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57 封脉的后遗症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57 封脉的后遗症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二少,你给我发的照片是哪来的?”

    电话里,傅里的声音有些急切。

    白洛庭沉默一瞬。

    起身走床上走了下去。

    裴伊月拿着ipad,无聊的翻看着娱乐新闻。

    见他走开,抬头看了他一眼。

    窗边,白洛庭落定脚步。

    回头,见裴伊月没有在意他,这才开口。

    “怎么了?”

    “二少,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裴小姐手臂上的淤青有些不太对劲。”

    闻言,白洛庭紧了一下眉心。

    裴伊月手臂上的淤青,是他今天早上才发现的。

    淤青的面积大的可怕。

    而且上面还有一个肉眼看得见的针孔。

    他记得昨天蒙小妖要傅里给她打了一针破伤风。

    可是他检查过,裴伊月身上除了这片淤青之外,并没有其他伤痕。

    他不懂医理,但却知道常识,淤青用不到破伤风针。

    唯一的可能,就是上面的针孔。

    他不放心,用手机偷偷拍下来发给了傅里。

    没想到,还真让他猜对了。

    “有什么问题?严重吗?”

    “严不严重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如果是针头,不会有那么严重的青肿,但如果是除了医用之外的针头,那么我能想到的只能是封脉。”

    白洛庭不是完全明白他的话,但是听他的语气也知道,这件事并不简单。

    他看了一眼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的人。

    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有什么大事。

    如果她失踪的这几天真的遭遇了什么,她为什么不说?

    即便是不信任他,唠叨几句总该是要的吧!

    “你能说的简单点吗?”

    “简单来说,这是一些鲜有的老中医才会的手法,一般只有血脉不通的时候才会用这样的方法,但长时间封脉会让周围的肌肤受不了血液的逆流,继而引起淤青或者发紫,但同时,长时间封穴也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我怀疑,她昨天那么虚弱,是因为这个原因。”

    拿着电话的手无声无息的紧了紧。

    他就知道,蒙小妖说的什么狗屁散心不能相信。

    嘴上没毛的家伙,就会胡诌!

    “那现在怎么样,严重吗?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个不好说,要看个人体质,我建议最好还是能带她来检查一下。”

    “你知道这个我办不到。”

    白洛庭马上回口。

    他的确办不到。

    他连照片都是偷拍的。

    在裴伊月面前,他几乎舍弃了所有的好奇心。

    只为了让她安心的留在他身边。

    傅里沉默一瞬,“那就找个理由带她来一趟医院,对了,婚检你们做了没?”

    白洛庭嘴角一抽。

    突然一喝,“别跟我提婚检。”

    这一嗓子吼下来,裴伊月忍不住抬头。

    然而这一眼却是盯上了他,一直都没有收回。

    裴伊月的目光平淡如水,毫无攻击性。

    但白洛庭却被她看的不自在。

    毕竟当着她的面说她的事,心里还是比较心虚的。

    “先这样吧,这件事我会想办法。”

    挂断电话,白洛庭走回床边。

    凝着她追随的眼,白洛庭勾唇一笑。

    “看什么呢?”

    “你在给谁打电话?”

    她听到了婚检。

    跟白洛庭一样,她也对两个字很敏感。

    “傅里。”

    白洛庭没瞒她。

    有些事瞒她是不得已,至于其他,他尽量跟她坦诚。

    他身子一栽,倒在床上,头枕着裴伊月的腿。

    裴伊月刚才就觉得腿有点麻。

    现在被他这个一压,更是觉得像针扎似的疼了一下。

    她拧眉,推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别压着我。”

    白洛庭不理她,拉过她的手放在胸前。

    偎了偎脑袋,找个舒服的方式继续躺着。

    “你昨天那么虚弱,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去。”

    裴伊月语气不太好。

    被他枕着的腿刚刚还是麻的,这会儿却渐渐的没了感觉。

    她抽出自己的手,再次推了他一下。

    “白洛庭,你能不能别压着我的腿?”

    白洛庭因为她那声拒绝而暗自郁闷。

    他闭上眼,却刚好遗漏了她皱眉的动作。

    他懒散的哼哼道:“不能。”

    蓦地,裴伊月欠起身子,两手用力一掀。

    直接把白洛庭推去了一边。

    白洛庭愕然的睁开眼。

    就见刚刚还是一派平静的人,这会儿却不知怎么,脸色惨白,整个人隐隐发抖。

    他爬起来,跪坐在她面前。

    单手捧住她的脸,急道:“你怎么了?”

    经过前几天,裴伊月实在受不了这种两腿不听使唤的感觉。

    她厌恶,甚至感觉到烦躁。

    她猛地挥开他的手,掀开盖在腿上的被子。

    两腿刚一落地。

    脚下却是软的使不出力气。

    扑通一声,屈下的膝盖直直的砸在了地面上。

    裴伊月一只手搭在床边,另一只手按着膝盖。

    她不敢相信的低着头。

    一脸惊恐……

    白洛庭见状一惊,连忙从床上跳了下去。

    “小月!”

    裴伊月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抓在膝盖上的手不断收紧。

    怎么会这样?

    她的腿昨天明明能动了。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了……

    ------题外话------

    小月月的腿不能动了……肿么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