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58 如果我没了腿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58 如果我没了腿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怎么了?”

    白洛庭一怔,从床上跳下来,急忙蹲在她面前。

    裴伊月喘息凝重。

    搭在床沿的手,蓦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她抬起头,漆黑的眸中流转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

    “白洛庭,带我去医院,现在就去。”

    颤抖的频率通过她的手传到白洛庭身上,在那一刻,白洛庭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

    他起身从柜子里给她拿了一件外套。

    自己的衣服来不及穿,外套盖在她的身上,抱起她就往外走。

    裴伊月紧紧的抓着白洛庭身上唯一的薄绒衫。

    低着头,靠着他的胸口,感受着他急切的步伐。

    “如果,我没了腿,你会后悔跟我结婚吗?”

    轻喃的话,声音小的几乎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见了。

    她怕了。

    生平第一次知道害怕是什么滋味。

    她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命,但是,她也没想过要当一个废人。

    但她更没想到的是,当事情发生了,她在意的,竟然会是白洛庭对她的看法……

    “不会。”

    低沉有力的一声,像是对她的承诺。

    他不会后悔跟她结婚,无论她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后悔。

    ……

    车急速的在路上飞驰。

    裴伊月现在知道叶彦杰之前说他车技好,并不是假话了。

    白洛庭单手开车,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从别墅出来的这一路他都没有说话,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他怕说错什么惹她难过。

    到了医院,车连火都没熄,白洛庭直接开门下车。

    他把裴伊月从车里抱出来,硕大的步伐像是要踏出一片天。

    走进医院,几个护士迎了上来。

    没等护士开口,白洛庭直接说:“化验室,给我找傅里。”

    白家二爷,医院常客。

    整个医院没人不认识他。

    再加上昨天那场壮观的婚礼,现在整个北城,应该很难再找出不认识他们夫妻的人了。

    裴伊月皱了下眉。

    她抬头,看着他绷紧的下颚。

    “你还是查我了是吗?”

    她的话有些失望,却并没有太多埋怨。

    从昨天开始他一句话都没有问过。

    这根本不是他的性格。

    蒙小妖的话,就连她听了都是漏洞百出,她不相信白洛庭会这么轻易相信。

    拧紧的眉心被垂下的发丝遮挡。

    然而他脸上的严谨,却是不可掩盖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实话道:“没有,我只是看到你手臂上的淤青,发给傅里看了一眼。”

    他没查她。

    白洛庭想说明的就是这一点。

    裴伊月没有说话,也没有敛回视线。

    她扬着头,看着他脸上的急切。

    裴伊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不开心,但也没有再像之前那么难过。

    她不生气,但却有些理不清的思绪。

    她想把自己藏的很好,但他却总是紧追不放。

    也许他们的关系,就只能够是这样吧。

    如果有一天,她证实了白洛言就是k要找的人……

    如果有一天,她亲手杀了他大哥……。

    如果有一天,他的好奇让他知道了这一切……

    那么,他们也应该各奔东西了。

    化验室,傅里听闻了白洛庭来的消息,急匆匆的从办公室赶来。

    看到坐在医诊台上的裴伊月,他蹙了下眉。

    “怎么回事?”

    傅里看向白洛庭问。

    他刚刚明明说没办法把她带来,怎么才这么一会,两人就来了?

    “别废话,快帮我看看她的腿。”

    白洛庭严肃的神色仿佛在告诉他事情的紧急。

    他没心情说太多,也说不清楚。

    傅里看了裴伊月一眼。

    他们直接来了化验室,想必是她身体出了问题。

    傅里不敢耽搁,走到裴伊月面前。

    “能先给我看看你的手吗?”

    傅里是医生,而且比蒙小妖不知道厉害多少倍。

    连蒙小妖都能看出来的事,裴伊月相信,仅凭着白洛庭发给他的照片,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她挽起袖口,露出大片淤青的手臂。

    看着傅里皱眉,裴伊月淡淡一叹。

    “一个星期前,我被人注射了大量麻醉剂,昏迷了四天,第五天醒来全身不能动,第六天上半身能动,第七天……”

    裴伊月这话算是坦白了。

    因为她知道,进了化验室,即便她不说,只要抽血他还是会知道这一切。

    她现在只想快点知道自己的腿是怎么回事。

    至于其他,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说到第七天的时候,裴伊月的话停了。

    她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但傅里已经猜到第七天她做了什么。

    他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

    封脉这样的手法,就连他都不敢轻易尝试。

    蒙小妖虽然胆子大,但却学艺不精。

    而且,这么危险的事,他相信,她也不会再裴伊月身上做实验。

    这么看来,做这件事的人,就只能是她自己了。

    “你懂医?”

    傅里对她越来越好奇。

    一个女人,到底要神秘到什么地步才肯甘心?

    裴伊月轻轻摇了下头。

    “不懂。”

    傅里愕然皱眉。

    “那的针孔……”

    “我只是试试。”

    裴伊月打断他的话。

    傅里闻言一怔,窄框眼镜下,一双眼狠狠一缩。

    “试试?”

    她这是拿自己的命去试吗?

    愕然的话没有说出口。

    傅里顾忌着站在身后的白洛庭。

    看着他的表情,裴伊月大概已经猜到他想说什么。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我的腿现在不能动了,你有办法吗?”

    一路上,裴伊月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她的惊慌早已化为平静。

    可是听她这么淡定的说出这些话,傅里再次觉得她深不可测。

    白洛庭早在听她说被人打了麻醉剂开始就拧起了眉。

    她说的越多,他的眉心拧的越紧。

    最后,更是忍不住一个健步蹿了过来。

    他抓着裴伊月的手臂,咬牙问:“是谁?”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平静的眸轻垂。

    她不说话。

    白洛庭恨得抓狂。

    他就知道她的失踪不简单,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从昨天到现在,她居然一个字都不说。

    现在说了这么多,她却不愿意说出那个对她下手的人是谁。

    “二少,你冷静点,我先给她抽血做个检查。”

    傅里拿着针筒抽了血,换上隔菌服,带上口罩。

    “化验大概要两个小时,你们在这等一会。”

    化验室是全部隔离的,傅里走进去之后,这里就剩下了白洛庭和裴伊月两个人。

    白洛庭抓着她的手,紧紧的,像是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

    “会痛。”

    裴伊月的声音很轻。

    听起来完全感觉不到她的痛楚。

    可她越是这样,白洛庭心里就越是生气。

    也知道她会痛,也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想让她自己说出来。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白洛庭咬牙。

    他这辈子,唯独只有对她才会又气又无奈。

    他没办法逼她,更没办法对她做任何事。

    她不想说的话,他不强迫她。

    可是这次的事,他真的忍受不了。

    裴伊月低着头。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

    “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宁愿伤害自己也要回来跟我结婚?”

    许久,久到白洛庭几乎快要没了耐心。

    微薄的唇轻轻动了动。

    “我不喜欢食言。”

    这是实话,也是她考虑过后,能做出的唯一的回答。

    白洛庭被她的诚恳逗笑。

    苦涩的笑意顺着嘴角溢出。

    “这种时候,你到是会有什么说什么,一点都不顾忌我的感受。”

    裴伊月偷偷看了他一眼。

    她说错什么了吗?

    她怎么不觉得?

    两个小时后,傅里拿着化验单走了出来。

    他看了白洛庭一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说吧,我能接受。”

    裴伊月看出傅里为难,但她还是想知道真相。

    如果她的腿以后真的不能动了,她也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傅里看了裴伊月一眼,最终还是把化验单递给了白洛庭。

    “这是我检验她血液样本的结果。”

    白洛庭看着检验单,再次拧起眉。

    他看向裴伊月。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到底是谁对你做了这样的事?”

    裴伊月看着他,一言不发。

    半晌,她转眸看向傅里。

    在这一刻,傅里觉得她跟蒙小妖真的很像。

    只要是她们不想说的话,就算在怎么逼问,她们都不会说。

    他微声一叹。

    “化验结果显示,你体内的是一种特殊的麻醉剂,是特意针对你而制。这个人很了解你,并且有你的血液样本,做这样的麻醉剂,人力,物力,财力,缺一不可,我想不通,你到底得罪了谁。”

    傅里的话可谓是一个字都没有隐瞒掺假。

    这番话也让裴伊月明白,为什么这世上会出现连蒙小妖都不知道的新奇东西。

    针对她。

    看来,k早就开始防她了。

    她不说话,甚至连问都没有再问一句。

    看着她沉寂垂眸的样子,白洛庭生气,却又忍不住心疼。

    “她的腿有办法恢复吗?”

    “可以,我去准备几支血清,她现在之所以虚弱,是因为她的血被麻醉剂感染,只要清理了那些残留的麻醉剂,慢慢就会恢复的。”

    ——

    别墅。

    白洛庭抱着裴伊月走进,迎面见到从楼上走来的白洛言。

    白洛言看了一眼靠在白洛庭怀里脸色不是很好的裴伊月。

    轻蹙眉心,“她怎么了?”

    裴伊月不想说话。

    她很累,也很烦。

    她靠在白洛庭怀里,像是一个失神的娃娃。

    白洛庭低眸看了一眼怀里的人。

    “没事,有些困了,我先带她回房间。”

    客厅里,所有人都在,而白洛庭却无视了他们。

    看着白洛庭上楼,白洛莹才敢胆大的出声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哧。

    “什么呀,才嫁过来第一天就这副德行,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了。”

    “你闭嘴。”

    白洛言转身低喝。

    “我说错了吗?”

    白洛莹不服气的回口。

    白立成难得在家,不愿意听他们吵吵嚷嚷。

    他看了白洛莹一眼,淡淡的说:“以后对你二嫂客气点,刚刚那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

    “凭什么呀,你看看她,进门第一天,不出来见人也就算了,出去进来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当我们是死人啊?”

    “小莹,够了。”陈珏琴温声阻止,“你还想把你二哥气走是不是?”

    ……

    楼上,白洛庭把裴伊月放在床上,自己坐在窗边。

    看着她失神,白洛庭却不敢去猜想原因。

    “放心好了,老傅说了你的腿没事。”

    裴伊月不说话,并不完全是因为她的腿。

    她知道白洛庭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好奇,但却没有继续问。

    她喜欢这种被人照拂心情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她好像只能在他这里享受到。

    裴伊月靠坐在床头。

    伸出手,刚一抬起就被白洛庭接过去握在了手里。

    看着那只大手小心翼翼的握着她的手,裴伊月淡淡的勾了下唇。

    “陪我一会吧,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这个要求有些让白洛庭受宠若惊。

    握着她的手不由的紧了一下,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

    “嗯,我不走,不会让你一个人。”

    ------题外话------

    谢谢宝贝们的票票和打赏~

    爱死你们啦~muma~(づ ̄3 ̄)づ╭?~书名:豪门阔太

    简介:傅凌月19岁时,措手不及的变故让她差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醒来时,她还是她。只是,醒之前她是孤儿,醒之后她是落魄千金。

    现如今门不当户不对的男朋友,却依旧穷追不舍!还给自己加了诺多身份。

    就连同学来看望她,找她玩,还要看看对方男的女的!

    傅凌月说:“难道我连最基本的交友权利都没有了吗?”

    殷董说:“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儿,不看好,被抢走了怎么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