余悸。

    裴伊月的反应那么打,他不知道她自己在房里会不会有什么事。

    但尽管他在担心,他都不是那个可以去安慰她的人。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白洛莹的任性。

    以前是看在她年纪小,她任性妄为,全家人都由着她。

    可是这次,他似乎有些恼了。

    深沉的眸带着一股阴郁。

    以往平缓的语气也变的凌厉。

    “白洛莹,你最好注意一下你这张嘴,还有,今天的事到底是谁做的,你心知肚明,你二哥不是傻子,你要是在敢胡乱说话,当心有你受的。”

    白洛莹愕然的看着他,半张的嘴仿佛有什么苦楚说不出。

    白洛言不想理她,起身上楼。

    白洛莹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吼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是我弄的?你有证据吗,你凭什么无赖我?”

    见她咋呼的就要站起,陈珏琴抢先一步拉住她。

    白洛言在家一向脾气好的没话说。

    可是现在,他明显是生气了。

    家里最没脾气的人生气,想也知道白洛莹这会儿硬上一定讨不到什么好处。

    陈珏琴拉住白洛莹,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了,你大哥就是说说,没人说是你做的,听话,以后别找你二嫂麻烦。”

    白洛莹身子一耸,看向陈珏琴。

    “现在怎么连妈也向着她,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楼上。

    白洛庭急切的脚步在门前停了下来。

    浓重的喘息轻缓。

    他伸手握向门把,轻轻的推开了门……

    房间里,床上大红色的被褥已经被换成了干净的白色。

    整整齐齐的床上,并没有看见裴伊月的影子。

    白洛庭微微皱了下眉。

    走进去,才看到那单薄的身子正在窗边的懒人塌上蜷缩着。

    “小月。”

    他轻唤。

    却没有得到回应。

    关上门,他悄悄走过去。

    原来是睡着了。

    瘦弱的身子蜷缩在小小的榻上,看上去让人心疼。

    苍白的脸,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

    白洛庭蹲下身,凝着她的脸,心头狠狠的绞痛了一下。

    他自己都不愿意待的地方,他却把她丢在这两天。

    他简直是疯了!

    他起身,拿过一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他没有吵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她身边。

    许久,裴伊月平缓的眉心一抖,紧接着是一阵不安。

    她倏然抓住胸前的毯子,用力的程度几乎暴露整只手的手筋。

    白洛庭一怔,急忙握住她的手。

    “小月,醒醒。”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额头布满一层密集的细汗。

    她不安的摇头,嘴里不断的喃哝。

    “不要……回来……天狼……”

    “天狼!”

    一声惊叫。

    噩梦中的人倏然睁开眼睛。

    泛着泪光的眼,呆滞的看着前方,重喘不息。

    白洛庭从没见过她这样,惊慌之下,他扶住她的肩轻轻晃了晃。

    “小月,你在做梦,没事了。”

    白洛庭捏在她肩头的手很用力,像是想要唤回她的神智。

    但实际上,她的身子抖的太厉害,他要是不用力,根本就掌控不住她。

    半晌,漆黑的眼动了动。

    剧烈的喘息下,裴伊月缓缓的咽了口口水。

    她转过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微潮的眼底开始泛出晶莹……

    这一刻,她的委屈,她的难过,她的一切心里不平衡全都涌现。

    她头一转,躲开他的注视,同一时间,眼泪顺着眼角留了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

    她以为她可以控制的很好,但是一开口,声音已经哽咽到听不出语调。

    从窗子的反射中,白洛庭清楚的看见她的泪。

    源源不断。

    他心疼,却更加后悔。

    “对不起,我不该留下你一个人的。”

    裴伊月咬着唇。

    想要制止那不自觉的颤抖。

    嘴角被她咬的泛白。

    白洛庭突然捏住她的下颚。

    他狠狠蹙眉。

    “不许再咬了。”

    裴伊月闭上眼,放过自己的唇。

    无法停止的泪,再次顺着眼角流出。

    眼泪没等落下,却被一只手温柔的抹了去。

    “还在生我的气吗?”

    白洛庭问的小心翼翼。

    他握住她的手,温柔的话就如同他的动作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她的心头。

    她不说话,也没有抗拒他的手。

    “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赌气,就算你心里的人不是我,我也应该努力住进你心里,如果真的不能,我也不会放手,我说过,你是我的,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你要是喜欢别人,只能等下辈子了。”

    裴伊月目光涣散的看着窗户上的倒影。

    她没有说话,逐渐平缓的情绪已经让她整个人不在那么紧绷。

    听着白洛庭的话,她动了动眼睫。

    似乎在想什么。

    白洛庭稍稍探头看了她一眼。

    看着她冷漠的神情,他蓦地扳过她的脸,迫使她跟自己对视。

    “不要想着怎么摆脱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漆黑的眸泪光闪闪。

    裴伊月这辈子从没在谁面前哭过鼻子,唯独他……

    越看他越想哭……

    这个男人,有毒!

    “对不起。”

    白洛庭轻喃。

    裴伊月不说话。

    “对不起。”

    白洛庭继续道歉。

    裴伊月仍旧只是看着他。

    “对不起。”

    接连三声道歉,裴伊月再次红了眼。

    红唇微嘟,看起来那么的柔弱可怜。

    白洛庭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轻啄。

    她没躲,只是轻眨着眼,静静的由着他。

    沾了泪的羽睫三两根成一缕,反而显得更加浓郁。

    他每次轻蹙她的唇,那湿润的羽睫都会随之一眨。

    白洛庭轻笑,勾走她脸上被泪水浸湿的发。

    “原谅我了对吗?”

    裴伊月眼睫迅速一垂。

    心里腾升一阵不可思议

    她居然……对他产生了依赖。

    她以为,天狼的事在她心里永远都会是一个打不开的结。

    只要她想起它,她都是默默的一个人。

    可是现在,他居然赶走了她落寞的情绪……

    蒙小妖说得对,也许在她的心里,白洛庭早就已经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

    不同于k,更不同于任何人……

    “去床上睡吧,睡在这会着凉。”

    白洛庭正准备抱她,裴伊月身子一躲,再次绷紧。

    她反射性的推开他,脸上出现一丝明显的抗拒。

    “不,不了,我就睡在这。”

    白洛庭回头看了一眼换过被褥的床。

    想到白洛言在电话里跟他说的事,深眸眯了眯。

    他再次拉起她的手,劝道:“床上已经干净了,我陪你好吗?”

    裴伊月朝床脚瞄了一眼。

    红色的被褥变成了白色,她能清楚的看见上面的确什么都没有。

    可是刚刚那一幕,却仍是在她的眼前飘忽不定。

    她再也无法忍受第二次那样的场景。

    裴伊月摇头,她真的很抗拒。

    白洛庭起身走去床边,掀开每一层被褥,直到给她看到床板,他才重新把床铺好。

    “你看到了,上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如果你还是介意的话,明天一早我就叫人把这张床换掉。”

    “不用那么麻烦。”

    裴伊月坐起身。

    抱着自己的膝盖,却始终不肯从塌上下来。

    白洛庭挺无奈的。

    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伸手把她搂在怀里。

    “那我在这陪你。”

    不知过了多久,裴伊月已经平复到了最初。

    两人并肩坐在窗前的榻上,她轻靠在他的肩头,很和谐,很静谧。

    她,有点喜欢这样的感觉。

    “天狼……”

    白洛庭开口,马上就感觉到裴伊月身子一僵。

    他看了她一眼,轻柔的声音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猫。

    “是你养的狗么?”

    白洛庭记得蒙小妖说过,曾经她养过一只跟她出生入死的狗。

    虽然他到现在都不能理解她口中的“出生入死”倒是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大概也能猜到,能引起她这么大的反应,这只狗对她来说,已经不只是宠物的存在了。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

    “是,但也不是。”

    她低下眸,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她珍藏多年的照片。

    “它就是天狼,是我的朋友。”

    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白洛庭是诧异的。

    那是一只一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的狼犬,唯有眼睛是蓝色的。

    虽然是一张幼年照,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极其稀有的雪狼犬。

    世界上大概不过百只。

    这种狗很难训,它天生孤傲,很难与人亲近。

    但只要训练成了,它这一生就会认准那一个主人。

    生死不离……

    白洛庭忍不住看了裴伊月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养的狗竟会是雪狼。

    雪狼外表虽然很漂亮,但是它的性格是所有狗中最为暴戾的。

    跟她的性格相比,似乎很不搭。

    看着照片时,裴伊月微微扬起嘴角。

    可惜不过一瞬,嘴边的笑意又慢慢的淡了下来。

    她将照片重新锁好,叹了口气。

    “可惜它已经不在了。”

    感觉到她的悲伤,白洛庭敛回思绪。

    “它很漂亮。”

    “嗯。”

    裴伊月重重的点了下头,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很喜欢他的这句夸奖。

    “它……是怎么死的?”

    裴伊月闭上眼,淡淡的语气却隐藏不住心底的哀伤。

    “被打死的,被一群位高权重的人,在我眼前活活打死的,它死的时候,就像那只猫一样,浑身是血,一直看着我。”

    “……”

    白洛庭一直以为她是被死在床上的猫给吓到,原来……

    她是因为天狼,她真正难过的是天狼。

    因为那只猫的死状跟天狼太像,所以她才会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想想,他突然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当初张德祥在裴氏天台把她拉下去的时候她没有怕。

    跟丧狗赛车,赛道爆炸她没有怕。

    她又怎么会害怕区区一只猫?

    看着她轻阖的眼,白洛庭心疼的搂紧她的肩膀,在她发间轻吻。

    “都过去了,别再想了。”

    其实白洛庭好想问到底是什么“位高权重”的人,到底为什么要打死天狼,又为什么会在她眼前。

    可是,他又怕勾起她难过的回忆。

    他不敢问,或者他知道,就算问了她也不一定会说。

    “你不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杀死了天狼吗?”

    闻言,白洛庭一怔。

    裴伊月抬起头,看着他。

    深邃的墨眸蜿蜒流转,让人看不到尽头。

    “他们是京都的高官,手握浩大权势,杀人放火都不犯法,所以,我很讨厌博政的人。”

    这话是提醒,也是试探。

    裴伊月刻意观察的他的表情,但最后他却是那样的淡然无波。

    莫名的心安让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敛回视线,淡淡的笑了一下。

    “不过他们都死了,在这几年,陆陆续续的,都死了。”

    ------题外话------

    一更~未完,待续~

    推荐好友古欣新文,《盛世良缘之残王毒妃》pk中,求收藏啦!

    前世,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传人穿越而来的柳逸云是被自己的良善给坑死的。

    她为他暗解奇毒,为他筹谋储位,为他倾尽一切。

    然奇毒得解大局已定,她迎来的却是恶毒罪妇游街示众的千古骂名!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叱咤朝堂内外!

    他,妖孽邪魅,冷酷无情,实力深不可测,然却独对她一往情深霸宠无边!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男主冷酷,女主腹黑,强强联手虐渣男,斗奸臣,诛恶鬼,杀天下,辅佐两代君王成就大楚中兴盛世金戈铁马的一对一宠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