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你无耻!”

    裴伊月想要扭出自己的手,可是却怎么都做不到。

    白洛庭一把抽出阻挡在他们之间的被子,两人瞬间肌肤相贴。

    裴伊月眼眸徒的睁大。

    “白洛庭!”

    一声怒喝,她倏然坐起。

    大片春光乍现,她两手遮住胸前。

    正准备从他身上跨下,突然,门开了……

    “二哥!”

    伴着那声高昂,裴伊月吓的脸色一片惨白。

    她半回着头,整个人僵住。

    然而下一秒。

    身后的被子飞扬而起。

    裹住她的同时,一只手臂横在她的肩头用力一揽。

    白洛庭坐起身,裴伊月整个人被他严严实实搂在了怀里。

    除了一个后脑勺,就连脚趾头都没露出来一点。

    白洛莹走进看到这样一幕,呆住了……

    她明显的看到她二哥上半身是一丝不挂的。

    裴伊月是坐在他身上的,这姿势……

    “出去!”

    突然响起的喝声,吓的白洛莹一抖。

    见她还是不动,白洛庭终于恼了。

    “滚出去!”

    白洛莹慌乱的垂下头,左手还在门把上,右手紧紧的抓住衣摆。

    脚步一退,砰的把门关上了。

    裴伊月头抵着他毫无遮挡的胸口,意外的发现他身上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弱。

    原本以为像他这样的二世祖公子哥儿,一定都是软趴趴的,没成想,这胸肌腹肌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眼一闭,裴伊月在心里大骂自己脑抽。

    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看着他随着怒气起伏的胸口,她再次想起刚刚的那道喝声。

    好凶。

    差点把她震聋!

    “她走了。”

    她知道!

    这一刻,裴伊月好想吼。

    可是她却心塞的半个字都喊不出来。

    他特么的,晚上睡觉都不锁门的吗?

    谁都随便能进?

    心塞啊心塞!

    简直像是被灌了铅,堵得她透不过气。

    她伸出手,抓过一边的被角,身子一滚……

    扑通——

    “啊!”

    一声闷哼。

    白洛庭一怔。

    这么的的床,她居然也能滚下去?

    白洛庭立马翻身下床。

    “有没有摔到?”

    “啊——”

    又是一声更加惨烈的叫声。

    裴伊月头一低,把脸埋进被子里。

    伸手,指着他,“你他妈的能不能穿了衣服在过来?”

    好嘛,这是真急了,居然连脏话都飙出来了。

    白洛庭愣在原地,一边去找衣服,一边喃喃的说:“用都用过了还怕看,真是……”

    “闭嘴!”

    新婚第一天,却遭受这样的待遇。

    白洛庭越想越不爽。

    手里正准备穿的浴袍一甩,蓦地将地上的人抱起扔在了床上。

    被子一掀,欺身压下。

    撩起的被子重新落在两人身上,被子下,两具微凉的身子却是紧贴的。

    “看来昨晚你对我认识的还不够深刻,要不要再熟悉一次?”

    说话时,他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了。

    裴伊月身子一颤,一股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

    好羞耻……

    裴伊月紧咬着唇,眼中无尽都是恨意。

    也许,她真的不该回来。

    正想着,身上造作的手突然停了。

    “别总偷偷在心里算计你老公,我可没那么坏,最起码对你没有。”

    裴伊月扭过头,不说话,也不看他。

    “昨天我也中招了,是叶彦杰那傻逼在酒里下了药,我承认我没有极力克制,但是你也……”

    “好了别说了。”

    裴伊月快速打断他的话。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想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到底都做了什么。

    不过有一件事她记住了,那就是叶彦杰。

    这个梁子,结大了!

    她眼中的怒意依旧明显,但白洛庭知道,她已经不是在生他的气了。

    他伸手从她头下探入,细扶着她的脖子和脊背。

    “不闹了好吗?洗个澡,一会我叫人弄些吃的拿上来给你,你的身子还需要养养,我今天哪也不去,在家陪你。”

    这叫什么话?

    明知道她身体虚却把她折腾到骨头散架。

    现在反倒来装好人,心不心虚?混蛋!

    ——

    叩叩!

    陈珏琴推开门,看了一眼靠坐在床上的裴伊月。

    “方便进来吗?”

    裴伊月这会儿已经洗过澡,穿好衣服坐在床上。

    她点了点头,“妈,进来吧。”

    陈珏琴走进后四处看了看。

    裴伊月似乎看出她在找白洛庭,开口道:“阿庭在洗澡。”

    闻言,陈珏琴笑了一下。

    她走过来坐在床边,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

    “洛庭这小子一天天没轻没重的,也不知道疼人,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折腾你,等回头我说说他。”

    裴伊月低下头,微微动了下嘴角,没说话。

    她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

    昨天他们新婚,不管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事,但是被第三个人说出来,她还是觉得难堪。

    “小月,昨天忙忙活活的我也没来得及问你,你这几天都去哪了?警察那边说收到了一封有人要杀你的邮件,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裴伊月也没想到事情会赶得这么巧。

    她前脚刚让蒙小妖把邮件发给警察,她随后就被k给带走了。

    “我……我其实……”

    “妈。”

    浴室的门一开,白洛庭穿着一件黑色浴袍站在门前。

    他看了陈珏琴一眼。

    擦着头发走了过来。

    半袒的胸前还挂着几滴水珠,明显是没有擦拭过。

    裴伊月眼眸微眯。

    这么巧,又没有擦干身子,难道是知道有人进来?

    “妈找我有事?”

    一句话,白洛庭把陈珏琴进来的目的引到了自己身上。

    陈珏琴起身笑了笑,“我找你能有什么事,我是来看小月,顺便问问她这几天去哪了。”

    白洛庭擦拭头发的动作没停,他低下眸,懒懒散散的说:“她就是婚前太紧张,去散心了,没事,这人都回来了,您就别担心了。”

    散心?

    连白洛庭都不相信的话,陈珏琴怎么可能相信?

    可是这话是从白洛庭嘴里说出来的,她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也对,人没事就好。”

    陈珏琴正准备走,脚步又在门前停了一下。

    “对了,小月身体不好,你轻点折腾她。”

    闻言,白洛庭手里的毛巾一甩,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明显的恼怒连裴伊月都怔了一下,更别说是陈珏琴了。

    “妈最好跟家里人说一声,以后我这个房间,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

    这话是命令,很明显的命令。

    裴伊月错愕的看着他们母子。

    白洛庭,居然跟他妈这个态度?

    陈珏琴脸上的笑意淡去,不自在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她点头,“好,我会跟他们说的。”

    房门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白洛庭和裴伊月两个人。

    裴伊月看着他,眼中忍不住的透露着好奇。

    白洛庭转过身,脸上笑意重现。

    他坐在床边,潮湿的大手拉过她的手放在掌心,像宝贝似的握着。

    “再忍几天,等这几天过了我们就去酒店住。”

    闻言,裴伊月忍不住皱了下眉。

    “为什么去酒店?”

    白洛庭看着她,沉默半晌。

    “也对,带着媳妇住酒店是有点不像话,那等你好点之后我们去看房子。”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一定要搬出去。

    可是裴伊月跟他结婚的目的就是留在这查白洛言,他们要是搬出去了,她不白嫁了吗?

    “这不是你家吗?为什么一定要搬出去?”

    “因为不方便。”

    不知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裴伊月却觉得,他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她低下眸,看着他的手,“你回来你妈应该挺开心的,要是没几天就搬出去,他们会以为是我不喜欢这,其实我没那么挑的。”

    这是实话,她的确不挑。

    为了活命,大冬天她连潮湿的阴井都能住上半个月,比起那些,任何地方她都觉得满足。

    白洛庭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可是我想跟你有更多的私人空间,不会被打扰,只有我们。”

    裴伊月知道他在介意上午的事,当然,她也介意。

    谁会喜欢有人一声不响就闯进你的卧室,窥探你的私生活?

    不过这一点,他妹跟他倒是挺像的。

    都那么讨人厌。

    裴伊月抬起头,看着他,“我们可以搬出去,但是能不能不要那么急,最起码在公公婆婆面前,你要帮我留个好印象。”

    好印象?

    白洛庭有些想笑。

    “你对我那么冷淡,却想在他们面前留下好印象,亲爱的,你是不是应该先讨好一下你老公我?”

    “我在跟你说认真的。”

    裴伊月表情严肃。

    白洛庭伸手把她往怀里一捞,搂着。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等那天你想搬,我们就搬。”

    ------题外话------

    推荐《鲜辣萌妻太撩人》文/风吹梧桐。

    无天的人生信条有三:

    第一,看奥古斯丁为自己操碎了心

    第二,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自己

    奥古斯丁的人生信条也有三:

    第一,为无天考虑万千

    第二,帮着无天折腾别人

    第三,愉悦无天

    这是一对腹黑夫妻,连手刷怪打boss,称霸联邦的故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