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满屋烟雾缭绕。

    裴伊月睁开眼,皱了下眉。

    她睡意未褪,看着一眼站在窗边抽烟的白洛庭。

    “你是要烧了这屋子吗?”

    听到她开口,白洛庭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她。

    他捻掉手里的烟头,转身从窗边走了过来。

    他身上的衣服好像还是昨天的,裴伊月撑着身子坐起,才发现他的眼睛下有一圈淡淡的青痕。

    “你……没睡?”

    白洛庭站在床边,看着她,没说话。

    “你怎么了?”

    一大早的,这是什么眼神?

    白洛庭沉默,没曾想裴伊月比他还有耐心。

    她扬着头看着他,好奇,但却没有催促。

    “你喜欢的人是谁?”

    突来的一句话,问的裴伊月有点懵。

    她愣了半天。

    “什么?”

    白洛庭俯下身,他单手撑在床上。

    他的凑近带着一股浓重的烟味。

    她不介意他抽烟,但是抽了一夜,还真是……

    微凉的手触向她的脸。

    本该是个暧昧的动作,却因为他眼中的血丝而变了味道。

    “你到底有多喜欢那个人?”

    “他这么对你,你居然还在维护他。”

    “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裴伊月真的不懂,她不过是睡了一觉,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这些话,说的是谁?

    “白洛庭,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听不懂?”

    白洛庭轻笑。

    他拿起一旁的手机,点开蒙小妖昨晚发来的信息。

    裴伊月狐疑的瞟了一眼,一怔,视线蓦地顿住。

    “你想说她是在开玩笑吗?”

    从始至终白洛庭的语气都不重,只是那股压迫的感觉,让裴伊月忍不住想要挣脱。

    看着蒙小妖发来的信息,裴伊月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猪队友……说的就是蒙小妖!

    而且还是专门坑她的那种!

    算你狠!

    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裴伊月皱起眉。

    “你怎么能偷看我信息?”

    “这重要吗?”

    “这不重要吗?”

    裴伊月有些生气。

    这俩人,是合起伙来坑她么!

    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

    微凉的触感让刚刚睡醒的裴伊月有些不适。

    “你就那么喜欢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

    裴伊月凝着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对k,她可以说是一种依恋,从小到大,不管是她的印象还是生活,都有他的影子。

    他的确不近人情,但是每当她走出一场胜利时,最想看到的却是他嘴角的那一抹淡淡的微笑。

    可是事到如今,她早已没了期盼。

    不是因为白洛庭对她做了什么,而是她的心,早在那个人用蒙小妖威胁她的那一刻就冷了……

    “他把你带走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阻止你跟我结婚是吗?”

    这一点,裴伊月的确无话可说。

    她咬着唇,半晌。

    “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闻言,白洛庭笑了。

    修长的手指在她下巴上轻轻摩挲。

    “的确是回来了,可是我好奇你为什么回来,你既然喜欢的是别人,又为什么回来跟我结婚?是因为心寒?还是,你单纯只是想报复他?”

    裴伊月心头一梗。

    也许是看见了他微红的眼中划过的那一抹痛楚。

    也许是因为他的话,刺痛了她心中某个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角落。

    “白洛庭,你一定要这样吗?”

    估计是一夜没睡的关系,他的眼中红血丝越来越重。

    紧绷的唇线勾勒出他完美的唇形。

    他动了动嘴角,却没有半点笑意。

    “蒙小妖说,让你离开他,跟我过一辈子也无所谓,那么你原本的打算是什么?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想到有一天她会不声不响的离开,白洛庭心里就会凝窒到透不过气。

    他试图不去问这些话,想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过了一夜,他仍是做不到。

    他做不到漠视这一切,只因为,那个人是她。

    “我……”

    裴伊月心里快要恨死蒙小妖那个家伙了。

    她到底给她挖了多少坑?

    她要怎么填?

    等不到她的回答。

    她甚至连骗他都不愿意。

    白洛庭失望的垂下眼,微凉的手慢慢抽离。

    他起身,背对着她站在床边。

    “你喜欢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这话不是问题,而是留给她让她自己思虑的一句话。

    他走了,关门声响起。

    房间里只剩下裴伊月,还有一屋子缭绕的青烟。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裴伊月仍旧坐的笔直。

    她喜欢他吗?

    哪怕是一点点?

    她,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吗?

    ——

    第六次电话被挂断,裴伊月终于没耐心了。

    她打开信息,飞快的打字……

    “一分钟之内不回我电话,后果自负!”

    信息发送!

    裴伊月把手里往身旁一丢,靠在床头闭上眼,深呼吸……

    一秒…两秒…三秒……

    ——嗡嗡!

    厉眸一睁,手机上赫然显示着蒙小妖来电。

    她接起。

    “解释。”

    骤低的声音像是无数的幽灵在耳边盘旋。

    蒙小妖一个激灵,赶忙道:“不关我的事,是他自己装成你回我信息的。”

    “谁让你乱发信息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住吗?”

    蒙小妖委屈的嘤嘤着。

    她也没想到啊,她怎么能想到白洛庭这么缺德,偷看她的信息,居然还回复。

    她已经吓的蹲在沙发上一宿没睡了,就怕这俩人半夜打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刚把提着的那颗心放下一点,夺命追魂call就打来的。

    “我,我知道,可是,可是我也是着急嘛,再说我也没想到他会学你的口气跟我说话。”

    裴伊月暗自凝息。

    想到白洛庭回复的两条信息,的确是模仿了她的语气。

    这个男人,太奸诈了!

    “妞。”

    听她不出声,蒙小妖心里没底。

    “你俩不会因为这事离婚吧?”

    他们可才结婚两天啊!

    要是就离了,她可就成了罪人了。

    “你给我闭嘴。”

    裴伊月喝了一声。

    “我拜托你,嘴上多装几个把门的好不好,你明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怎么还敢发信息来胡说八道,而且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要说几遍你才能懂?”

    “我现在懂了。”蒙小妖怯怯道。

    “现在懂有个屁用,白洛庭都被你气走了。”

    电话那头,蒙小妖愣了半秒。

    “他,他离家出走了?”

    本来蒙小妖还想多说几句,比如:就这么点事,他还是不是男人之类的。

    可是听到裴伊月的一声怒叹,她还是选择了收声。

    “那个,大不了我跟你保证,以后除了特殊情况,我再也不给你发信息了,就算打电话,我也一定先听你开口了之后在说话,这样行了吧?”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裴伊月还能说什么?

    就算说不行也晚了!

    ——

    接连两天白洛庭都没有回来。

    他不回来,裴伊月反倒落的一身轻松。

    自从白洛庭说不许人进这个房间之后,除了管家陈华每到饭点送来饭菜之外,的确没人再进来过。

    甚至连白洛庭为什么走,也没人来找她问过一句。

    她来到白家的这几天,对这唯一的总结只有两个字——奇怪!

    魅色包厢,白洛庭百无聊赖的晃着酒杯,半天都没有喝上一口。

    平时不管这再安静,总会有叶彦杰叽里呱啦的声音,可是这次,白洛庭没叫他。

    就算叫他,估计他也不敢来。

    “二少,你已经在外面住了两天了,毕竟是新婚,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见白洛庭闷闷不乐的,傅里总是忍不住想劝劝。

    可是他不劝还好,一劝,他更来劲。

    黄褐色的液体一仰而进。

    砰的一声,白洛庭放下手里的酒杯。

    “我叫你来是来喝酒的,不是让你说废话的。”

    白洛庭从来不喝闷酒,可是看他现在这样,看来真的是被打击了。

    傅里想了想,又说:“小妖跟我说,裴小姐喜欢那个人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那个人又丑又胖,她早就不喜欢他了。”

    闻言,白洛庭拧眉,侧目。

    “她的话你信?”

    傅里:“……”

    ------题外话------

    三更~还有第四更~马上就来~

    宝宝们要高考了,加分喷雾,呲呲呲~加油,祝你们全都考出好成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