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傅里承认他最初听到蒙小妖说这话的时候,他也笑了。

    从那丫头嘴里说出来的实话实在是太少了。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白洛庭瞪了他一眼。

    “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拿来糊弄我,疯了吧你。”

    好心居然还要被说。

    傅里心里那个郁闷啊!

    “二少,其实你可以换个角度想,如果裴小姐真的还喜欢那个人,她为什么拼了命也要回来跟你结婚,没有人会用自己的一辈子去赌什么,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女人。”

    这些白洛庭何尝没有想过,可是一想到她那脾气,完全有可能是因为赌气才回来的。

    想到这,他就更烦。

    “刚结婚第二天你就让人家独守空房,你这是明摆着把她往外推,你难道就不怕她真的一生气,真的跟那个男人走了?”

    劝他是没有用了,保不准吓唬一下能有点效果。

    许久,白洛庭还是不出声。

    傅里几乎已经放弃了劝他的念想,却听他突然冒出一个字。

    “怕。”

    能让他说出“怕”这个字,傅里有些不可思议。

    他,白洛庭,何等骄傲的一个男人?

    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说怕?!

    白洛庭身子轻扶,两手架着自己的腿,低头失笑。

    “正因为怕,所以才不敢回去,这种感觉就好像抓住一把细沙,抓的越紧,流的越快,想要留住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摊开手,不给她任何束缚。”

    有的时候,傅里真的很佩服他。

    明明那么喜欢一个人,明明她已经出现在身边,可是他却可以暗中替她安排一切,久久不去介入她的生活。

    现在,他又为了挽留她,给她足够的自由和空间。

    虽然他不知道这种做法是否正确,但是他知道,他对裴伊月的这份心,是他这一生都望尘莫及的。

    这天晚上,白洛庭还是没有回去。

    手机在手里摆弄了一夜。

    解锁,锁屏,在解锁,再锁屏……

    反反复复,直到将电耗光,那通电话始终没有拨出。

    白家别墅。

    裴伊月坐在床上,拿着平板电脑看娱乐新闻。

    虽然她不在意白洛庭回不回来,但却仍是时不时的会瞟上一眼放在一旁的手机。

    手机就放在枕边,但却安静的诡异。

    凌晨一点,她仍是没有一点睡意。

    房间里关了灯,漆黑一片。

    她拿着手机按亮,找到白洛庭的号码,犹豫好久,最终还是拨了出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手机的屏幕的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浅薄的光线下,她的嘴角几度抽搐。

    关机?

    白洛庭。

    行。

    有出息!

    ……

    第二天下午,白洛庭回到别墅,进了门,直接上楼。

    一分钟不到,他又匆匆忙忙的走了下来。

    “二少爷,您回来了?”陈华迎上前。

    这两天他不在,裴伊月也没说他去哪,大家都以为他是不着家的毛病又犯了,也没去多问。

    再加上裴伊月看上去也不着急,所以更是没人知道他们吵架的事。

    “她人呢?”

    白洛庭一脸急切。

    他几天没回来,那丫头最终还是扔下他走了吗?

    陈华看着他,愣了愣,有些看不懂他的着急。

    “二少爷是说二少奶奶吗?她出去了,说是去医院。”

    医院?

    白洛庭眉心一拧。

    “该死。”

    他懊恼低咒。

    今天是第三天,她要去医院打血清的。

    他居然把这件事都给忘了。

    “她去多久了?”

    “有一会了。”

    白洛庭提步就走,走到门前,发现她的车不见了。

    白洛庭再次拧起眉,“她是自己开车出去的?”

    陈华点头,“是自己开的车。”

    “她的腿……”

    陈华这还是头一次见白洛庭为了什么事急成这样,看起来怪好笑的。

    “二少爷放心,二少奶奶昨天就能下楼了,我瞧着她的腿没什么事,今天她出门的时候我本来是想叫司机送她的,可是她说她自己可以。”

    陈华在白家很多年了,自然是有些眼力见的。

    她能让裴伊月自己开车出去,说明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可即便是这样,白洛庭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拨通傅里的电话。

    “小月在你那吗?”

    “早就走了,二少,你怎么能让她自己来,你就不怕她开车有危险?我昨天跟你说那么多,看来你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当然听进去了,要不然他会回来吗?

    白洛庭懒得跟他说。

    “她走多久了?”

    “有一个小时了吧!”

    ……

    晚上七点多,裴伊月开车回来了。

    走进客厅,看到只有白洛言一个人在。

    “大哥。”

    白洛言起身,似乎有些急,“你去哪了?”

    “去了趟医院,又去了趟警察局。”

    “警察局?”

    裴伊月点了点头,“嗯,上次我不是发了一份邮件到警局吗,我就去看看情况。”

    闻言,白洛言松了口气。

    “下次这样的事,还是叫小庭陪你一起去吧。”

    裴伊月垂了垂眸,没说话。

    这几天白洛言早就看出不对劲了。

    依照白洛庭的脾气,他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两天都不见人影。

    现在看到连她也是这副不愿意提起白洛庭的表情,他终于忍不住问:“你们吵架了?”

    “没有。”裴伊月摇了摇头,转移话题,“只有大哥一个人在家吗?”

    “妈和小莹都在房里。”

    裴伊月抬头看了一眼楼上。

    “那我也先上楼了,大哥晚安。”

    走到楼梯前,陈华跟过来。

    “二少奶奶,二少爷今天回来找您了,可是您不在,他又走了。”

    裴伊月没什么情绪,不在意的点了下头。

    “知道了。”

    他回不回来关她屁事。

    死外面才好呢!

    回到房里,裴伊月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后她随手拿起平板电脑,无聊的划着。

    这两天她已经把这个房间翻遍了。

    除了汽车模型和一些小玩意儿之外,没有一丁点她需要的线索。

    白洛庭那家伙还真是不把这当自己的家。

    那几个空荡荡的抽屉,里面的东西还没有他酒店的东西多。

    她一手翻着平板看新闻,走到床边去掀被子。

    然而被子掀开的那一瞬,一阵血腥刺激了裴伊月的鼻腔。

    她眉一皱,看向床上。

    手里的平板电脑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抓着被角的手筋骨尽显,缩紧的眸子里映着床上那只浑身是血,内脏翻出的白猫。

    猫的脖子被人扭断,眼睛还是张开的,白色的皮毛染满了未干的血迹。

    那遍体鳞伤的身子……

    那早已暗淡无光的双眼……

    裴伊月脚步后退,按住胸口,心底积压的回忆顿时涌现。

    “啊——”

    白洛言刚回房间,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

    他一惊,赶忙走出。

    推开裴伊月房间的门,他大步跨入。

    “小月!”

    裴伊月整个人贴着墙壁,瑟瑟发抖。

    她双眼赤红,盯着床上,两只手紧紧地握着。

    惊恐的眼中不自觉的溢出晶莹,眼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可是她人却没有半点反应。

    白洛言走进,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床上的尸体。

    眼眸一缩,他狠狠拧眉。

    这么大的叫声,引来了白洛言,也引来了其他人。

    陈珏琴走进,看了一眼靠墙站着的裴伊月。

    “怎么了?”

    说话间,白洛莹和别墅的佣人也都围了进来。

    “啊!那,那是什么?”

    一个佣人指着床上的死猫惊叫。

    陈珏琴看了一眼床上的猫,整张脸都跟着皱了一下。

    “这是谁干的,太不像话了。”

    她转身看向裴伊月,安抚的搓着她的手臂。

    “没事没事,我这就叫人把这收拾了。”

    裴伊月呆愣的站在那,仿佛看不见任何人。

    两个佣人上前,连带着大红色的被褥包住那只死猫全都拿了出去。

    白洛莹站在门前,看了裴伊月一眼。

    轻飘飘的说:“才来几天,你都得罪谁了?”

    白洛言侧目。

    “你少说两句。”

    裴伊月除了发抖没有任何反应。

    她的泪就像是坏掉的闸,只顾着流,却没有半点情绪。

    陈珏琴试图去拉她的手,却被她狠狠一甩,差点掀翻。

    白洛莹大步走进,扶住陈珏琴,不乐意道:“裴伊月,你疯了吗?”

    陈珏琴稳住脚,拉住白洛莹。

    “算了,她吓坏了,你别在这嚷嚷。”

    她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对劲,泛着泪的眼越来越红,她不是怕的发抖,反而像是有些激动。

    “小月。”

    白洛言叫她,然而这一声,她真的抬起了头。

    苍白的脸看上去有点吓人,她颤抖着声音说:“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会。”

    “谁愿意在这待啊,妈,咱们走。”

    白洛莹拉着陈珏琴往外走。

    陈珏琴有些不放心,几次回头,最后却还是被拉了出去。

    “大哥也走吧。”

    她的声音很冷,冷到仿佛整个世界都没了温度。

    白洛言蹙起眉。

    “我还是在这陪你吧。”

    裴伊月摇头,只是一下,再没了任何动作。

    白洛言不放心,但也没办法强留在她的房间里。

    “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题外话------

    更新结束,明天见!

    白二爷明天要回来认错啦~矮油,明天好像要有羞羞的事情发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